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十分钟,年华老去。

图宾根木匠的影视评论集萃

http://i.mtime.com/t193244/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牛鬼蛇神:略论中美电视剧中的神怪形象

图宾根木匠 发布于:

      用“牛鬼”和“蛇神”来分别指代东西方文化中反正统的超自然元素是再适合不过的了:在东方儒家文化中,牛头马面、小鬼妖精在民间传说中是总也少不了的角色,在不少神话故事中还是主角;而到了西方基督教文化中,“蛇”是魔鬼的化身,“神”则是上帝,这种二元对立的结构也反映了其文化特质的主要属性。自然,作为当代大众文化的最主要反映,这种超自然元素的题材也屡见不鲜的出现在了全世界的电视荧屏上。

      我们中国观众最熟悉的就是《聊斋》了。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聊斋》就曾在中国大陆掀起了一股“恐怖片”的热潮,据说在《聊斋·画皮》播出后竟传出有人被活活吓死的新闻,但这并没有打消我的好奇心,当年一响起“你也说聊斋,我也说聊斋”的歌声,我就会迫不及待的搬好小凳子,招呼爸爸妈妈和自己一起来看——一定要爸爸妈妈在身边才敢看,不然,单是前奏里出现那个夜色中一闪一闪的灯笼,就让我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了。旧版的《聊斋》还是很忠实于原著的,基本按照蒲松龄的布局展开一个个相对独立的小故事,可以说是部系列单元剧的结构,前后并无太多联系,可以独立成章。说到《聊斋》中一干狐鬼众妖,我印象中最恐怖的还是无脸鬼和吊死鬼,虽然彼时的特级水平还很粗糙,但是一女子前后都是长发飘飘不见五官,初见之时着实吓了个透心凉,时至今日,这位女鬼给我留下的阴影还是要比贞子之类的要深刻得多;后者就不必多言了,几乎成为中国民间传说中最典型的形象,白衣、长舌、黑发,寥寥几笔,已经让底下的观众们调动起了儿时记忆中最恐怖的那部分。
      然而“恐怖片”《聊斋》的主旨并不在吓人,最近某卫视重播《聊斋》,也让我有了更平和的心态来重温这部旧作,现在看来,《聊斋》只是寄托了广大劳动人民对现实生活中的诸多不如意之处的美好愿望而已。那些关于书生与女鬼相恋的故事是《聊斋》的主体,通过对那些美丽、善良的女鬼们的细致描绘,这些故事也清晰无误的传达出人们对现实中“恶”的厌恶,这种厌恶在数百年前就已有之,数百年后仍能在电视荧屏上重现,可见中国人的审美情趣还是一以贯之的。除了爱情故事外,《聊斋》中还不乏一些描写友情、亲情乃至某些公序良俗的小段子。我记得有个小故事,讲一个好酒的渔夫常把酒倒进河里请水鬼喝,结果招来了淹死在河中的酒鬼王六郎。王六郎帮渔夫赶鱼,渔夫请王六郎喝酒,二人的友情十分融洽。王六郎生性善良,甚至主动放弃了投生的机会,与渔夫继续赶鱼喝酒,谁知不久王六郎又要告辞,原来他的善举感动了玉帝,玉帝让他到招远县当土地。六郎邀请渔夫有空去看他。渔夫的前往,结果王六郎托梦让人送给渔夫不少银子。几天后,渔夫回家,一股羊角风跟了十余里,渔夫说,不要远送了,风盘旋很久才离开。这个小故事并没有什么大起大合,但在我看来,才是《聊斋》的精华所在,朴素的故事、平时的叙事,在咱们中国人的语境中,神鬼狐仙其实是镶嵌在日常生活中的,三界众生紧密连在一起,天地造化、浑然一体,实在是内涵万千的大智慧,其中滋味,一言难尽。
 
