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舒克

江苏省电影电视评论学会名誉会长

http://i.mtime.com/shuke/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品读人文价值 分享世界语言 ——2017“一带一路”国际影展南京研讨会专家学者发言综述(三)

舒克 发布于:

三、讲述故事的方式与手法,值得我们借鉴

与会专家学者对展映影片的艺术表现手法亦给予较高评价,大家都认为这些影片不同的表现手法都很值得我们国内的创作者们好好研究并学习借鉴。比如讲述故事的方法,作为电影艺术而言,本来就应该是多种多样的。一部好电影,就在于如何讲述故事。南京大学周安华教授说:参展作品中,好几部都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慢片”。就是节奏并不那么快的,有故事给你娓娓道来的那种。很简练的单线性叙事结构,入戏出戏都自然平实。但却充满了张力。比如墨西哥影片《步行距离》,主人公患有肥胖症,出门步履艰难,也是弱势群体。他的姐姐看似对他很冷酷,但内心却对弟弟充满了爱。那个卖相机的小青年,到主人公家里来几乎是公益性地帮助他,不是装出来的。还有姐夫对妻弟的关怀和支持等,每段情节设计,每个人物行为,都有符合逻辑的东西,显得十分合理。我觉得这些影片的作者都很会讲故事。不在于所讲故事本身有多复杂,而在于故事的内涵,显现出精神的复杂。相比较而言,我们的很多影片,存在一种“故事的堕落”,总是在一中套路当中徘徊。而这种“不会讲故事”的原因,就在于“太会讲故事”!因为他们是按照某一种讲故事的程序来编故事的,而生活的千变万化,丰富多彩,却并不在他们掌握的那些“故事程序”当中……

南京师范大学影视系教授陈吉德分析说:这几部影片讲述故事的艺术手法也是有共性的,那就是抓住了一个“情”字。《我的女儿》与《姐姐》,讲述的是姐妹情,无论是前者主人公玛尔塔与妹妹的最后相拥,还是后者母亲与儿女们的矛盾纠葛,最后的相互谅解,都让我们感受到彼此的温暖。《哈桑的大船》表现的是父子情,小主人公哈桑对自己父亲的想象,打动了他的小伙伴纳吉,纳吉真情帮助哈桑的举动,又打动了他自己的父亲,纳吉父亲又带着一群孩子来帮助哈桑,大家一起来实现梦想。这是多么感人的故事!《步行距离》则属于朋友情,主人公与素不相识的小店主,尤其是与姐夫的情谊,早已超越了亲属关系,而是一种相互理解和帮助的朋友真情。电影之所以能够跨越民族行走在世界范围,就需要如此这般的“情”字表达。“情”是最朴实的故事构建,“情”是最容易被所有人类理解接受的一种精神。反观我们的某些影片,虽然也讲究情感,但很多是被概念化的,与实际生活中的每一个人的个体没有关系,这样的所谓“情感”,往往是虚化的,不合常理的。

    江苏省影视评论学会副会长、影视理论家张永祎的发言以《殊途同归的两条“船”》为题,从俄罗斯影片《破冰船》与伊朗影片《哈桑的大船》的对比入手,分析两部作品的艺术共性。他说:这两条“船”,给我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一个是移动在冰山之间“格罗鲁夫号”的破冰船,一个是撂荒在沙滩之上“哈桑的大船”:一个是运动的船,一个是静止的船,一个是驶向未来,一个是停泊过去。一个是面对现实,一个是沉积记忆。一个是与家的故事连接,一个是与家的情感连接。

他继续分析:看起来,“格罗鲁夫号”就是两个船长的故事,“哈桑的大船”也只是两个小孩的故事。但他们展现故事的方式,如出一辙。无论新船长舍普琴科和前船长彼得罗夫之间,还是哈桑和纳吉两个人物之间,都有一个从针尖麦芒到化干戈为玉帛的过程。应该说,两组人物关系的发展曲线基本是吻合的!但更为奇崛的是,他们矛盾逆转的动力都是来自于第三方力量的挑战,前者是雪崩的危险,后者是利益的诱惑。冲突的悬念最终都落脚在能不能“闯过去”?前者闯过的是自然的难关,后者闯过的人心的难关。同时,两部影片在情节构思上,也好像息息相通,不约而同。“格罗鲁夫号”上有一条狗,“哈桑的大船”上也有一只猫,它们都是人物情感的守护者,在故事的隙缝中间,属于那种拨动琴弦打动人心的轻轻一弹。张永祎接着说:两部影片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在画面调度上特别强调视觉的冲击力,他们在运用美学技巧方面,几乎一脉相承,遥相呼应。对于故事的演绎,起到了非常重要的推动作用。比如哈桑在知道哥哥背着他已将船卖掉的消息后,一个长长的镜头从哈桑的身边缓慢地摇过去,什么都没看见,给人的感觉,船真的被拆走了,但最后摇出的镜头,却是纳吉他们为大船撑起了风帆,无色斑斓,随风猎猎!镜头的错觉带来心情的跌宕,却填补了情节的断层,实现了心灵蒙太奇的无缝对接,既出人意外,也在情理之中。

编剧冯华从剧本的角度,也对“两条船”表示赞赏。她说:从编剧角度来看,这两条船各具特色。《破冰船》虽然表现了灾难和灾难中的人,但并非灾难动作片,而是通过这场灾难对影片所处时代和社会的揭示,有很多隐喻的东西在故事叙述当中。所以这其实是一部“现实隐喻片”。《哈桑的大船》同样属于一部“隐喻”作品,而且更深度的隐喻。因为我们都知道,创作者所在的严格宗教的国度,创作题材较之我们还要更加严酷的多!所以我们常常看到他们的创作者从孩子的视角来讲述故事,体现社会现实。“哈桑”就是以独特的讲述方式,为我们呈现出不一样的社会。且能够在严酷的题材限制下,达到很宽的追求!我们在观片现场,有很多地方就引起大家会心的笑声。这是非常不容易的!

回复 (0) | 收藏 (0) | 281 次阅读 |

舒克 (南京)

男 天秤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