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沉默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电影是人拍给人看的

tuxue 发布于:

     粗糙的城市,蔚蓝的天空。

 

     国产老电影里经常出现的惨白的光线总是让我既惆怅不已又感到浓浓的暖意,那种惨白,确是我幼小时候的背景,只有在那时,我才真正拥有自己的世界。

 

     对于已经习惯了快餐电影的现代人来说,电影是什么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世事纷扰,只需要调剂的工具。

     我站在一边,像个落魄的卫道者,从半眯的眼皮下注视着城市的繁华,孤独的走了好久,我明知道不可能再如同往日一样真正拥有自己的世界了,但是,有一种固执——有时候仿佛是一种自负,诱惑着我,寻找一些东西,可以让我的脑细胞暂时逃离纷乱,沿着给出的线索享受精神的欢愉——那是多么短暂啊,一泄如注之后,竟是无比的空虚。

 

    Wim Wenders 是“德国新电影四杰”之一,但显然,他的确不是一个单一的导演,他对光线和音乐同样有着不一样的品位,从他的摄影作品和他拍摄的音乐纪录片里,我们可以感受到这种热爱和认真的态度,我喜欢他。

    Lisbon Story 说是Wim Wenders 配合电影诞生100周年而拍的,这不重要,在这部影片中,让我再一次感受到他对于电影的热爱和敬意——其实不光是电影。比起现在的很多希奇古怪的片子和那些参杂政治、情欲、感官刺激的片子来说,故事一点也不离奇,也不煽情,但是,凡是热爱电影的人,特别是那些热爱文艺影片的小众们来说,看完之后一定会有不少的体会,某评论这样说“文德斯继续炫耀他十分擅长的公路影像,通过一个颇为晦涩平淡的故事,对电影创作的态度作了一番揶揄和反省。本片是电影发烧友写给电影的一封情书”,我在看完之后也略翻了一下网络上的些许评论,的确,所谓仁者见仁,对于一部电影,不同的人绝对有不一样的角度,于此电影来说,有人谈论音乐、有人谈论光线、有人谈论友情、有人干脆就是笼统地叫好,不一而论。都不能说错,每一个作品我们也不能树立某个权威论断——就算是导演自己的说明也罢,在我看来,这是基本的宽容,允许每个人有自己的论断,不管肤浅还是深邃。

 

     影片的情节不想多说了,网络上随便就能翻到,只想说说自己粗鄙的想法。首先要说明的是,我观看的是网络上的版本,我发现字幕,不管是英文还是中文(我是英文中文双字幕对照着看的),似乎都有不够确凿的地方,没办法,因为片子本身就杂着其他语言,基本的理解以英文为主——有所偏颇也只能怪我自己的水平有限。

     影片开头,介绍主角phillip winter为何会到Lisbon的原因,是因为朋友的求助,又是M.O.S又是S.O.S,对于观众来说,可以有两种解读:要么是朋友故意和他开玩笑,要么是朋友确实碰到大问题了,这且暂时不表,且说开头的几段画面,开头一张某个小城的风景明信片从城市的高楼大厦的背景中飘落到一个桌子上,然后桌子上的报纸杂志不断的堆积,并将这张明信片压在最下面,直到一只手的出现。这是手对其他造纸报纸根本就不理会,随便翻一翻,直到看到这张明信片,然后将它拿起,反过来仔细看一看,原来是来自Lisbon的朋友的求助。——看完片子后,当我再回头看着一幕时,我觉得这里至少有这样几层意思:一是这只手显然是phillip winter的手(废话); 二是winter因为热爱音响师的工作,所以不会每天都去看报纸杂志,所以才会积了一堆才去翻阅(看完之后才会感到这一点);三是winter对生活的热爱(看完之后你应该会有这种感觉),关注生活,但是,实际上,他对于那些凌驾于生活之上的意识形态的东西似乎并不执著——每天都是这些东西,太纷扰了,所以,对一堆报纸杂志并不十分的感兴趣,只是晃晃眼,直到看到那张风景明信片——那仿佛可以表现一种真正的生活,眼前一亮。当然,或许也可以解读为这张独特的明信片——难道不独特吗?明信片一般都可以解释为朋友来得消息,与一堆纷乱的文字相比当然独特,这足以引起大多数人的兴趣。   ——不过,我觉得这里有一个让我疑惑的地方,即这段画面让我感到winter似乎是在刻意地寻找这张明信片——潜意识里我觉得他似乎之前知晓了什么然后有意识的寻找,虽然不赞同这种认为,但我确实有这样想过。

     然后看到了明信片后面的求助,sos,急需帮助,但是,这位朋友又明示,no phone, no fax,we have to write (英文均来自字幕翻译,下同),winter给了我们解释,就是说他必须亲自到Lisbon去不可——正是有些评论所说的友情的开端。

     接着就是winter驾车穿越欧洲大陆到Lisbon的一些片断,通过不同的广播声音告诉我们到了不同的地方了,有一个地方不甚明了,即在下面这个场景中,想起了影片后面那个小乐队的歌曲,为什么?难道是说已到了葡萄牙境内?

