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Septemberose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娜兹莫娃与瓦伦蒂诺(一次测试)

塞壬 发布于:

在影坛搭档的历史上,有两位艺术家是兴旺的二十年代神话的代表。他们的合作为创造性开辟了更为自由的道路,艾拉·娜兹莫娃和鲁道夫·瓦伦蒂诺代表了二十年代最非凡、最不可思议的一对搭档。

当时第一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数百万人死于战争。然而出人意料的是,这第一场工业大战却使经济和科学取得了飞跃性的进展。一个“崭新的时代”开始了。

  这一时代诞生了以自由表达为共同点的各种运动和趋势,以及对传统艺术领域的离经叛道,出现了超现实主义、鲍豪斯学派、爵士乐,涌现出毕加索、莫迪利亚尼、曼·雷和伊莎多拉·邓肯这样的名人,此外各种路易斯·布鲁克斯的发型、布瓦雷的时装和夏奈尔5号香水也纷纷闪亮登场。从梅里爱到德国表现主义在欧洲都方兴未艾,欧洲成为了电影艺术的滋生地。1914到1918短短几年的战争,使美国人一跃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电影生产国。在审查联盟的压力之下,影片的情节却变得越来越循规蹈矩,以维持美国的道德观。

  有两位互相竞争的艺术家走到了一起,进行合作。艾拉•娜兹莫娃和鲁道夫•瓦伦蒂诺的合作,时值今日在电影史上仍具有独特的地位。

  艾拉•娜兹莫娃:

  1879年,在克里米亚半岛上,拥有阿德莱达•列文顿这个名字可不是什么好事,阴魂不散的反犹太主义迫使我的家庭往更宽容的地方移民。我父亲是个药剂师,他决定在瑞士的蒙特雷克斯定居,并在那里发明了很多新药。母亲很快就给我起了个小名,叫艾拉。

  我从小就喜欢音乐,喜欢唱歌、跳舞,而且每个人都说我很有天赋。我很快就学会了俄语、法语和德语。我在智力方面很超前,但情感却发育的很慢…可惜我意识到这点的时候已经太晚了!一天,母亲为了逃避家庭的暴力而离开了我们。我和新继母的关系很紧张,但是我在古典舞蹈中找到了避难所,一个新世界在我面前展开。最终我父亲作出了让步,同意我用艺名参加表演。当时我想起了小说《街上的孩子们》里面的女主人公娜达施塔•娜兹莫娃。于是阿德莱达•列文顿就成了艾拉•娜兹莫娃。

我去了莫斯科,在那里我打零工。终于,我通过了入学考试,进入了莫斯科最有名的一家戏剧学校,深受康斯坦丁•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自然主义运动的影响。我在那里学到了一切:作为一个职业演员、导演、服装、布景、灯光等方面的技能。

  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是个严格苛刻的校长,但他教给了我们他全部的知识。他让学生们尽情发挥自己的才能。那时我遇到了作家安东尼•契诃夫,并爱上了他和他的作品。

  但是又一次祸从天降,我和男人的关系在情感方面没有一次成功过。因此我不顾自己的感情,决定保护自己,嫁给了一个追我的年轻学生。

  我开始出名了。我在契诃夫和易卜生戏剧里的表演,给俄罗斯和欧洲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些剧中的角色都是受命运的捉弄,无法得到幸福的人,这正是我的个人生活悲惨的写照。马克西姆•高尔基被捕后,俄罗斯的艺术家们开始逃离这个国家,我也离开了我丈夫。

  剧团开始巡回表演,柏林、伦敦……终于在1905年来到了美国!纽约,百老汇!那时候,在这个小小的世界里,最有影响的人就是查尔斯•弗罗曼。他特许我们上演这些自然主义和现实主义的剧目,这与当时流行的情节剧和歌舞杂耍表演格格不入。这也是第一次由移民们用自己的语言来表演。

