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十分钟,年华老去。

图宾根木匠的影视评论集萃

http://i.mtime.com/t193244/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北京青年报》: 一个非影评人的影评生涯

图宾根木匠 发布于:

  ◎采写/安顿

  ■人物简介

  图宾根木匠:影评人、编剧。本名虞昕,男,汉族,1979年生于湖南,法学学士、广播电视艺术学硕士,现为上海大学影视学院电影学博士生,上海电影评论学会会员。2005年起为《看电影》等多家电影杂志供稿,并因观点旗帜鲜明、文字深入浅出的影评成为时光网、豆瓣网、腾讯网、网易名博。2009年起,与朋友合作创立了网络视频影评节目《影评联播》。2008年至今,与爱好电影的朋友合作线下活动“图宾根木匠电影沙龙”,不定期举行与电影有关的讲座。著有《疯狂影评》等。

 

 

制图/冼莉


  ■中国大陆根本没有职业影评人,所以更谈不上独不独立的问题

  图宾根木匠是虞昕的网名。有多少追随他的影评看电影的网友知道这个户口本名字?认真问一下且不许“百度”,估计没几个人能说出来。最初看这个名字和他行文间的严谨逻辑,猜想此人会不会曾留学德国或旅居德国?字里行间带着较劲、较真和信手拈来的引经据典……再看,他的名号下面有一行小字,“既没去过图宾根,也没做过木匠”。百度一下,人家是博士,且是专业的、体制内的、专事电影批评和研究的、电影学博士。师出有名。这样,便有热心网友解释:“图宾根木匠兼具了德国人的求真、喜欢掰理和木匠的感性、生猛与直来直去。”

  截止到1月17日凌晨三点开始写这篇访问记,木匠在时光网的博客中关于电影《让子弹飞》的随笔《傻掰十记》后面的网友评论达到了72页。网友之间的唇枪舌剑因为彼此引用言论形成了“圈圈套圈圈”的格局,讲理的、骂街的、煽风点火的、息事宁人的……你方唱罢我登场,蔚为壮观。其中不乏问候木匠先人者,也有因为眼看木匠先人被问候觉得不公不爽出来反问候的打抱不平人。热闹成这样,原作者图宾根木匠的文字始终如小学生放学回家排队出校门时的大排头,高高在上,72页后来者中,没有他一个字的回应。

  挨骂和骂人、批评和因批评而被拍砖,都不是第一次。对此,木匠很淡定。自从入了网络博客这个江湖,木匠守住一个原则,基本不回自己文字后面的评论,你说他听不进逆耳忠言也好,小知识分子假装清高也罢,都无所谓。“我写那些影评或者看电影随笔是为我自己,我不是影评人,我是影迷。我在意电影,不在意别人怎么看我,我的文字基本都是写给自己的,与有同感的人分享。如果你的回应有道理,我当然会关注,但网络上的回应基本上都是水帖,刚开始还会跟人争辩,后来发现没啥意义,久而久之我也就懒得回应了。有人喜欢我的文字当然好,不过不喜欢也影响不到我,我该说什么还是说什么。我把我看完想说的说出来摆在那儿,别人怎么看关我什么事?”

  事实上,在木匠的大多数读者的收藏分类和媒体对他的个人简介中,他还是被定义为影评人,有时候,在这三个字前面还要加上“独立”二字。独立影评人,一个貌似专业而清高的称呼。

  但木匠自己不这么看,他坚决拒绝承认自己是影评人。紧逼一步,说这已是江湖共识,且有他自己的影评集《疯狂影评》为证。至此,木匠拿出他写论文时的专业精神,对影评人这一概念重新定位,自降门槛:“影评是电影批评、电影评论的简称,关于电影批评这个词条可以在《电影艺术词典(修订版)》里找到一板一眼的学术定义,不过我觉得那种解释太科班教条。在我看来,凡是采用包括但不限于语言、文字、图像在内的任何一种或几种符号体系针对电影发表意见,就是影评。这个定义很宽泛,基本等于没定义。但是,概念往往就是这么回事,不信你给我定义个电影试试看?从这个定义出发,如果你看了部烂片,别人问你好不好看,你说:‘呸!’OK,一篇影评就完成了。事实上就这么回事,写得多不见得就好,写得少不见得就差,关键是一针见血言之有物有病呻吟干柴烈火。有不少朋友问我影评该怎么写,我愧不敢当,我只是个年过而立还混在高校里的大龄无业游民,根本不是影评人,码了些字而已,加上网络传播便捷,可能碰巧被您知道了。”