 

   这部分画面中,有几段话:"Europe has no borders,The barriers have been lifted and anyone can cross over. Can't show my passport to anyone, You're not going to believe what I've got in here", 我觉得英文中文字幕让我疑惑,但不知道怎么理解,有智识者望不吝赐教。(包括其后的几段台词,什么Europe is a  single nation 之类)。

    在这期间,始终没有出现winter的面孔,镜头始终是汽车的挡风玻璃的角度,直到我们听到winter跟着收音机学习葡萄牙语的时候,才看到winter的面孔(之前显然都是他的独白,是他对社会的一些想法么?),ok,在此之后的一些片断,我们可以意识到某种幽默:爆胎、水箱没水、排气管掉了、汽车停摆、央人带往Lisbon,这些幽默的地方,足以说明事实上winter并不是像某些评论说的那样是一个木纳的人,他其实是一个很生活化、而且有幽默感的人。另外 (1)看完片子之后发现,winter在片中只有两处发出那种凄咧的叫声,只有一次大发脾气,呵呵。(2)在爆胎之后发现winter的左脚缠着石膏,但片中并没有说明为什么。

 

    中间不表,当winter终于到达目的地之后,发现房子里没有,但是大门是开着的,之后出现了Zé,这个拿着手提摄像机的有点特殊的孩子(我们在看完片子之后会意识到,这些个孩子的确是受了Friedrich的影响)。之后的情节主要是winter与这些孩子,显然,我们再一次看到,winter是个对生活多么喜爱的人。值得注意的是,winter 看到的但是尚不明白的墙上的一句话"Ah nao ser eu toua agentee toda aparte',这句话我不太懂,字幕也难以理解,有智识之人情指教

    另外,在这期间,另有一个有意思的人物出现,即Ricardo,说是一个聋哑孩子,他总是观察着winter的举动,但每当winter招呼他时,他马上就跑掉,在真相揭示之前,他始终是一个谜团——电影的手法而已。但是,在后来这个画面

  

我们就会意识到,ricardo并非是个无意义的角色,特别是对于Friedrich来说,他具有严肃的意义。

   

    还有一个情节,即winter在刮胡子的时候,在看到身后有几个小朋友用两台手提摄像机正在拍摄他的时候的反应,难道是他作为一个音响师对于镜头的敏感么?

 

    这之后,在某个夜里,当winter 正观看friedrich以前拍摄的影片片断时,忽然听到优美的音乐声,从而结识了美丽的teresa,winter可以说是一见倾心,同样,这里我又有一个不太明白的地方,即当winter和teresa初次认识的时候为什么会双方对这话筒问答?

    winter 有点失眠了,于是他翻开了一本书,这本书在此后的情节中不时出现,一些pessoa的诗句,鄙人才疏学浅,尚不能完整的解释和认识,在此仅略作抄袭:

  "Thought was born blind , but Thought knows what is seeing."

 

    在某日,teresa的乐队要远行了,在阳台上,乐队成员与winter关于river的对话,以及teresa说"both,they go together",让我心生疑惑,是否我先前不曾想到,这个乐队与winter在某种意识形态上存在出入?不能理解(恼火得很,虽然台词夹杂着英语,但是我还是不能理解),错在我自己。

    暂不表,随后再次出现pessoa的诗句:

  "In Briad Datkught Even the Sounds

    In broad daylight even the sounds shine.

    On the repose of the wide field they linger.

         It rustles, the breeze silent.

    I have wanter, like sounds,to live by things

    And not be theirs, a winged consequesce

         Carrying the realfar."

 

   "I Listen Without Looking

    I listen without looking and so see

    Through the grove nymphs and fauns steppling a maze

    Between trees that cast shade or dread,beneath

    Branches which whisper as they feel my gaze.

    

    But who was it, did pass? No-one knows that.

    I rouse up and hear the heart beat -

    That heart which has in it no room for what

    Is left after illusion has leaked out.

 

    Who am I, I who am not my own heart?  "

 

  之后的一些情节自觉又重复表述之处,这里不再类述,其中又次出现pessoa的诗句,但因为没看到原文,所以不再抄录,但我觉得某些东西实在有益于理解影片,但没耐心寻找原诗,作为遗憾吧?

