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Tim Roth

只为爱好而写

http://i.mtime.com/timroth/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纵使上当也开怀

Tim Roth 发布于:
蓝莓之夜 My Blueberry Nights(2007)

7 .6

蓝莓之夜(2007)

影评(1071)

收藏(4320)

      杰里米:“那是几年前一对年轻情侣的。他们竟天真地相信他们会共度余生。”
      伊丽莎白:“后来怎样?”
      杰里米:“后来人生变迁、世事变迁、光阴变迁——几乎一切都不外如是。”
 
      “亲爱的杰里米,这几天我在学习不信任别人。幸好没有学会。有时我们以他人做镜子,来界定自我、认识自我,每个反影都令我喜欢自己多一点。”
             ——伊丽莎白
 
      在我看来,王家卫电影的剧情就像人物传记片一样便于概括,无非是:寂寥时空里,关于爱欲痴缠的种种记忆。
      因为它如此好概括,以致于我从未评说过——完全没有轻视的意思,事实上这恰好说明我表达能力的贫乏——无法将感受一一化为文字,只好回避不去碰它。
      但这次,我很想聊聊《My Blueberry Nights》(蓝莓之夜/蓝莓夜/我的蓝莓夜),聊聊这部口碑、票房都没多热烈的王家卫的首部英语片。不是因为有Tim Roth的参演——是的,不是由于这个重要因素,仅仅是:我很喜欢它。
 
      《蓝莓之夜》讲了些什么?好吧,它讲了寂寥时空里,关于爱欲痴缠的种种记忆。
      不是吗?
      那疾驰得车灯成线的列车、天上的流云、西升东落的月亮,无不让人感到时光飞逝——尤其地铁车厢,分明就是飞驰的时间机器,难怪王家卫那么喜欢用它;而纽约、孟菲斯、拉斯维加斯……这些地名间的距离自然就形成了空间。
      至于寂寥,那是他片中人的常态。有必要咬文嚼字地说说四个词语:孤独、寂寞、孤寂与寂寥。不想查词典也没打算百度,纯谈个人理解——
      孤独是外化的数字,孤伶伶一个人,一个人生活、一个人活动,至于此人心里咋想?不清楚,或许暗色,或许亮色,或许不明不暗地灰着;
      寂寞是内在的感受,内心里孤伶伶一个,没有交流对象,至于此人的生活状态?或许一个人住,或许家人环绕、宾朋满堂,于热闹处倍惆怅;
由此可见,孤独的人未必寂寞,寂寞的人也未必孤独。又孤独又寂寞呢?就是孤寂了。基本说来这是一种甚为凄清的状态;
      寂寥则是一个甚为模糊的词语,“寥”既指数量稀少,也有淡淡落寞之意,比起前仨多了几分情怀,怅然固然怅然,却也未必不自得其乐,好像片中常常无人问津的蓝莓派。
      毫无疑问,王家卫影像中的人物都是寂寥的,却并不封闭内心,反而有着更为强烈的交流愿望,好像女主角在信中写道“杰里米,我只是想谢谢你跟我保持联络,只是想打招呼、说话。”原本独自品尝、玩味着寂寥的人,莫名其妙就与陌生人交了心——你说这很小资?我倒认为有古意。当片中人说“我庆幸没有孪生兄弟—— 一个我已太多。”你相信吗?反正我是不信的。一个我或许已经太多,但更多时候一个我是根本不够的——除非你拿“几乎人人都有多重人格”来反驳我。
      王家卫的电影有一大魅力,就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能品出更多滋味来。以前我一直不大喜欢,觉着太玩格调——如果“格调”是指诗一般的对白,呓语一样的独白,精雕细琢到过分讲究色彩、角度的镜头语言,还有对都市夜色、灯红酒绿的偏爱……那么,本片依然如此,而且身为美术指导的张叔平携手接替“御用摄影师”杜可风担任摄影的Darius Khondji(戴瑞斯·康吉),更是变本加厉地精雕细琢。但我渐渐了解那不是装出而是个性使然、自然带出的。欣赏王家卫的怀旧,好比对书信的留恋:
      “为什么不打电话?”
      “有些事写出来比较好。”——我亲爱的手写信啊!你是这世上最最珍贵的罕物!
      还有他的坦诚——尽管只是对着虚空的观众或树洞(内心的自己)坦诚,很多话并不会向片中人倾诉,但人能做到对自己坦诚也是不易的,很多时候是连自己都要极力骗过。所以我很高兴听到那句“该如何跟你不想失去的人说再见?”
      还有他带着女性思维的细腻,像是:女主角听闻男友移情别恋,直觉的反应是“她漂亮吗?”男主角的回答则相当得体。还有那《重庆森林》里王菲偷偷去梁朝伟家打扫清洁的可爱举动,不是有多贤惠,只是想从生活细节的蛛丝马迹中描摹、想象、拼凑、还原出一个清晰的他——意中人的一切都是新奇而值得探究的,他的手部细节、他的脚趾甲盖、他衣服上的气息、他偏好的食物甚至书桌上的刮痕……就是从那些细腻的心理呈现开始,我喜欢上了王家卫,包括他对自己钟爱的一切那种死不悔改的态度。
      至于爱欲痴缠,有人的地方就有爱欲痴缠,看看片中关于“钥匙”与“锁”的指代。其实我本来是想说:有男女的地方就有爱欲痴缠,但一想到那近乎最好的同志片《春光乍泄》,我立刻毫不犹豫地舍弃了性别界定。
      最后是记忆,同样,有人的地方就有记忆——或个人、或集体。除了片中提到的监视器、日记以及男主角对客人饮食习惯的超强记忆力,电影本身也是一种记忆。
 
