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三位一体的时光影院

好的电影要真善美三位一体!

http://i.mtime.com/tgb/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Alexander Petrov

三位一体 发布于:

 

 

Alexander Petrov

 

  亚历山大·佩特洛夫1957年7月17日出生于俄罗斯雅罗斯拉夫尔州乡村,后来则生活在雅罗斯拉夫尔州的首府雅罗斯拉夫尔。他于州立电影及电视学院学习艺术,并在莫斯科高等编剧及导演学校师从著名动画大师尤里·诺里斯金。
 
  1981年,他进入电影界担任艺术监制工作。佩特洛夫用写实的方法表现肖像、风景和历史事件。他绘制的动画片动作流畅,就像人类的皮肤那样光滑。他经常采用真人做模特,其中就包括他的儿子迪米提(Dimitri),他为角色人物的动作或位置作出示范。
 
  1989年他完成了首部动画作品《母牛》,这是改编自苏联文学家安德烈·普拉托诺夫的作品,并获得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奖的提名。此后,该作品除了在第3届广岛国际动画艺术节上获得金奖外,还在保加利亚瓦尔纳、加拿大渥太华动画艺术节、柏林电影节上获得过大奖。
 
  随后佩特洛夫在雅罗斯拉夫尔成立Panorama动画影片公司,并于1992年及1997年完成《狂人之梦》及《美人鱼》这两部作品,它们分别改编自陀思妥也夫斯基的《罪与罚》及斯拉夫神话。两部作品先后在法国安纳西、渥太华、芬兰坦佩雷、葡萄牙埃斯皮诺、葡萄牙维拉肯迪、广岛等世界各地的动画艺术节上获得多项大奖。
 
  亚历山大·佩特洛夫后来前往加拿大发展,1999年他将美国著名小说家海明威的经典小说《老人与海》改编成20分钟的短篇动画。这部作品展现了高度的技术层次,完全玻璃上创作,亚历山大·佩特洛夫用自己的指尖当作为画笔涂抹油彩,而他也是世界上唯一使用自己的指尖来涂抹油彩的动画师。佩特洛夫在制作9到12英寸电影方面是行家,这次为了玻璃板油画他却不得不改成使用30英寸。大银幕的影片要求他必须进行精心细致地制作,否则一点疏漏都会在银幕上被放大。彼德洛夫用手指蘸着油彩在玻璃板上画出每一帧。他认为用手指作画更容易,可以画得更快,而且想画什么就画什么,手指是心灵与绘画之间相通的一条最直接的途径。他利用玻璃的不同层面进行制作,在一层上制作人物,同时在另外一层上制作背景,灯光逐层透过玻璃而拍摄一帧画面,然后他再通过对玻璃上的湿彩色进行控制来拍摄下一幅画面。在这部影片中,该过程重复进行了29,000次,这项辛苦的工作持续了将近三年。而影片中那位老人和大海、大鱼斗争的过程正是佩特洛夫辛勤工作的生动写照。《老人与海》受到世界各地高度的赞誉,并获得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奖及安锡国际动画节最佳动画短片奖。
 
  之后他又回到雅罗斯拉夫尔,并在花费三年时间后,于2006年春天完成了动画《春之觉醒》(又名《初恋》),这部作品是根据苏联作家伊万·诗曼利昂的小说《爱情故事》所改编。《春之觉醒》在当年8月27日于广岛国际动画影展首映,最后获得评审团特别奖的肯定。
 
  亚历山大·佩特洛夫的作品风格从1980年代末期开始发展,带有浓厚的浪漫写实派风格。动画中的人物、动物及风景都已非常写实的风格表现出来。虽然在许多动画剧情中,他会描写人物的内心情绪及梦境。例如在《老人与海》,亚历山大·佩特洛夫也描述渔夫梦见旗鱼与他一起优游在大海与天空当中。佩特洛夫动画的另一个特色,是在于他的作品全都在玻璃上创作,使用自己的指尖当作为画笔涂抹油彩。而且他均以经典文学来当作动画的题材,具有强烈的个人风格。
 
