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书亚

艾雷迪亚的诗歌:“切利尼在人声鼎沸的叹息桥上,旁若无人地挥舞着手中的凿子,雕塑着巨人的匕首!” 我们这个时代缺少的正是精神!!

http://i.mtime.com/shua/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天国就在信仰的过程中——史铁生

书亚 发布于:

 

    史铁生老师,新年快乐!

 

    愿您的天堂之路走好,到时我们都会重新相逢。

 

    相信您现在已经洞悉了一辈子以来所有苦思冥想的追问,写作的目的和意义在临别的一

 

瞬间您必定已经得到了所有的答案。

 

    这个答案,这种临别时的智慧和感悟,应该就是弘一法师临别时的四字绝笔:

 

    悲欣交集。

 

    你的作品,一系列的生命叩问与意义的追寻,都将给这个混沌的末世带来最为深远的

 

震响,使得我们所有活着的人,都能有幸有福能感悟到真正的人生大智慧,从而顺利的完

 

成信仰之路。

 

     您以人类的残缺证明了上帝的完美,以自身的信仰证明了灵魂的本真,以半生的痛苦

 

验证了天国就在信仰过程之中。

 

     您的生命以写作的方式,以文学的力量将永远留在我们身边,您以生命为代价给予了

 

我们最干净、最真诚、最感动的布道,这种布道将最大程度的渡化我们这个时代本已混沌

 

的心灵,为此,我们所有人都要感谢您,为您祈福,为您祷告:

 

     望我们在天上的父,听闻我们的祷告,为您铺平天国之路,祈求您的灵魂回归上帝

 

的怀抱,永享宁静。

 

     阿门。

 

 

 

 

天国就在信仰的过程中——史铁生访谈

 

文学就是要在肮脏中寻求干净

 

和:讲讲文学吧。

 

史:文学就是了解自己,文学没有使命,它客观上起到了某些作用,其实就是了解自己。我主要就是自救,这些东西当然可能对别人也有用。刚开始就讲使命,有小说是那样,但我不是。我老想把文学和写作分开。文学好像有一种定念,但写作是一种自己的东西。

 

和:当文学环境更多元更复杂的时候,您觉得这对于写作来说有什么影响?

 

史:干净问题呀,我就是想,文学就是要在肮脏中寻求一种干净。曾经有过一种说法,文学是要变还是不变。实际上它是要在千变万化中寻那个不变的东西。后来人们把它理解成文学就是要变的。你看戏剧特别符合浮士德的问题。灯光变了,布景变了,其实最不变的戏魂是要在不同的环境里,相当于舞台上不同的灯光、布景、演员等的背景下表现的是不变的人生的一个东西。那么这世界也是这样,你千变万化,文学找的是其中不变的到底是什么,换句话说就是:“我们何以是人?”“我们要往哪儿走?”等等,所以世界的丰富和不干净给浮士德一个机会,就是他在哪儿停下来的机会更大。越灯红酒绿,浮士德越禁不住,他就停下来,结果他把灵魂给输了。我们现在的戏剧就是禁不住,它把戏魂儿给输了。它满台的背景,满台的噱头,但把戏魂给丢了。现在看他们的戏,通常就是这个感觉。

 

写作是为了解决自己的问题

 

和: 要不是被固定在这儿的话,凭那种灵性和生命力,您说不定会在别的领域做出什么大事来呢。

 

史:我是个———用我奶奶的话,还有北京话说是———“怵窝子”,非常胆小,不敢到外面去。小时候我的性格就是这样。还有个朋友也说,你的这些东西可以总结成一个词:恐惧。我觉得他说得太好了。我从来是恐惧的,对这个世界。因为恐惧,才会对爱、宗教信仰呀,有着本能的向往。

 

和:您觉得在写作方面受哪些作家或是作品的影响比较大?

 

史:好像没有……其实我看的文学作品,小说并不多,就是现在我也几乎看不完一本书,除非是很短的一篇小说。因为我主要是看它的方式。它的方式就是作者的态度,他看世界的态度。我一旦把这个看明白了,我就不要看他了。所以我说从我插队以来,一直到后来生病,我真是想弄清楚自己的问题,因为我自己的问题实在是太严重了,涉及要不要活下去的问题,一旦你觉得应该活下去,就要问为什么要活下去?这么付出我值吗?我是不是冒傻气呢?受一辈子罪还要活下去。就是这样的问题。其实我的写作一直是在这样的氛围中,别的我都不太关注。

 

和:一直是在追问。

 

