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书亚

艾雷迪亚的诗歌:“切利尼在人声鼎沸的叹息桥上,旁若无人地挥舞着手中的凿子,雕塑着巨人的匕首!” 我们这个时代缺少的正是精神!!

http://i.mtime.com/shua/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在一种生命里体会几种生命

书亚 发布于:

在一种生命里体会几种生命

                                ——灾害、生命、惨痛 

当水以冰的形式向我们靠近,冬天就已经很深了。

当惨淡以血的方式向我们诉说时,嘹唳的呼喊便是唯一的语言。

当寂寥的月色播撒在锱衣上时,延口残喘的心境便豁然羼合了静瑟。

当哀愁充霰在现实之中,风吹过,再激不起层层的涟漪,于是我们不得不放弃哀思,寒冷如冰,寂寞如冰。然而,如同生命中的一个过程,梦般的,在真正体验之后,才豁然发觉:冰透明的骨质,因坚实而脆弱……没有冰拒绝融化,包括曾经受伤的心。

寒风叫嚣,它不经意的肆虐,毁了绿叶一生的积攒。脚下是淡红的“尘土”、枯萎的“绿叶”,我便在这茫茫弥漫中穿行,头顶,是枯枝撑破了的天。

在许多光源的交织中,发现自己并不是只有一个影子,而是许多影子将我纠缠到一点,我知道倘要摆脱它们,必须进入更深的黑暗。

俄而,静悄悄地,黑就涂抹了四周,这才是真正的黑夜,黑的夜……

我特别害怕哀愁,伤感一来,人生就暗下一载,忧郁漫进了脑海,乌云一样充塞了我的心田……总是看见死亡对我眨着眼,那种神秘、矜持、晦涩……正黑洞般吸引着我们,可悲的是,我们没有防备,亦或是有防无备,即而都无意识的经历着被它吸入的过程,这过程缓慢而无形,也感觉不到痛苦,然而这痛苦被吸入的过程正在有条不絮的进行。那么,那些以逝的人大概是完成了这样的痛苦,他们消失在黑洞中,仅留下给后人一丝的哀愁与悼念;而活着的人,永远也不会知晓逝者经历的痛楚,以及就此感悟的道理——生命无价诚可贵,取而代之的是重蹈覆辙,桎锆般的迂回在生命的边缘。

把我的死亡之神从无边的黑暗中拽回去的,恰是我的惊厥——邻居一阵阵或密集或稀疏的“劈劈啪啪”的暴竹声,在持续几分钟之后逐渐远去,平静地听着那声音,我清楚的知道是邻舍家孩子殡丧的声响,是一次车祸夺取了他的五彩缤纷,夺取了亲人的挚爱。在清风晓月的陪伴下,在挚爱亲朋的悲痛与惋惜声中,又有一个“人”,匆匆踏上了人生的归途。如果说,婴孩的啼哭是人生起点雏懂的开端,那么这一阵阵炮竹声便是人生最后的绝响了!

 我从未见过到真正的夜,也不曾知道那不曾被光污染过的纯洁的黑。天上的一切更加诧异的远离了我们,它让人间的污浊沉入更深的污浊,而让天上的亮光浓缩到更小的亮光里。

黑夜的弥补,光明的浓缩该是一个怎样的撕心裂肺的过程与辛酸的故事:我只知道,邻家同窗的母亲,在去亲戚家的途中意外地躺在了车轮下,而后就默默无闻、无声无息地离开了那个她用爱哺育的家,离开了她引以为毫的女儿,离开了她那群天真烂漫的学生,留下的是她那双和蔼可亲的眼眸,以及她那种无私的爱……我只知道,儿时的一位小伙伴,回归自然似的跑向江边,在清澈的江水中清着嗓子,发表他内心的兴奋,这也是最后的激动,然后,一个优美的前翻,以他美好的童年溅起了一片水花,可仅仅是一小片,就再也没有上来。当他被捕鱼的网拖上岸时,却已是浑身洁白,眉清目秀地躺在那里,唤他也唤不醒了……他们就像一片静美的绿叶,从空中轻柔、舒缓地飘下。