 
作品年表:
1989年:《母牛》(Korova)
1992年:《狂人之梦》(Son smeshnogo cheloveka)
1997年:《美人鱼》(Rusalka)
1999年:《老人与海》(The Old Man and the Sea)
2003年:《冬之日》(其中一部短片)

2006年:《春之觉醒》(Moya lyubov) 

 


 

 

 佩特洛夫与《老人与海》

 
  1997 年,俄罗斯40岁的亚历山大·佩特洛夫克服了环境与技术带来的种种困难,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将海明威的宏篇巨著《老人与海》搬上了银幕,成为一部具有超强震憾力,情节曲折的影片,并凭《老人与海》夺得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奖。这位具有国际名声的动画制作者,不仅眼光独具,其在影片制作中所运用的油画绘制方法也是他所特有的。他说:我使用油画这种方法制作动画片已近十五年了,我很习惯这样做。我感觉电影可以与绘画艺术一起创造新的视觉效果。
 
  如果说佩特洛夫的绘制方法是他所特有的,那么在创作中,他的绘画方式更是他所独有的,他是用指尖沾着油彩在玻璃板表面进行动画制作的。以手指沾上油料在玻璃上作画,不仅使影片更具震撼力,也使每一格画面都可以独立成为一幅美丽的油画,具有十分强烈浓重的表现力度。佩特洛夫擅长以绘制油画的方法制作动画片,以手指沾上油料在玻璃上作画,不仅使影片更具震撼力,也使每一格画面都可以独立成为一幅美丽的油画,具有十分强烈浓重的表现力度。佩特洛夫的玻璃油画确实是动画领域的一棵奇葩,他在15年的时间里坚持用手指沾上染料在玻璃上作画的方式表现自己的艺术宿求,其本身的形式已经足够让人敬仰。
 
  在这部动画中,几乎每一桢都可以独立成为一幅美丽的油画,其在表现大海的壮阔气概,海天融合的层次上,具有十分强烈浓重的表现力度,层次分明的颜色过度和厚重的油墨渲染,令人感到天地的苍茫和老人的孤独。而在表现人物的表情方面,玻璃油画的方式同样具有很突出的特色,虽然面部细节并不清晰,但艺术家深厚的功力却令人物表情栩栩如生。
 
  他认为用手指作画更容易,可以画得更快,而且想画什么就画什么,手指是心灵与绘画之间相通的一条捷径,是最直接的一条途径。
 
  佩特洛夫利用玻璃的不同层面进行制作,拍摄同一个镜头时,他往往在一层画面上制作人物,同时在另外一层画面上制作背景,灯光逐层透过玻璃拍摄完第一祯画面后,他再通过对玻璃上的湿油彩进行调整来拍摄下一祯画面。
 
  他说将海明威的著作浓缩于22分钟的动画电影,其难度超乎寻常,两年半的漫长艰辛的创作生活,始终是因《老人与海》这个感人的故事深深地吸引着他。
 
  《老人与海》是采用70毫米电影胶片拍摄完成的,它不同于传统的35毫米的电影胶片,大尺寸电影的制作对于绘画者来说是极其残酷的,影片中微不足道的错误也会被夸大到不可原谅。通常35毫米胶片拍摄的动画片,绘制的画面是9到12英寸,而这次用70毫米的胶片,画面将是35毫米画面的5至7倍大。
 
  佩特洛夫说:这对我来说完全是新的尝试,当我开始制作这部片子的时候,没觉得会有什么新的问题,只是比以往画的画面大很多,但当我看到屏幕上的画面时,我惊呆了,那些被放大了的画就象巨幅油画。这部22分钟的动画在表现大海的壮阔气概,海天融合的层次上,具有十分强烈浓重的表现力度,层次分明的颜色过渡和厚重的油墨渲染,令人感到天地的苍茫和老人的孤独。
 
 


附一篇访谈:

 

访问者:余为政

 

