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南如珉

一切都好 只缺烦恼

http://i.mtime.com/tmac01/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第七封印】信与不信 这是一个问题

南如珉 发布于:

文:南如珉

每每提及伯格曼的《第七封印》,总有一种梦魇般的凝重,倒不是影片本身的晦涩,而是它传达给我们那种不由言说的厚重感与沧桑感,它是伯格曼心中的人生启示录,是生命终极意义的博大圣经。

 

很难选出伯格曼的《野草莓》、《第七封印》、《假面》哪部更优秀,可有一点是确认无疑的,那就是《第七封印》最能代表伯格曼的风格。尽管他在1976年之后进入了人生的低谷,创作方向有了变化,但整个执导生涯无疑是辉煌的。受到伯格曼影响的导演比比皆是,甚至有戈达尔、费里尼、伍迪艾伦这些名导。伯格曼是个矛盾的综合体,在他的冷酷的宏观主题中,既能发现痛楚与绝望,又能感受到疯狂与希望,回到电影《第七封印》中,这种矛盾体现在了他既没有希望信仰,不相信上帝的存在(骑士布洛克的角度),又在潜意识里相信信仰,对人生充满热情(演员约瑟夫的角度)。因此,要真正解读这部复杂的电影,首先要弄清电影拍摄的背景以及伯格曼的创作初衷。

 

由于伯格曼的父亲是有名的牧师,因此宗教家庭的背景影响了他儿时的思想,在影片中所表现的关于宗教与信仰的话题多数都是受家庭与父亲的熏陶。另外有个关键问题,那就是伯格曼自身的信仰取向是什么?无神论?有神论?如果是有神论,那么信奉的是哪种宗教?就目前的推测,可以得出他极有可能是无神论,这从多处可以得到证明,其中影片的制片人这样说道:伯格曼怀疑上帝的存在,他丧失了信念,他是一个探索者,终其一生都是一个探索者。于是当一个无神论者拍摄一个带有大量信仰、上帝、生命、死亡元素的电影时,无疑带有一种违和感,可正由于有了这种角度,才有重新审视信仰与生命的契机。

 

影片的时间设定在东欧的十字军东征时期,同时也是瘟疫病乱时期,伯格曼把最可怕的两种元素战争与瘟疫连在一起,力求在一个最黑暗最压抑的背景下讲述一个关于信仰的故事,这也是有一定寓意的:战争的愚昧和残酷,上帝视而不见,战后的瘟疫蔓延,上帝依旧视而不见。伯格曼在慢慢地灌输着这种思想,即上帝是虚妄的,不存在的,即便存在也是看不到或者不愿正视人间疾苦的。在这种到底都是黑暗、无处可躲的残酷世界,上帝在哪?这是主角布洛克的疑问,同时也是伯格曼的疑问,当然也可以引申到全天下的困惑。如此压抑的前提下来讲一个故事,无疑会是无比绝望而又痛心疾首的。

 

影片的主线是骑士布洛克与仆人扬在参加荒谬的十字军东征之后,在告老还乡的路上,遇到的各种人物与事件。开头时,当布洛克在陷入沉思时,死神突然出现了,可布洛克远远没有想象中那般恐慌,反而非常冷静地与死神攀谈,要求用一盘棋来决定自己的生死。这个著名的“与死神博弈”的桥段,堪称神来之笔,也将伯格曼心中的上帝狠狠地嘲讽了一番,此时的死神俨然是上帝的另一个角度,黑色的一面,残忍的一面,可是却被一个理想主义者用一场棋局来得到了缓期的机会,上帝的严谨在哪,颜面在哪,是否每个人都能通过各种比赛来得以延缓生命?这甚至是一个黑色的玩笑,一个伯格曼式的幽默,也从侧面证明了上帝如此不堪一击的虚假的一面。另外,为何比赛是下棋?毕竟有太多的方式可以去比较,笔者认为这是在有意传达一层意思:人生如棋,每天都在与死神博弈,每天都有可能是生命的最后一天;另外下棋是非常公正没有投机取巧机会的比赛,是一种愿赌服输的精神。颇具嘲讽意味的是布洛克竟然通过使诈才获得胜利,无所不知的死神竟然毫不知情,也从侧面证明了死神或者上帝的短浅,并非所谓的洞悉一切,这也是影片处处反上帝、质疑上帝的一个精华所在。布洛克获得延长生命的机会倒不是因为怕死,而是想利用这短暂的时间来寻找死亡到底是什么,上帝到底是什么,他不想带着无知带着茫然甚至带着遗憾去死,这也是他对上帝的怀疑,甚至对自己的怀疑,可是他希望有上帝的存在,也在不断地寻求,在科学与信仰之间寻找着答案,因此可以说骑士布洛克带有伯格曼的很多影子。