史:活得好又怎么样?万事顺利又怎么样?是不是还是荒诞的?这些事情我可能想得早些,因为我二十岁就已经瘫痪了,随之而来的必定是一个问题接着另一个问题:你要不要活下去?为什么要活下去?那这是肯定的。所以我觉得我写作是在回答我自己的问题。我得想!所以有时候我就想写一篇这样的东西,但不见得对别人有用。有时候要少读书,多读书不如多想。古圣贤的时候没有多少书,事儿都是他们想出来的。

所以有人问我,写作是怎么回事?其实我写作就是要解决自己的问题。苏格拉底说,要认识你自己!真是这么回事。没有别的原因。刚开始是为谋生,我想来想去只能做这个。开始写作呢就要像那么回事,带有模仿的意思,任何人写作可能刚开始都是这样。等你写到一定时候,你就是解决自己的问题,解决自己弄不明白的问题。

 

“深入生活”与“浅入生活”

 

史:不管什么人都会问,你的生活从哪儿来?

 

和:您好像说过,再平凡的生活,内心的经历仍然可以是惊心动魄的。

 

史:我一直觉得,“深入生活”这个理论应该彻底推翻,因为它自身就不合逻辑。你说你跑一个地儿待几个月,怎么就是深入生活?我在这儿待一辈子,我倒是浅入生活?这说得不对。所谓“深入生活”实际上应该叫深入思考生活。什么叫深入生活?你到哪儿去你待多久你干什么叫深入生活?干什么叫浅入生活?没有好好想,就叫浅入生活。

 

和:要在那里像个局外人一样待着,根本就没深入。

 

史:过去说谁去哪儿采风,采风不是说绝对不可以,有些外在的印象嘛。按着过去的理论,我是不能搞写作的。我刚开始写的时候,好多人都劝我。而且深入生活这理论特别深入人心,从教授到普通工作者,他们都会问我同一句话,你的生活从哪儿来呀?我说,你看我死了吗?这个理论特别深入人心。在某种意义上文学肯定是来源于生活,但不是直接对应,一定要有想象力。没有这想象力,就是为什么很多人会说,你的生活从哪儿来。

我们的目的就是要一切变得美好

 

史:人们要是整天都被房子车子占领着,实在是太无趣了。不让你感觉到有意思,就让你整天干活。我经常在透析时就会想,这些护士活得挺高兴的,一辈子就重复这几个动作,也不烦。反过来我又想,没有她们我们也没法办哪。所以这世界确实有很多螺丝钉,你还得爱护它,你还得不跟它一样。

 

和:但她们不把这几个动作当成她们生活的全部,她们还有自己的社会关系、工作关系。还有,病人也是不一样的。我的同学讲过一个故事,她好多年以前跟一个女孩在一个车站卖票,后来她不断求学,但过了三十年之后回去,那个女孩子已经老了,可还在同一个房间里卖票。这中间有种什么感觉呢?人生的意义在哪儿呢?

 

史:这个就问到头了。我现在最写不了的也就是陀思妥耶夫斯基说的这个问题。就像《卡拉玛佐夫兄弟》里说的,这么多的人受苦,就为的是最后的一个所谓天国,但这样的付出我们认为是不值得的。你说那儿有多好多好,事实上,最后只有少数的灵魂可以达到,可以理解,可以感受到。多数人就是没有。虽然人道主义说要爱护这些东西,在《我与地坛》里那时候我就想这个问题,我知道不可能一切都变得美好,但我们的目的就是一切都变得美好,你说这荒诞不荒诞。

 

和:你说天国究竟是在精神上达到一种博大的善,一种无比享受的精神状态呢?还是通常所说的在那里可以吃呀喝呀。究竟什么样的算是天国呀?吃了这么多的苦,付出这么多的努力,得到的究竟是什么?而且我们想进入的天国还不是一个。

 

史:这让我想到“高贵的谎言”,这个问题很复杂。就比方说你有仨孩子,有一个不适合上大学,可你不能不让他上,但他不适合,他一上他就疯了,他永远跟不上,他有抑郁症。这怎么办?这是同等问题。

 

和:我在想,如果天国是精神上不断地感到愉悦、充实的过程的话,那在一个人的精神追求的过程中,在不同的程度上一直有这样的感觉,那这是不是就是天国了呢?天国不是个实体,是个过程呢?没有最终的天国。

 

史:天国在这儿呢,过程即目的,看你能不能把这个过程变成天国。

 

 

回复 (1) | 收藏 (0) | 2541 次阅读 |

书亚joshua (北京)

男 天秤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