 
      同以往的王家卫电影相同的是:《蓝莓之夜》照例大牌云集;不同?他们都是外国人。有人说这样一个故事干嘛非用老外呢?还是英语对白。我想说的是:既然他的故事模糊了许多现实界线,他的情感放之四海而皆准,那用哪国演员、说何种语言又有什么重要呢?王家卫更是坦言本片有他个人经历的投影:“我想知道同样的经验,在不同的文化和环境里会以怎样的方式呈现。”
      虽然一贯眼光独到,可谁也没想到王家卫会请Norah Jones(诺拉·琼斯)担任女主角——包括诺拉本人,她一直以为自己是被请去为影片配乐的。继Bjork(比约克)、王菲、Marketa Irglova(玛可塔·伊尔格洛娃)之后,这位早已蜚声音乐界的爵士精灵用真切自然的表演再次证明了艺术是相通的——卓越的演绎与诠释能力用在影像与音乐中是一样的。而王家卫更刻意不把诺拉·琼斯的任何歌曲放到影片中,他希望她呈现出专业演员的状态而不仅仅是玩票:“她非常有味道,是个很自然的演员……我对于她在不同环境的不同反应感到非常有兴趣。”
      令我赞叹的不是诺拉·琼斯的演技,而是在取得那样辉煌的乐界成绩后,她还能将纯朴的个性保存得那般完好!诺拉·琼斯身上奇妙地融合着都市与乡村两种截然不同的特质,就像她在片中的帽子:戴上墨绿色的针织帽,她是夜色下弥漫蓝调气息的都市女子;换上本色的卷边草帽,她就是阳光下洋溢麦浪气息的乡村女孩,质朴得有一点点土气,却让人倍觉真实与舒适。诺拉的表演低调却极其抢眼,你觉察不到任何强烈的表现欲望,她就像静静陪伴片中的丧夫女子那样默默地亲近着观众,最终将你拉进影片的情绪中——这是相当成功的表演。
      正是因了诺拉·琼斯塑造的伊丽莎白,才令这次的王家卫电影有了点儿不同以往的积极与明快。一点儿不夸张。你仔细看:片中除了伊丽莎白,其他人都延续着惯有的王家卫人物风格——外表积极漠然、内心颓废激烈,伊丽莎白的自我找寻之路好像一叶白色小舟缓缓划过他们波澜不兴的幽蓝水面,长长的线条引着众人一道走出迷失、重获新生。
      真的是这样,她一路看着别人的风景,别人则与她互为镜子,别人因了她真实的光亮走出心理阴霾,她看到别人的瑕疵裂痕更懂得珍惜自身的美好,于是镜里镜外的人都露出微笑。这样的女孩怎不令人心动?我若是杰里米,也会想要与她共享那个蓝莓味儿的吻——爱极了那个融化中的冰激凌缓缓浸透蓝莓派的意象——对它多解释一个字都是煞风景!
      王家卫曾表示,他很喜欢自己作品间丝丝绕绕的关联性,像《花样年华》里原本有一段他非常喜欢但跟整体风格不符的戏,最后剪掉了,所以他就想让这段戏发生在其他国家,于是就有了《蓝莓之夜》。此次他更将这种关联贯彻到底:本片的原创配乐不仅再次聘请日本音乐人Shigeru Umebayashi(梅林茂)担纲,而且继续沿用其为《花样年华》所写的主题旋律《Yumeji's Theme》。
《Yumeji's Theme》
      此外,梅林茂还谱写了颇具美国西部风情的《Busride》以配合影片呈现出的地域性;我尤其喜欢那段用吉他弹奏的《Pajaros》,简洁明朗、温暖清甜,用在片尾两个女孩一同驾车上路之时,颇有重生感;而赌场中的《Long Ride》听来玩世不恭、挥洒不羁,很衬现场气氛与赌徒们各怀鬼胎的心思与眼神;Mavis Staples演唱的《Eyes on the Prize》在前奏与整体风格上则延续了纯器乐的《Long Ride》的味道,相当谐调统一;除此之外,我还很喜欢伊丽莎白得知自己被骗并听取原由后,两个女孩相视微笑时的萨克斯。
《Busride》
《Pajaros》
《Long Ride》
《Eyes on the Prize》(Mavis Staples)