 

(仆人隐瞒了真相)

布洛克战胜死神得到存活机会后,与扬走在了回家的路上。与布洛克对信仰的缺失不同,扬完全属于自由主义者,绝对的无神论者,没有信仰的人会活的很自由,没有拘束,这是一种超脱的人生境界,同时也是一种局限与束缚。在一天之内,布洛克与死神下了三场棋,当第二次下棋赢得死神时,布洛克说要用余生做有意义的事情,最后一次输给了死神,也意味着丢掉了性命。

 

当两人来到一座教堂时,布洛克向神父阐述了自己内心的苦闷与不解,也是他心中最大的压抑与怀疑:上帝是否存在?以什么状态存在?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布洛克这种只要真理不要信仰的态度让人瞬间想到了伯格曼本人。可是当他发现神父就是死神假扮时,也并没有慌乱。这里有一个问题,为何死神没跟着其他人偏偏只跟着布洛克?同时死神的出现没有让布洛克以外的第二个人发现?其实这就是导演隐藏的地方:当时由于蔓延的瘟疫,人们对上帝分外虔诚以求自保,甚至很多人通过自残的方式恳求上帝的原谅,唯独布洛克处处抵触和质疑上帝,那么上帝愤怒的一面——死神,将会始终跟着你,不仅证明上帝的威严,也让布洛克的大言不惭付出代价。另一方面,扬与一个教堂绘画者的对话也是耐人寻味,而绘画者冷酷的言辞,死寂的死神之舞,都让影片弥漫着凝重和诡异的色彩。仆人扬那种看透一切的态度也是全片的另一个支点,他对死亡对上帝的态度是无所谓的,既不排斥,也不歌颂,只是玩世不恭而已。

 

整部电影始于早上,终于晚上。在这一天的时间里,两人依次遇到了演员约瑟夫夫妇、演员斯卡、铁匠夫妇、不知名女孩、强盗法拉。伯格曼通过这些众生相,来描述一个人类面对死亡的全景式的概况。

 

首先约瑟夫夫妇是全片仅次于骑士与仆人的重要角色。约瑟夫是个虔诚的有信仰的人,他热爱生活,尊重生命,甚至每天早上要打几个滚来面对新的一天,他认为上帝是不容置疑的,神圣不可侵犯的。妻子则对信仰没有任何概念,她介于两者之间,同时又完全依附与丈夫。他们夫妻二人每天的简单快乐与布洛克的隐喻怀疑形成了对比。当约瑟夫与骑士相遇后,尽管信仰完全相悖,但还是很有契机的契机地走到了一起。约瑟夫胆小懦弱,惟命是从,可那颗忠于上帝的心一直让他处于热情乐观的状态。甚至他创作的歌曲也是在歌颂耶稣,盛赞天堂的美景。他们夫妇与骑士等人开始了逃避瘟疫的旅程。一次偶然间,约瑟夫发现布洛克竟然与死神在下棋,骑士故意拖延时间为约瑟夫提供了出逃的机会。惊慌失措的他赶紧和妻子驾马车逃跑了,在整个世界被死神笼罩之下,他们成为了极为幸运的逃脱者。

 

演员斯卡与他们夫妻二人同道演出,在一次演出失利后与一铁匠的妻子私奔了。斯卡是一个对上帝和死神带有嘲弄心理的人,他自称最适合扮演死神的角色,可到最后死神找到他时,他却原形毕露,变得无比胆小,面对死神的来临,他远远没有布洛克看得释然,当然他也想到了争取缓刑的的机会,哀求死神说:演员能不能得到特殊待遇?或许这是笔者认为如此严肃的影片中最具有喜剧效果的一句话。事实证明丑恶的嘴脸只有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才会出现。

 

(两人的暗号)

