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无论天涯海角,心若联通,爱无移动

我只有从好莱坞电影里,才能找到我的存在

http://i.mtime.com/skywalker/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爱别离的N个瞬间

Skywalker 发布于:
花开花落的人间,曾有的思念;在那轮回转世中,注定的因缘。翻手是云覆手是雨,喜无常爱别离,谁知道朝朝暮暮竟是瞬息……

  一场天灾,那么多那么多的人们,永失所爱。那一面面贴满照片的寻人墙上,那一张张灿烂笑容背后,也许,生死未卜;也许,阴阳两隔。大约,已然伤别离,更要留些希望,多些温暖,去相信:纵使分离,仍是爱。

  那尘世转变的面孔后的翻云覆雨手——滚滚红尘

固执地认为,林青霞最美,是《滚滚红尘》中。

  最好的年华将逝未逝,尤如夕颜,最后,也最绚烂。风情与韶华,在即将交错而过前的短暂相逢,胜却人间无数。

  大时代,小爱情。怎么爱,都是错。

  将八字命书,性命爱情,一应托付,却不知,她并不是他的唯一。

  及至城之将倾,他如此穷困潦倒,她如此艳丽呛俗,哪堪重逢?

  她骗他,只说要一起走,却把仅有的一张船票给了他。滚滚人潮中,挥手诀别。

  浮生乱世,滚滚红尘中,爱没有出路。


求不得——2046

表面上看,周慕云是个无良文人、浪荡子,但看尽《2046》,他其实是个专情的人,只不过因为在这世上与他相爱的那个人(苏丽珍)偏偏不能聚首,他沦落入爱别离、求不得的境地,绝望中无法振作,只能以玩世不恭的态度游戏人生。

  但他内心仍善良,不害人,也不愿玩弄感情。旅馆老板的二女儿王洁雯送上门来,唾手可得,他不要;他只与风月之人游戏,一定坚持交割清楚金钱,以便不付出感情也不欺骗别人的感情。对隔壁的交际花白玲,他始终态度鲜明:做酒肉朋友,有困难可以帮,但感情绝对不借。他本可以骗白玲的,多的是机会任她沉湎下去,但他不,因为他只有一颗心,已经全放在了多年前那个共写武侠小说的苏丽珍身上,这颗心的归处,他自己知道,但已找不回来。

  2046这列火车,是与周慕云现实生活平行的另一条线,两者是二而一的关系。王家卫用此平行线条加深隐喻,也为周慕云的生活做了注解。火车上的王靖雯是个机器人,她跟人是不能相爱的,这也间接点明了现实生活中周与苏无法相爱的结局。

面对死亡的微笑——八月照相馆

永元一直看上去很健康,他遇到德琳的时候差不多是一个正常人。在这部片子里没有垂死病人的画面,没有很多医院的场景,大部分的时间他们很平常的生活着,甚至看不出主人公内心的情绪波动,如果你不用心看的话。

  可是我却深深的感受到了永元的痛苦,不安,无奈和不舍。一个善良的乐观的男人面对不可挽回的死亡,他的心里怎能不起波澜?

  处于极度无奈境地的永元,反应却是淡然地做好每件事。他平静地面对家人,适度地与自己爱的人交往,既不远离,又不足以让对方因深爱而痛苦。

小人物——黄昏的清兵卫

副连接

  清兵卫井口可以说是山田洋次古代版的寅次郎,身份低微、无以养家、区区50石的俸禄、离群索居,在同僚于黄昏时去酒馆寻欢的时候。惟有他总是及时回家照顾痴呆的老母和一双女儿,于是被同僚笑话为黄昏清兵卫。

  在妻子去世以后,井口默默负担了家庭的全部,不以为苦,如此,持续了有几年,直到朋江的出现,一个业已离婚的青梅竹马。然后,自然是爱情,如干涸中的喜雨,不期而至。但此时的井口正为生活所苦,纵有爱恋,亦不忍将一己之累转嫁于朋江,就象所有的东方言情一样,他只是将所谓的爱恋深藏在心里,还是按部就班的回家、下地、干活,像个农民一样,唯一的不同就是他的佩刀了,甚至连佩刀也木制的,为了给妻子办丧事,那把祖传的刀也被他卖了。

  再接下去是幕府动荡,身怀绝技的清兵卫奉命与第一剑客去决斗,生死未明之际,羞于言表的井口终于向朋江道出了爱意,“如果我侥幸不死,向你提亲,你会答应吗?”。

  武士电影这般的儿女情长,也算是个异数了,但偏偏这点爱恨离愁还直入骨髓,叫人欲罢不能。

“最爱?罗马!” ——罗马假日

副连接

  派克去世的时候,电视里重播了《罗马假日》。

  我避过了前面风光如画、轻快诙谐的那一段,独独从告别开始看。

  重新戴上皇冠的公主,高贵地应对着各国使节与记者。只是终于忍不住,抛开矜持的官方用语,“每一个城市都让我难忘,但,罗马,只有罗马,这记忆我将一辈子珍藏,永远!”泪承于睫,声线颤抖,却依然优雅微笑。

