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影想·未央

喜欢看电影,喜欢到有时会疑惑自己此刻是否就活在电影。而事实上,生活永不会是电影,纵使有近乎梦幻的一刹那。

http://i.mtime.com/shankedonghua/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试以影片《风声》论当代电影商业美学

认识·电影 发布于:

 

 
试以影片《风声》论当代电影商业美学
 
   要:在电影产业化的道路上,纷至沓来的商业电影在实践中对电影商业美学进行着不懈地探索,诸多研究者也纷纷展开对电影商业美学的溯源与研究。近期热映的谍战献礼影片《风声》,也是对“主旋律”进行的一次大胆电影商业美学尝试。拨开商业宣传营销与院线票房喧嚣,透过支离的光影与颤动的音符,以影片《风声》为例探析国内当代电影商业美学的现状与发展。
关键词:电影美学;商业美学;好莱坞;产业化;《风声》
 
     引 言
      在庆祝祖国六十华诞的黄金强档,《建国大业》、《天安门》、《南京!南京!》、《铁人》、《大河》、《高考1977》等献礼影片接连上演,可谓精彩云集。风过留声,一股乘着国庆献礼、和着谍战悬疑的强劲旋风又席卷了中国电影市场。影片《风声》声势浩荡、强力打造、奇观赫然、众星参演,观众们嗅到了与过去“主旋律”电影明显不同的商业电影的浓郁味道。在港台与内地的文化交融擦出的灿烂火花,并激发出令人欣喜的票房刷新背后,商业与美学、产业与艺术的天平将何以在电影生产中平衡引人深思……。
      在产业化和全球化的大背景下,中国电影正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前奔跑。近些年来“类型电影”与“商业电影”等概念的引入与实践,与之适应的“电影商业美学”的这一概念也渐渐凸显,研究者正在探索实践中描摹眷清它的轮廓。将“好莱坞”式的“商业美学”引入国产电影,建立民族化的电影商业美学体系的呼声日益高涨。
 
      、电影商业美学追根溯源
      随着“高概念”这一好莱坞商业电影模式的引入,国内商业大片的纷繁涌现。在全球性经济危机显露端倪的2008年,中国电影反而异常鼎盛,电影票房创(不含农村市场)43.41亿元新高,年增30.48%增幅,其增长速度与状态真可谓“井喷”。在此语境下,鉴于与“商业电影”密切相关的“商业美学”概念的模糊不定,一些电影研究者提出要廓清“电影商业美学”的概念。
      学者理查德•麦特白(Richard Maltby)在他《好莱坞电影——1891年以来的美国电影工业发展简史》(《Hollywood cinema》)一书中首次提出电影“商业美学”(commercial aesthetic)的概念。但概念并未被清晰地界定出来,他仅是借这一概念来诠释解析好莱坞电影:“好莱坞是电影商业美学运作的典范。其核心是在电影制作中尊重市场和观众的要求,有机配置电影的创意资源(类型、故事、视听语言、明星、预算成本等)和营销资源(档期、广告、评论等),寻找艺术与商业的结合点,确立自己的美学惯例,并根据市场和观众的变化不断推出新的惯例。”[1]
      纵观国内,上世纪80年代起,“商业美学”研究就以边缘交叉学科的身份崭露头角。80年代中后期,涌现了一股商业美学的研究热潮,相关文献、评论大量面世。80年代末,我国的商业美学发生了一次大跨跃,上升到了系统理论研究阶段。1989年诞生了第一部这方面的专著《商业美学》。到了90年代,在其物质体系基础上形成了稳固的精神体系,国内电影逐步显现商业化雏形。对于“电影商业美学”,近几年国内一些研究者以“拿来主义”式的解读:“是以市场需要和经济规则为前提的电影艺术设计和创作体系。”[2]也有学者认为这一界定是缺乏严密准确性的,认为它“混淆了电影美学研究与电影市场学、艺术包装设计研究的区别。”[3]“美学是研究人类一般审美现象的学科,美学最重要的意义在于理解审美现象,而电影美学最重要的意义在于理解电影审美现象,这是电影美学不同于电影艺术学的最主要的特点所在。”[4]电影美学研究的对象包括“电影审美客体、审美主体以及主客体之间审美关系和规律。”总的来说,电影商业美学是“通过研究商业电影的艺术创作规律和审美体系,通过研究观众观看商业电影的审美心理,揭示商业电影与观众之间的审美互动规律。”[5]在众位电影人的努力下,国内电影摸索前行,不断在实践中追寻电影商业美学的真谛。如今,国内商业电影票房屡屡飘红,国产电影产业潜力巨大、商机无限,而电影商业美学的研究也成为电影理论研究中不容忽视的焦点。
 
