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舒克

江苏省电影电视评论学会名誉会长

http://i.mtime.com/shuke/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田壮壮该不该重拍经典《小城之春》

舒克 发布于:

田壮壮该不该重拍经典《小城之春》

舒克

立体声的火车轰鸣中,展开了田壮壮的新版《小城之春》。

车轮移去后,我们看到了某男人的一双脚刚刚落地。这是男主人公之一的章志忱来到了这个初春的小城,他拎着包,大踏步地走向另一个男主人公的家,乡绅戴礼言的家。他的任务就是去打破那个家庭的很多年的寂静和灰暗,去让那个苍白的、僵死的家庭重新燃起一丝火焰……

当然,这是导演赋予角色的任务。显然,滚滚车轮强化了角色人物的这种沉重的任务感。田壮壮想必是要借助那滚滚车轮让今天的观众明白:50年前费穆先生的那个经典故事,在这里要被重新演绎了。于是,熟悉和不熟悉费穆的观众们,都要随着志忱的脚步,满怀期望地看田壮壮会怎样来讲述这个过去的故事。

50年前的费穆先生,却是以女主人公玉纹独行于老城墙头来做故事的开头的。费穆先生的用意也很明确:他是要让观众先看到一颗孤冷的心游荡在荒凉的古城头,然后被她牵着魂魄一步步地跟着到了她的家,看到她家倒药渣的老仆人,看到她的那个病歪歪的男人,看到她家的一切……

费穆先生让志忱最后一个上场,就好像平静的湖面被谁忽然丢来一个石子,打出一圈又一圈涟漪;田壮壮却是先将这个石子亮出来,然后让你看着它砸向湖面去……不同的艺术家,讲述故事的方式自然会是不同的,更何况田壮壮与费穆还处在两个不同的时代。费穆的讲述,是平缓的、细腻的、幽深的,带给人某种无穷的审美享受。田壮壮的讲述,一开始确实有一种动感和力度。

    然而,就整部影片来说,我们对田壮壮还是有些许的失望。尽管影片的制作水准是高超的,画面是美的,演员对角色的把握也是好的。可拥有了这些,似乎还是难以让人十分地满足。因为除了那个不同的开头之外,我们期待田壮壮还能带给我们更新的审美体验。

费穆的《小城之春》本已拥有近乎完美的电影语言,每一个镜头,每一场调度,都被后人奉为典范。田壮壮要想出新,难度确实也很大。但既然重拍,出新是必须的。对于原作保留什么?舍弃什么?添加什么?或许,我们不该作比较。但是,不作比较又如何鉴别!

    除了色彩、立体声这些随时代而新的技术因素,除了演员是全新的,幸而田壮壮坚持没有用青春偶像周讯来扮演玉纹或小妹,不然这点新鲜又没了。别的呢?他似乎并没有跳出费穆先生的浓荫。

    他保留了影片的主情节。几场重头戏如游春、生日对酒、吞药自杀等,虽不是原封未动地翻拍,也大差不离了。该保留的自然是要保留的,但如何保留得具有创造性?不是把几个人划船的时候唱的歌换一换就够了的;不是把抢救礼言由原来的回避式镜头改成志忱在他背上拍打的直接画面就能令人信服的。

    他舍弃了女主角的内心旁白而使影片的叙事风格略有了些变化。这种舍弃不是不可以,可用什么来替代最为合适?替代了又如何能够产生别样的精彩?以至造就出一种新的叙事风格,从而再成为新的经典。显然,我们这个要求是太高了。事实上,原有的旁白不仅仅方便地交代了故事背景和人物关系,更是这部中国式“心理片典型”的主要构成,它属于影片的审美主体。

他添加了人物的许多对话和一些小细节。我们不能不时时忍耐那个老黄的不间断的唠叨,这种新添的唠叨,还有意识地夹带着江南口音的普通话,让人听着感觉像是严顺开在演小品。这对于另几位主角的塑造、对于整体风格的形成有什么帮助吗?

     很多细节处理,在费穆是十分精到的,顺理成章的。而在田壮壮,则有些生硬。同样是老黄倒药渣,在费穆是精心安排的,客——志忱一出现,就一脚踩到了那药渣,瞬间表达了深深的的意味。而在田壮壮,似乎只是随意的模仿,并没有什么意思,那这个动作就成了多余。把教小妹跳舞改在小妹的学校,增加了几个学生,确实使影片增添了些生动。但似乎又和整体风格不相协调。还有喝酒之后,在费穆是让玉纹先躺在床上,志忱唱着歌进来,仅有三分醉。所以表现并不过分,小妹一劝就走开了。而田壮壮却让志忱喝成了九分醉,几乎就要失去了控制。大声地吼叫着一次次地去拉玉纹的身子,不顾小妹的一再推劝。这就有点不合常理,不合人物的行为逻辑了。

回复 (1) | 收藏 (0) | 616 次阅读 |

舒克 (南京)

男 天秤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