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沉默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错位

tuxue 发布于:

小将 (1975) (A YOUNG UPSTART)

导 演:中叔皇   编 剧:集体  殷敦煌执笔   主 演:张芝华  费舜贤  朱曼芳  李士辉  胡珠玛 上 映:1975年 地 区:中国大陆   颜 色:黑白   类 型:剧情片  
故事梗概:

     根据同名话剧改编。
   某中学的班主任孙老师单纯抓教学质量,忽视思想教育,造成小马等同学轻视劳动,一心争分数、夺名次。红卫兵杨波认为这是所谓资产阶级的“智育第一”的流毒,便和同学们一起贴出了轰动全校的大字报。孙老师对此十分抵触。工宣队李师傅坚决支持杨波等红卫兵小将的行动,和杨波一道对孙老师和小马进行路线教育,使小马转变了思想,孙老师也受到教育。


 

     历史总会在某个时间段发生某种错位或者重复,我们以后人的眼光来重新察看历史的某些事件,也总会带上时代的眼镜,究竟什么是客观,这时候才发现竟然有点模糊了,什么世代什么主义什么意识形态,都是影响客观认识的条件,因此,至少我自己在很多时候处于一种模糊状态——我自认的客观竟然经不起我自己的反问。

   

    文革期间,出现了不少有关五七指示的影视和文学作品,《小将》这部片子是在文革末期拍摄的,导演中叔皇对于老电影爱好者并不陌生,与他有关的电影有很多是大家熟悉的,比如:《她俩和他俩 (1979)》《东港谍影 (1978)》《火红的年代 (1974)》《独立大队 (1964)》《兵临城下 (1964)》《渡江侦察记 (1954)》等等。片中女主人公杨波(张芝华饰,她还演过《好事多磨》)与那时候很多作品一样,是个毛主席语录的捍卫者,且坚决与所谓的“修正主义”作斗争的典型,同时善于做思想工作,俨然是个革命的政治工作者。与其他类似作品一样,这个片子并不是将落后分子一棒子打死,而是在革命者的批判和努力下发现并改正“修正路线”的错误思想,最后在激昂的歌曲声中,所有的人都高高兴兴的走上光辉的革命道路,沿着毛主席指导的方向不断憧憬。

     我已经忘了什么时候开始接触这一类型的作品,应该是从文学作品开始的。但是有一点,从开始接触的那天开始,我就被这些作品中的某种东西所激动,究竟是什么,很长时间我不能清楚明了,因为我在潜意识里明白,盲目的个人崇拜和荒唐的所谓憧憬是不能接受的,所以显然,这种有点莫名其妙的激动并不是如同当年那些小将们那种对于路线、语录的盲从和崇拜所产生的,现实一点说,那也是不可能的。 随着接触更多的作品,更多的思考,如今我仿佛能够以一种更客观(注意,关于“客观“,在开头我已经有所说明)、更主动地态度来解释:凡是看过这些作品的人都应该清楚,这些作品全部都是以一种非常高昂的姿态、一种非常积极(某种积极)的态度来描述故事,所以整个情节的开展始终都贯穿着这样一种情绪,即非常热烈的弘扬对于某种东西的强烈拥护和崇拜,每个人、每个片断,都是直接或者间接的不断再反映这种东西,正是这种东西,影响了我的情绪,使我的情绪也随之高涨并激动。

     然而——我不得不然而一下,因为如果简单如上解释还是不能让我明白,我究竟是对于当时的时代持某种赞同意见还是有其他什么原由?如我已说过的,我并赞同那个时代的政治挂帅、盲目崇拜这一系列东西,那么肯定的,在影响我情绪的东西当中,还应该可以刨除表面,从而找到下面的某种真正的因素——的确,还是以这部影片为例,片中音乐总是在某个需要渲染的情节处及时地出现,往往这些个情节也能不同程度的引起我的情绪。 比如数学测验的时候,杨波公然顶撞老师,不仅交了白卷,而且在试卷上写了类似大字报口号的东西“出偏题,搞袭击,这种竞赛啥目的?”,现在的孩子们再怎么捣蛋恐怕也写不出这样的东西,我当年读书时的一个同学,胆子虽大也就是在试卷上画了几个唐老鸭米老鼠,而我自己也最多就是在被提问时对老师说“对不起,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从来不敢跟老师搞什么辩论,更不敢以杨波那种姿态去跟老师来个什么“谈谈”——就算现在我也不赞同杨波那种做法,甚至在孙老师忽然大彻大悟般大声说“我错了”的时候,我更感到一种悲哀,对于某种错位的悲哀——并不是说老师就不能说“我错了”——这其中的感受我想有些人一定能够明白。