      二、《风声》电影商业美学探索
      飓“风”来袭,雷“声”大作。北大教授张颐武认为:“《风声》做到了商业电影的职业和专业,这是一部比较冷的电影。”在诸多媒体评价中,更多的是对《风声》商业、类型化的肯定,票房大捷也可反映其得到了普遍观众的认可。
      影片开篇,随着一个长镜头,酷炫式地交代出几个人物。飞机俯瞰大地,纵横的河流化为片名,给人以新异神奇感。而电码、暗语、记号等道具或线索,无形间勾起了观者的猎奇解密欲望。商业电影在进行不懈的奇观化追求,全力以赴向观众呈现超常的视听饕餮体验。这一做法无可否认的成为电影区别于电视,并吸引观众进入影院观影的一种普遍美学追求。
      《风声》在电影商业美学的尝试可归结为:
      (1)强势打造、声势浩荡。从前期宣传到票房凯歌,映射着从投入到制作,从营销到市场的宏大阵势;
      (2)东方风韵、另类呈现。场景、人物造型、种种酷刑都是中国元素的体现。另类之处在于中式摆设置于古堡式建筑内,旗袍上绣摩斯码传译,针灸的愈病疗法用于刑罚;
      (3)奇观特效,视听冲击。奇观策略日益成为商业片的一种创作思路和美学追求。规模、场景、速度,新奇、时尚、个性等形式上的极限追求,强烈冲击视听感官,给观者不同寻常的观影感受;
      (4)众星参演,魅力助阵。明星的魅力成为商业影片的一个筹码,周迅、李冰冰、黄晓明、张涵予等明星为影片增色不少。
      《风声》打造出了“港式商业”+“红色经典”+“主旋律”的商业电影新模式,具有一定示范意义。其促成港台、内地两种不同文化、理念的审美交流,另辟蹊径地开拓了红色经典、主旋律电影的“非主旋律”的诠释方法。
      当然,影片在喜人票房的欢呼喝彩声中同时也无法回避观众的异议与质疑。例如片中大量的以“中式暴力美学”为噱头的桥段刺激观众的神经承受,挑战观者的审美极限。钉椅、老虎凳、电刑、麻绳、毒针等酷刑的强化表现,血肉模糊、变态古怪的行刑方式,赤裸裸的视觉暴力,蚕食观众的审美感受。大特写、鲜血淋漓的画面令人触目惊心、毛骨悚然。创作者试图从革命反面开拓一种主旋律电影表现模式,却也难逃趁贺岁献礼、借革命外衣,大打商业算盘的嫌疑。片中角色形象大都因剧本原因稍显脸谱化,而革命形象的塑造更具争议。受刑女革命者的“绳刑”、“验身”等片段竟成为影片宣传行销的“卖点”!真真惊煞人也。
      与弥散着浓重的商业气息《风声》相比,尹力导演继《张思德》之后,拍摄的《云水谣》、《铁人》等则是对商业美学相对保守的探索。虽说保守,但亦赢得了不错的商业票房与专家口碑。商业与美学的权衡中,商业利益是创作者美学创作构思实践的前提,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大发导向威力。但这并非意味着美学要求就可以淡化,形式感和奇观化并非高票房的充分条件。在全球化和产业化的语境下,形成一套纯熟严密电影商业美学体系迫在眉睫。在商业土壤中孕育的美学之花将怎样灿烂绽放,众人拭目以待。
 
