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shuiwuyan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我是红树林后来有的那片海

水无颜 发布于:
我是红树林后来有的那片海

             文/水无颜
 
我死了多少年了,掐着指头算的时候,看着镜子里面的那个影子,她的头发还是黑的。一袭青丝一直到腰间。

我在这座房子停留了多少年了?这是深圳布吉关外的一所老房子。窗口那只蝙蝠吊挂在那根细长的钢丝上,那钢丝还是白亮的,如蝙蝠的那双鬼魅的眼睛。没有锈迹,亦没有人的指印。

我从一个梦中醒来,手里还端着那本《All the Season of George Winston》,我是不喜欢看书的,是谁在多少年前在我死去的时候把这本书放在我手里?今夜的风很凉,我看到阳台上的蝙蝠在略微的抖动,轻轻触碰我那白皙的皮肤,温度,我可以触摸到但是却感觉不到,这已经是一个很遥远的词。

就这样躺在阳台的一隅,任凭思绪把自己的身体压得很重,很重。雨水嘀嗒嘀嗒的落在傲开的紫罗兰上,它有生命,水给的生命。水的声音很美,覆盖了我躺的空间。月光下,歌声与天空中的水在日益丰满的夜色下,绕着我白皙的指尖。

我想这是虚幻,所有我看到的和感知的都是虚幻,所有我经历的遭遇的都是虚幻,所有我明白的和懂得的都是虚幻,都是我还存在着的理由。

一个纸条从书里掉出来:水,在我心里,你一直都还活着—1998,07,29  --小东

我轻轻触碰脸颊,怎么会没有眼泪要流出来?眼泪?很久没有尝试到被眼泪润泽的感觉了,这又是谁的字,那个在我掉落楼层的时候,喊破了嗓子说“不要”,“不要”的男孩子吗?

他在哪?我慌乱了,我想要找到他,我从那么久的梦里醒来的第一件事是想要找到他。“水,在我心里,你一直都还活着” “水,在我心里,你一直都还活着”心?那是什么,我现在会着急,我还能感觉,我的心还活着吗?我想要找到他,想要问问他…

电话响了,在灰尘覆盖的键盘旁。我撩去上面的尘土,轻轻拿起,这声音让我感觉到“希望”这个词。

“水,今天是你的生日,习惯了每年的今天给你一个电话,祝福你在另一个世界开心,这是我最希望的—”“奇怪,怎么没有嘟嘟声?难道有人接听?还是电话打错了?”我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

我赶忙放下电话。电话上显示:2005,7,29   20:22:47

房间的门开了,我害怕的缩成一团,我该躲在哪里,我要把长发放在哪,要怎么把嘴唇的白色消除才不会吓到马上就要进来的人。

“有人吗?有人吗?”-一个男人的声音。

“都说过没有人了,没有人接电话,是电话线路问题,我们走吧?阴森森的,好恐怖!”—还有一个女人。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被撼动了:好大的孩子!我会面相吗?,但是我却喊他孩子,我能看到他的善良,眉宇间,眼睛里,骨子里。。他的眼睛深邃朦胧,像饱含深情,却又孤独冷漠,那里面似乎蘸着天生的快乐,闪烁出来的却是忧郁。那眼睛和所有经历过沧桑,拥有了成熟的人一样,具有那种刚毅的磁性目光,里面却又同时盛着许多年少者才有的质朴和纯真。看着那双眼睛心底竟会是暖暖的,飘飘的快乐...

他是谁?他来找谁?他跑过来看我的电话,我蜷缩在房顶的一角只是看着他。只是看着他。

“有人动过电话,我确定,去年的时候我把电话是横着放的,怎么。。。。”
“莫非你说有人来?不,你说有鬼???亲爱的我先回家了”女的吓跑了。她喊他亲爱的,她是他的妻子吗?

他围着房间找,直到在我的那本书前停下,我的眼泪从房顶一滴一滴落下来,落到书皮上,“屋子里怎么有雨水?”他疑惑地抬头,我能看到他那双眼睛已经到达了我的眼睛,为什么他不说话,他看不到我,我已经死去了,在多少年前死去了。然而我却感觉温暖,我手臂上的皮肤会感觉到暖,暖,暖是温度里面的一个词吗?