  纽约的知识分子们对用几种语言表演的我产生了兴趣。我成了明星,一位新生的萨拉•伯恩哈特。我用了四年的时间,成功地改变了游戏规则,给美国人和移民提供了一种新流派的戏剧。我引发了很多疑问,并使自己像一个男人一样置身于这个男性世界里:我为妇女解放事业大声疾呼。

曾有一位记者在采访中问我为什么喜欢易卜生的角色。很简单,因为易卜生的舞台上没有女英雄。莎士比亚就不同,他笔下的女主人公有伟大和率直的性格。现代女性要复杂的多,知道的更多,做的也更多。莎士比亚表现的是现实中的女人,而易卜生所表现的是本能的女人。

  在美国的巡演期间,我们连续演出了《海达•加布勒》、《海鸥》、《玩偶之家》和《樱桃园》。我赚了上百万美元,我想我终于向我的过去复仇了。

  我的爱情生活仍不幸福,在我的女性历险的道路上,我一直避免做承诺。当代最伟大的女演员们跟我有过短暂的恋情,如塔卢拉•班克海德和凯瑟琳•赫本。1916年,我遇到了梅塞德斯•达克斯塔,她后来成为葛丽泰·嘉宝和玛琳·黛德丽的情妇。

  不幸的是,我很快发现同性恋在美国被视为是不正常的行为,别人的看法比幸福要重要的多。后来我决定嫁给英国导演理查德•布莱恩特。对当时富有的明星们来说,结婚可以让他们少交很多税。

  电影为我开启了享受国际声誉的大门。麦特罗公司给我开出了每周一万三千美元的薪水!我参加了《以眼还眼》、《红灯笼》,当然还有《战争新娘》的摄制。《战争新娘》获得了跟大卫•格里菲斯的影片《一个国家的诞生》同样的成功。我很早就离开麦特罗公司,创办了自己的制片公司。我为自己的影片负责管理和导演,制作布景。我在洛杉矶的日落大道8080号盖了一座大厦:“艾拉花园”。不久那里就成为那些想逃避严厉的道德束缚和电影审查的人们的自由避难所。

  疯狂的夜晚之后是狂野的聚会。在这些聚会里,一位朋友,达格马•格多斯基介绍我认识了沙龙舞男鲁道夫•古格列米。

1895年5月6日,鲁道夫•瓦伦蒂诺这位浪漫爱情和火热激情的救世主,出生在意大利南部的一个小村庄卡斯太拉内塔。他的父亲于十一年后去世,鲁道夫渡过了激动不安的青春期。18岁时,他母亲允许他坐三等舱前往纽约。

  瓦伦蒂诺:

  隆冬时节的纽约!从我一抵达这个纷繁复杂的城市,我就感觉像到了家。尽管寒冷,尽管还想念意大利,我却已经感到了这个国家和我之间的亲密关系。一开始很难。我打过各种杂工,送信员、侍者、园丁。

  我很有天赋,这是一个女人告诉我的,而且我的长相很英俊,所以一切变得并不难。很快我就成为一个酒店歌舞表演中的甜心,而我只是扮演一个仆人。其实那还不算什么荣誉。

《启示录四骑士》剧照

  几次巡演过后,我来到旧金山,在那里遇到了还是临时演员的诺曼•凯利。我们对自己的相貌很有信心,于是决定在影片《麦加》里面试试运气。

  最初,我演的都是些狡猾的角色,敲诈者和强盗,跟我自己心目中的形象相去甚远。

  我在大都会遇到了一个女演员琼•阿克。我开始追求她,并跟她结了婚。或许她能成为我打开摄影棚的钥匙。可就在我们的新婚之夜,她却不顾我的种种努力,把我赶出了卧室。第二天我才知道,琼是伟大的女演员艾拉•娜兹莫娃的情妇。

