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shuiwuyan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阳光洒在心上而非身上

水无颜 发布于:
阳光洒在心上而非身上

----忆友人何静

            文/水无颜

今天偶然看到了一个朋友的帖子,说实话,我很是喜欢他写的东西,真实,总能触动人性最原始的感动。这篇写典子的文章让我不禁想起了我去年冬天可以说生死相依的朋友-----何静。关掉了所有的聊天软件,干脆把任务栏隐藏,开始让回忆自己在月光下的石子路上散步,如果说关乎他的记忆真的能摊开来,那一定是凌晨三四点的月光摊开在莲花池上-凄冷,却纯净美丽。

何静是个男人,一个三十岁的男人,那时候他也在日本,而现在在美国。和他的妻子一起。当初他是为了他的妻子才来到这个资本主义国家。现在说美国是资本主义国家并不想从他的经济制度和政治制度来说,这里没有亲情,没有我想要的感动。物质冲刷着霓虹,潮流滚动着蓝色的眼睛。进步进步,更新更新。走了走了,没了没了。落后的东西没了,最初的那些亲情感情没了。人们花更多的时间去追求,进步去了。街头秀的少年总能让初到美国的中国人不敢相信他们不是成人。

我需要有人向我贩卖人情味的味道,算得上是个像样的借口吧,我离开了。像所有的当初离开的人一样吗?飞机进入中国的疆土的时候,我居然来了句:这才是王道。这是我的口头禅。是经常激励自己的口头禅,如今却用来形容自己得逃脱。当拥抱这片大好河山的时候我知道我还活着,没有因为进步而一起滚动到物质里去。

而静还留在那。和他的妻子在一起。他懂得坚持,正如我懂得逃脱。我的觉悟和韧性永远不及他。他没有离婚,这是坏消息。因为到现在为止,那份没有温度的爱情已经让这个男人丧失了9/9的尊严。我不想要说同情他,事实上我从来都没有同情过他。只是心疼。一个朋友的所有的友谊都夹杂在里面。

于我,他是个长者,经常点化涉世未深的我。也是个朋友,互相切磋互相关心。他所涉足的很多领域都是我从来都没有见识过的,他用那时候我感觉非常蹩脚的广东话给我解释,而现在我在广东了,他却再也没有用当地的话跟我聊天了。我们一起研究儒学还有他所擅长的佛学,都是祖国的东西。他精通很多门学术,也都是祖国的东西,他经常说祖国的大好河山,他说广东那边有很大片的薰衣草。。。他不学英文,他在美国不学英文。他所偏好的这些东西,注定了他在美国的悲哀。有时候我都宁愿他一点国学都不懂,彻底的融入美国,这样他就不会在那边活的很辛苦。

去年的冬天,国内大雪飞扬,而奥马哈则可以说是暴雪漫天了。他养了一只鸡,在去年禽流感盛行的时候,他把那只小鸡养到大鸡,像对待一个孩子一样对待它。我说他老顽童,事实上我喜欢何静身上的这些美丽的本质。他没有其他的美国佬一看道这只鸡就产生马上烤掉的欲望,也没有听说禽流感马上把它扔掉然后用不同品牌的药水消毒的恐慌。

他说要带小鸡到雪中散步。一个人?去那么大的风雪中?我问他是不是发神经了,他没有说话。快新年了。那时他写的一篇文章让我感动了很久,他在文章中写道:我哭了,在大年三十的夜。我甚至能体会到一个人在外的那种离乡背井的孤苦。从照片中我看到他背后很厚很厚的雪,我一张一张的看,每个都不同的姿势都不同的淡定,都不同的坦然,唯独让我最后失望的是他脸上始终没有微笑,翻看每一张都没有。我跟他说过如果你笑的话,一定比雪花还要白。他没有说话还是用地道的广东音跟我说外贸进出口一类的事情。这是他擅长的。

他在日本的时候凭借此类学识有搞了一个企业。有多伟大,难以用小日本的话来形容,他没有给祖国抹黑。如今天他放弃了伟大到了美国,面对原本感情深厚的中国妻子,却遭遇着一份美国后时代爱情。并且这份爱很快在美国变质,很快达到最大更新频率。

到美国之后他没有像他妻子一样那么热爱美国,他依然做着自己的事情,这样的他跟当时的状况非常的格格不入。他没有工作,我很是担心他的经济来源。他说不用担心他有存货,在日本挣下的钱还有。足够让他活好几年呢。我没有问好几年之后你做什么。

四年过去了,他依然活的很好,依然没有工作,依然喜欢研究儒学佛学,依然喜欢出去散步,享受大自然的恩赐。他告诉我他一样可以如同在日本一样在美国活的很好。他所有的坚持和坦然让我明白或许生活是个独自疗伤的过程,伤痕不该是逃避生活的理由,而是生活的入口。

而我这两年来,象南极燕鸥一样到处漂流,大学毕业后从山东漂到美国,漂了一年有余,之后文学的酷爱和爱情的痴迷又到安徽合肥晚报,后来为了证明那些文化底蕴的厚度漂到北京,云南,西安,深圳,我说这是最后一站。何静说我是 “水性扬花”的小女子。难忘他最后电话中给我的那句话:‘你要让阳光洒在心上而非身上,溪流穿躯而过,而非从旁流过。
回复 (0) | 收藏 (0) | 219 次阅读 |

shuiwuyan (深圳)

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