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叫我李花花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日行一善、电影、碟与书

tintin 发布于:
“为什么取不出来呢?买家明明已经确认付款了,那钱就应该在我的银行卡上了啊!”
…………银行职员和保安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们肯定也不了解,若是一直这么下去,还不晓得还要排队排多久才会轮到我。
因此,善良而又潇洒的TINTIN同学出场了,我走向前,轻轻地拍了拍那可怜的小姑娘的肩膀,缓缓道出:“孩子,买家在确认收货付款以后,那笔买卖资金是打到了卖家你的支付宝上,并不在你的银行卡上。”然后,露出了我整齐的牙齿微微一笑,想必在场群众都以为是天使降临了吧。那个可怜的小姑娘终于觉悟到了,她问到“那该怎么拿到那笔钱呢?”我又一笑接着说:“你必须得登陆到你自己的支付宝上,自行将钱转到你的银行帐户上,这样就可以了。”银行里的人都笑了,因为我就是那可爱的小天使。

为了能够积德,为了我的未来能够在神的祝福下顺利走好,昨天,我在刘X的监督下,许下了“日行一善”的誓言,无论是在哪里,只要遇到了需要帮助的孩子们,我都会像天使一般的来到他们面前,给他们以帮助。啊~~~我好象感觉到了我那可爱的小脸,可以像金子一样在漆黑的夜晚发出一道暖人的白色光芒。啊`~~~~~~


最近,“好么网”里的《THE 4400》第三季看不成了,我十分郁闷,我认为一旦我开始看一部剧,除非那部剧特别难看,一般情况下,我是一定要从头看到尾的,但是到现在我已经有三四天没看《THE 4400》,我相当难受,精神都有些恍惚了。

上周末终于在“好么网”上看了那部已经风雨世界了的美版的《无间行者》,感觉马丁仍然在刻意得保持他拍黑帮片的路子,影片可以说是相当尊重香港原版的剧本,女人的角色减少了一些,不像《无间道1》中一共出现了三个与主角有关的女角色,美版中只有一个女人,基本是男人们的戏,然而正是因为只有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同时认识里奥哥哥和马特哥哥两个人,关于这两个角色的对比,以及里奥的心理逐渐趋向病态的描写,加深了不少。很多人评论(可能是美国的评论家们),《无间行者》已经赶上了《好家伙》的经典程度,虽然我个人不是很喜欢马丁式的黑帮片,但我可以肯定这版《无间行者》远远不如《好家伙》,这大概只是美国人自我的喜悦。也有很多人评论(可能是中国的评论家们),《无间行者》几近失败,大概是港版先入为主,而且在港版中堪称经典之笔——梁哥哥注视着黄叔叔落楼的镜头——被美版简简单单的带过了,里奥兄除了惊奇丝毫没有痛苦,我认为这倒是很正常,因为全片没有多少里奥与那两名上司的情感交流戏,而且他只做了一年多的卧底,并不是像港版中的九年时间,其实这一点也说明了香港的足够商业化,为了能够扩大明星阵容,他们还找来余弟弟和陈弟弟来扮演年轻时的两位卧底同志,并且在剧情上把这个时间处理成了九年,而美版中除了两位大牌主角里奥和马特以外,大概就只有尼克尔森最为耀眼了,但我个人还是偏向于马可沃赫伯格,这个只穿着内裤的就将这一广告挂满全街的性感的家伙。影片的最后,来自性感男人的一枪,告知了影迷们,“我们美国人不会拍续集”的观点,而且甚是好玩。
大概在两年多以前,当我听说《无间道》的翻拍权以被好莱坞买下时,我认为那是一件感到高兴的事,大概是那时我的心中仍然保存着一丝丝作为中国影迷的自豪感,到现在那种感觉变成了一堆狗屎,后来我看到的是,不仅仅有《无间道》,台湾的《见鬼》的翻拍权被老汤买去了,美国那边也陆续推出《凶铃》《咒怨》等等,韩国也是在拼命翻拍日本的叫座影片……不知道这样的现象应该称为什么?影片翻拍全球化?翻拍权世界共享?大概可以正确解释的就是“商业”两个字,在香港台湾赚到钱了的片子,我们把它拿到美国再拍一遍再赚一次吧。真正好的翻拍应该是像到了美国后的希区柯克重新拍摄了自己早年在英国拍的一部片子《知情太多的人》,或是像已经九十高龄的市川昆时隔三十年后重新拍摄了同样在出自早年时自己的那部《犬神家族》。