      因为王家卫本人对音乐很有感觉,影片呈现出的画面常让我相信演员们也是听着匹配感觉的音乐在表演吧?结果并不仅止于此:一同融入其间的还有摄影师戴瑞斯·康吉。王家卫说:“音乐的作用,就是让镜头与旋律融为一体。”而戴维斯也爱上了这种拍片方式所带来的嬉戏般的释放感“有点像加入了一个摇滚乐团,周游各地巡回演出,”戴瑞斯说:“我们就像跟着导演沿途玩耍,真是非常难得的一次经验。”
      出演杰里米的Jude Law(裘德·洛)虽不是我多么喜爱的男演员,但其容貌的英俊与演技的出色却是毋庸置疑的。外型优势不仅没有成为羁绊,反而带给裘德·洛更为宽广的戏路——这是相当难得的。而他最具魅力的地方,或许就是嘴角那抹含义丰富的坏笑。
      裘德·洛在《蓝莓之夜》里的表现每每令我对王家卫强烈到远远凌驾于演员之上的导演风格咋舌不已:他就有本事将原本极具个性的演员都调和成一种只属于自己的王氏调调。你看杰里米说话、默然时的神情,活脱脱就是讲英语的梁朝伟、张震、金城武嘛!再看Rachel Weisz(蕾切尔·薇兹)——难道不是褐发碧眼的张曼玉、刘嘉玲、李嘉欣?当然,同这位任性到欲哭无泪的妻子相对应的,是David Strathairn(大卫·斯特雷泽恩)饰演的执着于往日爱境的丈夫,两人交相辉映的投入演出将观众拖入到深沉又无奈的情感中,极富感染力。
      至于我们早已长大成人的Natalie Portman(娜塔丽·波特曼),我真的很想向她建议:演员之外,她也很适合做园艺师,而且会是一名优秀的园艺师。这位美貌聪慧且思想深刻的女子深切地了解自然成长的优势:她知道果实会怎样成熟、需要施加何种养料、何时可以采摘。所以年少成名后,她暂别影坛去经营自己的正常人生、体验光环之外的自然人所应当经历的一切,她推拒了很多可以一鸣惊人却可能对成长产生不利影响的角色。在滥用催化剂、盛产早熟果实的好莱坞之外,她安然且耐心地守候着自然的成熟,认真求学、健康做人。重返影坛后的答卷证明,她的演艺果实口味独特、芳香四溢,不变的是果核里的倔强与凌厉。
      这是位清醒了解自己需要什么的演员。娜塔丽在片中饰演一个精明老练、热衷豪赌的女孩,很勇敢又很怯懦——她敢于一掷千金,却没勇气正视自己对父亲的感情;看上去很世故,本性却颇坦诚。自身的真聪慧、心理学专业的探究与训练,让娜塔丽在把握、处理这个角色的小聪明、游戏人生的态度以及偶尔的自以为是时游刃有余,狡黠的眼神、不露声色的表情、富有层次的脸部变化……我一下了解了素以挑剔剧本著称的娜塔丽为什么会接下这个角色了。
      而你若以为娜塔丽·波特曼有难请得动,那就错了。据说她一听到《蓝莓之夜》即将开拍的消息,马上表示希望参与:“我接到经纪人打来的电话,他们说王家卫要拍一部英语发音的新片。我之前总是对经纪人说,如果王家卫要拍用英语发音的电影,一定要他考虑雇用我,因为我是他的超级影迷。所以是我这一方主动打电话与他接洽的。当我确定我可以演出一角时,我告诉自己我终于实现梦想了。”——打动娜塔丽只须一个理由:给我感觉。
      除此之外,我还很喜欢美国传奇摇滚歌手Chan Marshall(茜·马歇尔,即Cat Power)饰演的杰里米前女友,那段店外相对吸烟、聊过即散的感觉相当棒!她也是第一次拍电影,戏份不多而且是最后一刻才决定的人选,表演却极为舒服,令我印象深刻。喜欢她演唱的《The Greatest》,甚至超过了原声里收录的诺拉·琼斯的《The Story》——那是拍戏过程中她特意为本片创作的歌曲。
《The Greatest》(Cat Power)
《The Story》(Norah Jones)
 