  面对着近在咫尺的爱人,俩俩相望,而后,必须要,俩俩相忘。

  永远记着影片的最后,人群散尽,派克手插裤袋,低头走出礼堂,身后,是一片空旷,无言忧伤。

如果船经过灯塔的时候,她回头…… ——纯真年代

副连接

  马丁斯潘塞的电影,这一部有着异常的精致。

  太喜欢丹尼尔·戴-刘易斯。即使他无情地抛弃了我同样喜欢的阿佳妮。

  最后的莫西干人,一摇身,变做十九世纪的纽约上流社会绅士。

  刚刚订婚的纽伦特,重遇未婚妻的表姐爱伦,相见恨晚。但家族与传统,层层桎梏,种种挣扎之后,不得不颓然放弃。

  那一段,纽伦特来到海边,看着爱伦凭栏而立的身影,跟自己赌:“如果船过灯塔的时候,她回头,我就走上前去叫她。”爱伦没有回头,明明知道他就在身后,却不肯回头。

  游历欧洲,传说中离经叛道的爱伦,心里却恪守着传统,用背影拒绝了萌动的爱情。

  多年以后,步入老年的纽伦特,来到爱伦的楼下,闭上眼睛回忆起当年自己的决定,夕阳下那一片金色的海水映照中,年轻的爱伦笑吟吟回转身……如身在梦中。

As Time Goes By ——卡萨布兰卡

副连接

  常去的那家影院,一楼是商场,入口处有大幅的亨佛莱鲍嘉的广告牌。在经过时,总忍不住驻足,对着鲍嘉那硬朗的轮廓,稍嫌僵硬的表情,心却柔软起来。

  广告牌上展示的,正是1943年《卡萨布兰卡》中鲍嘉佩戴的那款腕表。

  又是一出乱世重逢,未知的明天,身不由己的无奈。

  亨佛莱鲍嘉颓唐中透着沧桑,冷硬的外表,注视旧情人的眼神却依然热烈。英格丽褒曼端庄中带着娇柔,在丈夫与情人之间,举棋不定,眼神飘忽。

  他替她做了选择。能够呼吸的,到底还是没有放在身边。

这一个路口,告别——廊桥遗梦

  去看伊斯伍德满脸褶子的脸,没有心情去理会中年的挣扎。

  又是电视台的重播,无意中转台看到的片断,却打动了我。

  瓢泼大雨中,两台车停在红灯前。她坐在丈夫身边,看到另一台车上的他,把刻着她名字的链坠,挂在后视镜上,荡啊荡的,似她的一颗心。

  过了这个路口,便是各奔东西,再无交集。只要一开车门,飞奔过去,就能随他一起海阔天空。

  自由与爱情,仿佛触手可及,却选择了咫尺天涯。

“你已经安全了,我该走了……” ——屋顶上的轻骑兵
副连接

  兵荒马乱,瘟疫肆虐,千里相送。所以有另一个译名,《爱在天地苍茫时》。

  这份爱太深沉,太隐忍,如此波澜不兴。如果不是那一夜死神逼近,几乎没有人相信爱情来过。

  纵使已是情根深种,他仍然牵着马车,把她送回她丈夫身边。

  “你已经安全了,我该走了……”他骑着骏马远去了,背影如阿尔卑斯山一般冷峻。不能厮守,于是选择遥遥相望。

因为你爱过我——舍不得你
副连接

  罗伯特·雷德福与米歇尔·菲佛,一对金发璧人。单是阵容已经如此赏心悦目。

  Up Close & Personal ,这个片名,实在令人为难。港译的中文片名,倒是干脆扔掉原名,直奔主题:“舍不得你”。一望即知的缠绵缱绻,余韵悠悠。台译的中文片名,又是不同,取了主题曲名用做片名,Because You Loved Me,因为你爱过我。不过不失,取巧得来,却也还是贴切。这两个译名,配上剧情,恰恰是男女主角深情对白。

  这一场分别来得格外残忍。电视台女主持,通过卫星联线,与身在哈瓦那做战地记者的丈夫会面,眼睁睁看着营地被袭,他消失在画面中。

  最后的她,美丽、坚强、独立,一如他全部的期望。

只要我的唇边仍有微笑——玛歌皇后

  在看这部电影之前,我分辨不出苏菲·玛索和伊莎贝拉·阿佳妮,这两位同一时期出现在影坛,同样风华绝代的法国美人。

  但玛歌皇后,令我不再混淆。

  淫荡与贞洁,糜烂与纯真,如此矛盾地美丽着。

  影片的结尾,也是《红与黑》结局的典故。

  马车里,玛歌抱着情人拉莫尔被砍下的头颅,年幼的小国王提醒她:“血流到你的裙子上了”。

  玛歌笑了:“有什么关系呢?只要我的唇边仍有微笑。”

如果我们不曾相识…… ——风中奇缘

副连接

  这是到目前为止,唯一没有大团圆结局的迪斯尼动画长片。连《巴黎圣母院》都能改成俏皮嘻闹的迪斯尼版《钟楼怪人》,真是不明白,为何独独这一部,无法圆满。

  翻译的片名很美,主题曲很美,Colors of The Wind,风之彩。

  印地安公主与英军上尉,一段风中奇缘,最后只得分离。公主孤立崖边,挥别帆影,此去一别,再会无期。

  连插曲都是忧伤的:如果我们不曾相识……If I Never Knew You

  但,若不曾相识,生命无法圆满;若从未相逢,怎知生命可以精彩如斯?

The Way We Were ——往日情怀

  深夜里看《Sex & City》,那四个各具风情的女人,照例在一起聊天。说着说着,全激动了起来,原来,是聊到了一部电影:The Way We Were(《往日情怀》)。港译得俗艳,俏郎君。年轻的罗伯特·雷德福,这三个字,当之无愧。

  说的正是分手的那一段。

  Katie在分开的时候,理理他的领带,轻拂他额际的金发,对他说:Hubbell, you girl is lovely.

  主题曲适时响起:

  The way we were.

  If we had the chance to do it all again

  Tell me, would we?

  Could we?

  纵使再回到从前,又将如何?又能如何?不过重演一次,年轻气盛,轻言别离。那份情怀如何能再?




回复 (3) | 收藏 (0) | 330 次阅读 |

JAMESBOND (宁波)

男 处女座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