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沉默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Are you lost ? Are you a traveler or tourist ?

tuxue 发布于:

 

 
Narrator: Are you lost?
kit: yes.
Narrator: Because we don't know when we will die,
              we get to think of life as an inexhaustible well,
              yet everything happens only a certain number of times,
              and a very small number, really.
              How many more times will you remember a certain afternoon of your childhood,
              some afternoon that's so deeply a part of your being that you can't even conceive of your life without it?
              Perhaps four or five times more, perhaps not even that.
              How many more times will you watch the full moon rise?
              Perhaps twenty.
              And yet it all seems limitless.
 
   《The Shetering Sky》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出色,但是也不得不承认,某些东西引起了我的很大兴趣,我没有看过原著,所以尽管我怎么去解释我所看到的内容,也还是会有下面两条评论所说的感觉,幸好我不吹毛求疵。
     小说原著是如此的完美、深刻和独立,以至于它将电影排斥在外;贝托鲁奇展示的仅仅是表象,而一个没有看过原著的人会问这部电影究竟讲的什么。
                 ——芝加哥太阳时报
     那些没有看过小说的人会对电影感到迷惑。
                 ——综艺
 
    要谈感想,就一定要涉及到爱情。Kit和Port结婚有十年了,但是Port并不认为十年是个很长的概念;Port是个音乐家,带有一点阴柔,带有一点神经质,Kit是这作家,带有一点优柔寡断;在两个人之间,如今已不能做到十分的坦诚,相互之间存在着一点猜疑和隐瞒。Port已经很久没有听到Kit叫他darling了 —— 两人之间的关系出现了裂缝。 Port去嫖妓似乎并不是因为他下流,带着发泄或者赌气或者放纵(我突然想起了波德莱尔),Kit酒后的出轨似乎也看不到下流的因素——在之前火车上Tunner抚摸她的小腿时,她避开了。这一切,我以为就是放纵,他们之间实际上都已经意识到了危机的出现,但并没有用更积极的态度去解释和处理,有时候甚至是相互抵制,放纵冲突的产生和持续。
     十年对于婚姻中的双方来说,绝对是个考验。两个“十分熟悉”的人将会因为太熟悉对方而变得陌生起来,以至于两两相对时没有更多的话可说,反而和其他人在一起时可以变得更自在一些。
   Narrator: Because neither Kit nor Port had ever lived a life of any kind of regularith. they had made the fatal error of coming to regard time as nonexistent. One year was like another. Eventually, everything would happen.
     虽然双方都有不满和猜疑,但起码在影片开始部分我们看到的是,Port采取的是放纵,去招妓女。在拿回妓女悄悄偷走的钱包后竟然还为自己的谨慎小小得意;而Kit则是努力想要维持一种表象,在Tunner面前努力掩饰Kit的彻夜未归,而且面对Tunner对于两人分床的疑问,她解释说:“But if you talk about sex, the first rule of marriage is, never confuse sex with sleep. ”
 
     事实上,Kit已经有了某种预感,她想保持一定的警惕。她告诉Port对于Tunner这个人“It's just that I don't trust Tunner....He's such a gossip.... I never felt at ease with him....He's tall, he's very rich, he's handsome, I like him very much. ” 在此问题上,Port表现出了强烈的质疑,反复的问Kit所谓的不信任Tunner是什么意思,而Kit 一味的回避解释,凸现了两人之间的紧张关系。
     另一方面,由于Port的敏感,使得Kit在某些可以解释的情况下,也因为Port的态度感到难以忍受,即而干脆放弃自己本来想解释的打算。
   Narrator: Rather than try to ease whatever small tension might rise between them。 she determined to be intransigent about everything。It could come now or later, that much-awaited reunion,but it must be all his doing。
      当双方都不采取积极的态度时,结果只会更遭,必将导致不愉快的事情发生。影片开头部分就是告诉我们这样的事实。
 
      对于Port来说,他并不是不再爱Kit,但是得不到解释的疑问使他变得谨慎,他利用可能的机会使Tunner分道走——但是,从某种意义上说,正是由于Port的这种想法和行为导致了不愉快的事情的发生:
     (1)他想抛开Tunner,和Kit坐汽车而不坐火车去Boussif,但是因为Kit不愿意抛下Tunner而最终导致Port独自坐汽车,Kit和Tunner坐火车,正是在这一次,Kit由于喝多了,终于出了轨;
     (2)在Ain Krorfa,Port终于等到一个机会,Eric要去Messad,Port于是让急于离开的Tunner搭了Eric的车走了,正是在这一次,Port的护照被Eric偷走;
     (3)在Timbuktu,Port得到了护照的下落,然而,由于得到消息说Tunner马上要过来,于是不顾一切的要马上离开到El Gaa去,而此时Port的伤寒病已经很明显了,并且就是在去El Gaa的路上,病情开始恶化。
     从这些事情当中,我们似乎可以看到Port的那种有点像小孩子般的天真,以为只要将Tunner支开,就可以解决他的猜疑,可以维系于Kit的感情,怪不得有人说爱情中的人们是自私的,爱情中的人们有时像小孩子。
 