昨天终于看了《稻妻》(中文翻译应是“闪电”的意思,可中文正版碟上却翻译成了“妻子”),我认为“林芙美子+成濑巳喜男+高峰秀子”是最佳黄金组合,就像完美的等边三角形一样,缺一则不能成就经典。高峰秀子在我心中的形象,终结了《卡门还乡》的脱衣舞女而重新树立起了那份美丽高雅的气质。香川京子也确实是个小美人,她在《稻妻》中的出场,不得不不说,那真的有使我眼前一亮的感觉,大概那时我已经深深融入到高峰秀子所扮演的清子的角色情感中去了,在离开了令人厌烦的家,离开了讨厌的姐姐哥哥还是那个恶心又难缠的面包房老板后,来到一个清净的地方,这时香川京子就出现在了镜头前。

昨天驴驴提到了岩下志麻与筱田正浩是夫妻,而日本映画界如此的导演与演员的夫妻档也是十分常见的,说到这时,不免又提到了沟口健二与田中绢代(特别预告:下期日本映画人为田中绢代),似乎当时,沟口健二与田中绢代合作完最后一部作品时,有记者采访导演,沟口大胆地道出即将要与田中订婚的消息,估计当时的沟口并没有正式向田中求婚,田中也定未有要与其结婚之意,这样一来,沟口的这一句倒更加像是一场意淫之语,然而,当记者又采访到田中这一消息是否属实时,从未听说过的田中对于沟口的意淫愤怒了,当即否认,而且《谣言的女人》也成为了二人最后的合作,真是有些好笑。而小津安二郎与原节子的关系更是显得有意思了,大家熟知,当年小津在母亲去世后仅拍摄了《秋刀鱼之味》便也接着去世了,而原节子在小津死后也退出影坛,选择了经常出现在小津影片中的镰仓作为隐居之地,而小津的“无”之墓也在镰仓,这三人之间的关系啊,据我猜测,纯属据我猜测,小津的恋母情结之深,以致于他一生无妻无子,这位母亲想必也是深深爱怜着自己的儿子吧(其实所有母亲的身上或多或少的都有着这一种恋子情结,这也正是为什么婆媳关系成了人间最难处理的关系吧),而可怜的原节子,小津的御用女演员,她也是深深依赖着小津,说有爱意,这可能也是难免的,小津的影片制作班底太坚固了,每个人都是长期在一起工作,并且总是紧紧绑在一块地拍戏。恐怕是原节子想与小津结合,但遭到了小津之母的反对,而小津又是一个不得不听从母亲之话的好儿子,时间一年又一年的逝去,如流水一般,母亲已经逐渐老去,逝世,原节子以为机会大概到了,接着拍摄了《秋刀鱼之味》,但小津与母亲之间的感情之深哪里是一般女人能比的啊,身体也衰退了下来,在《秋刀鱼之味》以后也随母亲去了,演技亦在衰退的原节子失恋了,终身未嫁独自守在小津之墓的周围。

前几日去水果湖买碟(水果湖真是一个好听的名字啊啊啊~~~那里的日片碟全武汉最多呀呀呀~~~),遇见一套三张的《战后女性电影》,满心欣喜的收下了,并且放下了原本想收的《英国自由电影短片集》同样也是三张套装的碟,其中要提到的是《战后女性电影》中有收录田中绢代的第一回导演作品《恋文》,这又是个小小的惊喜,田中绢代一生只导演了六部作品,而她是日本影史上第一位女导演,这还是很让人惊奇的。恩,这真的是非常不错的一套碟。