我像鱼对水一样对温暖充满渴望,美好的事情注定在坚韧柔软的水那一边,在我这一边吗?我感觉到了。温暖是所有旖旎的骨头,如我的水晶头骨一样剔透。

潮湿的雨,慢慢渗透墙壁,像隔夜的酒精,我的泪,在暗夜的巷子随着他的样子回荡绕不出去。我的身体停在这里,而心却去了那双温暖的眼睛那里。心,我终于能感觉到那是个什么东西。

他拾起阳台上的那本书,轻轻的拍拍,他的手很大,那温柔的动作背后是他善良温和的心情。他要把书带走,我就这样蜷缩在书的每一页跟着他走。

书里有春天的绿色希望,有夏天的花香灿烂,有秋天的丰满辉煌,还有冬天的纯洁静谧。是他7年前放在我手心的书,他把四季都送给了我,他知道我死去后的世界是多么黑暗和孤独。

我的沉默到达了他的眼睛,说谢谢。我知道他听不到,他的眼睛凝视着窗外,

透过车窗,远处,一方幽蓝的水,水面上漂着的迷蒙的雾晕染了他满眼镜的润泽,他站着只是看着远处的白鹭,我能听到他心里在想什么。远处的浓雾散去后一个蓝色的空间弥漫开来,天蓝,水蓝,宝蓝,亮蓝,粉蓝,,浅浅深深,化成水滴在我心底。

原来深圳是靠海的。公交的最后一站叫做红树林。我们下车。海面上那些白鹭还没散开,我从书里出来跟他们飞在一起,他们的声音很凄惨,他们说他们要离开这个沙湾。我看到周围的房子越建越近,直到逼近这片有着红树林的海域。

“这是我常来的地方。海,表面的波涛汹涌,其实前在海底,你会发现它很平静,那是因为大自然的所有生物在经营着它”他在自言自语。可是我却点点头。

他流露出忧伤和失望,他不想让水域减少,不想白鹭们离开。这是他常来的海。

海苍茫孤独温柔沉默的存在,我也是孤独的存在的吗?我想住进海里,因为我也是孤独的。我在见到他的那刻没有感觉到孤单,可是我得回去了,回去那所房子。否则天亮之前我的身体会像这海面雾气一样蒸腾。

“你也得回家了,你的妻子还在等你”我敛起一些风轻拍他的肩膀。他没有说话,只是用衣服裹了裹身体。

他不肯离去,似乎走了就永远见不到有着白鹭和红树林的这片海域了。难道明天这里就变成高楼大厦了吗?我只是跟着他眺望海面,同样的忧伤和失望。他爱这片海洋还有那片红树林还有那些即将无家可归的白鹭。火星上,金星上,月亮上都没有海,整个太阳系中只有这一片蔚蓝。海让我们不停的思考,如果没有这永恒的蓝色,天空是否还那样蔚蓝,如果没有海的涌动的空气文明是否还那样纯洁在我们彼此亮点的黑色眼睛里。。。

太阳出来的时候把远处的海面晕染了一片的光亮。一天过去了,还是一年过去了?这是一天还是一年还是一万年,而我死后的所谓的生命是一天还是一万年。他在我死去的时候把那本书放在我手心里,百合一般洁白地在我的掌心开了七年,四季的美让我的皮肤水样灵动,让我还能在花香中醒来,看到秋天的海。。

我用手给他蒙住眼睛,就这样让他轻轻睡着了。

我闭上眼睛使劲扑往靠近红树林的地面上,水还是泪肆意泛滥,铺天盖地而来,水的声音和着红树林的叶子发出优美的声音,宛若天使手中竖琴的奏鸣,如灌木中的一朵华盛顿百合,肆意绽放,直到把那片建筑工地覆盖,和海洋结合在一起,和红树林结合在一起….

后记:

在初秋的日子里,
我看到他跟他的妻子更有很多的游人来这里看海边的红树林——  
白昼像水晶段透明,  
黄昏更是灿烂辉煌……   
空气更润泽,白鹭声音和合  
还未感风雪临近的威胁,
只有一片纯净温暖的蔚蓝  
向正在休息的海倾泻……
回复 (1) | 收藏 (0) | 181 次阅读 |

shuiwuyan (深圳)

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