     Port一直想维系于Kit的爱情,虽然猜疑,但并不认为无法挽回。而且总是在某个时候向Kit表达出自己的渴望。比如片中有两次他对Kit表示了希望两人独处,但是Tunner却是个妨碍:
     一次是在Boussif,两人在早晨骑着自行车出行,Port对Kit说:“If Tunner didn't take such long siostas, I'd never be alone with you. ”
     另一次是在Ain Krorfa的餐馆里,Tunner因为食物不卫生生气走开了,Port对Kit说:" It seems as if bad food is the only way I can be alone with you.  "
  
     但是,靠这些小伎俩是不能够解决问题的,因为两人都在回避着问题的真相,而在真相的旁边敲敲打打,基本上徒劳无功。 在Boussif, 当Port 和 Kit面对着一望无际的旷野,由于心情上受到了自然景观的震动,情不自禁的开始做爱——可是并不成功,因为双方的心里都还隐藏着猜疑,这种隔膜最终将自然景色带来的欢愉和激情驱逐:
   Kit: I wish I could be like you, but I can't.
   Port:Maybe we're afraid of the same thing.
   Kit: No, we're not.
         You're not afraid to be alone. And you don't need anything. You don't need anyone. You could live without me.
   Port: You know that, for me, loving means loving you. No matter what's wrong between us, there can never be anyone else...... Maybe we're both afraid of loving too much.
     在这里我们看到,Port和Kit对于眼下两人之间的问题的看法是不一致的。Kit意识到,Port没有对于自己的依赖,不会在意孤独一个人(可以嫖妓),而自己却不一样,自己是有依赖想法的,而且不喜欢孤独(想想Port出去嫖妓的那天,次日当Kit醒来时满脸是汗),自己不能像Port一样(Port是故意去找妓女,而且回来之后并不感到有何不妥,但是Kit由于酒后出轨醒来却觉得害怕和不安)。 但是POrt也意识到,两人可能是因为害怕相互爱得太深,以至于忽略了爱的真实,当某一天发现只是生活在爱的表象的时候,想要找回真实却不知道从何找起了,直到碰到一个强烈的撞击。
 
     这个撞击便是Port的伤寒,在Port快要死去的时候,两人似乎这才发现了找回爱情真实的线索和途径,但是已经晚了。
 
     阴霍的夜晚过去了,一缕阳光穿过窗户照下来,就像中国人说的回光返照——Port就要死去了,临死前的对话不仅折射出port对自己的渴望有了新的认识,同时Kit的一直没有言表的感情也喷涌了出来:
    Kit害怕失去Port,没有Port的声音仿佛是见鬼一般“There's not a soul arround, I didn't have anyone to talk to.“
    而Port此时也终于表露出来:“ I know that I should't be afraid but I am.Because sometimes I ...I'm not here. And there... is so far away. And I'm all alone. ...You know how awful it is? ....all those years.... I lived for you and I didn't know it. And now I do know it. .... now,you're going away.....I can't ....“  Port终于明白,他其实并不是什么都不在乎,他也害怕孤独,害怕失去Kit,因为他意识到实际上这些年以来他一直都为了Kit而活着,而如今Kit就要离开自己(注意这里他并没有说是自己要离开Kit,而是说Kit要离开自己了)。 两人隐藏的深爱终于在此时迸发出来,可惜为时已晚。
 
     Kit在Port死后,一下在沉入一种恍惚的状态中,她选择了放任自己,她进入了一个骆驼队的世界中——仿佛是毫无目的的选择,当骆驼队的头儿看上她欲与她发生关系时,开始她还有意识的选择拒绝,然而没有坚持多久,除了她目前的阴霍的心情之外,这也是必然——Port走了,Tunner又由于Port的缘故失去了消息,现在陷入了相当无助的境地,我们在前面的情节已经看到,她实在不是一个很独立的人,她不能忍受孤独无援,没有依靠她无法生存,更何况是在沙漠里,除非她选择死亡,但是她没有,她的性格深处有种妥协(所以从这看,我并不是很赞同有评论说她是要陪葬的说法),她最终妥协于骆驼队的头儿,并逐渐的开始去习惯他们的生活。 在这部分情节中,影片展现了很多大自然的糖水画面,以及优美的音乐,本来我认为这是导演表现的对生活的积极态度,但又一想,似乎不太全面,虽然随着这些糖水画面的延续,Kit的面貌有了改变,但是在这美丽的景色下面也告诉我们,再壮美的景色也不能掩饰Kit的无助,可能的情况是,最多让她的心情慢慢变好,但是她必须选择融入这些人才能保证自己不被这美丽的景色吞噬——美景不能当饭吃(相比较之前,壮丽的景色竟然起到了催情的作用,可是终于不能保证事情的完美结束)。
     骆驼队到了目的地,头儿将Kit打扮成男人隐藏在家里的阁楼里,实在看不出这个男人对Kit有多深的感情,似乎更多的是满足自己的情欲,对于Kit来说,这里是个避难所,她似乎可以找到某种依靠——甚至包括情欲上的,当初是屈服于这个男人,而现在自愿,而且是某种享受——据说原著中Kit就是自甘堕落,耽于性欲。
   