      虽然有美国知名侦探小说家Lawrence Block(劳伦斯·布洛克)联手编剧,王家卫还是坚持原创路线:自己的故事大纲、自己的影像风格——这些都是我欣赏的。《蓝莓之夜》拍得相当“Wim Wenders(维姆·文德斯)”——尤其两个女孩开车上路的感觉,让我不由联想起另一部公路片《Don't Come Knocking》(别来敲门),透过它,我看到一个随着年龄、阅历的增长而更加平和、明朗、浪漫、宽容、幽默也更为温暖,甚至温暖到稍稍脱离夜色而有了点儿阳光般和煦的王家卫。
      “那么你骗了我!?”——诺拉·琼斯在片中质问道。
      娜塔丽·波特曼坦然回答:“或者我不想分给你,或者我想看你有多易信人,多易……呃……,或者我只是想找个伴——路程很长,我不想一个人走。”
      看完《蓝莓之夜》我也有些受骗的感觉——本来完全冲着Tim Roth而来的,结果他的戏却被全部剪掉了!但是很奇怪,我和伊丽莎白一样,居然毫不生气反而像交到新朋友一样开怀。因为它本身是部好电影,让我有偶入别境的感觉;再自作多情地想来:娜塔丽的回答难道不正像王家卫给我的交代吗?——
      或者我并没打算保留Tim Roth的戏份,或者我想看你有多喜爱他,多喜爱……呃……,或者我只是想多个观众——电影之路很长,拍它是为了倾诉、交流的,我不想一个人寂寥地孤芳自赏。
 