  在深深的失望之中,幸运之神终于对我展开了笑脸。麦特罗公司的剧作家琼•马蒂斯刚刚改编完文森特•布拉斯科•伊巴内兹的小说《启示录四骑士》。她想让我扮演胡利奥这个角色。这部影片还没上映,化妆品大亨理查德•胡德纳特的女儿娜塔莎•拉姆波娃刚开始考虑拍摄《茶花女》,让我扮演阿曼德一角。在我们的关系中,职业感比情感略多,因此娜塔莎能导演这部影片,而且给我很多建议。

我的确对电影公司的政治了解不多。根据她的指点,我在派拉蒙公司跟阿道夫•祖克签订了一份为期五年的合同,周薪1,250美元。

  我一部接一部的拍片,终于获得了我最大的成功。影片《酋长》的拍摄很顺利,一上映就引起了美国女性的注意,她们开始幻想灼热的沙子和被阳光晒得黑亮的双手撕扯她们的内衣。就凭着相貌,我成了明星,美国人终于发现了“拉丁情人”。

《血腥竞技场》剧照

  瓦伦蒂诺的神话从此开始,一个充满性欲、屈服和性受虐倾向的神话。这是第一次,一个男人不依靠他的男性品质而创造出一个传奇。鲁道夫是第一个能够接受他身上的女性特点的男人。这是个痛苦的过程,面对这一成功,他难以应付。

  经过后来的几次法律方面的纠纷,在《血腥竞技场》上映时,这个狂暴的演员终于成了明星。他的名声和反复无常终使自己债台高筑,欠下了几十万美元。他建造了一座华丽的大厦:猎鹰巢。它座落在洛杉矶的山坡上,俯瞰着整个好莱坞。

  他成为自身的讽刺。这个在舞厅里出卖自己的意大利人,被自己的野心吞没,完全忘记了娜兹莫娃在七年前给他的教训。

瓦伦蒂诺:

  一天,我开车经过好莱坞大道时,碰见了一个朋友达格马•格多斯基,他邀请我参加为娜兹莫娃举办的一个晚会。那段时间我很不顺,我看到了接近制片公司老板的机会。那次会面是灾难性的。

  看到是我,娜兹莫娃没有回答我的问候,而是对她的客人们说;“是谁竟然敢把这个舞男带到我家来!竟敢把这个男妓介绍给我!”我满面羞愧,逃走了。两年前我导致了她的一个前情妇的离婚。

  可是在《启示录的四骑士》放映之后,娜兹莫娃想到让鲁道夫来扮演《茶花女》里面的阿曼德•杜瓦尔。该如何解释这次遭遇呢?

  娜兹莫娃,这个充满火热激情的女人,在男人控制的世界里打下一片天下的女演员,怎么会想到跟一个从不想为自己承担责任,冲动而且反复无常的少年发展关系呢?如果不是瓦伦蒂诺的名声和他愿意被人操纵的开放态度,适合她的需要,还有什么能解释娜兹莫娃的转变呢?

  艾拉:

  我一直有一种能感受到我的时代、趋势、艺术潮流和公众的敏感度的天赋,而且我猜想围绕瓦伦蒂诺所创造的神话是非同寻常的。多好的一个保卫我的艺术审美观的工具啊!我们的关系非常职业,即使其中略有一些友情在发展。我们不都是在异国的土地上的异乡人吗?在他身上我看到了能改变当时的女性地位的方法。他可以代表新的男性。瓦伦蒂诺则完全同意扮演我给他提供的加拉西亚的角色。

  这是第一次,一个男人将被按照女人的愿望来塑造。

  瓦伦蒂诺:

  为了这个角色,我让人给我修眉,脸上的妆化得更白,更有透明感,更脆弱,以更好的表现我的感情敏感度。可我还是个“男人”,在跟玛格丽特的冲突中,我的愤怒是很男性化,很冲动的。

