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光之翼 影之舞

电影,是人最初的梦,也是最后的梦!

http://i.mtime.com/tonyspace/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永恒之梦:解读电影语言

Apollo 发布于:


永恒之梦:解读电影语言

 

/马丁·斯科塞斯

/林诗钊


 

前言:201341日,马丁·斯科塞斯获选本年度杰斐逊讲席。杰斐逊讲席设立于1972年,是美国联邦政府在人文学科方面授予公民的最高荣誉。马丁是首位获此殊荣的电影人,他的演讲题目是:Persistence of Vision: Reading the language of Cinema。本文是该讲稿的文字版。

 

:此文翻译的很一般,有些翻译不准确,原文中有些情绪饱满的语句也未能翻译出那种情绪感,我只是重新翻译了第一段,另修改了大概六七处,有精力的朋友可以读一下英文原文。

英文原文http://www.nybooks.com/articles/archives/2013/aug/15/persisting-vision-reading-language-cinema/

 

罗伯特·多纳特在《魔术盒》中,1951

 

    在1950年英国制作的电影《魔术盒》里,伟大的英国演员罗伯特·多纳特演的是威廉·弗里斯·格林——电影的发明者之一。这部电影是为不列颠节而拍的,里面云集了客串的明星。英国那时候的大牌演员大概有五六十个,他们在这部电影里扮演了大部分的角色,包括其中那个扮演警察的演员——那可是劳伦斯·奥利弗爵士。

 

    我第一次看这部电影,是和我爸爸一起看的。那时候我八岁。这部电影对我影响至深,之后没有哪部电影可以相比。我觉得,是它点燃了我对电影的热情,使我为其着迷,为看电影着迷,为拍电影着迷。

 

    弗里斯·格林将他一生都献给了电影,可他死的时候却一穷二白。想到格林的一生和他的结局,电影里那句台词——“你肯定会过得很开心的,格林先生”——听来无疑讽刺,但其实说起来,又不无道理,因为至少终其一生,他都为电影着迷着。这件事困扰了我,但也启迪了我。我当时很年轻,尽管没有说出来,但我从荧幕上感受得到。

 

    我经常被爸妈带去电影院,因为我从三岁起就有哮喘。我不怎么能运动。但是我爸妈很爱电影,他们不爱读书——在我小时候生活的地方,没人读书的——因此可以说,电影连接了我们一家。

 

    时至今日,我才意识到电影给我带来的温暖的弥足珍贵,通过它,我与父母得以连接沟通,我与屏幕得以相识。我们一起经历、感触了很多。屏幕上的感情我们感同身受。20世纪40世纪年代到50年代的电影有时候是在细微之处表达情感的:通过手势,眼睛一瞥,两人之间的情绪反应,灯光,阴影。所有这些,在我们现实之中,通常都不被注意,也无人谈论。

 

    而这些,也正是电影的魔力所在。每次我听到别人把电影降格为幻想之类的东西,或者试图在现实和电影之间做出明确的区分,我都觉得,这是在回避电影。电影自然不是生活——通过电影,我们向生活祈祷,向生活进行着不间断的对话。

 

    弗兰克·卡普拉说过,电影就是传染病。我很小时候就被传染了。每次我和爸妈或者和哥哥去买票,我都能感觉到这种病的存在。进门之后,走过地毯,再路过卖爆米花的地方,(那个地方的味道很好闻),再就是检票员了。在某些老式的电影院,还会有很多门,门上有小窗子,你往里一看,小窗子会放些很神奇的东西。进入电影院对我而言,神圣之至,像是我的神殿,身边的现实生活都会显得黯然失色。

 

    电影是什么,为什么它会如此特殊?这么些年了,我觉得自己已经找到了答案。

 

    首先,电影与光有关。

 

    光是电影的开始,不言自明。光是电影的本质——电影是光的发明,而且到现在,电影还是在暗暗的屋子里放映的,唯一的光源就是电影。不过当然,光是所有东西的开端。大多的创世神话都是设定为黑暗混沌的背景,然后故事随着光的到来而开始——这意味光创造了一切。光帮助我们认识自己,继而认识世界。认识世间的相同与不同,我们学会为东西命名——这都是认识世界的过程。我们便是所谓的被启发了enlightened),可见光(light)对于认识自我的重要性。

 

    其次,电影与运动有关。

 

    我记得我五岁还是六岁的时候,有人放了16mm的动画片,我还过去往放映机里看了看。我看到无数小小的图案以稳定的速度机械地运动着。而且他们是倒着放的。他们一直在动,还会有咔哒咔哒的声音。詹姆斯·史都华在和彼得·博格丹诺维奇的对谈中把电影定义为,时间的片段。我小时候看到那些小东西在那动啊动的,也有此感觉。

 

    三千年前的肖维洞穴的壁画里,画上有一头野牛有好几对的脚,也许这是作画者想要表示野牛的运动。这说明了,人类试图使画面运动,试图捕获运动的欲望自古便有。我觉得,这是一种神秘的原始的驱动,是想要穷尽我们是谁我们是什么奥秘的尝试。

 

爱迪生制作的电影《猫打拳击》,1894

 

