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时挽。

我们甚至遗失了暮色。

http://i.mtime.com/shiwanlovef/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当时只道是寻常。

时挽 发布于:

给那一个女子,冷月半残,了然一身,背负孤寂踽踽独行。


用那一个苍凉的姿势,将一生的欢愉走尽了,此生只余漫长的孤寂的苍凉。只是,不永恒罢了。

 

 

堪堪记起的她,是那个一袭绿衣的妖媚女子,娇俏、纯真。她用五百年日复一日的修行得到可以走进人世的机遇,不必如俗世凡物一般任人宰割。电影里的她,那一双媚眼,一转身一回眸,眼角轻笑,千种风情洋溢。镜头略转,是那个在湖底日复一日没有忧愁与烦恼的一条小蛇,吃了睡,睡了吃,五百年的漫长也便这般轻轻过了,直到后来的后来,生死存亡之际被那个多了她五百年道行的白蛇所救,这一世才是真正的开始。


像她后来对白素贞说,这五百年,日夕思想缘何她要与其他不同便已经很忙,如何还能明白这尘世的种种复杂。那个幻做白衣倾城的女子,却是她唯一的眷念。其实她只是太寂寞,这漫长的清寂里,多不容易才有一个人可以与她同行,她如何会轻易放弃。


走在尘世里,她对着这些漫长的复杂和凡间的种种不是没有过远离的念头,可她寂寞了太久,那些日复一日的修炼竟会慢慢将她剥皮削骨,在时光里将她化作落寞的尘埃。


大凡女子,都是要痴情一回的,也许将那些纳在心底,也许将那些变做决绝热烈的方式,伤了别人也伤了自己。她不知道,那样一个平凡的男子,如何会让女子伤了心。那大抵是世人一本消遣的话本小说,闲暇时藉来聊以度日,她却不知后来的有一天,她才明白那是最毒的毒药,蚀骨铭心,寸毫不余,竟是比她还毒。


那些熟悉的桥段,捻诀唤雨,湖上相遇,借伞相邀,她做了那场旖旎情爱里的旁观者。白素贞笑她傻,漫漫余生不懂最曼妙的便是这人间情爱,她却笑她痴,看不透这情爱之于内心的稀薄与无力。她亦是聪明的,慢慢学会利用己身可以得到一些很简单的事物,诸如男人。可她还是没有爱,不懂爱。


诚如许仙,表现得如此多情,才是那个最让人寒心的。白素贞对他全心全意的好,他却时而疑心,直到害白素贞幻出原形来。有时想起,大抵都是一样的,白素贞怕是爱过的,也许是因了吕洞宾那七情六欲的仙丹,种下魔根,这一生都无法摆脱。


她也是一样的,寂寞,做一个旁观者久了也便想试一试那种刻骨铭心的毒。她说她爱他,便也做了计使白素贞化了原形,吓死了许仙,在白素贞生死不知的情况下与许仙,那个芸芸众生里平凡的男子欢好。她想她是爱的,只是这爱到了最后不过是一场自导自演的戏。她更眷念的,还是与白蛇相守的那份情,她愿夺走她心爱的男子,面对那男人的虚情假意却又害怕白蛇伤心。


烟火绽放里的清寂,人潮散尽后的悲凉,想起小青说的那句,“我跟他距离那么近,一瞬间,竟在人海中失散了。我再也找不到那令我倾心献身的许仙。”鲁迅先生说,爱要有所附丽才能长存,可若那附丽过于苍白和残忍,纵使她是活了千百年的妖,终于还是对那个不动声色间洞悉一切冷眼旁观的男子凉了心。


在她不懂男人的时候,白素贞对她说过多少痴情人儿最后凄凉的归途,苏小小,杨玉环,霍小玉,鱼玄机,王宝钏,最后到了她们姐妹的身上,两人加起来一千五百年的道行,不抵人世间一个寻常男子的冷静自持,被玩弄于鼓掌。许仙对她说私奔吧,她便想起那些相伴的年月还有白蛇甘愿沦为凡世女子的种种,那个男人才露出了真面目来。


两条千百年道行的蛇,纵使法力如何高深,还不是为他阴谋阳谋算尽,他便只是轻轻在那一站,始终不动声色,笑靥轻浅,看着两个女子为他痴恋斗个死去活来,甚至兵戎相见,到得头来,也只在那里轻轻的说,我早就知道你们的底细,只是没有戳穿罢了,算是看了一个折子戏,如今戏散了,幕后看戏的人也该出来亮亮相了。


 

流光轻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他已经不是白蛇初遇的那个少年郎,这些年月的机关算尽里看透了世情和女子对他的矢志不渝。她才明白,原来世上最好的东西都是免费的,她们都不懂。如今明白了,却又无法再回头,她甚至,连以为爱的都是一场虚空。


她不爱他,到了最后只剩下无尽的苍凉,如同法海,对她有了情欲,却也不爱她。生命为愁苦所消耗,年岁为叹息所旷废。水漫金山,她知道他不值得,可为了相伴的白蛇那义无反顾的孤勇,她便跟着向前走。孩子出世了,白蛇被永镇雷锋,她看着那个她们拼死拼活的男人,觉得再也没有比这更可笑的了。他的血溅了她一脸,她却笑了,笑声在寂寂的西湖孤零零地回荡。


冷月半残,她了然一身寂寞上路,与他背道而驰,不知是过程抑或结局,只是度过了那些荒凉岁月之后才明白,两个女人,都只是点缀了他荒芜的命运,当她用尽此生的气力将剑刺进他的胸膛,那些情便已经远去了,此后只余漫长的孤寂的苍凉,一个人,守着漫长的永生,只是如她所言,不永恒罢了,便如法海,也只是她不敢记得的一个刻骨铭心的秘密。


后来的后来,她说她太明白了,男人都是这样的,白蛇青蛇,红玫瑰白玫瑰,得不到的总是最珍贵的,得到的也不愿放弃,总想兼得。而这世间,哪有那么多这样的兼得。


只是她还是老了,心老了很多很多,守着那漫长的岁月。西湖水平,江湖不起;雷峰塔倒,白蛇出世。隔着漫长的光阴,她终于看到了她的姐姐,然后又看着她奔赴到了尘世男人的身边,生生世世。而她,总是念着那个八百年前,时维南宋孝宗淳熙年间的故事,那个时候她才五百岁,什么都不懂,现在什么都知道了,却宁愿永远不知道。


 

记忆里最深刻的版本,是赵雅芝的白素贞,痴情的白素贞与许仙,那个无法超越的经典,却始终没有心疼的感觉。高中时某个周日的午后,在小城的图书馆里看到与电视不一样的剧情时,心中有太多的言不明道不清,直到电影版和李碧华的原著版,才真真欢喜那个热烈的、鲜活的小青,那般女子,令人心疼。


每一个故事的背后都有那些或隐秘或负疚的争斗,只是这般女子,决绝,直至后来明白情之一物不过是给自己漫长的一生增添负担,她是对男子、对这世间的情爱绝了望。


倘若世间男子值得用那一生漫长的孤寂去执守,那这一生将是如何酒媚与欢好。只是再也没有了后来,不过是她漫长清寂的一生中做了一个浓烈的梦,梦里有人活着有人死了,醒来之后她也还是日复一日的修炼,守着漫长的余生,寂寥度日。当时只道是寻常。



青蛇 Green Snake(1993)

8 .0 / 10 .0

青蛇(1993)

影评(592)

收藏(1783)

回复 (4) | 收藏 (2) | 129 次阅读 |

时挽 (昆明)

女 31岁 天蝎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