  我的后背头成了时髦发型,男人们都争先恐后的去找理发师,模仿我。他们也毫不犹豫的戴起了珠宝首饰。

由于对女人的模仿和电影的贡献,我悄悄地改变了男人的行为方式:从道格拉斯•范朋克到哈尔•约翰逊,当时的明星们都把我当作榜样。而且我让自己跟随情感的驱动进行表演的方式,也结出了硕果,不知不觉中我就成为了新一代演员的代表人物。

  我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娜兹莫娃的艾拉花园里,为她的情妇娜塔莎•拉姆波娃而神魂颠倒。

  娜塔莎开始接管跟她的被保护人的职业生涯有关的一切事物。娜兹莫娃没有做任何妨碍他们的事,他们在1922年5月4日结了婚。跟他的第一次婚姻一样,这第二次婚姻也不完美!

  艾拉:

  在经历了瓦伦蒂诺的插曲之后,我就离开了麦特罗公司,决定制作一部根据奥斯卡•王尔德的作品《莎乐美》改编的电影。虽然我已经42岁了,还是决定扮演莎乐美这个角色。而且影片会在现代布景中采用前卫的道具和服装。在亲吻我永远不可能拥有的施洗约翰那麻木的双唇之前,我像一个仙女一样跳舞。这是在讲述我一生的故事!这部影片大为失败,令我失去了一切。

  在一次自杀未遂后,娜兹莫娃大笔花钱来安慰自己。剧院再次以巨额的费用向她敞开了大门。她给自己买珠宝、裘皮服装和豪华轿车……但是电影界仍然对她置之不理。

  由于一个朋友的敲诈,她彻底毁灭了。她把仅存的那座华丽大厦卖掉,换了一座只有三个房间的房子。她生活在困境之中,参加了新版《血与沙》、《我们的时代》和《自从你走后》等影片的拍摄。在最后一部影片里,她扮演了一个波兰移民。她撰写了回忆录,在66岁那年去世。

  而瓦伦蒂诺,在他与娜兹莫娃的合作和一次欧洲旅行之后,由于娜塔莎的存在和对他的事情的干涉,他不再受到派拉蒙公司的青睐。

  为了赚钱,他在一些地方剧院表演舞蹈。他的债务不断增加,他决定把妻子送到东海岸,最终断绝了跟妻子的关系。1926年1月26日他们宣布离婚。他开始了跟波拉•内格丽的恋情,是波拉把他们的关系透露给媒体的。

不论下雨、下雪还是冰雹,人们都跑去看他的电影,这是从未有过的景象。但就在他的职业生涯和神话呈现出良好的发展势头时,命运再次捉弄了他,是命运或者是一只死亡之手。因为瓦伦蒂诺招致很多人的羡慕和忌妒,一个身体这么健康的人突然就病倒了,让人觉得很奇怪。

  1926年8月16日,报纸报道说已经住院一段时间的鲁道夫•瓦伦蒂诺接受了两次手术。据称是溃疡和阑尾切除手术。1926年8月26日,他在纽约去世。

  医院外面发生了骚乱,当局不得不派五千名警察来保护。一段传奇诞生了。

  他的遗体被运送到好莱坞的墓地。他所有的朋友都参加了葬礼:查理·卓别林,道格拉斯·范朋克和玛丽·壁克馥。众多的人群聚集在教堂外面,考虑到他的声望,当局决定把他的遗体送回意大利。瓦伦蒂诺留在好莱坞的只是一块写有他名字的墓碑。

  在经历短短七年的电影生涯,拍过十四部影片之后,瓦伦蒂诺竟获得这样赫赫声名,至今仍让人难以理解,就像那个“从寒冷中走来的小妇人”的衰落一样,有谁注定将功成名就呢。

  成功永远与神奇相联:唯一的裁判就是、而且永远都将是——公众。

 

文章最先发表于CCTV_8《世界影视博览》,请勿转载

回复 (13) | 收藏 (0) | 1856 次阅读 |

Stonerose (康涅狄格州)

女 处女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