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路人

如果 巴斯滕是神 我确信我崇拜神 他要是人 我就是无神论者

http://i.mtime.com/szqhk/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人类的尊严——自由与必然性

前后看 发布于:

       只有当理性及由理性所带来的知识均已丧失其统治权时    自由才能回到人的手中——舍斯托夫

     

        必然性并不理会信念——亚里士多德


       最近在讨论人必有一死这句话时   我发现了一个问题   那就是我们明明了解休谟对综合判断的怀疑  也了解康德二律悖反的问题   但还是要确定人必有一死    这是一个非常诡异的现象  那就是在哲学的学理上  完全不支持 人必有一死   这样的规定  但人们还是执意去确立这句话的正确性   当然对人必有一死的证明  看上去都太荒唐可笑了   有些人甚至拿出科学的证据   要知道科学并不确保必然性  这点从休谟那里的过来人都应该明白   或者说 看一看 波普尔的猜想与反驳  就可以理解 为什么  要搞证伪理论了   当然我们可以再来思考一下   为什么要证伪呢? 他的意义何在呢? 为什么对一种观点的反驳是需要可以证伪   显然 人必有一死 或者人可以永生都根本不可能被证伪  当然 如果被证伪了  为什么这个理论 就可以被否定了呢? 可以看到  科学观念中 预设了一个必然性在其中   这点类似康德的先验性  但是这与科学知识完全不一样   并不能说现有的科学结论有必然性    那么以科学现有的理论来证明人必有一死是荒唐的   不过人们依然走着荒唐的路   人必然要死   这点甚至完全不接受任何的哲学理论  甚至所有的哲学理论 都会败在人必有一死上


        有意思的一点是  随着近代笛卡尔哲学以来   必然性在节节败退   仿佛到了无路可走的地步  但每一个哲学家都好像着了魔一样的在拯救必然性   首先 当然是笛卡尔的怀疑  古代那种客观的必然性   或者说中国的道   也可以说自然现象  在笛卡尔那里全都站不稳了   他们的存在  需要笛卡尔的我思来证明   这是一个很重大的观念的扭转  这样的观念是古代人无法想象的    客观的东西   需要你人来证明吗? 就像网上常说的  你是谁  你老几 你来证明?你凭什么证明   你说自然规律错了就错了吗?  自然规律需要你的证明吗?   显然这一切到了笛卡尔时代 一切都是水到渠成了   人类开始以我思来证明自然规律  甚至上帝也是从 我思那里引出来的    这样的思路发展到了休谟那里    一切的客观性都是值得怀疑的   按休谟的话说   都是我们自由联想的结果    客观必然性崩溃了


        康德勇敢的站出来  保卫普遍必然性  但是客观必然性已经不见了    人不只是有权力去质疑 怀疑   人还有权力给自然立法    这里不再是自然规律  而是 自然符合人的规律   后来马克思也经常说 自然的人性     普遍必然性进入了人的主体性    成为了 人规定自然的各种先验范畴   此时的必然性已经可以叫做  命令了   绝对的命令   人类不再单纯的质疑自然  怀疑客观   人类开始命令自然  指使客观呢   自由观念  也是从此时 放大的   注意康德道德哲学中  和自由意志对称的是 绝对命令     


      其实康德并不彻底   他还有物自体的尾巴   是物自体刺激感官 得到的感性杂多经验   然后与拥有普遍必然性的先验范畴综合   才得到的知识   显然  这个普遍必然性 还只是知识的一部分   他还是多多少少的受制于感性经验    他还被  客观性所左右    看上去 人类绝对的命令自然   其实不过是一种较量   感性经验与作为主体的人  谁可以命令谁呢?   后来  物自体这个尾巴就消失了    对象 已经成为了主体设立起来的非我    客观性完全消失了    先验范畴由于是一种综合的一个部分环节     所以 他并不能拥有 普遍必然性    普遍必然性 成为了 主体的绝对精神  他包容了先前的各个环节在自身之中   在这里让我想到了一个有意思的事  那就是我们在贴吧讨论中  经常有人让我给一些讨论之中的概念下定义  以确定概念的含义   这样的思路本身是有很大问题的   如果我们说  意义只能在语境之中去体会的话    我那些文章  是最可以规定 那些概念的意义的   再不然在讨论之中  也可以体悟出概念的意义    对于一些概念的体悟   就应该在使用中去感受   但是他们却放弃了我的文章  放弃了对话的交流  无视我是如何使用这些概念的   而是将一切都抽掉   让我用几个无聊的文字符号去下定义   我好想把我的文章再复制一下给他看   在他的思路中  好像 这些概念是各种零碎的部件   他们都有其本身的含义    文章不过是各种部件的组合而已   可见他还不能理解绝对精神    还认为某些环节有普遍必然性   就像 迷信先验范畴有普遍必然性一样 


        随着主体的唯我论绝对精神的完成   这个绝对的主体性的问题也逐渐的显现了    这样的质疑有点像笛卡尔对客观的必然性的怀疑   仿佛历史有了某种轮回   只是这次是主体的必然性  而反对者是他者   此时已经不再是人反抗自然的行动了   此时是人与人的斗争  这样或许会给人造成某些误解     此时应该是  主体性与主体性的战争   也就是说 此时是经历了 先前 对客观必然性  先验必然性  和主体必然性后的意识间的斗争   主体间的差异性显现了出来   于是普遍必然性崩溃了   上帝死了    此时我们再看看这个过程   好像就是一种还原的历程   我们将普遍必然性 还原成了  个体的欲求    


       然而个体欲求能力  也在主体间的互动之中  产生出了他的问题   人真的理解自己吗?人可以理解他人吗?  笛卡尔时期人可以理直气壮的说依靠个体之思来证明上帝 证明客观性   但是现如今  个体之思能不能了解自己都成为了疑问    佛洛依德在他的研究中  发现了潜意识   我记得一个实验很有意思    在催眠的状态下 命令一个人让他在某个时间做一件事    到那时  他真的做了   问他为什么这么做时   那个人编造了一个说的通的理由   显然人的潜意识审美驱动人的行为是很复杂的  他与人依靠意识来给行为一个解释 是有很大差异的   人并不理解自己的欲求  只能给自己诸多的解释  


         当主体自身必然性崩溃之后    人们意识到对我们自身的理解 不过是一种对自身行为的解释    而解释依靠的恰恰是主体间的语言   有一部分人也常识了给这种主体间性一个普遍必然性的规定    让语言成为一种不变的  僵死的  精准的符号   事实是语言依然灵活生动   只是对语言的这种改造的意图枯萎了   语言游戏中的普遍必然性也遭到了否定    


        很难理解人类为什么这么热衷于创造必然性  然后再去否定它   我们的行为并不需要必然性的支持  可是我们偏偏要这行为称为某种必然性   一旦某种被规定的必然性  妨碍了我们的自由时   这个必然性马上便遭到否定  哪怕他本身就是我们自由的创造      看来人必有一死 并不妨碍人们的自由   

回复 (0) | 收藏 (0) | 21 次阅读 |

前后看 (仁川)

男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