 
      注:我为什么不说裘德·洛活脱脱就是讲英语的张国荣?实在因为没有人可以像他。说来奇怪,只有对张国荣,我会觉得无论他做什么都是可以被谅解与接纳的——这感觉甚至对TR都没有。家人说我会无限纵容打心底里认可的人,而这是不好的。管它好不好,我都改不掉也不想改。
      转眼又是4月1号了,至今也想不通你为何会在这个草长莺飞的季节、这样一个人人都以为是玩笑的日子里以那样决绝的方式结束生命。《全世界只想你来爱我》、《春夏秋冬》、《追》——我只能听着它们来怀念你,愿你孤独脆弱的灵魂在天国安息。
《全世界只想你来爱我》
《春夏秋冬》
《追》
      同事问我:“你家TR啥时候跟王家卫勾搭到一起的?”
      我哪知道?或许是那届戛纳吧?而他勾搭到的可不仅仅只有王家卫……
 
      附:我得承认,悦悦是个相当不错的策划者。当初大家闲着闹着做电子杂志时,悦悦就设想过一个谈话栏目:与影人的虚拟访谈——从花痴的角度出发,想象自己采访自己衷爱的影人,再模拟他们的经历与口吻作答。当时我接下了第一期访谈,对象当然是Tim Roth,可惜后来因为排版等问题一搁再搁,杂志至今也没问世。悦悦啊,我啥时候才能见着第一期啊!?您老在绣花么?
      限于篇幅,当时孔悦悦同志限定了我只能写1500到2000字之内,结果我刚热了个身就1800了,吓得立马打住,好些问题还没问尽兴呢。这下好了,借着评《蓝莓之夜》的机会正好可以一问到底。当然,任何人都是不可复制的。无论我再怎样揣摩TR的思想和语气,我终究不是他,模拟的回答也始终带有我个人的印记,好在本来也只是虚拟访谈嘛。
      本文大致有30%的内容来自网上看到的真实访谈,70%则纯属虚构,如有雷同我只能万分荣幸——真能如此接近TR的想法!?就纯当娱乐一笑了之吧。而如果你认为我肆意妄为亵渎了你的偶像,我只能说:“对不起,这是我表达喜爱的一种方式,希望没有、也实在不可能伤害到谁的感情。”
   
