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水仙

tarringy 发布于:

12月19日下午,Z处原单位的好友赠与我们处室一人一盆水仙。
水仙是娇贵的植物,孤高的,冷冷的,娇贵的,像个冷美人,但还是美。
水仙的香味是幽香,幽幽的,沁人心扉的。
水仙的花苞形状一般,将近盛放时的含苞待放,最美。
水仙凋谢时,昔日的风骨以一泻千里之势,成四散状残败,不忍见。
水仙是要用刀削出其曼妙的姿态的,待削前的水仙很不起眼。我想起自己高中参加插花兴趣小组时,曾削过一棵水仙作为作业。削水仙的刀法很重要。
一盆的水仙,往往是由几棵水仙组合拼成的。
水仙的生长期是可以算准的,我们家的水仙通常算准其春节期间绽放。这可从削的时间、晒太阳的时间等方面控制。
水仙生长时需要晒太阳,这样它的茎才不会窜得很长。
水仙还需要经常转动方向晒太阳,因为花总有向阳性,容易长歪。
上品的水仙花苞多,反之花苞少。
水仙的茎是有毒的。

很喜欢华兹华斯(英 1770——1850)的诗《水仙》,如跳跃的音符般美得心颤。
华兹华斯:英国“湖畔派”浪漫主义诗歌的主要代表。
华兹华斯的诗句洋溢着才情,诗如其人。

《水仙》

我独自漫游!像山谷上空
悠悠飘过的一朵云儿,
蓦然举目,我望见一丛
金黄色的水仙,缤纷茂密;
在湖水之滨,树荫之下,
在随风摇弋,舞姿潇洒。
连绵密布似繁星万点
在银河上下闪烁明灭,
这一片水仙,沿着湖湾
排成延续无尽的行列;
一眼便瞥见万朵千株,
摇颤着花冠,轻盈飘舞。
湖面的涟漪也迎风起舞,
水仙的欢悦却胜似涟漪;
有了这样愉快的伴侣,
诗人怎能不心旷神怡!
我凝望多时,却未曾想到
这美景给了我怎样的珍奇。
从此,每当我倚榻而卧,
或情怀抑郁,或心境茫然,
水仙呵,便在心目中闪烁——
那是我孤寂时分的乐园;
我的心灵便欢情洋溢 ,
和水仙一道舞蹈不息。
(杨德豫 译)

原文:

The daffodils
I wander'd lonely as a cloud
That floats on high o'er vales and hills,
When all at once I saw a crowd,
A host of golden daffodils;
Beside the lake,beneath the trees,
Fluttering and dancing in the breeze
Continuous as the stars that shine
And twinkle on the Milky Way,
They stretched in never-ending line.
Along the margin of a bay
Ten thousand saw I at a glance,
Tossing their heads in sprightly dance.
The waves beside them danced;but they
Outdid the sparking waves in glee;
A poet could not but be gay,
In such a jocund company;
I gazed_and_gazed but little thought
What wealth the slow to me had brought;
For oft,when on my couch I lie
In vacant or in pensive mood,
They flash upon that inward eye
Which is the bliss of solitude;
And then my heart with pleasure fills
And dance with the daffodils.

回复 (1) | 收藏 (0) | 542 次阅读 |
标签:

tarringy (上海)

女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