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南如珉

一切都好 只缺烦恼

http://i.mtime.com/tmac01/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镜花水月皆虚妄

南如珉 发布于:

文:南如珉

提到塔可夫斯基的《镜子》,自然是被他的镜头和多线叙事晃晕,尽管老塔一再澄清这是一部再简单不过直线叙述的电影,但显然不是每个人都站在他的角度去想,凌乱的剪辑与时空的交错让人迟迟难以入戏。

 

一提到梦境、呓语、自传这些词汇,自然联想起另一部伟大的杰作《八部半》,但老塔的《镜子》与费里尼的《八部半》还是有所不同的,相对天马行空的《八部半》,《镜子》少了些鬼斧神工的想象力,多了些唯美绚烂的浪漫诗意。一再惆怅老塔在创作的巅峰时期离逝,甚至不亚于对杨德昌的惋惜,大师在留下了无数经典之后,终究还是在时间的考证下留下了芳名。老塔一再以导演的身份命名,但骨子里终究还是一幅天生的诗人做派,处处萌生的诗意完全渗透在电影的每个层面,尤其是这部《镜子》,几乎以朦胧诗的姿态来推进剧情,在波澜不惊中呈现一个诗意盎然的世界。

 

老塔非常对位文坛的华裔作家高行健,二者的相似之处甚至令人惊呼。他们都是独辟蹊径的拓荒者,浮华年代的思考者,留恋童年的造梦者,生不逢时的孤独者。高行健在2000年拿下诺贝尔文学奖的代表作《灵山》,也几乎与老塔的《镜子》有着惊人的吻合,伟大的艺术家都是相似的,都对自由与独立有着无比饥渴的向往。他们在寻找童年的过程中,都对现有的生活进行审视,那些似幻似真的回忆,犹如梦一般唯美,在现实与记忆之间寻找平衡,寻找那逝去的美丽。和小说《灵山》一样,《镜子》也是由一些毫不相干的片段构成,每个片段都记载着梦境与回忆,现实与无奈,在老塔长镜头的监控下,这种行云流水般的意识流将整个影片的气质展现出来。

 

影片之所以难懂,也是由于它是由多个片段构成,并且每个片段之间没有内在的联系,可以把整部电影分为多个小的故事,每个故事都是并列的,出场的人物也不同,流水账一般,很多都是一晃而过。老塔只是为了呈现儿时的回忆,力图营造一个全景式的画面,里面的众生相要么有开头没结尾,要么有结尾没开头,断断续续,支离破碎,让观众很难跟上节奏,初识此片甚至感觉在生拼硬凑。另外在演员的安排上更是蹊跷,主人公的妈妈与妻子是一个演员,主人公的儿童形象与主人公的儿子也是一个演员,再加上老塔刻意迷惑的剪辑,很容易造成一种误差,分辨不清时间空间与人物,在现实与回忆里肆意穿梭,让人一头雾水。倒不是说老塔故意炫技,只是这种意识流的表现手法过于前卫,同时长镜头的运用更让影片的诗意挥洒自如。

 

剧情

 

电影主要还是以老塔的童年和回忆为主,从30年代到60年代,从当时作为孩子见证了母亲的种种经历到如今自己的各种波折,从当年的战争与灾难到如今的和平与压抑,老塔的包罗万象的镜头在表达诗意美感的同时,也严肃地见证了那一段黑暗的历史。影片大体分为十多个个片段,下面从每个片段入手,分析老塔的这部游走于记忆与现实的杰作。

 

开头的几分钟是来自电视里面的镜头,一个女医生治疗一个患有口吃的青年,当最后青年把“我能说话”喊出来时,也证明了老塔终于不再沉默,不再失语,开始了内心深处这段心灵之旅。

 

接着是母亲maria与一个医生漫无边际的交谈,当医生与母亲一同摔倒时,医生却笑了出来。然后镜子第一次出现,燃烧的房子、悄无声息的落雨,都让这个画面显得美感十足,可这熊熊烈火让人不安,也暗示了前线战争的猛烈,母亲坐在井边,甚至用欣赏的角度来看着这房子慢慢成为灰烬,慢慢的看着美丽的火焰在雨中挥舞,母亲的眼神冷漠呆滞,因为她没有办法阻止,没有办法拯救,只能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正如战争。

 