 

   直到winter找到了friedrich的微型放映机,关于winter这个朋友的一切才终于慢慢的显山露水了。中间很多情节我想先虑过去,把口水放在重点,即当winter终于吴新潮流柳成荫的状况下找到Friedrich之后,他们只见的谈话,我想他们只见的这席谈话,才是整部影片的话语权所在,或者就是导演真正想说的的某些东西,因为字幕的缘故,我只做肤浅的理解:

   Friedech把winter带到一个标为PARIS的地方(其寓意不用我多说了吧)

 

  说道(下面皆为本人意识,有不同意识者欢迎指教):

    “ 这曾是我的cinematheque,但是只在记忆中了,和以前不一样了。 正如你所意识到的,它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Fiederich认为winter一定会意识到这一点,所谓信心相通嘛)。

     从前的电影是向人们说明(telling something)、展示(showing something)某些东西,而现在仅仅是为了商业利益(selling),什么都改变了,那些为了给人们展示某些某些东西的技术手段已经没有了发展的空间,影像为了钱财利益违背了初衷。我想抵制,所以我想拍电影——用老式的手摇式的电影机拍摄黑白电影。我认为那才是一种真正的摄影。但是,100年后的今天,我失败了。刚开始我还觉得有可能,我用手摇式的摄影机,但是越摇越觉得离现实约远,仿佛幻觉一般,我感到不可忍受,一切似乎都破碎了,我想到了你(作为一个优秀的音响师),我感到一丝希望,我想声音或许会解救我,麦克风会把影像从黑暗中解救出来(手摇式摄影机是没有同期录音的)。。。但是我又认识到,不可能的,只有真实的东西才是真实的,那些所谓的pure\tre\beautiful的东西,都被眼睛污染了,被拍摄者的眼睛污染了,只有抛离那些‘眼睛’,形象和所看到的东西才会融为一体,才不会被污染“

    原来这些日子以来,Friedicch将自己隐藏在人群之中,靠着自己背后那个挂着的受体摄像机所捕捉到的城市的影响,认为这些才是真实的、没有污染的影像,才是他能够接受的——我们认真的想一想,这是对失错?

   接下来的情景其实可以看作是winter的解释,那些失真的话语,以及winter的讪笑,实际上表明了他的态度——他并不赞同。

 

    以下的情节基本上可以分为三段,第一段是winter将计就计,把自己的看法录在摄像机里,告诉Friedrich,第二段是winter依然如往常,到处寻找自己热爱的音响并碰到了一见钟情的teresa; 第三段是Friedrich再次听到winter的录音,终于反省,从破汽车里走了出来。这一段可以视为转折。

 

    终于,Friedrich反省过来了,和winter一样,重新燃起了对生活的热爱,俩人一同在Lisbon的狭窄街道里用"鸟枪"和手摇式摄影机重又开始那看似疯狂的行动——至此,影片基本结尾了。

 

    有人因为这个结尾,所以对片中的友情很有感触,当然没错的,我也愿意这样想。但是i,这样也未免太片面了些,我认为,在片中,不管是winter也好还是Friedrich也好,虽然是两种情结,但仔细想想,俩人其实对于电影,都是相当的热爱和痴迷,俩人的态度或者就是wenders的双重思想:一方面对于目下电影创作的无奈,一方面也是对电影的无限热爱,但总的来说,热爱的因素更要比重大一些,从那些热衷于即时影响的孩子们来看,也许就是wenders的一种期待——或者也是一种犹豫:电影对于他们和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显然已经是不一样的概念了(回想一下孩子们用手提摄像机拍摄期间的一系列事件吧)。其实这也是wenders在电影百年时刻提出的疑问:对于我么每个人,电影到现在,究竟还能意味着什么呢?

 


后记:本人也是粗略的回顾了一下这部电影,很多地方不成熟,一家之言而已。我希望有真正热爱电影的同好指出我的缺陷,我是爱影之人,但不常动笔(动键盘,呵呵),希望能得到更深刻的议论。


补充一下,在某论坛看到这样的言语,基本上和我的意思:

  说“他传神地表达追寻的意念,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触动了我们每个人──因为我们都曾在追寻事业、学业、爱情、梦想时,单打独斗地走在未知的路途,一路上或许幸运连连,或许孤寂无助,但就如同温德斯的剧中人,还是带着那分执着向目的地走去。“

 


另外一个资料或许有助于理解为什么片中对老式手摇式摄影机情有独钟:

“自1983年以来,他拍片和旅行时总带着一架老式全景照相机,记录下对他产生非凡触动的场景。”

里斯本物语 Lisbon Story(1994)

7 .6

里斯本物语(1994)

影评(14)

收藏(107)

回复 (0) | 收藏 (0) | 255 次阅读 |

沉默886528 (恩施)

男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