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舒克

江苏省电影电视评论学会名誉会长

http://i.mtime.com/shuke/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什么叫“纯粹国产片”?

舒克 发布于:

什么叫纯粹国产片”?

                 舒克

读《文汇电影时报》8月29日周传基和9月26日郑雪来关于“我们还没有学会拍电影”的争鸣文章,有些感受心得,说出来与二位先生以及广大关心中国电影事业的朋友们共同探讨。国产影片越来越不景气确实令人着急,谁都希望会有智者出现,以便为其寻一贴良药。但国产片的症结究竟何在呢?从周、郑二位的文章看,他们对中国电影,一个是否定的“屁派”,一个是肯定的“好派”。两人的文章中都有令人信服的道理,比如周传基所提倡的“记录本性”(包括录音、道具以及细节逼真等问题);比如郑雪来所肯定的“综合艺术论”(包括戏剧性、文学性等问题)。其实,对电影创作来说,这都是无可争议的。因为,记录本性也罢,艺术综合也罢,都是电影最基础的东西。用记录本性打击艺术综合,用艺术综合打击记录本性,对国产电影目前的状况来说,都没有什么实际意义。我以为周、郑二位说的都是皮毛,并未触及中国电影的根本。

应当说,在我们的电影界,确实有相当多的人还没有学会拍电影,每年大量的低劣、积压产品就是明证。但也不能因此而否认我们拥有的一流艺术家很会拍电影,谢晋、张艺谋、陈凯歌等大家为当今中国电影作出的贡献是不可磨灭的。问题是这样的能够执著于电影艺术的大家实在太少,而如此之少的艺术大家却又往往得不到应有的肯定和支持,甚至他们每有佳作出世,却总遭到抵制和排斥。

细读郑雪来的文章,得到一个信息:就是所谓“纯粹国产片” 理论。郑先生透露,当年的金鸡奖评选对张艺谋的《秋菊打官司》有过争议。“大多数评委对该片的整体艺术质量都给以肯定,尤其是对它同期录音所产生的真实性效果大加赞赏,但也有些评委认为此片由于是获得境外大量资助的合作片,其优越的资金条件所带来得技术效果为纯粹国产片所不能比拟,无法在同一水平线上进行评比,所以,后来金鸡奖就对合作片另列奖项,不与纯粹国产片混同……”原来,著名的金鸡奖评选之所以另设合作片奖,是要将最佳大奖的位置腾让出来给“纯粹国产片”。那么,什么是“纯粹国产片”呢?郑文中又有透露:就是那些资金条件差的、“演员连普通话都讲不好”的、细节虚假到“抗战前的土匪使用八十年代制造的武器”的这一类作品。在郑先生看来,对于纯粹国产片在这些方面是不必“小题大做”的,否则就“拣了芝麻丢了西瓜”。因为只有好莱坞才注重电影的“记录本性”,才“绝对注意细节的真实性”,而好莱坞似乎是我们的敌人,于是乎“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敌人追求的东西,我们自然也就不能够追求了。

郑雪来先生无意间的揭秘,让人匪夷所思。长期以来,我们的金鸡奖一直在鼓励什么?拒绝什么?为什么要用这“纯粹”二字人为地区分国产片和我们的艺术家?不错,今天的张艺谋、陈凯歌拍电影确实不愁钱,他们现在已拥有“境外大量资助”,确实与一般国产片不在“同一水平线上”。但是,我们怎么能够忘记,张艺谋、陈凯歌们当初刚出道时,是在怎样的艰难困苦中拼搏的。他们那时侯的拍片条件(包括资金、资历等各方面)恐怕远远低于同行们的同一水平线。然而他们的作品却能够以高艺术质量明显越过了同行们的艺术水平线。他们的《一个和八个》、《黄土地》、《红高粱》等经典作品,无一不是在低资金、少援助的境遇下拼搏出来的。他们用自己的艺术成就和实力赢得了外援,而当初比他们条件优越得多的同行们,至今有几人能拿出相当的作品可与其并驾齐驱的呢?记得1988年张艺谋应邀到南京参加《红高粱》首映式的时候,对观众们说,他最大的遗憾是没有更多的资金把那个“风舞高粱地”的镜头拍得更美一些,“如若能有多机位拍摄,那组镜头肯定不一样”。因此,他当时最希望得到的,就是能够用多机位拍摄的方式来完成他以后的作品。张艺谋无非是想使自己的作品更加真实、更加完美,他的所有心思都用在了如何提高作品的艺术质量上,所以他才能够以自己的实力征服世界影坛,很快实现了自己的愿望。

