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南如珉

一切都好 只缺烦恼

http://i.mtime.com/tmac01/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短篇小说《乌伊》

南如珉 发布于:

  

前记:你我本无区别,无非都爱自由,路并没错,错的是行路的人。

 

第一章 大年

 

你就站在车站前的过道里。

你摆弄着泛黄的老式地图。像是在等人,又像被别人等。同你一起下车的都是本地人,民工与学生一个个拿着包裹排着队等待检票,在车站接人的看见亲人朋友都互相握手相拥,不一会就各自散开。

你在这里没有看到广告牌,没有路标,更看不出是旅游胜地。街上也没有像你这样四处张望的外地人,甚至连像个游客的人也没有。也许你来错了地方。

你在路口仍然不放心。换了另一条街,只是不想重复刚才走过的路。你不敢走的太远,怕迷失方向,只是在街道上徒步。

你还是听信了那尼姑的话。你果然听信了那尼姑的话。在公共汽车又经过曲折的两小时路程。一人做车来到更加偏远的地方。仍然是个镇,更小的镇。

你看到那小车站旁边的供销社、粮油站、土产收购站都快打烊了,石板路深深地铺向小镇内侧。正值傍晚,周边村庄被余光映射的格外生辉。这里的晚霞显然比你故乡的要艳丽许多,毕竟不曾有乌烟瘴气在中间隔离。那折射的余光总是挥洒在你的脸上,弄得脸色少许绯红。拖着长长的影子,还有重重的身体。高的院墙,在左手指着的昏黄的路灯下步行。草木丛杂的深谷由土桥连接着,红黄色砂岩的乡村遗址平铺在小镇旁边。听远处脚步声像很多个人,步伐急促但不沉重,不出意料的话他们应该是来考察或搞研究的。那平日里破旧的土屋的窗户外开满了野花,没有围墙,甚至没有大门,有的只是高低不平的小路和用石头与泥土垒成的猪圈。远眺便是高山,像是穿上了裙子,裙角还透漏着半个太阳,随便一勾就是一串连绵的山峰。即将逝去的阳光下的云蒸扑朔迷离,红瓦尖顶的住家仿佛飘在树林与野花之间。不知名的小河没有回头的余地,将整个画面分成两部分。小河旁边的树像早有预谋地排列整齐,仰望树梢能洞察微小的新叶。水越往深处流,树便越来越少。我看到家乡那珍贵高大的树都快砍光了,只剩下长有树洞且里面满是苔藓的枯木。

你说你不会迷路,直觉会给你一个正确的方向。小巷,老街,木门,石墙,灰色调的背景完全衬托出跳跃的气氛。每当你从菜园回家时,总会穿过喧闹而狭长的街道,老铁匠击打铁片的声音让你马上想到了过去,一级级石阶像是对曾经岁月的回放倒带。

你是要寻找童年那份回忆?还是要体验那永不再来的景象?

你眼前这委婉的迷像,这隐约的林海,并没有家乡的从容。街道上仍然人不多,也没有多少车辆。远方雾雨朦胧的翠绿的山上,家乡放木材的斜度极大的滑道也被破坏了。那些山水,那些林木,对你都有强烈的的吸引力,薄雾把整个山笼罩起来,隐隐感到沉闷。你知道这里夜晚下雾很正常,只是令你不解的是临近夜晚镇上才开始热闹起来,除了那百货公司的铁门紧闭,和玻璃橱窗前的铁栏杆上了锁,其它的小店依旧开着,只是把日里外面摆的地摊都收了起来,放在屋里卖。已婚的丰满的少妇总是在店里讲价,男人们总是看上几眼。如果觉得有些吵,可以顺便拐进另一个胡同,迎面而来的是门面很窄的茶馆,墙角和门口挤满了人。店家热情的招呼,茶馆里有个瘦得像干柴的说书人,两片嘴皮子一停不停,深陷的眼窝露着诡异的光。你爷爷拽着你的袖口,另一只手抽着旱烟,像是木雕一样微闭双眼,一丝不苟地听,时而有些叫好声。半大不小的孩子成群结队地乱跑,你便毫无意识地跟着一起。你对爷爷说你害怕,你说有点透不过气。回家的路上途径镇上的小酒馆,那酒馆老板每隔两天就用背篓来到镇头的菜园取些蔬菜,或买点整片的羊肉,这都证明了交通的不便利。而此时此刻,你看不到报纸,手机也是没有信号,像是彻底与外界失去了联系。

你所面对的这街口、小巷。你所看到的荒林、原里,都是你儿时的真实?还是现实的幻影?你只记得你爷爷拉着牛车带着你,一路颠簸去镇上赶集,周边森林根本不顾你的心情,都茂密地让你不知所措。你是想活在童年。这苍树的年龄是个谜,更是个神话,你不知它是多少世纪所种植,只是被它的沧桑所感染。街道两旁的有几户农家,那种古老的家院让你不自觉想到聊斋里的狐仙。你只记得你家养的小鸡被隔壁家的猫给吃掉,你还记得家前那口枯井里面是有水的。事实上你记得的远不止这些!顺着牛车留下的印迹往前走,便会进入你无数甜蜜干涩的梦乡。

你总感觉街上人都在看你,无数的眼睛在瞪着你。

你同样也在看着他们。

你想找点线索,哪怕是一点。

你想问路,却又碍于面子。

你已经察觉到你要去的地方快要来临。

你感觉到它的气息,嗅到了神秘,离你不远却又触不可及。

你还在寻找,且不论它是什么。

你逐渐远离了小镇并毫无意识。被风吹来吹去,隐藏在这浓雾中,村庄的田地若隐若现,拾荒的老人一停不停。

你就这样独立自由地走着。来到一拱石桥上,感觉一股踏实,石桥两边的把手早已磨坏,连雕刻物也无法辨别。于是你在桥头另一端才发现它始建于宋代,中间有一次重修。桥头有块用水泥砌成的石板。

你没来错地方,有诗为证!那桥头石板上分明这样写的,尽管字迹不清:

暑往有万千,

寒来终不断。

万象皆无象,

不妄今大年。

 

回复 (1) | 收藏 (0) | 415 次阅读 |
标签:

南如珉 (北京)

男 33岁 摩羯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