    1894年爱迪生在他新泽西的工作室用电视摄影机(Kinetograph)拍了一部猫打拳击的影片,这是电影的开始。毫无疑问,爱迪生是电影的发明者之一。关于到底是谁发明了电影从来争论不休——有人说是爱迪生,有人说是卢米埃尔兄弟,有人说是弗里斯·格林。但其实,电影还可以追溯到1888年,有个叫路易··平斯的人也在自己家拍了部短片。

 

    要追溯的话还可以追溯得更远,在19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之间就有了。一个叫埃德沃德·迈布里奇的人把很多台相机靠在一起,然后拍连续的照片,拍人物啊动物啊。他的老板利兰·斯坦福让他看看,马在奔跑的时候,是不是四只马蹄都离开了地面的。迈布里奇证明了,的确如此。

 

    电影真正始于迈布里奇?还是我们应该追溯到肖维壁画去?托马斯曼在她的《约瑟夫和他的兄弟们》里说:

 

    “我们听得越深,我们离过往的世界便越近,我们便会发现,人类的历史和文化的开端,实在是深不可测。

 

    所有开端都是深不可测的,人类历史的开端,电影的开端。

 

    众所周知,卢米埃尔兄弟的《火车进站》第一步公开放映的电影。它是1895年拍的,我们看到的东西也是1895年的。人们穿衣服啊人们的移动,都是当时的重现。这便是电影特殊的第三个方面,时间的重现。又来了,刚刚说的,时间的片段

 

    我们拍《雨果》(2010)的时候,我就想着要重现放映火车进站的场景,人们被电影吓坏了,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因为他们以为火车真的会撞到他们。

 

    我们看卢米埃尔兄弟的电影时,就会发现他们和爱迪生的电影很不一样。卢米埃尔不只是把摄影机架在原处,以此来记录事件和场景。你研究就会发现,他们摆摄影机的位置是多么精挑细选,对于景框之内和景框之外的判断,对于摄影机和火车之间距离的判断,对于摄影机高度的判断,对于摄影机角度的判断,都是精心设计过的,有趣的是,如果摄影机的位置稍微变更一下,观众也许就不至于被吓成那样了。

 

 

大约1929年,乔治·梅里埃在为他1902年的电影《月球旅行记》上色

 

    乔治·梅里埃,他对电影的贡献正是《雨果》故事的核心。他以前是个魔术师,而他的电影也像变魔术一样。他创造了特技摄影和人工式的特效。他重制了现实,他的电影像是一个魔术箱子,里面装满了奇迹。

 

    一直以来,卢米埃尔兄弟和乔治梅里埃各自的电影都被视为互为反面——他们一者记录现实,一者创造特效。这种分法一直存在,但这只是简化历史的低级方式。本质而言,他们朝着同一个方向努力,不过道路各异,他们都是对现实进行理解,进行整理,并试图找到其中意义。

 

    再来,剪辑出现之后,一切都变得更加广阔。是谁创造了剪辑?再一次引用托马斯曼的话,历史是深不可测的。最早之一是1903年的埃德温·鲍特的《火车大劫案》。在这部电影,从车内剪辑到了车外,而我们还是知道情节和动作是连续发生的。

 

    再过几年,就是1912年的格里菲斯的《佩吉巷的火枪手》。这被视为是第一部的黑帮片,尽管是在新泽西拍摄,看起来还是很像一部纽约下东区的电影。这里面有个著名的场景,歹徒们沿着墙壁走,每个人都慢慢地走向镜头,在他们离开景框之前会出现著名的半脸特写镜头。佩吉巷源于雅各布·里斯的照片《罪恶的土壤》。在这个场景里,他们走向佩吉巷,但你实际上并没有真正看到他们。你是在你心里感受到的,或者说,推测出来的。而这也就是电影的第四个特殊之处,推测。图像是在你自己心中的。

 

    对我来说,这也是我对电影着迷的开始。我一直为此兴奋。你拍了一个镜头,然后把它和另一个镜头放在一起,然后你就会体会到第三个镜头画面,这第三个镜头实际却不存在。苏联的爱森斯坦写过这个,这也是他电影的重中之重。有时候这会使我困惑,有时候而已,但总是使我兴奋的。如果你稍微改变剪辑的时间,就变动个几帧,甚至就一帧,你体会到的画面就会不一样了。确切来说,我觉得,这应该叫做电影语言吧。

 

    在1916年,格里菲斯的《党同伐异》横空出世。全片大概三个小时,格里菲斯前无古人地,使四个故事交替进行——胡格诺派的大屠杀,耶稣基督的受难,巴比伦的沦陷以及1916年的美国的劳资冲突。电影的最后,格里菲斯在四个故事的高潮处剪辑,这样的剪辑史无前例。他把画面放在一起,不是出于叙事的目的,而是为了说明一个理论:党同伐异已历史久远,而这总是带来灾难。爱森斯坦后来把这种剪辑称为,知性蒙太奇

 

马丁·斯科塞斯 Martin Scorsese

9 .0

马丁·斯科塞斯

影评(302)

收藏(3097)

回复 (10) | 收藏 (19) | 3237 次阅读 |

Apollo (北京)

男 天蝎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