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净悟

简单生活就好

http://i.mtime.com/shangjiu/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一些感想 写日志 | 写影评 | 管理日志

编辑 | 删除 东京家族:只是很纯粹的被打动了

尉迟上九 发布于:

照着小津经典的葫芦画了很一般的瓢;只学到了小津不到半层的功力;镜头的运用没能像小津那般娴熟老练;人物内在的情感集聚还达不到小津高不可攀的理想境界;片中的人物关系太过松散像断了线的木偶,不能做到像小津那般……,这是我看完山田洋次的《东京家族》后,看到各路大仙大神对于这部电影的评价,当然,这是很自然的思考和联想方向,无论是从本片那种完全不显当下时代痕迹的复古色调抑或场景格局,还是那再熟悉不过的固定低机位的镜头运用,又还是对于这类日式家庭生活方方面面点点滴滴的刻画,都太能激起大伙对于大师的崇拜之情了,一定会和小津挂上钩,将两者拿来比较,珠玉在前,先入为主的想法不可避免。

我可能没有大伙那么专业深入,在看的过程中的确有诸多熟悉的信息量扑面而来,其中的致敬和效仿是显而易见的,但当我看完后,小津的身影却变得异常模糊,想到更多的是我自身的生活和逝去的亲人及他们的不易,泪水夺眶而出之余会以观者最直接的体会给这部片子打上心中满意的分数,其实喜欢的理由很简单,就是自然而然很纯粹的被打动了,不会在意山田洋次是不是很没创意的炒了盘寡淡乏味的冷饭,不会在意苍井优的演绎和魅力是否根本没法和原节子相提并论,我注重的体会到的只有在这股不动声色细致入微的生活展现中所带来的内心冲击和感怀,模仿也好,致敬也罢,正逢小津去世五十年且越来越浮躁的今天还能看到这样的片子,充满诚意和真挚,倍感欣慰。

乡镇的人不断涌向城市已是大势所趋,只有老弱妇孺和留守儿童还苦守故土,而城市让人没法喘息的快节奏生活可以说已逐步榨干了人们的时间和精力,就像片中的二老从乡下赶到城里只为见见自己的子女,身为医生的老大职责在身忙忙碌碌,开理发店的老二只顾自家生意和一些琐事抽不开身,吊儿郎当的老三辛苦打工却又和父亲心存芥蒂,孙子们又没啥志向,操劳了一辈子的两老不但没能享到儿孙福,还被晾在一边人生地不熟的干坐在家,抑或草草了事走马观花的看下东京的变化,抑或被送进高档酒店看看夜景看看海,子女们却抽不出半毛时间,父母处处贴心为他们着想换回的却是子女们自以为尽孝的敷衍了事。繁华光鲜却充满疏离冷漠的城市话建设中对于自我的强调,对比乡下自然风关中互帮互助透着浓郁人情味纯朴简单的当地居民,形成了强烈而伤感的反差。

现实版的“楢山节考”时不时的还会充斥在各大新闻版面中,尽孝和养老,上一辈和这一辈间的代沟和隔膜,时代观念的冲突,打开网页摊开报纸早已是老生常谈的社会问题,然而随着时代的革新社会的进步,饱受各种生活压力的人们开始越来越自私,这些问题开始越演越烈,持续往负面的方面像细菌般密集扩散,成为时下重中之重的严峻问题。在片中因为舟车劳顿,没能好好休息放松,加上看到不放心的小儿子终于踏实认真愿和女友共组家庭的过日子,放下心中大石的母亲意外的去世了,这时子女们都留下了无济于事的泪水,有了稍许的悔意,但不久大家又有说有笑的投入到各自忙碌的生活中,父亲则回到乡下,声称再也不会回东京了,最后的镜头透着一股安详而孤寂的忧伤。山田洋次没有说教没有煽情,就这样默默地观察着记录着,将所能得到的体会和感悟客观的给予了观众的内心。

片中有两处地方让我忍不住流泪,一个是小儿子到医院见母亲时的场景,另一个是父亲最后对小儿子女友说出的那番感人肺腑的话,在教育方式上或许是太古板太严厉太苛刻了,而造成彼此间难以逾越的鸿沟,但父母对于子女的那份看重、疼爱和关怀是浓于血液而深入骨髓的,那份任劳任怨操劳了一辈子只顾付出不求回报,撇开自己只想着子女的一生,太伟大也太不容易了,要问为什么会对在很多人看来这么沉闷平淡的片子触动这么深?或许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亲身经历过,一旦将这种无私的关切长久踏实的握在手里,并将其视为理所当然的给予、得到或习惯时,就不会再有珍惜和不易的意识,直到逐步逝去的悄然来袭才知道后悔莫及,有时静下心来想要是还能有从头来过的机会该有多好,多抽时间好好陪伴下亲人,多点温暖和关怀,彼此都会更幸福,世事无常,千万不要等到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那一天。

东京家族 Tokyo Family(2013)

8 .4 / 8 .0

东京家族(2013)

影评(36)

收藏(241)

回复 (5) | 收藏 (1) | 1635 次阅读 |
标签:

尉迟上九 (爱达荷州)

女 射手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