另外,在那小店里发现了“凯越”(好象是这两个字吧记不清了)的影子,这好象是最近一两个月新出来的一个品牌,基本上做的都是一些洗牌的简9,质量不错,那天在其中翻到《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的“凯越”版,封面是全深蓝色的,中间有一个手画的卡带盘,相当有感觉,不过不想再收《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了。上个月在家里购碟时,那边碟子店的小姐给推荐了三张“凯越”的片子——《陷阱》、《他人之颜》、《化身》——并说这是家里那边的日本人专门打电话定的片子,自从东汽与日本合资后,这还是我第一次感觉到真的已经有日本人过来管理这个公司了,那么结果就是,这三张碟被我一个人全买走了。《化身》是改编自渡边淳一的同名小说,男主角是我们熟悉的藤龙也(76版《感官王国》中的阿吉/这个淫荡的男人竟然与那个幼齿藤原龙也的名字只差一个字我昏),女主角是性感的黑木瞳阿姨,本片也是她从宝冢走向银幕的处女作电影,影片没有给我太大的感觉,简单说来就是一个性感的女人把一个好色的男人骗了一把的故事。真的带给我惊喜的是敕使河原宏的那两部片子——《陷阱》和《他人之颜》,两部影片都是改编自安部公房的同名小说,而敕使河原宏前后一共把安部公房的四部作品搬上银幕,分别是《陷阱》、《砂之女》、《他人之颜》、《焚毁的地图》,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后来转拍其他题材的影片后便落没了,所以,可以说敕使河原宏的出现仅是为了能够将安部公房的作品搬上银幕,而安部公房的作品只有在敕使河原宏的导筒下才能够达到最佳映画化。我丝毫不掩饰我对这两部作品真的是喜爱至极。这里我要说起一件丢人事,我原来一直把《砂之女》与《砂之器》搞混了,所以我一直以为那是一部影片的不同翻译罢了,而导演就是野村芳太郎,记得早年我看过一部野村芳太郎的《颤动的舌头》,本人认为这部评论中被称为能与《驱魔人》相媲美的恐怖片实在是没有任何意思,完全不能与00年修复加长版《驱魔人》中小女孩作蜘蛛状爬下楼梯的镜头相比,在我心中《驱魔人》是世界影史上唯一一部在我看完后仍然觉得发冷打颤的恐怖片。所以,在看到安部公房的《砂之女》摆在图书馆里时,我最初愚昧地以为他是一名推理小说家,又是《砂之器》在作怪,现在终于清楚了,哈哈哈哈——自我嘲笑一小下。

昨天在淘宝上淘书时,发现了《他人之颜》的原作小说,立即被我买下了,同时又在店家那里买了西乡信纲的《日本文学史》(还是想更多了了解一下日本文学)和谷崎润一郎的《阴翳礼赞》(买下这本书的原因一是谷崎润一郎的名字,二是这本只卖3元怎么那么便宜),现在这三本书已经在投奔到我怀抱中的路上了。另外又是“孔夫子”上买下了山本喜九男的《日美欧比较电影史》,上次在“孔夫子”买岩崎昶的《日本电影史》还是相当顺利的,63年版的书页全新仅是有些发黄罢了。上上周一口气读完了四方田犬彦的《日本电影100年》,讲得真是简单,不过那是一本相当是语言魅力的书,还不错。

昨天,收到了青蛙来自湘西凤凰的名信片,上面的照片还不错哦,不过,我想说青蛙你的字写的好丑啊!今天,武汉终于冷下来了,终于感觉到冬天的味道了,真不容易啊!

最后为大家奉献一张我们寝室版的《蔷花红莲》


回复 (3) | 收藏 (0) | 1624 次阅读 |

李花花 (北京)

女 摩羯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