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十分钟,年华老去。

图宾根木匠的影视评论集萃

http://i.mtime.com/t193244/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读中国第一篇影评有感

图宾根木匠 发布于:
      影评写多了,就开始想:这写影评的祖师爷到底是谁呢?俺不谙鸟语,国外的资料就不查了,反正国内的电影史学者告诉我,1897年9月5日上海出版的《游戏报》第74号上,刊登了一篇名为《观美国影戏记》的文章,该文摘要如下:
 
    近有美国电光影戏,制同影灯而奇妙幻化皆出人意料之外者。昨夕雨后新凉,偕友人往奇园观焉。座客既集,停灯开演:旋见现一影,两西女作跳舞状,黄发蓬蓬,憨态可掬。又一影,两西人作角抵戏。又一影,为俄国两公主双双对舞,旁有一人奏乐应之。又一影,一女子在盆中洗浴……又一影,一人灭烛就寝,为地瘪虫所扰,掀被而起捉之,置于虎子中,状态令人发笑。又一影,一人变弄戏法,以巨毯盖一女子,及揭毯而女子不见,再一盖之,而女子仍在其中矣!种种诡异,不可名状。最奇且多者,莫如赛走自行车:一人自东而来,一人自西而来,迎头一碰,一人先跌于地,一人急往扶之,亦与俱跌。霎时无数自行车靡集,彼此相撞,一一皆跌,观者皆拍掌狂笑。忽跌者皆起,各乘其车而沓。又一为火轮车,电卷风驰,满屋震眩,如是数轮,车轮乍停,车上坐客蜂拥而下,左右东西,分头各散,男女纷错,老少异状,不下数千百人,观者方目给不暇,一瞬而灭。又一为法国演武,其校场之辽阔,兵将之众多、队伍之齐整、军容之严肃,令人凛凛生威。又一为美国之马路,电灯高烛,马车来往如游龙,道旁行人纷纷如织,观者至此几疑身入其中,无不眉为之舞。忽灯光一明,万象俱灭。其他尚多,不能悉记,洵奇观也!观毕,因叹曰:天地之间,千变万化,如蜃楼海市,与过影何以异?自电法既创,开古今未有之奇,泄造物无穹之秘。如影戏者,数万里在咫尺,不必求缩地之方,千百状而纷呈,何殊乎铸鼎之像,乍隐乍现,人生真梦幻泡影耳,皆可作如是观。
 
      正是这篇文章,学者们认为“是现在所见到的我国电影观众首次发表的对电影的观感”[1],“现在我们能找到的中国第一篇电影评论”[2],两大官修典籍一致认为《观美国影戏记》是中国的第一篇影评,那就是它了。不过遗憾的是,此文的作者已经不可考,但据留存下来的史料考证,此文系美国电影放映商雍松(一说名为詹姆士·里卡顿)在上海奇园放映电影时报章上所载,有意思的是,不少学者认为此文是在雍松授意下撰写的软文,是为了给当时刚刚出现的电影放映生意招揽顾客——若照此论,中国影评人的祖师爷就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枪手。
      中国人向来习惯借祖宗往自己脸上贴金,但从影评这个行当来看(如果影评算是一个行当的话),枪手爷爷显然从一开始就不够高尚。不高尚就不高尚吧,从当时的环境看,电影作为一个新兴事物,当然需要宣传乃至吹捧,而且这位无名枪手爷爷的文字现在看起来并不算出格。再说,如果影评人是出于真心的夸赞,而生意人又愿意花钱购买这种夸赞,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市场经济自由交易,关他人何事?——俺觉得,这个道理放在如今也是说得通的。
      有国外学者将早期电影总结为“吸引力电影”,它们直接诉诸观众的注意力,通过令人兴奋的奇观激起视觉上的好奇心,提供快感,戏剧展示凌驾于叙事吸引之上,强调震撼或惊慑的直接刺激,置故事的展开或虚构世界的建立于不顾。[3]当年奇园里放映的胶片早已散佚不可考,但从枪手爷爷留下的文字看来,当时的放映完全符合“吸引力电影”的概念,属于戏园杂耍的内容,看个稀奇而已,没人去看故事。
      枪手爷爷的一声“叹曰”给整个观影感受定了调子,其惊诧之情溢于言表。这一惊诧当然是来自对电影所能复原现实影像——也就是巴赞所说的“完整电影的神话”,完整的现实主义的神话,再现世界原貌的神话[4]——的心理反应,面对着这一神话已经降临的光影现实,枪手爷爷不免失于惊诧。可不要小看这惊诧,柏拉图在《泰阿泰德篇》里说,“哲学的起源正是惊诧”[5],他的学生亚里士多德更是在《形而上学》里言之凿凿的说,从事哲学有三个条件,首要的便是惊诧。俺不懂古希腊鸟语,按照中文字面的翻译,反正都是“惊诧”,此亦一惊诧,彼亦一惊诧,旨在其中矣。德勒兹就曾阐述过电影与哲学的内在联系:对于德勒兹来说,真正的哲学创造与其说是利用理性概念,毋宁说是利用电影影像,准确地说是时间-影像,时间-影像作为一种流变的权力显现自身,电影和哲学在此思想之制高点(直接的时间-影像)上最终会聚统一。[6]当代的法国哲学家(好像是巴迪欧?)也在推崇“最好的哲学就是电影”的观念,形而下的理解一番,是不是根子就在这“惊诧”上?
      除了惊诧之外,枪手爷爷还描述了“一女子在盆中洗浴”的情形,该原文我没看到,不知后面还有什么内容,看来性永远是人类最重要的诉求,弗洛伊德万岁,在此按下不表。
      枪手爷爷最后的总结陈词相当的有中国特色,“人生真梦幻泡影耳”可不就通着八九百年前苏东坡“一尊还酹江月”的意境?俺不怀好意的揣测一下:电影发明后,对欧美观众来说可能更多的是开拓了他们的眼界,进一步激发了他们对未知世界的殖民探险精神;对中国观众来说,则最终还是一阵唏嘘后呈45度角仰望天空(苏东坡邀月共饮时估计就是这个角度),人生感悟、对莫名其妙的诗意人生的追求就这样绵延在国人的血液里,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的电影批评总是以社会伦理批评为主就不难理解了。不过话说回来,《观美国影戏记》毕竟还只是一篇简单的观后感,枪手爷爷也只是以表达新奇的观看体验为主,真正有自主意识、有文化内涵、成系统的中国电影批评,可能还得从周瘦鹃算起,他从1919年6月20日开始,直到1920年7月4日止,以“瘦鹃”为笔名一连在《申报·自由谈》上发表了16篇“影戏话”,这应当算是中国第一个影评专栏,由此,周瘦鹃也堪称中国影评第一人。[7]
      这都是后话了,以后有机会再写。
 
[1]程季华主编:《中国电影发展史(第一卷)》,第8页,中国电影出版社1963年。
[2]罗艺军主编:《中国电影理论文选》,第4页,文化艺术出版社1992年。
[3]汤姆·冈宁:《吸引力电影:早期电影及其观众与先锋派》,载《电影艺术》2009年第2期。
[4]安德烈·巴赞:《电影是什么?》,第18页,文化艺术出版社2008年。
[5]《柏拉图全集·第二卷》,第470页,人民出版社2003年。
[6]汪炜:《德勒兹:哲学与电影》,载《文景》2007年第4期。
[7]参阅陈建华:《中国电影批评的先驱——周瘦鹃<影戏话>读解》,载《从革命到共和》,广西师大出版社2009年。
回复 (5) | 收藏 (4) | 3833 次阅读 |

图宾根木匠 (北京)

男 天蝎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