      相对而言,西方世界中对这些超自然因素的看法就没有中国人这么心平气和了。以美国电视剧为例,他们好像分不大清科幻和神怪的界限,往往在科幻题材电视剧中掺杂着鬼怪的元素,最典型的就是那部名噪一时的《X档案》了,这部剧集以外星人与地球利益集团之间不可告人的勾当作为主线贯穿全片,但其中也穿插着一些涉及天使、撒旦之类的神怪小故事。两位主角莫德和斯考丽在这方面的立场也是截然相反:一位是铁杆的无神论者,另一位则是虔诚的教徒。我记得有一集讲述“落入凡间的天使”的故事,莫德对此不屑一顾,斯考丽却是沿着线索坚决追查下去,并与坏人一路厮打到教堂里,最后,一位长着牛角的人的影子出现在教堂门口,一时间,斯考丽心潮澎湃——谁都知道那是隐喻撒旦的形象,对一位天主教徒来说,看到撒旦的激动心情想必也不亚于看到上帝了。同样的例子在《星际迷航》中也可以看到,在“企业号”无尽的宇宙航程中,就出现过依靠心灵控制他人的外星生命体,甚至还有些星球上重演着地球的历史:恺撒、希特勒都曾毫发无损的出现在“企业号”成员的面前,这些情节中的硬科幻色彩已经不甚明显,更多的带有了神话幻想的特点。
      当然,美国人也有自己“标准”的神怪剧。这种类型的剧集一般会摒弃敏感的宗教因素,用吸血鬼、人狼之类的民间传说来作为主线。最成功的就属1997年首播的剧集《吸血鬼猎人巴菲》(Buffy:The Vampire Slayer)了,本剧是上世纪90年代后期的经典剧集之一,剧中的主角是有着特异功能的少女巴菲,她在剧中同来自地狱的各种吸血鬼及灵异恶魔战斗,不断的完成着天赋使命。剧集在传统的捉鬼片中,加入了青春和爱情的元素。在好朋友维洛和埃克桑大以及守望者吉尔斯的帮助下,在猎杀吸血鬼的同时,巴菲还得努力在家庭、友谊和爱情中找到平衡,像这样的题材其实基本上就是一部青春励志片了。值得注意的是,《吸血鬼猎人巴菲》中人与吸血鬼的阵营是界线分明的,善恶的二元对立也轮廓清晰,绝对的人鬼殊途,不像我们的《聊斋》,各种角色都是互相缠绕、难分彼此。我想,这也反映出了两种文化背景下思维方式的异同:中国人讲究模糊和整体,而美国人更追求条分缕析的清晰区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题材的选择奠定了《吸血鬼猎人巴菲》成功的基础。相比之下,另一部NBC的新剧《新但以理书》(The Book of Daniel)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剧中的主角丹尼神父可以和频频现身的上帝直接交谈,同时还涉及到同性恋、酗酒、贩毒等敏感话题,此举激怒了美国强大的宗教势力和众多的信徒,在强烈的抗议声浪中,《新但以理书》不得不被匆匆替换。相较而言,神怪题材方面还是中国电视剧更自由些,儒、释、道三教合一,自然省去了许多麻烦。
 
      中国电视剧也在不断汲取来自西方的文化营养,放眼当今国内荧屏,神怪题材的电视剧已经比比皆是,除了改编剧之外,《仙剑奇侠传》、《风云》这样的原创题材也不少见,但它们大都只是凑个“魔幻”的热闹,喧嚣过后并未留下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极端的例子要属那三部《我和僵尸有个约会》了,这部港产剧天马行空的故事编得十分巧妙,一来二去甚至有了几分史诗气质,不过僵尸的角色设定其实与西方的吸血鬼没什么两样,从这个角度来讲,实在是新瓶装旧酒,缺少一点创意。在我看来,中国人还是应该更好的发掘自己文化中的题材,而不是对西方题材囫囵吞枣似的模仿。

      不管怎么说,大众文化的品味改变了,传统的中国神怪剧《聊斋》、《西游记》、《封神榜》都已成为远去的记忆,时下的中国神怪剧,越来越多的带有了魔幻和喜剧的色彩。就连新版的《聊斋》也不例外,这部云集了两岸三弟大批俊男靓女的作品,偶像色彩十足,特技令人眼花缭乱。我并不反对创新,但是看着杨丞琳、李冰冰身上那光彩夺目的绫罗绸缎,总觉得跟劳动人民的生活有距离,《聊斋》看似简单,其实是部反映中国人大智慧、植根于中国传统文化土壤上的厚重作品,新版《聊斋》如此简单化的处理,的确是太缺少文化品位了吧。至于片中那些附加的无厘头搞笑段落,就纯属为收视率考虑的招数了,这跟新版《封神榜》里非得把纣王和妲姬的故事演绎成三角恋是同一个道理。
      追求收视率和搞笑本身并没有错,像《春光灿烂猪八戒》这样的喜剧神怪片也自有其存在的价值,由于收视成功,还一口气拍了三部,但人家摆明了是恶搞,并非建立在经典的文学原著的基础之上,也就不必深究了。正因为此,《宝莲灯》的成功可能更具有文化意义,毕竟,这是对我们自己神话素材的一次成功挖掘,能给沉睡百年的中国神话赋予新的生命力,实在是功莫大焉。
      你看,电视上又有牛鬼蛇神在混战了。
      奇怪,我为什么说“又”?
刊载于《电视剧》2006年第12期
聊斋(1986)

7 .4

聊斋(1986)

影评(7)

收藏(28)

回复 (20) | 收藏 (2) | 5381 次阅读 |
标签:

图宾根木匠 (北京)

男 天蝎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