无法描述才是爱
                 ——《花痴志》对话Tim Roth
 
 
《花痴志》(以下简称“《花》”)Tim Roth你好!采访你是我的荣幸。只是听说你一贯行事低调,什么因素促使你愿意接受这次采访呢?
Tim Roth(以下简称“TR”)在印尼拍片时随手翻过几期你们的杂志,花痴得很有水准,所以我想接受采访或许不失为有意思的选择。
《花》:呃,谢谢——你的幽默,问题是……我们刚创刊呢,这才第一期。
TR…………
(双方凝神片刻,相视大笑)
 
《花》:嗯,气氛好多了。开始想到要采访你我还很有些紧张呢!
TR紧张还出来当记者?
《花》:那你初次登台、冷场到尿裤子不也照样当演员吗?
TR(大笑)上哪儿搜集到的陈年往事?
《花》:这都不知道怎么当花痴?好吧,就从尿裤子开始吧,那次经历没浇灭你做演员的热情?
TR真是场可怕的经历……很长一段时间还有后劲,觉着尴尬。好在那时年少,年轻会让很多东西都迅速过去——要在意的事太多了。而且我想不是演艺本身让我恐惧,只是当时的气氛。说到底是不够投入,没能跟角色融合到一起,还有多余的心思游离出来观看自己的表演……太在乎自己的表现就出现了冷场。
《花》:为什么当演员呢?
TR……为了表达吧。每个人都需要找到一个表达自己的途径。
《花》:我记得你曾说过,你所投身的事业首要的是要能成为你改造社会的途径。现在改变了?
TR没有改变,只是无奈地意识到自己不太可能改造社会,所以只好在表演中改造自己了。演员是一项充满创造力的职业,能引发某些激情,甚至……可以让你见到那个连自己都不了解、不相信会存在的自我,这很令人兴奋。
《花》:比吸毒更兴奋?据我所知你吸过毒,甚至主张大麻合法化?
TR嗯,那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毒品带来的兴奋是被动的,你被动地承受它引发的种种幻象、被动地受它制约。但演戏是主动的,主动去释放自我,追寻……并达到某种境界,它不可预期。至于大麻合法化,我只是认为是否损害健康去体验未知应属个人自由,法律不该进行干预,况且它并未侵犯到他人。
《花》:但演员不也是一项摆脱不了枯燥、繁琐的职业吗?总是需要等待,拍戏过程就是一个又一个打乱了的片段。
TR是的。等化妆、等天气、等资金……但所有人都在等啊。可以在一个又一个片段里集中释放各阶段的情绪,有时不连贯、不守秩序反而更疯狂、更具挑战性。然后还有剪辑的创造在里面,出来的东西令人期待,有时失望,有时惊喜。
《花》:你会看自己参演的影片吗?
TR大多没看过。一来没那么多时间,二来会有些恐惧和不好意思,你知道,那感觉就像是……灵魂出窍。
《花》:就像是听自己唱歌?
TR(笑)是的!就是那样。
《花》:我一直很好奇:既然拍戏的过程是一个个片段,那演员要怎样保持情绪顺着剧情发展的那种连贯性的呢?
TR这需要一些想象力。演员无论自身的个性是外向还是内向,都要有一点点“人来疯”的特质,对角色的理解、好的美工布景以及对手戏演员的良好感觉,都会帮助我进入角色。可能对我来说顺着剧情从头拍到尾反而是比较乏味的事情。
《花》:哪些因素会成为你接片的理由呢?
TR很多。被剧本、角色打动;想跟某些电影人合作;为了生计;向往某个地方;想让我的孩子们开心……
《花》:嗯。从你的众多纹身上可以看出,家人在你心中有着很重要的位置。与拍电影相比呢?
TR又来了!总会被问到这种无聊问题。
《花》:职业习惯嘛。你不能指望记者所提的问题都是有意义的,都是你最想被问到的,况且没有问题是傻问题,不是吗?
TR(笑)好吧,你知道二者是不能被比较的,也毫无意义。我重视家人,他们支持我拍电影——无论何种境况,而拍电影的体验又使我更重视家人,这是个……相当良性的循环。他们总是给我力量,二者并不对立。
《花》:那么,我想问一个关于家人的问题——虽然它可能引发你不愉快的记忆。当你在埃塞俄比亚拍摄《Vincent & Theo》时,恰逢父亲去世,你说他是对你一生影响最大的人,那时为什么没有赶回去呢?
TR我为什么没有赶回去!?哈!我为什么没有赶回去!?我他妈正在地狱里挣扎!这是什么狗屎问题!?
《花》:对不起,我无意冒犯你。我也知道拍摄工期的紧张、了解违约金的高昂,只是当我们单纯做选择题,当我们单纯被问到“家人还是金钱”哪个更重要时,几乎无一例外会选择前者,却会在现实面前改弦易辙。
TR你为什么要提这样的问题?
《花》:因为我遇到过类似的心理问题,一直很困惑。
TR你们杂志的访谈目的是什么?
《花》:提作为花痴的采访者好奇的一切问题。
TR怎么可能!?
《花》:是可能的。因为我们根本不以盈利为目的。我们不指望用它赚钱,这样就取得了最大限度的自由——只提作为花痴的采访者好奇的一切问题,根本不在乎读者爱不爱看。
TR一切问题?甚至……
《花》:甚至偶像的性幻想内容?(笑)放心,那不属于《花痴志》的定位——我们没打算做色情刊物。
TR(笑)原本考虑过?
《花》:讨论过。但我不认为你会喜欢被问到那样的问题——过分色情的片子你都会拒绝,而且没几个演员会乐于回答那样的问题。但我的问题你还没回答呢:为什么我们会在现实面前改弦易辙?
TR…………是的。我可以背负高额的违约金去见父亲最后一面,但这并不是他所希望的。无论如何,后代的生活总是要继续,而且要循着正常的轨迹继续下去,这是生活的慈悲,也是生活的残酷。这是亲情的真相。
《花》:谢谢你的回答!真的非常感谢。
那么,也是基于这样的观点你导演了《The War Zone》?你认为人们对血亲乱伦的本能性排斥源自哪里呢?
TR这是个很值得探讨的问题,我只能猜想它可能来自基因。撇开伦理、道德、心理,血亲乱伦会产生畸形、变异,不利于物种演变,所以我们的排斥与反感或许早就种在了基因里。