      三、国内电影商业美学现状
      尼古拉斯•米尔佐夫(Nicholas Mirzoeff)曾说过“电影的重要特征之一就是震惊。”[6]现今国内电影正趋向感官与心灵的双重刺激,以满足大众审美需求的高投资、大导演、大明星、高回报的“高概念”电影占据着人们的主要视野。在电影产业化的,创造力的下降、对于电影美学寻求的缺失、故事编织的苍白、人物塑造概念符号、电影商业美学的儿戏解读、对各种电影手法炫技式贩卖,在观众目光的超强聚光灯透射下,其弊病无所遁形。
      (1)电影技术的炫技化
      数字技术的发展,使商业电影更具“科技含量”。现代技术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电影的表现力,但是炫技式的技术展示往往冲淡了文化内涵。2002年《英雄》的良好开端掀起商业制作的大潮,张艺谋导演“过两年以后,说你想起哪一部电影,你肯定把整个电影的故事都忘了。但是你永远记住的,可能就是几秒钟的那个画面。”的解释道出了当代商业电影发展的某种趋向。《无极》中,急速飞驰、壮丽景致、鬼魅造型,是为观众带来了一场视觉狂欢。然而,软肋于文化与思想等因素,同样颇受争议。
      (2)视听语言的奇观化
      世界影视的全球化进程,要求快节奏、高频率的传播时效,对影视艺术的声画创造、审美意象的建构,追求精练的超常规的视听语言。商业电影形式变革的另一表象就是视听元素的奇观化。《疯狂的石头》以酷炫镜头、快速剪接和另类音乐以小博大获得口碑票房“双收”。特别是无处不见的盖里奇式的分割画面、闪切替换,无不惊艳。而同法炮制的《倔强的萝卜》则因为故事构架、视听语言的支离,开心网、CS、超级玛丽等时尚元素的杂糅,使得头绪凌乱,“疯狂路线”的成功神话没能延续。
      (3)叙事手法的单纯化
      在情节链条中引起观众兴趣不断升级的影片,更具叙事性。电影以好的故事叙事手法支撑,会更易引起观者共鸣;否则,美学也将会被束之高阁。《麦田》中大片金黄麦田的画面,堪称精美绝伦,“丁字裤猛男”等成为吸引观众眼球的诱饵。而在华丽元素的包装下,叙事的内核却模糊游离,着实扼腕其“艺术大片”的封号。
      (4)主题表达的概念化
      商业大片常以模式化、程式化、标签化呈现,也常给观众以千篇一律的刻板印象。当下电影强调市场的同时,也应该重视主题的引领。古装大片《满城尽带黄金甲》、《夜宴》,假借《雷雨》和《哈姆雷特》的剧情魅力、超级明星的吸引、铺天盖地的宣传,试图获得国内与国际市场的全面开花。但单纯粗暴的把传统剧情结构概念化的套用到特定场景,而对经典母题的创新重构缺乏,终未成就其超越的梦想。
      (5)艺术美学的商业化
      将“商业”、“美学”两手抓,两手都要硬,是商业电影创作的最理想状态。商业化是大势所趋,孤芳自赏的艺术无法赢得市场。尽管市场具有一定的导向决定作用,但是美学才是电影生存的根本。《大腕》借冯氏贺岁的金字招牌展开圈钱运动,商字当头,艺置一旁。通片以广告贯穿,虽将电影植入式广告视为“电影商业对美学的强暴”[7]的说法过于绝对,但商业逻辑欲将覆没美学逻辑的做法是需要反思的。
 
     四、结语
      在当今中国电影跨步奔向市场,奔向产业化、规模化的背景下,对中国电影商业美学溯源与研究非常重要,也非常必要。商业、美学如同电影文化的两翼,势必为中国电影的发展助阵翱翔。《风声》在进行电影商业美学实践中,虽仍然暴露一些问题,但其探索革命历史、爱国主义的传统“主旋律”题材电影创作新模式的革新精神与探索意义是值得肯定的。这就如同国内商业电影的整体发展现状,虽然市场已颇具规模,但是存在问题也不少。当然,我们大可不必为此悲观失望,只要遵循电影自身发展的规律,只要中国的电影人坚持创新和探索,就会不断闪烁出新的亮点。中国电影的商业美学从无到有,正在日趋完善,不断变化。建立成熟的中国特色的电影商业美学体系,任重而道远。国内电影也将在观众的普遍关注下,市场熔炉的砺炼中,丰满电影商业美学的羽翼,必定搏击长空。
 
参考文献
  [1][2]尹鸿、唐建英.冯小刚与电影商业美学[J].当代电影,2006(6).
  [3][5]李淼.“电影商业美学”还是“商业电影美学”?——对“电影商业美学”的质疑[J].当代电影.2009(8).
  [4]王志敏.电影学:基本理论与宏观叙述[M].中国电影出版社.2002.
  [6]【美】尼古拉斯•米尔佐夫,倪伟译.视觉文化导论[M].江苏人民出版社,2006.
  [7]尹鸿,石惠敏.2008:中国电影产业备忘录[J].电影艺术.2009(2).
 
 
 
 
 
 
 
 
 
风声 The Message(2009)

7 .9

风声(2009)

影评(4865)

收藏(5133)

回复 (19) | 收藏 (1) | 3067 次阅读 |

认识·电影 (西安)

男 29岁 白羊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