    有点扯远了。我想说的是,对于我在这些作品中会感到某种激动地情结,显然不是影片主旨所要表达的那些东西,什么呢?举例来说:比如(1)每次在忆苦思甜之后,随着音乐的响起,我就会跟着激动;(2)每次在反应主人公仅仅是为了革命事业、为了社会主义建设而努力学习、拼命工作的时候,随着音乐的衬托,我也会激动;(3)每次反应人们不计个人,为集体为国家努力大干快上的热火朝天的场面时,随着音乐的衬托,我又会跟着激动。。。  显然,我并不是被口号所激动——虽然片中的主人公们是因为对口号以及盲目崇拜这些东西所感召,我是被一种精神所感动,简单的说就是不计较个人得失,乐于无私奉献的精神,请不要把其他一切的政治因素附加在上面,因为我终于发现,正是因为我将其他附加因素都抛开了,所以才会得以感动——这与大多数人的做法是很不一样的,因此我不想接受其他人对此的评断。

     也因为如此,有时候我会想,我们似乎都在批评、甚至厌恶、完全否定的那是时代、那些东西,是否真的是完全得一无是处呢? 这种怀疑很难得到明确的解答,因为我接触的一些人对此的看法也是不一样的,有人完全否定,有人半否定,有人不知所答,但确实没有一个人会认可,而我自己更是无知——那个时代我还没出现在娘胎里。既然如此,就干脆把问题简单化,即首先确定一个事实——即不管在哪个时代,即便是再荒唐的时代,也肯定有不一样的声音——与时代不同步,或者说与主旋律不一样声音和想法,那么,我们就应该认可,即便是在荒唐的大环境下所造就的一切,如果抛开荒唐的外衣,里面也应该可以找到可以得到认可的东西。具体的说,比如,虽然很多人,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很多小将,是在一种相当盲从的感召之下发散着自己的热情,在这个问题上,对于热情本身,我们是否应该持完全否定的态度呢?如果加上外衣,是的,那么去掉外衣呢? 肯定有人会说我强词夺理,会不屑一顾的对我说你经历过么,经历过你就知道了。是的,我没经历过,正因为我没有经历过,至少在一点上我是与经历过的人不同的:只要是经历过的人,不可能完全地做到不带一丝的“时代眼镜“。

     但是,我绝不是想要证明自己多么的客观(客观?谁能客观),而是想说明一个界限,即我只是想从作品中抽取我认为可以接受——即便是多年前的东西,就是现如今的世代同样有意义的东西,那些包裹的外衣没有必要非要强行添加上去之后才能评价,事实上,当年这些包裹的材料本身就带有某种强制性,况且作为大众来说,也根本就不能评价的正确,在现有的制度下,根本就得不到历史的真相,怎么评论?(想起一个事情,前几年在旧书摊上时常可以找到一些标有“秘密”“绝密”等字样的文件资料,大都是机关单位档案室里流出来的,后来政府出了通知,要求查处,不得再出现这些东西)

 

      其实,说到这里,发现自己还是有些混乱,也是因为从前一直没有找时间清理一下自己的思路,今天偶然来了兴趣先提一提,以后整理好了在重新写来。

 


附:五七指示

     五七指示  是指一九六六年五月七日毛泽东审阅军委总后勤部《关于进一步搞好部队副业生产的报告》后给林彪的信。
    信中讲到人民解放军应该是一个大学校,这个大学校,要学政治、学军事、学文化,又能从事农副业生产,又能办一些中小工厂,生产自己需要的若干产品与国家等价交换的产品。
    五七指示全文如下:
  人民解放军应该是一个大学校。这个大学校,要学政治,学军事,学文化,又能从事农副业生产,又能办一些中小工厂,生产自己需要的若干产品和与国家等价交换的产品。这个大学校,又能从事群众工作,参加工厂、农村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
     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完了,随时都有群众工作可做,使军民永远打成一片。又要随时参加批判资产阶级的文化革命斗争。这样,军学、军农、军工、军民这几项都可以兼起来。当然,要调配适当,要有主有从,农、工、民三项,一个部队只能讲一项或两项,不能同时都兼起来。这样,几百万军队所起的作用就是很大的了。
  工人以工为主,也要兼学军事、政治、文化。也要搞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也要批判资产阶级。在有条件的地方,也要从事农副业生产,例如大庆油田那样。
  公社农民以农为主(包括林、牧、副、渔),也要兼学军事、政治、文化。在有条件的时候,也要由集体办些小工厂,也要批判资产阶级。
  学生也是这样,以学为主,兼学别样,即不但学文,也要学工、学农、学军,也要批判资产阶级。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我们学校的现象,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
     商业、服务行业、党政机关工作人员,凡有条件的,也要这样做。

小将 A Young Upstart(1975)

小将(1975)

影评(2)

收藏(1)

回复 (1) | 收藏 (0) | 223 次阅读 |
标签:

沉默886528 (恩施)

男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