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Septemberose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Half of a yellow sun》读后感

Stonerose 发布于:


    我模糊的非洲印象来源于艾萨卡丹森的小说《草地上的影子》,朱迪思瑟曼的传记《艾萨克丹森,一位小说家的一生》以及埃罗尔特尔泽宾斯基写的《沉默将被打破》,我将它们揉和在一起,并把它们摞在遥远的三毛记忆之上,时间久了,你回望它们的时候,它们早已坍塌化为一堆尘土。张爱玲说,她低到尘埃里又从尘埃里开出花来,不知道记忆是否也能像爱情一样拥有这般重生似的力量。
    其次,我梦幻的非洲感觉来源于那部经典的电影《走出非洲》,它营造出一种隔着漫长时间与空间的情感错觉,即田园又散文,于是非洲辽阔的草原拥有了古朴典雅的气息,这气息还混合着远古的情调和原始之美。

    最近,总感觉有些书读的太早不是好事。人的理解、感受能力束缚于心智的成熟和经历的领悟,当然这因人而异。我的情况是,有些很早读过的书和没有读过的效果是一样的。大学一年级读《麦田里的守望者》,只知道这是经典,而对美国二战前后的文化变迁没有一丝概念,读完也就不了了之,留下的只有不理解。隔了十年,读J. D. Salinger的《Nine Stories》,每每被不能理解的深刻和谜团所阻断,这些阻断有的长达一个月,短的为几天,我在长长短短的阻断中拾起书又搁下书,一本薄薄的《Nine Stories》至今也才读完了三个故事。

    拉康的镜像理论和黑格尔的关系性自我意识理论都可以在读书这一过程中找到生动的理解。读书的本质在其现实性上应该是一个人在一生的读书过程中与书建立的全部关系的总和,你与书的关系是一面镜子,也是一种自我意识,通过这面镜子,你可以了解过去时中的你的思维意识,它是你过去的“理解力”和自我意识的另一个影像,它是及时的幻象又是瞬间的具象。也许在这里探讨幻象与具象都没有什么凸显的意义,重要的是这种影像包含了一种你在现在时中的自我理解。当你能够把读书当初为一种享受时,你与书便构成了一种存在关系,读书的欲望就成为了自我意识的欲望,而书则成为了关照自我意识的对象,以及一种深化于自反性的拉康镜像。
    每一个小说家的脑袋里都装有一个唯一的并无法由别人替代完成的故事,此外这个故事之外还伴随着一个来自深处的声音,不用理会和寻找这声音的声源,只要它来自深处,且清晰可辨,并催促他或她完成这个故事,同时也完成另一个自我。就像渡边淳一完成《光与影》,卡夫卡通宵完成《教父》,马格丽特杜拉斯完成自传体小说《抵挡太平洋的堤坝》。通常阅读这样的小说则往往会感受到一种点亮你思维的强劲力量,你会自惭形秽于这种力量也会由衷敬畏。
    偶然的机会阅读Chimamanda的《Half of a yellow sun》,便有了以上的不完整感想。小说以上个世纪60年代非洲尼日利亚的国内战争为大背景,着重刻画了在宗教压迫,军阀大屠杀,饥饿贫穷下挣扎的不同生活背景下性格鲜明的五个人物形象。我不想罗嗦在故事和人物小介上,只想粗粗的谈谈我的一点点阅读感受。《Half of a yellow sun》充满着偏执的酷热疯狂、混合着暴风雨的闪电般的爱情、无聊且无意义的酒精和烦躁不安,欲与爱的对话和失语;残酷的血腥以及由大屠杀造成的人格变态和深层精神创伤。死亡与肉欲被象征性的揉合在了一起,而围绕着那半个黄太阳的其实是一种无形的毁灭,它控制着同时也失控着。阅读小说的时候,我猜想作者是个四十岁左右的女性作家,因为书中显而易见的女性爱情视角和对性的描写让人不难猜出作者的性别,但小说的战争背景和对大屠杀的恐慌式叙述却让我错误判断了作者的年龄。《Half of a yellow sun》出版于2007年,其实作者那时不过刚刚三十岁,根据创作一部长篇小说所需要的时间,不难推出Chimamanda在二十六岁、二十七岁便开始建构出整个故事的框架,又或者更早。
    一个人在什么年龄能够完成一部品质不错的著作呢?
    1872年,28岁的尼采发表了他惊世骇俗的杰作《悲剧的诞生》;1929年,29岁的玛格丽特米切尔完成长篇小说《飘》的初稿;又是29岁,以开爵士乐酒吧为生的村上春树完成处女作《且听风吟》。由此看来,借由著作判断作者年龄这种行为愚蠢又不可行,就像我们永远都可以轻易的假设,却永远不能随便的论证一般,因为我们理想中又或者是想象中所经验到的结论、判断必然不类似于我们所未曾发现的或者经验的。
    此外,阅读《Half of a yellow sun》让我对非洲发生了浓厚的兴趣,那是一个与我所置身的世界不一样的世界,同时又是一个一样的世界。不一样的是颜色,一样的是隐藏在颜色下的原罪与丑陋。它吸引着我望向镜中,看见一些若隐若现的影像和明灭的火光,我说不清楚那些到底是什么,是欲望,也是挣扎,是旧的,也是新的;是启示,也是一种结束中的开始。

                                             李丹于2010年2月10日

回复 (5) | 收藏 (0) | 3932 次阅读 |

Stonerose (康涅狄格州)

女 处女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