铁匠夫妇在影片中基本只起到了加重戏剧性、趣味性的效果。铁匠是一个无比直爽憨厚的人,影片并没有对其进行信仰上的描述,。妻子与演员斯卡的私奔显得非常幽默,伯格曼也顺便调侃了女人的多变。

 

那个不知名的女孩是仆人在找水源时不经意救下的,由于无家可归,女孩便与仆人一起踏上了旅程。影片多次的特写完全将女孩的纯真、善良表现出来,尤其是临近结尾时才说出的第一句台词:结束了。这句话也代表了她面对死神时的态度,坦然待命,顺其自然。

 

至于强盗法拉,起初他骗布洛克参加十字军东征,后来成为了强盗,最后死于瘟疫,也算恶有恶报,以致在最后临死时也没有人用正眼去看。

 

布洛克在这个回家的旅程中,见证了信仰终究是靠不住的,它并不是烧死女巫就能躲避上帝惩罚的,并不是自残就能得到救赎的。愤世嫉俗也好,茫然疑惑也罢,终究都难逃死神的追逐。而布洛克终究在死神赶来之前做了有意义的事,他拯救了约瑟夫夫妇还有他们的孩子,也算为自己的生命做了完满的终结。

 

(布洛克故意把棋子弄歪,给约瑟夫创造逃离时间)

影片的最后,布洛克、扬、不知名女孩、铁匠夫妇来到了布洛克的家,他与妻子的相见远没有想象的激动,这个被死亡侵袭的世界,已经全然没有了生机与热情。当他们六人在用晚餐时,妻子读起了《第七封印》。此时死神终究还是不期而至,任何人也无法逃脱死亡的命运,于是开始绘画者的死神之舞成为了现实。

 

至于最后的死神之舞,再次出现了争议,死神带着布洛克、扬、铁匠夫妇、斯卡、法拉,走向了黑暗死亡的世界,除了被布洛克拯救的约瑟夫一家之外,为何没有布洛克的妻子和不知名的女孩?笔者认为两种解释:首先是当时影片本身拍摄出了问题,最后那场戏很多演员已经回家了,于是只能让其他工作人员临时顶替,导致了人物上的缺失。另一种解释是这两个女性是无辜的,没有任何杂质的,死神没有带走她们的理由。至于约瑟夫一家的幸免于难,笔者认为是约瑟夫的虔诚和对生命的无限向往,这都是打动上帝的筹码。

 

影片最大的主题当然是对信仰和上帝的态度,死亡只是表面上加以衬托的元素,毕竟伯格曼不是在讲一个死亡的故事。笔者认为最终伯格曼并未给出明确的答案,哪怕约瑟夫的侥幸存活,也不能证明信仰上帝的人能够得到永生。同时也可以把影片当成公路片来看,即布洛克与扬在战后回家路上的一路波折,通过对上帝的质疑来阐释一个疑问:人被莫名其妙丢在了这个世界上,究竟是为何什么,有何意义?是像骑士一样不断质疑不断寻找,还是像约瑟夫一样甘从天命坦然面对,既然活着要面对战争与瘟疫,那么为何还有被上帝抛到人世?无疑电影的基调是消极的。与死神下棋也好,共舞也罢,都是伯格曼对上帝的嘲讽,都是对虚无主义的强烈抨击。

 

应该说其实布洛克在最后还是懂得了信仰与死亡的意义,他被约瑟夫的纯真快乐所打动,也让他在最后做了一件拯救约瑟夫家庭的有意义的事,他的人生没有了遗憾,旅途到达了终点。布洛克的疑惑或者伯格曼的疑惑终究有了出口,即上帝并不存在,它存活于人们的想象当中,与人类是一种相互相成的关系,可正因为人们的想象,才把上帝当成一种对抗恐惧的意淫出的对象。它对现实社会中的痛苦没有丝毫的帮助,却可以当成一种崇拜对象而让自己变得有信仰和活力。布洛克与约瑟夫的矛盾还在继续,因为上帝本身就是个矛盾体。

 

可笔者更愿相信布洛克的那句:我需要真理,不是信仰,不是承诺,而是真理。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第七封印 Det Sjunde Inseglet(1957)

8 .2 / 9 .2

第七封印(1957)

影评(243)

收藏(1338)

回复 (20) | 收藏 (16) | 1112 次阅读 |
标签:

南如珉 (北京)

男 33岁 摩羯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