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时挽。

我们甚至遗失了暮色。

http://i.mtime.com/shiwanlovef/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一曲倾城红颜舞,落尽繁华。

时挽 发布于:


 ||思凡°一场盛世疲累旅行,我只在找一个人°|| 
  午夜3:03,终于看完《霸王别姬》,在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看的是李碧华的原著,脑海中勾勒的却是哥哥寂寥凄清的模样。用一生的错乱,演绎一段永恒的传奇。 
   
  哥哥离开已经年,那一场惊艳业已是属于过去的那个年代,却还是在这么些年的岁月变迁里一直存留。那幽怨的眼神,在老去的时光里一直幽幽存在,穿透时光的雾霭,到达想要希冀的远方。我爱的模样,是那个已然惊艳一整个年华的男子,是那个诉说“贱妾何聊生”的虞姬。一曲倾城舞,淡去时光匆匆的色彩,在回眸的错落间凝固成永恒。 
   
  似已是注定遇见的等待,这一场戏,已在那里等待千年,只为那个男子出现,从唇齿间婉转低回千百遍。倘若他生命最真挚的色彩是虞姬,这一场戏,无疑是他成为虞姬的一个必经之路。彼时,他尚不是程蝶衣,亦不是乌江自刎的楚霸王的虞姬,只是那个怯弱的、娇柔的、寻求保护的孤寂小孩小豆子。世事终是难料,以为这是他生命的转机,此后必会不再凋零,却不想这一切只是为了他日后的怒放埋下一个沉重的伏笔。这伏笔亦太沉重,沉重至生命婉转不可说。 
   
  他娇柔,他怯弱,逃不过宿命安排的这一场戏,对所爱之人亦无能为力,在眼光闪烁中,错乱了性别。容不得留情,嘴角流下鲜红的印迹,从此予他的生命一场盛世的殷红。这一段戏文从口中婉转传送至云霄,千年不变的风沙亦为他动容。他只道生命可以简单明晰,却不想是这样沉重。“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见人家夫妻们洒落,一对对着锦穿猡,啊呀天吓,不由人心热似火”。 
   
  这一段戏文,在文中出现多次,前后两段里,竟是那样伤痛,最重要的两次,一是他总是不能进入戏文,叨念自己是男儿郎,不愿做那女儿身,最终却抵不过血的伤痛,从此错乱了阴阳。另一次,在原著里不是那么令人心惊动魄,反而是在影片里,当年华老去,最后一场戏,从段小楼口里一次次听到戏文,电光石火间,他渐渐醒悟过来,原来,这才是那一场戏的结局,他还是男儿郎,并不是可以与段小楼生死相随的女儿身。他的眼神瞬间落寞下来,竟是灰败的颜色,从此,程蝶衣是死去了,死在那一场不能天长地久的戏文里。 
   
   
   
  ||牡丹亭°良辰美景奈何天,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他与他的情,竟是生命最鲜艳的色彩,可是这色彩里,竟有这么多的灰暗和伤痛。小楼大婚,他在浑噩间痴迷那一把叨念十年之久的楚霸王的佩剑,那个夜晚,是他生命最深处的腐败。腥臭的蝙蝠的血,红色的、枣色的、紫色的网扑天盖地遮来,他竟躲不开,抑或,是他灰心了,不愿躲了,得不到楚霸王一生的眷念,他亦只在死亡到来之前先腐败了。虞姬虞姬奈若何,他竟真的,把自己当做了虞姬,却不知虞姬,只是他的一场错乱里的一抹红,覆灭了,亦凋零了。 
   
  世事竟是这样无奈,他这一生,为爱而生,亦为戏而生,用一生的错乱,演绎一场久远的霸王别姬的戏目,只是戏终究是戏,终于还是会等到落幕的时刻。一生灰败,亦一生绚烂。青木大佐,许是他遇到的一个知己,可却有着心底的不甘和些微的不愿。人生难得一知己,可这知己,却也让他差点便受了难,惋惜、痛恨,却只能是长嘘一口的无奈。生逢乱世,如柳絮飘零,他亦不能掌控自己的归途。也许,是早已没有了归途。 
   