下一个片段是个梦境般的景象。孩子从梦中开始呼唤父亲,而父亲在帮母亲洗头发,此刻进入了一个幻境般的画面,母亲摆弄着湿漉的头发,天花板开始落下,甚至房子也快要塌陷,接着雨也跟着落到了房间里。母亲拿着毛巾,走到镜子面前时,忽然容颜已逝,这也说明主人公的梦境与现实难以区分。

 

接着回到了现代,主人公alsksei与母亲在电话中争执起来,当主人公说到自己三天没有说话,梦见儿时着火的房子时,这也分别代表了开头的口吃青年与燃烧的房子。接着主人公与妻子natalya开始了争吵,说妻子和她母亲很像(其实是一个演员饰演)。而妻子natalya在镜子中看着丈夫,说很难与他生活在一起。尽管两人距离很近,但隔着一道镜子,这是一种冷漠,甚至比恨还要可怕。他们谈话之间,引起母亲在印刷厂工作时候的事情,主人再次陷入了回忆。

 

画面再次转入了母亲的视角,回到了儿童时期。母亲误以为有一个印刷错误,因此冒着雨去印刷厂印证,当发现根本没有错误时才开始安心。在浴室洗澡的时候水突然停了,她却暗自发笑,这个笑也与开头医生的笑异曲同工。这个片段止于一个熊熊燃烧的画面。

 

然后再次回到现代,主人与妻子依然争吵,引出了两个西班牙邻居,此时也站在了邻居的角度。在1939年时,由于西班牙内战,导致一部分西班牙儿童迁移到前苏联,于是他们扎根于此,娶妻生子,可永远无法融入到这里的生活(邻居一直在模仿西班牙本国的斗牛士)。这也间接反应了老塔自己颠沛流离的异地生活以及对自己国家的渴望。接着依然是西班牙邻居的角度,回忆其西班牙内战的场景,让无数人抛妻弃子,丧失家园。这也是对自己儿童时期的战争的一种折射,对当年父亲奔赴前线的悲壮的一种引申。接着是一个类似纪录片的片段,人类操控着硕大的热气球在天空中翱翔,却操控不了自己的命运,这是一种被抛在空中风雨摇曳的感觉,画面带着美好的憧憬,却难掩心中的忧愁。

 

下一个片段回到了主人公的儿子ignat。妻子把包弄翻,儿子ignat帮她收拾,妻子走后,儿子发现房间里有两个妇女,一个老仆人离开,另一个中年妇女让儿子读普希金的信,当儿子读完时,发现有人在敲门,可当他开门回来时,中年妇女不见了,可桌子上还有放过茶杯的痕迹,而这个印记随着也不见了。这是老塔很梦幻的情节,甚至有些浑然不知的感觉,也是在说明有些东西会随着时间而慢慢消失,但不代表它没有存在过。接着儿子ignat接到了主人公的电话,主人公也回想起了自己的初恋。

 

再次回到了记忆中,首先出现的便是主人公的初恋,一个嘴上有泡的女孩,不过也仅仅是一瞬间,马上闪回到了主人公军事训练的画面。然后一系列的蒙太奇画面,里面掺杂着大量的纪录片,有苏联红军渡河、解放布拉格的二战装甲部队、拍摄战犯尸体的战地记者、核试验的蘑菇云、珍宝岛事件中苏冲突、高举毛泽东语录的中国工民等等。这些镜头无一例外地表现了战争的残酷和愚昧。随后父亲在战后回来了,看望主人公与他妹妹,紧紧拥抱在一起,算是电影中为数不多的温煦画面。

 

镜头再次回到现代。主人公与妻子对儿子由谁抚养引起争执。而窗外,儿子在烧着一些腐朽的树枝,也是电影中第三次出现燃烧的镜头。两人的谈话再次引起了主人公对儿时的向往。

 

这一段像是主人公的自言自语,在回味着童年的诸多画面,在睡梦中喊起了母亲,正如开始喊父亲一样,整个画面像是一种幻觉或者梦境。然后母亲把首饰卖给邻居来供给家庭开支。年少的主人公独自在客厅中,在镜子面前审视着自己,忽然镜子中出现了嘴上长泡的女孩,这个让自己心仪已久的女孩代表了儿时美好的向往,一种真挚纯粹的感情。女邻居并不友善,在镜子中试戴着首饰,一脸高傲的她与母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甚至还要求母亲帮她杀鸡,母亲终于愤怒地离开。

 

下面是一些回忆场景的拼凑,大量蒙太奇的运用让镜头行云流水。这些回忆可能是梦,可能是真实的存在,也可能是后来修饰过的,但它们都如此的清晰的存在着。父亲、母亲、牛奶、狗,绘成一些无关紧要的琐碎的画面。

