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十分钟,年华老去。

图宾根木匠的影视评论集萃

http://i.mtime.com/t193244/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新版《红楼梦》:怎么搞成这样?

图宾根木匠 发布于:
      吴孟达在《喜剧之王》里演一个资深卧底,临了被悍匪一枪打中肚皮,达叔踉踉跄跄的跌坐在沙发上,口中只呢喃出一句:“怎么搞成这样?”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怎么搞成这样”绝对是一句善意的提点,当我看完李少红版《红楼梦》以及各路媒体上纷纷扬扬的评论时,我脑中蹦出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怎么搞成这样?”
      在各种反馈意见中,批评甚至是痛打落水狗式的恶搞漫骂占了绝大部分(当然这也符合传播规律,在网络媒体甚嚣尘上的今天,恶评尤其蔓延得迅速),不过电视剧的受众向来是“沉默的大多数”,对于占收视率主体的群体我们其实不大能听到他们的声音——我在录制一档有关新版《红楼梦》的电视节目时,曾亲耳听到一位大妈说,在电子游戏和青春偶像剧占据孩子们主要休息时间的当下,她把新版《红楼梦》作为推荐给孙子看的极少数有正面教育意义的电视剧集;而另一位大爷则对“砖家叫兽”们的批评充耳不闻,直言他觉得很好看,干吗要吹毛求疵呢?
      当然,每个中国人都有资格吹毛求疵,毛泽东同志说过:“我国……除了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历史悠久,以及在文学上有部《红楼梦》以外,很多地方都不如人家。”《红楼梦》对于中国和中国文化的意义,由此可见一斑。不过,某个事物一旦被神圣化,就难免沾染上“伟大光荣正确”的气息,稍有僭越,就会有人跳出来指摘一番。
      批评新版《红楼梦》的论据无非是两个参照系,一是原著小说,二是87年的旧版剧集。不过说老实话,除了专门的研究人员和铁杆红迷,这年头有几个人能认认真真读完《红楼梦》小说的?且不说《红楼梦》本来就是残稿,各种版本之间也多有歧异,原著小说留下的这一地鸡毛,粉墨登场的批评家们便忙不迭的拾起来当了令箭。而从小说到电影,本就是跨媒介的符号体系转换,雪芹爷爷(如果我们认为他就是小说作者的话)已达明清古汉语使用的极致,寥寥数语,便能引得稍通文墨的国人一阵内心骚动,恁是“多愁多病身”,抑或“倾国倾城貌”,写在纸上总是最能满足国人——用警幻仙子的话来说——“意淫”的,可一旦视觉化,“意淫”可不就成了“皮肤滥淫”?就算全国人民挨个选秀,哪里又能复现大观园里的诸芳胜景?
      旧版剧集确实留下了不错的口碑,不过我们也不要忘记,当初王扶林先生执导时,也是白茫茫恶评一片,得亏当时还没有互联网,不然网友们全组织起来给剧集织毛衣,老先生的日子恐怕更不好过。两部相同题材的剧集当然是可以比较的,不过新旧版之间的区别也必须明确:旧版剧集只有36集,删减了大量内容,八十回后的内容多出自探佚考证(须知所有的探佚考证都是一家之言);而新版剧集明确根据程高本(这也是当今的通行本)拍摄了50集,如果这还批评李少红篡改曹公原意,恐怕曹公泉下也只能苦笑。
      新版《红楼梦》的话柄主要落在风格化的电视语言和演员表演这两方面,所谓的艺术批评是也。不过也不能因此完全否定选秀及相关营销炒作的作用,如今是市场经济,《红楼梦》又不是“重大革命历史题材”,没有官方资金直接注入,完全在商言商,使用些商业手段无可厚非。至于是否伤害了艺术表达,那没得讨论,要把事情做成,真金白银是第一位的。我在2006年的《电视剧》杂志上就写过关于新版《红楼梦》猜想的文章,当时把国内的一线导演数了一遍,得出结论:李少红最合适。现在看来,这个结论没错。李少红确实不懂《红楼梦》,但是她懂电视剧,电视剧是电视剧,《红楼梦》是《红楼梦》,须知隔行如隔山,就算曹雪芹复活,他也只是个小说家,导不了剧集。
      李少红是个个人风格极强的导演,从那部《大明宫词》就可以看出来,但《大明宫词》并没有文化典籍在先,所以无论怎么拍都行,而且个性越强还越招人待见,但《红楼梦》现在已成民族文化的瑰宝,岂容尔等肆意“篡改”?特别是在全球化日盛的今天,正在崛起同时也是相对弱势的中华民族尤其会有守护经典的冲动,而这冲动背后则是应对世界民族竞争的潜台词。以赛亚·伯林有言,一个社会“当它因自己地位相形见绌而心生怨恨的时候,就会转而求助于它过去曾真正拥有的或者想象中的胜利与荣耀,以及它自己的民族或文化特性中的令人称羡的品质。”【1】所以,当好莱坞用《变形金刚》《阿凡达》这样指向未来时的科幻大片在全世界攻城略地时,华语影视作品不得不重返民族文化的故纸堆中寻求力量,然而影视作品毕竟要在当下流通,传统VS现代、民族性VS全球化是绕不过的两道难题,李少红的《红楼梦》便和吴宇森的《赤壁》、高希希的《新三国》一样惹来了雷声一片的批判热潮。
      新版《红楼梦》中的演员表演确实乏善可陈,但也并非一无是处。在这个时代,找寻一群青涩的孩子演出那“怀金悼玉的红楼梦”,其实是个无解的难题。80、90后们在网络社会中沁湮成长,哪里还可能有两百年前满汉贵族的半点余韵?小说是写给二百年前的古人看的,电视剧是拍给今人看的,今人拿着自以为是的古人审美标准来评判今人,厚旧薄今,只能更多的折射出对当今的不满吧。
      《红楼梦》兹事体大,所以“红盲”李少红在拍摄中采取了最“保险”的方法:照念原著台词,同时不惜以广播剧的姿态加入海量旁白。一来减轻表演和改编剧情的难度,二来其实也在很大程度上还原了原著的面貌,其实绝大多数观众都是不读原著的,让他们听一听,总有些文化普及之功。
      相较于旧版剧集,李少红在视觉效果上取得了长足的进步,金陵十二钗的册子跟《哈里·波特》中的魔法报纸都能有一拼,这也是国产电视剧的长进(想想续拍版《西游记》里惨不忍睹的特技吧)。而且李少红强烈的个人风格(包括现代派民乐的使用)也为《红楼梦》的艺术表达做出了自己的贡献。当本雅明在70年前哀叹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光韵”不再时,新版《红楼梦》多少为我们找回了这么点意思。
      23年过去了,我们还只有两部《红楼梦》电视剧,不是太多,而是太少,既然是民族文化瑰宝,那就应当不断的衍生出各类文化产品,对于艺术家的探索,国人应当宽容些。
      不过话又说回来,在一个注意力为王的眼球经济时代,铺天盖地的批评莫不也是为新版《红楼梦》的上星播映做了最好的预热宣传?
      谁解其中味?
 
     【1】《扭曲的人性之材》,译林出版社2009,p.249
 
刊载于《东方早报》2010年7月15日
红楼梦 The Dream of Red Mansions(2010)

5 .0

红楼梦(2010)

影评(541)

收藏(267)

回复 (88) | 收藏 (6) | 13246 次阅读 |
标签:

图宾根木匠 (北京)

男 天蝎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