一个末冬的夜晚,我在灵魂的阳台上翻阅如泉的往事,一种难再的悲思的情愫以悄然潜入了你生命的轨迹,与你血肉相融。翻开尘封时久了的记忆的长卷,曾经我的一位死党在一场车祸中安然长逝,一度使我这颗易感的心灵受到不小的冲击。的确,在几小时前,我们还在一起无拘无束的戏虐、调亵、闲谈,那熟悉而和蔼的声音仿佛清晰在耳,促膝而谈是那样随意。然而,他正慢慢松开我们牵引着的手,相背爱他的人而去。我们谁也不能相信他没有未来,然而,他就那么带着憧憬美好的未来,成功的事业,和亲人朋友的不尽伤痛匆匆而去了。

你悄悄的走了,正如你悄悄地来,挥一挥袖,不带走一片云。你走了,风一样;风去了还会再来,而你呢?你说,忘了吧!我可以删掉一个名字,也可以淡忘一张面孔,但无数次惨淡的祸灾,如同无数片数叶叠加起来堆积成数冠一样,数量的喧嚣和无数次斑点的躁动,他们的任何一种声音都没有特定的意义,只不过是一桩桩不愿看到的情景;然而这些声音的汇集却涂上了一层意义,一种由悲哀凝聚而成的警戒,亦或是由意识沉淀而成的悸动。

这是冬天,雪——它会翩翩而至,覆盖一切:美丽的,包括暗淡的。当寒意驱散时,我知道,我会记忆起冬前的美丽,包括暗淡,或者惦挂。

我的心境不如你的洒脱,当挥手成永远,我的情感的河冰渣碎裂,滴滴无声亦有声。“再见”已不是“重逢”。水流了,岸守望着,当一个个匍匐的生命碾压在灾害之中时,我想化作一弯鲜活的溪水,来解救他已逝的魂灵;也许,我愿用一生的苦候,调换他的再生……

不见来路,亦无归途,人类无意识酿成的灾害危险着我们的世界,在煤油灯的火苗前看看墙壁上的黑影,黑夜使得世界变得更大了,以至人们回到了出发时的地方。

     我问树,人该怎样防患,黄叶敲在我脸上;我问叶,噩耗的代价是什么?它也是满脸的泪啊!我问草,草摇摇头,只是颓丧;我问那歪着脑袋不知是否瞅着我好奇的小鸟,它却扑哧着翅膀飞了;我只好问天,天大概才最知道我的心思:告诉我,为什么?一切为什么呀?而天什么也不说。倏然间,我明白了,原来一滴水干了,这是我们所能感到的事实之一,而另些感受就在我们身边,在既已成现实的过程中,生活就已经为我们摆好了积木,它的色彩与形象的显现之间,它只将固定的一面朝向窥视它的人们,更多的人们没有看清的是本质与展示给我们精神内涵,没有引此为戒,疏忽了其隐藏的一部分,而恰恰这部分才是最为关键与重要的。

有了警戒,却如雪花般让它从指缝间流出,不留下任何思绪,明知错了,还得继续,这是人生的最大悲哀!难道再次演绎维纳斯的故事是人们的初衷吗?

     但是,我们不排除人们的面容如同镜子般能反光,因此我们仿佛能看到什么,可实际上根本没看清自己的面孔——因为这反光的确太微弱了些!于是我们只好从皎洁的月亮中取来月光,淋漓尽致地照亮我们,因为惟有这种光源,才能使我们更深的窥探到黑暗的底部,像大锅里铁锈下的沉淀,渣渍……

 

 

后记:

这是很多年前出版的一本诗歌散文中的一篇,这几天兴手翻看,竟然发现还能产生强烈的共鸣,虽然出发点不同,一为生命、一为人性,但其中所谓的“黑暗”甚为相同,“不见来路,亦无归途”,“黑夜使得世界变得更大了,以至人们回到了出发时的地方”。

我不知道当时为何写出如此的文字,只能感叹“死亡”和“人性”一样可怕,一样具有强大的摧毁力,如果人心真能像关汉卿《四块玉》中所言,那么超现实主义所倡导的“乌托邦”社会将不再遥远!

“南亩田,东山卧,事态心情经历多,闲将往事思量过:贤得是他,愚的是我,争什么?”

 

 

                                         书  亚

                                       数 年 前 作   

 

 

 

 

 

 

 

 

 

 

 

 

 

 

                                                                                                          

     

回复 (10) | 收藏 (0) | 1009 次阅读 |

书亚joshua (北京)

男 天秤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