 

回到现实中,主人公躺在了病床上,尽管医生安慰他说这是无关紧要的病,但他心中非常清醒,自己的时日不多。此时有一个乌托邦式的隐喻,主人公拿起床边的小鸟,将其放飞,也预示着他无比渴望自由。接着一个梦幻般的蒙太奇,影片进入了收尾阶段。

 

结尾是在田野中进行的,是一种不由言说的开放式结局。场景和开头很像,年老的母亲拉着两个孩子,在树林中穿梭。而年轻的母亲与父亲在草丛中躺着,当父亲问起母亲想要男孩还是女孩时,母亲只是陷入了沉思,没有回答。就这样,年老的母亲与年轻的母亲互相切换,或者说主人公已经开始意识模糊,分辨不清母亲的样子,在这个真实的梦境中,在这个如诗如画的长镜头中,结束了这部电影。

 

整部影片的配乐几乎都是巴赫的音乐,背景台词是老塔父亲的诗歌,老塔的母亲也在影片最后出现,饰演影片中的母亲,有种说不清梦与现实的人戏不分的感觉。影片有大量的雨中镜头,那种湿漉漉的气质也暗示了压抑阴暗的氛围。尽管老塔极尽全力将故事塑造的唯美,画面捕捉的盎然,但也无法掩盖这种并不美好的悲剧。一家人对战争的恐惧,对父亲战后归来的等待,都在毫不起眼的镜头下渲染的无比沉重,可当父亲真正回来时,等待一家人的却是父亲再一次离开,投入到另一段恋情。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自己长大之后和父亲走了同样的道路。另外要多提一句,不知是有意为之,还是天作之合,姜文在《太阳照常升起》中像是在镜子审视中附体了这种唏嘘。不论是从妻子等待丈夫的战后归来,丈夫的出轨,还是异曲同工阿辽莎,都让两部电影在气质上都有了投机的可能。

 

镜子只是一种道具,它可以看清自己,也可以反射到别人,因此影片一直处以审视自己与洞悉别人的过程。可是镜花水月的东西过于飘渺,正如影片中这些梦境和记忆,就像老塔自己所说:时间是不可逆转的,而记忆使生命得以访问过去。但是记忆毕竟是靠不住的,有偏差的,会模糊的,在老塔含糊其辞的镜头中,捕捉那些似是而非的童年。正如那些森林、原野、细雨、房子、牛奶、狗、土豆一样,镜子只是其中之一,是童年记忆中的一种至关重要的道具,因为镜子里的东西特别真实,它折射出的童年特别压抑。

 

高行健曾在《灵山》中提到了“万象皆虚妄,无象也虚妄”。或许每个艺术家都有童年情结,都对那些残忍的美好念念不忘。于是当母亲坐在旷野中木架上,吸着惆怅的香烟,等待着丈夫的归来时,这种万象神韵该是有多么虚妄。

后语:开头提到导演塔可夫斯基与作家高行健风格神似,那就用高行健小说里的几段话来解释《镜子》的杂乱无章,来诠释这种自成一体的风格。

 

 "全都零散无序,作者还不懂得怎么去组织贯穿的情节。
 "那么请问怎么组织?

    "得先有铺垫,再有发展,有高潮,有结局,这是写小说起码的常识。

    他问是不是可以有常识以外的写法?正像故事一样,有从头讲到尾的,有从尾讲到头的,有有头无尾的,有只有结局或只有片断讲不下去的,有讲也讲不完的。没法讲完的,可讲可不讲的,不必多讲的,以及没什么可讲的,也都算是故事。

 

把游记,道听途说,感想,笔记,小品,不成其为理论的议论,寓言也不像寓言,再抄录点民歌民谣,加上些胡编乱造的不像神话的鬼话,七拼八凑,居然也算是小说!


他说战国的方志,两汉魏晋南朝北朝的志人志怪,唐代的传奇,宋元的话本,明清的章回和笔记,自古以来,地理博物,街头巷语,道听途说,异闻杂录,皆小说也,谁也未曾走下规范。       (节选高行健《灵山》第72章)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镜子 Zerkalo(1975)

8 .7 / 8 .8

镜子(1975)

影评(61)

收藏(650)

回复 (7) | 收藏 (9) | 857 次阅读 |

南如珉 (北京)

男 33岁 摩羯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