评判一部国产电影的优劣高低,或者是否“纯粹”,居然不看其表现内容、制作水准、艺术质量和创新度,仅仅追究其资金来源是“境外”还是“境内”,实在有些让人啼笑皆非。

这让我想起一件事,中秋节前媒体报道某些个体小作坊用变质的原料生产劣质月饼,被我们的工商部门检查出来,尤其令人恶心的是,这些小作坊不仅用料伪劣,其生产环境更是难以目睹,蝇飞蛆爬、老鼠蟑螂四处横行……然被检查者还振振有辞:我们缺乏资金。如若按照金鸡奖的评选理论(或规则),这就完全可以原谅了,也是“不必小题大做”的了。因为这些小作坊与那些生产出优质月饼的大企业“无法在同一水平线上进行评比”,因为那些大企业资金雄厚,甚至有外资。

记得前几年“进口大片”刚刚出现的时候,就有人对美国人拍摄《真实的谎言》用了相当于十个亿的人民币而大发感叹,但也有影评人反问《给你十个亿,你就能拍出〈真实的谎言〉吗》,我很赞同这种反问,因为谁都知道资金问题决非电影作品水平高低的本质因素。抓住这一点,将一些优秀的国产影片“不与纯粹国产片混同”,就意味着给落后甚至低劣以宽容;就意味着不鼓励讲求艺术质量;还意味着不尊重以艺术实力去争取境外投资的艺术家们的辛勤劳动。

当然,郑雪来先生提出“小题大做”的观点,主要是针对周传基先生文章中“把国产片不景气的原因仅仅归结为一些录音、道具问题,甚至将其提到违反‘记录本性’的高度”来说的。的确,国产片不景气的原因很复杂。但就一部电影的制作而言,录音道具问题果真不重要吗?明明表现的是三十年代抗日战争,却让观众看着日本鬼子驾着六十年代的解放牌汽车在银幕上横冲直撞,这难道还不违反“记录本性”?记得有个剧组在南京拍片,其内容是解放战争的,需要有城市废墟的镜头,恰巧那时南京正在大搞旧房改造,有拆迁的地方都要写上个“拆”字。剧组就利用这些拆迁的旧房拍废墟镜头,可做道具的总该把那墙上巨大的“拆”字用烟熏一熏盖掉吧,他们偏不,硬是用一个特写将那“拆”字清晰地留在了完成影片中。结果影片放映时,每到此镜,观众必发出一阵恶笑。好悲壮的一场戏就这样成了一种玩笑。这样的镜头多了,人们对国产片的偏见就不可能不大,这究竟是谁在“拣芝麻丢西瓜”呢?从这一方面看,我们电影界确实有许多人还没有学会拍电影,或者根本就不想学会拍电影。

至于郑先生提出的电影是记录现实还是解释现实的问题,其实早已是旧话,当今国际影坛大多数优秀作品早已将“记录本性”与“形象本性”融会贯通了,《泰坦尼克号》就是这方面很经典的作品。因此,这里我不能赞同周传基的《泰》片是“好莱坞的陈俗滥套”的说法。而我们的普通百姓,他们掏钱买票看电影,根本不管你什么“巴赞理论”、“本性”,他们就知道你电影表现了什么,就该是什么。有什么生活,就该符合什么生活,这就叫真实。用理论家的话说,就是“记录本性”。而这种记录本性并没有什么太难的“高度”不可逾越。

回头再说“纯粹国产片”,我以为只要是国人写、国人拍的,只要是表现国人之事、说国人之话的,都应当算,甚至只要是国人写国人拍说国人话的,不管其表现的是否国人生活,也应当属于“纯粹国产片”。否则,对于真正热衷于中国电影事业的人来说,才是真正的不公平。美国“奥斯卡”评选对参评作品就只区别英语和外语,其它只要能够进入其电影市场的,都有机会参与竞争。这就是一个极好的推动电影市场繁荣、提高电影艺术水准的运行机制,很值得我们的“金鸡奖”评委们借鉴。

回复 (2) | 收藏 (0) | 559 次阅读 |

舒克 (南京)

男 天秤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