  苏联的电影和绘画予人的感觉都是极端的写实。而《母牛》(The cow, 1989)这部片子,不折不扣正是一部以写实手法为基调的动画杰作。我第一次看到这部片时,就觉得有点像美国写实主义绘画大师安德鲁‧怀斯(Andrew Wyeth)的画面:辽阔的背景处理,景物和人透露一股无可奈何的孤寂失落,又有种神秘的气息。他用油绘的方式,也是实验动画中十分迷人的一种叫paint on glass的技巧,这部片中具体表现出苏联写实主义的艺术风格。借着油彩在毛玻璃上的处理,让平面的人物和景物逐格活动起来,呈现出带点虚幻的影像,接近照片的写实度,但又更像梦境的效果,让我印象十分深刻。后来我又得知这位作家曾和加拿大合作拍摄了一部《老人与海》(The Old Man and the Sea),也是使用同样技法,还拿到了奥斯卡大奖。更使我对这位艺术家非常神往。这次到莫斯科,赴当地的Radisson Hotel参加颇为著名的动画影展(Crak Animation Festival),观赏到最新的俄国、东欧作品,包括学生的独立制作。未期在酒会上竟然遇见他,真是意外的惊喜。我便把握机会作了一次简短的访谈。而佩特夫因为长年与西方合作,能够说英语,让访问可以顺利进行。


你是如何进入动画界的?

 

  我从美术学校毕业后,就考取了Soyulzmult(苏联国营动画制片厂),刚开始时,虽然我有学院的背景,但还是要从学徒式的训练开始。因为当时苏联的动画训练,就是比较接近师徒制。在能够正式参与动画创作之前,我做了很久的赛陆路,美术素材的整理,以及摄影器材的操作和保养。这方面训练对我日后的创作很有帮助。一方面是培养我的耐性和毅力,尤其我自己的创作方式是采直接动画,而大部分的动画制作都可以事先做好预备功夫,来缩减摄影时的作业时间,但直接彩绘却不行,因此需要无比的耐心。在众多动画方式中,我选择了最艰难也最麻烦的一种。但从这里面我得到了很多乐趣。而且我觉得个人的艺术风格要能展现,非得用这种方式不可。所以我的动画几乎都是用这种方法完成。


看起来你的风格是属于苏联写实主义路线,是否这方面的绘画作品对你有很大的影响?

 

  是的,我们这一辈在苏联学油画的人,大部分都会受到列宾(Ilya Repin)和科连诺夫(Kolenov)的影响。除了在绘画方面,也很明显的表现在文学和电影上。俄罗斯的环境,景物以及历史,都促使苏联的艺术家朝这个方向发展。


《老人与海》一片的成功得到奥斯卡奖,是否能?你的创作带来更大的发展?

 

  我和加拿大国家电影局合作,替IMAX公司拍摄这部片子,对我而言,工作的环境是前所未有的优渥。他们给了我一套最先进的motion control动画摄影平台,用电脑软体有效执行复杂的格数拍摄工作,以及视觉特效,也减少了很多现场失误所造成的缺点,科技其实也是可以帮忙艺术创作的。

  这部片子拍的是海明威的小说主题,其实对我们俄国人来说是颇能感同身受的。那种受命运拨弄,无奈,但是又非得坚持下去的主题,其实是俄国人能体会的。


俄国的动画工业在苏联解体之后,积极的和西方寻求合作,对此你是否抱持着乐观的态度?


  动画不管是个人创作还是团体制作,都需要一个表现舞台。俄国的动画和国际合作,能够争取到更多的资源,是无可厚非的。但是俄国人本身的动画精神是否还能保留住,确实是需要关注和慎重的。不能因为国际市场而失去了自我个性。苏联动画界其实一直有优秀的人才投入,应该会持续创造出新一代的动画风格,这点上我是挺乐观的。

 

 

 

(以上资料来源于网络)

 

亚历山大·彼德洛夫 Aleksandr Petrov

9 .2

亚历山大·彼德洛夫

影评(10)

收藏(54)

回复 (5) | 收藏 (2) | 3393 次阅读 |
标签:

三位一体 (北京)

男 天秤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