  至于说到“独立影评人”中的“独立”二字,木匠更加坚决:“我认为这是个伪概念,‘独立’是什么意思?‘独立’于谁?从根本上说,所谓‘独立’的基础是言论自由。从现状来看,目前我们的影评人可以划分为体制内和体制外两类。体制内的,主要是大学、科研院所、专业协会等机构里专门做电影批评的人,体制外的,则是一切看电影之后把自己的感受一吐为快的人,包括媒体人。如果一定要强调‘独立’这两个字,我觉得更大程度上是在指影评人作为一种职业时的职业道德,它要求你的评论是从个人的真实感受出发,而不是收取了制片方、宣传方的好处费而写的软文广告,也不是替某些组织一味的阿谀奉承。相对来说,‘独立影评人’这个概念主要还是强调独立于金钱,希望影评人能在金钱面前保持一个比较纯粹的评论态度而已,谈不上别的。其实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职业道德,照这样说,哪个职业都应该是‘独立’的。再者,我认为现在中国大陆根本没有职业影评人,所以更谈不上独不独立的问题。”

  ■写两篇枪稿自己的牌子就砸了,那么一点点钱,不值得

  在木匠的博客中,凡在内地公映的大银幕电影他基本都有评说,但与一些总有机会参加看片会先睹为快的影评人不同的一点是,对于国产或官方引进的大制作,他通常都是在上映后才能看到说到。大多数时候,木匠要自掏腰包去买票进电影院,看那些早已被得风气之先者赞美过、圈点过并哄抬成“万众期待”的“巨作”。

  木匠被邀请参加看片会的机会不多,这同时意味着他被邀请写枪手文章的机会也很少。木匠对此颇庆幸:“可能因为我在上海吧,一般电影的首映宣传都会放在北京,所以北京影评人机会多些,被邀请写个宣传稿,也很正常,我觉得只要是真实看法和真诚意见,不是拿人钱财替人吹捧,宣传稿也没什么不好。我自己也有过这样的机会,比如说一部电影要上映,人家请我去看,说看完了给写篇文章评论一下,有稿费。我喜欢稿费,谁不喜欢?不过我有个原则,看完电影才说话。而且,别人不能干涉我的表达自由。行,就成交,不行,请找别人,我写不出别人强迫我说的话。还好,有限的几次机会都很幸运,对方都接受我的这种做法。我不用妥协。其实现在电影的宣传方也很明白,肉麻的吹捧并不能收到良好的传播效果,反而是有理有据的评论更容易让大众接受,骂也是宣传嘛,曝光率比虚假的口碑更重要。此外,现在的电影观众以白领、大学生为主,都受过高等教育,一公映大家就全明白了,你糊弄得了谁?再说,票房归根结底还是靠影片自身的卖点,影评人的宣传只是很外围的一点点助力,起不到根本性的作用。我很珍惜我的名誉,从不换笔名,所以不会换马甲写枪稿,写两篇枪稿自己的牌子就砸了,那么一点点钱,不值得,你要是给主演多少片酬就给我多少稿费,那我当然写枪文,问题是这根本不可能。所以,真要说我是‘独立影评人’,那我也是被‘独立’的。”

  木匠的评论文章大多“与时俱进”,正在热映的电影,基本不落。有些还配有视频《影评联播》。他的批评文字犀利或说刻薄,常会引起网友间的热议。有擅长阴谋论的读者于是留言:“木匠你收了多少好处?在这挑起事端,炒作吧?”

  不能不承认,这样的炒作越来越多。搞宣传推广的人已聪明地意识到,依靠媒体说好话或制造花边新闻来宣传电影早已糊弄不住群众雪亮的眼睛,于是,木匠这样的人越来越“值钱”。首先他们是小众的、言论相对自由的,同时又是专业的、有真知灼见的,更重要的是,他们在民间影评人这个江湖中成名早影响大,他们的品位和鉴赏力基本已被一个固定的爱电影舍得花钱看电影的人群认可。于是,收买小众以引领大众,渐渐成为一种另辟蹊径的宣传方式。这就难怪先知先觉的网友会那么赤裸裸地给木匠留言质问。

  对此,木匠采取了直面。他是《红楼梦》爱好者,问及最喜欢的书,必称《红楼梦》,因此他也是支持新版《红楼梦》 的影评人之一。为了迎接口水和声讨,他为自己参加电视节目力挺新红楼的视频做了个“无奖竞猜”——著名影评枪手图宾根木匠这次收了多少好处费?这样一来,想骂他的人也暂时放慢了脚步。

回复 (30) | 收藏 (18) | 9177 次阅读 |
标签:

图宾根木匠 (北京)

男 天蝎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