《花》:你为什么要拍摄这样一部影片?你不认为它会动摇我们对家庭、亲情那种固有的安全感吗?
TR那样的事实是客观存在的——尽管让人不舒服,而不是我生编硬造出来的。很多事情不是你不去呈现它,它就不存在。电影更不是只拍人们爱看的东西。当时我看完书的第一反应不是我应不应该为他们做什么,而是我该怎样做。至于原本正常的家庭伦理关系,如果它们真的很正常,就不会因为这些东西产生任何变异。
《花》:你如此热爱电影,有没有什么时候对自己产生过怀疑?突然感觉自己所从事并为之努力的一切都是毫无意义的?
TR你会认为我的工作是毫无意义的吗?
《花》:当然不会。事实上我乐意观看你参与的每部影片。但我问的是你对自己,难道从没产生过任何怀疑?
TR人对自己的认定源自外界和自我双方面。我会怀疑,偶尔,但不会让这种消极的情绪持续太长时间,来自你们的外界认定也会带我走出这种怀疑。
《花》:观众的看法很重要?我以为好些演员会清高到并不在乎观众是怎么想的。
TR怎可能?电影是拍给人看的,是用来交流的,再清高的演员也是需要观众的,何况这项职业本身没有任何需要清高的理由。
《花》:能说说夫人Nikki Butler吗?我知道遇上她之前你曾经历过一段相当艰难的时光,无论感情、事业还是生活。还相信婚姻?
TR(之前)我确实相信白头偕老,我只是不相信自己。但是和她相处了几个月后,我发现我想要和她结婚。因为有这个人在,就再也不会感到孤独——你知道有时即使身处人群中,也会有孤独得要命的感觉——而假如没有她,我之后的人生会是一堆垃圾。
《花》:Nikki什么地方吸引你呢?我想所有花痴都会很好奇。
TR……说不上来。
你恨一个人、讨厌一个人,可以一一列举她的种种缺点和劣迹,但爱一个人不是。爱一个人,你也可以一一列举她的种种优点和温暖举动,又会觉得所有这些都不足以代表她带给你的感受。
…………我想这才是爱吧?
《花》:你是那种主动追求爱情的人吗?能谈谈与Nikki相识的经过?
TR应该算是。认识Nikki在圣丹斯电影节,她正跟朋友来滑雪。我只看了一眼,随即花一个晚上时间和她朋友混在一起,最后说服对方“把你那个朋友,一个人,带到这儿来。”然后……我很会把握住珍贵的机会。
《花》:才看过你参演的新片《My Blueberry Nights》,可惜你的戏份全被剪掉了,遗憾吗?
TR不遗憾。我享受同王家卫合作的过程,而电影是他的,保留什么、舍弃什么那是他的自由。
《花》:我很好奇,剪掉的情节讲的什么?
TR你猜想它可能讲了些什么呢?你们杂志不是以想象力著称吗?
《花》:哈!谁采访谁哦到底?
嗯,我手头只有几张剧照,如果仅凭剧照猜想,我会认为你是捡垃圾的。
TR捡垃圾的!?(大笑)好吧,继续。
《花》:因为在诺拉·琼斯的漫游经历里,爱情、亲情、友情都涉及到了,而你是与裘德·洛演对手戏,重复任何一项都没多大意义,所以我会设想你有强迫症,比杰里米更爱搜集钥匙和锁,而捡垃圾是最好的搜集途径。
TR为什么要是强迫症呢?
《花》:现代人的心理疾患嘛,不是抑郁症就是自闭症,要不就是强迫症。王家卫的人物大多有抑郁或自闭倾向,但好像还没多少强迫症患者。于是你见着锁就会想要搜寻跟它相匹配的钥匙,见着钥匙又想搜寻跟它匹配的锁,就这样边捡垃圾边强迫着,结果就有了那个坐在轮椅上、抱着个保险箱的老头来为你的强迫症承担后果,而杰里米就因此改变了对钥匙和锁的看法。
我想的接近你们的剧本吗?
TR完全不接近,但比它更有意思。我会很乐意出演这名“捡垃圾的强迫症患者”(笑)。
《花》:据说拍摄《My Blueberry Nights》的最后一场吻戏时,为了呈现不同角度、观点与氛围,诺拉·琼斯与裘德·洛反反复复吻了有150次之多,你怎么看?
TR(笑)很美妙的过程啊!我想双方都会认为那是不错的经历,王家卫也找到了自己要的感觉,只是投资方会比较介意——太费胶片了。
《花》:据说王家卫相信,有些戏起码要拍上几十遍,演员的好感觉才能出得来,法斯宾德的戏却常常一遍通过。谁的方式更接近你的体验?
TR不一样。有些戏需要释放内心深处真实的自我,这种一遍通过会比较好——经受不了第二次。另一些戏需要反复揣摩才能呈现自然的状态,还有一些疯狂的戏需要与人互为带动,要慢慢加热升温,才会出来很High的气氛——那很重要。
《花》:作为《花痴志》的记者,我想代所有花痴问一下:你会特别期待与哪位女演员拍吻戏呢?会在事前,嗯……做足口腔清洁工作吗?
TR(大笑)不不不!不会刻意去做——太小心会让某些奇妙的感觉溜掉。至于期待,那得由选角导演和对方说了算。不过,我是相当欣赏杰西卡·兰格,她有一种极其优雅的风度,非常迷人。与德鲁·巴里摩尔拍吻戏的感觉也很不错,甜美愉悦。
《花》:喔哦!
TR(笑)你知道的,我从来都不是正人君子。
《花》:好了,我们的采访到此结束了。
顺便问一下,我可以借职务之便拥抱你吗?
TR没问题。
《花》:哪怕半个小时?我知道这很无礼而你的日程已经相当满了,经纪人又在……
TR我说了,没有任何问题。
《花》:太好了!你知道吗?这可是我遗愿清单里的一项呢!
你不用跟我说话,我也没打算跟你说话,就这样静静抱着好了。
(以下无言)
…………
 
《花》:放点音乐可好?
TR你说了算。
《花》:那就《Lost Boys Calling》?……好了好了,我承认,我是蓄谋已久。
《Lost Boys Calling》(Rogers Waters)
回复 (2) | 收藏 (0) | 2254 次阅读 |

花卷-Simon-Tim (北京)

女 113岁 狮子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