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shuiwuyan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一半熟悉 一半陌生

水无颜 发布于:
一半熟悉 一半陌生

近一个月来时间仿佛过的很快。回家以后我坐在电脑前,试图整理一下近来都做了些什么。后来我发现这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于是倒头睡去。奇怪的是为什么越是近在昨日的事情越是难于描述。或者是因为懒惰的缘故,很久不写字了。其实过去的事情千万不可以再纠缠。最好想都不要去想。如此说来,把它写下来实在是跟自己过不去。但我总觉的时间应该为我们留下些什么。也许只有自己还记得它们,也许连自己也忘记了,也许它们的存在只是为了有一天的消失……

4月26号,我离开济南,之后四处闲逛。前阵子去了小周那儿。从小一起长大的弟兄,感情很深。只是长大以后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相聚的时间也越来越短了。

我和小周在一起的时候从不喝酒,这与我和我所有朋友都不同。我们在这样一个小城镇里漫无目的的逛下去。那条大街叫龙潭路,道路两旁的新旧建筑物让我对这个城市感到无比亲切。一半熟悉,一半陌生。恍隔许多年。小时候的草地、麦田都已经没了踪迹。好多相似的场景、相似的面容只是让回忆变的更加模糊而已。

这里冬天依然有很大的风。很冷。从外边进来的时候经常冻到表情僵硬,要用力才能笑出来。小周说我还是不要笑的好,他知道我很友善,但那表情看起来很怪异。小时候我听说最冷的地方其实在北极,因为天寒地冻,那里的人们说出来的话都结了冰雪,对方听不见,只好回家慢慢烤来听。但是这里也经常寒风刺骨,在户外的时候往往听不清对方说的话。

小时候我们的住处离铁路很近,夜里轰鸣的火车声直到现在仍然经常出现在我的梦中。好象在夜深的时候那一切莫名的声音都和这童年时的记忆有着某种联系。人的记忆是件很奇怪的东西。一些平时并不认为会记住的东西往往历经时间流转而更加印象深刻,而那些曾经认为永生难忘的事情却不知不觉的慢慢消失了。我和小周沿着铁路散步。在我们的前面是遥遥无期而又近在眼前的未来,身后是杳无音迹的过去。那一列列远去的火车曾经带给我们童年的幻想。当疾驰的列车贴面而过的时候,巨大的吸力令人目眩。而火车的目的地遥远的就好象是另一个世界。时间过去了很多年,那目的地依然遥远。开往不同方向的火车继续着它们的轰鸣,那滚滚而来的轰鸣声一直震撼着我的耳膜。

起风的时候天空变的昏暗无比,夏天快到了。春天的时候这里会有沙尘天气。黄沙、古树、葡萄架、远去的火车、交叉的铁道和昏黄的路灯就是我和小周的童年。听小周说老院里的枣树和榆树还在,但是葡萄树已经冻死了。每年过冬的时候葡萄树是要埋在地下的。老院已经没人住了。葡萄树没人照料终于还是无法过冬。将来如果回来的话,我会再种些葡萄树。一直比较偏爱藤蔓植物。可能因为从小和葡萄树的感情就很深的缘故。葡萄架真的很美。小周和我不同,他不喜欢这种时常需要人照料的植物。姥姥说就是因为我和小周的性格相反所以才处的好。那个时候,我们是多么期待着彼此的相见。小周曾经养过一条狼狗。他给他起名叫卡尔。因为有个关于警犬的电视剧,里边那只神勇聪明的警犬就叫卡尔。只有对卡尔,小周才有过无比的耐心。卡尔死的时候,小周很伤心。但凡投入的感情越多,失去的时候就越伤心。所以无论对待什么,都不要过于投入。这个道理很久以前就明白。只不过对很多人来说明不明白是一回事,能不能够做到又是另外一回事。

一个人从什么时候开始算是长大了呢?这些年来每每想起过去,心里都会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我常常感到自己越来越不像自己了。见到小周后我突然明白了,我们每个人都在不断的背叛着自己。成长的过程就是对自己的背叛。不断的抛弃、不断的改变,直到面目全非。这些年来与小周的联系并不多。长大后我们开始了各自的旅行。大多数时候其实很少想起对方。彼此间不必有太多的挂念,想起他来也只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如果有一天在相同的地点见到了相同的人,恍惚之中就好象回到了过去。这样的感觉不是不好,但是大多数时候会有些伤感。

回到家里。一切还是老样子。阳台上多了几盆绿色植物。爷爷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养花的。有时候爷爷咳嗽的很厉害。但还是大量的吸烟。说不清是爱好还是习惯。在我嗓子疼的时候也曾想过不要吸烟了。但是大多数时候我会放弃这种想法。也许我也已经到了戒不掉烟的地步。我的那条小鱼已经死掉了。鱼缸挪到了地下室。大概是因为缺少照料的缘故。如果可能的话,我会认真的养几条鱼,种一些花。可是现在我没有时间照料它们。

回家以后很少外出,因为这里也很冷。昨天和几个少年时的朋友去打篮球。久违的感觉。之后我们去喝酒。那一杯酒我喝了很久。我记得那入腹的温暖。但是我忘记了倒酒,直到走的时候我只喝了那一杯。在这样一个清冷的季节里,一杯酒的温暖也可以让人记住很久。

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在抽屉里发现了去年他留下的半盒烟。在我已经把他忘记的时候,它还老老实实的等着我。
回复 (4) | 收藏 (0) | 360 次阅读 |

shuiwuyan (深圳)

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