  为他心疼的人大有人在,这一曲霸王别姬,实则只是他一人的独脚戏,入戏太深,以为可以是一辈子的天长地久,可是终究如他所言,差一天、一个时辰、一月,都不能是一辈子。他终究是骄傲的,亦是落寞的,绝望在心间一点点累积,眼看可以有一个机会施展,却越发绝望。属于过去的那个年代已过去,他是属于过去的旧时光里的一抹传奇,在新生的时代里,只能是一路萎谢的柳絮,连飘零的自由都没有了,在他人的手心里发出阵阵绝望的呻吟。 
   
  眼看泥肉都被剥落,隔着一个风尘出身的菊仙,这一曲霸王别姬的戏目,越发凄凉。谁知,千年前霸王与虞姬之间,只是隔了一个尚可忽视、尚可跨越的楚河汉界,时光过去后,竟生生多出一个活生生的菊仙来。曾经以为可以天长地久,曾经以为可以细水长流,却还是相互揪打着,给盲目的民众看了一场落幕的荒凉的戏。他们,都在尘埃里滚打之后,对彼此越发绝望,心生凉意。 
   
  菊仙死了,他们之间的沟壑越发深暗。看电影时,以为那是最好的结局。最后的戏台,戏曲的落幕,灰暗下来的眼神,男儿郎的恢复,一生瞬息的片段回放,都在刹那之间完结。虞姬还是死了,死在楚霸王的怀里,用那一把用一生屈辱换来的楚霸王的佩剑,自刎于寂寥的戏台。人死了,传奇成为了传奇,唯有那一生怒放的情,在留声机的大喇叭里响着靡靡之音。 
   
   
   
  ||游园惊梦°惊却一曲倾城红颜舞,落尽繁华°|| 
  沉迷于最后的结局,当看到原著里的结局,终究还是不同的。在那一场牛鬼蛇神的戏目里,他活着回到了北京,失了一个手指的兰花指不再完美,再不能唱戏了。他竟也俗气了,落入了俗套里,一切都在组织的安排下进行,以为一生不离的情,抵不过组织的安排,娶妻,落入市井。他的传奇,只在过去的那个旧时光。 
   
  倘若没有最后的再见,我们便自欺欺人地以为,世事可以完美,还可以想象,他许是在“葡萄美酒夜光杯”的日日磨砺里,还是那个风华绝代的虞姬;他还是那个威武高大,带着桀骜不驯,有着坚毅性格的楚霸王。香港曾给了白流苏和范柳元一段倾城之恋的完美结局,却予程蝶衣和段小楼一场再不相见的苍老忘却。 
   
  再次见面,小楼竟认不出眼前苍老的男子,竟是陪伴了自己整整一个曾经的倾城红颜程蝶衣,他们谁都抵不过时光的轰然流逝,霸王不再有霸气,虞姬亦不再倾城,霸王别姬,竟是已死亡了。这次的遇见,只是予他们一个更加凄凉的结局,蝶衣依然会心痛,却已心如灰,如枯槁的容颜,再不复曾经。小楼在香港那座城里,过着没有未来的明天。最后的戏目,老去的虞姬,最后一次给霸王诉说内心的希冀和企盼,予一场盛大的告别。仍是自刎,当幡然醒悟,原来,还是一场戏。 
   
  于程蝶衣,香港不过是他城,遇见他的短暂他城,他回了北京,亦只是他城。属于他的真正时光,只是那个老去的北京,烽火遍地、硝烟弥漫,而他的传奇,是在那一场烟火里醉生梦死演绎一场霸王别姬。如今,老去的北京不在了,传奇也老去了,戏目也该落下了。


霸王别姬 Farewell My Concubine(1993)

9 .0 / 10 .0

霸王别姬(1993)

影评(3874)

收藏(9652)

回复 (19) | 收藏 (6) | 729 次阅读 |

时挽 (昆明)

女 31岁 天蝎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