   
     就在这个镜头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这个影片的名字“The Sheltering Sky”,中文名是“遮蔽的天空”。
   
     Kit每日被锁在阁楼里,从她的神情以及与驼队那个男人的做爱情节,我们几乎可以以为她真的开始陷落了,但是显然导演并没有让我们这样认为:好几次出现了Kit那个手提箱的镜头我们可以认为,实际上,她并希望待在这里,她想回家,从下面这个镜头更明显的说明了这个事实:
 
 这张纸片上面写着:“Can I come back? Am I Blue?”
 
    Kit并没有能在阁楼上呆多久,男人家里的女人们最终由于嫉妒而驱逐了她,她依旧男人打扮走到了大街上,她由于饥饿抢食吃,给人法币却没人要,又被人凌辱殴打,我们再一次看到,Kit根性上的软弱和无力,在没有人给与帮助,或者说没有依赖的时候根本无路可走——可惜,不知道Port是否意识到Kit的这种无力,即使是在Port临死前,我们也只听到他关于自己其实害怕孤独害怕失去Kit的事实。
 
    Kit 最终被大使馆的人带回了Grand Hotel——她和Port刚踏上这片土地时住的地方。此时的Kit由于经受了这一系列的时间,已经变得好像麻木,她或许需要认真的想一想这一切的缘由。她没有在汽车上等待,自己又重新回到曾经熟悉的街道上、酒馆里,在那里,她再一次看到那个作为旁观者——那个Narrator,他就像是一个洞悉事情真相的智者——他的每一次叙述,都没有用嘴说,用旁白的形势表现的(他其实就是原著小说的作者)。
     当Kit看到叙述者,他问道:“Are you lost?“, Kit这是微笑着说“yes。”——联想到前面Kit的神情,她这时得微笑似乎是想说,她在那一瞬间似乎找到了某种答案,关于她的这次生命旅行的意义,或者这次人生历险的缘由,所以影片的最后,那个叙述者的话(即本文开头的对白)。
     至此,影片结束。
 
     当我在一杯滚热的咖啡之后,回头再来回顾影片,虽然有不少地方给了我感觉,但我仍然要承认,我并不认为这是非常成功的电影。人物上,Tunner的表现有时候甚至给我可有可无的感觉,Kit大多数时间里几乎被描写成一个无所事事的女人,偶尔写写东西,偶尔来点性欲,Port来说,内心的猜疑、阴郁表现出来了,但是遇到冲突时,总感觉差点力度,比如嫖妓那场,仅仅当最后手里拿着钱包稍显得意的晃晃时,让我感到有点意思。 特别是表现Kit和Port的冲突时,Port的表现总感觉心不在焉的样子。 另外影片的后半部分,从Kit进入骆驼队开始,整个下来给我的感觉是有些松散,老实说,除了个别镜头(比如上面那张门缝里的眼睛的镜头)给我感觉之外,几乎找不到很好的感觉——相比较上半部分来说。 或者贝托鲁奇想通过这些来表现他的文化诉求,希望在某种程度上摆脱西方文化的某些影响,而达到某种“回归”,在影片中我们不止一次的看到非洲贫穷、恶劣的生存环境,Port觉得很美,作为中产阶级的Tunner则是厌恶与反抗,而Kit则是努力寻找一种平衡——她并不喜欢这些恶劣的东西,但是正如她对Port所说的 “Timbuktu, El Gaa, it doesn't make any difference. But if you'll be happier or feel better, then we'll go to El Gaa。”,就是说她实际上是因为对Port的爱才愿意忍受这一切。
     同时,影片也向我们展现了非洲很多美丽壮观的自然景色,搭配版本龙一优美的配乐,使我们每一个观者都不能不为之动容——连kit和POrt都在壮观的景色中找到了激情,做爱的激情。 或者这就是对一种原始与自然文化的的回归诉求,Eric和母亲代表的西方世界对于同样美景的态度和做法正好是对回归诉求的衬托。 甚至于,对于Kit后来在商人家的阁楼上开始变得平静并开始享受男人的性爱,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也是对于原始意识的承认——我们在之前的内容中并没有看到Kit是一个放荡的女人,尽管据说在原著中不是这样。
     以至于结尾的旁白,似乎也可以解读为导演的意识,对于物欲横流的世界来说,对于死之前的一切,都视为可以放纵挥霍的资源,美丽自然的东西将因此可以视而不见,有些东西失去了就不可能再找回来,对于我们每个人都是一样的。
 
   在影片的开头:
   Tunner: We're probably the first tourists they've had since the war.
   Kit : Tunner, we're not tourists. We're travelers.
   Tunner: Oh. What's the difference?
   Port : A tourist is someone who thinks about going home the moment they arrive, Tunner.
   Kit  : Whereas a traveler might not come back at all.
   Tunner: You mean I'm a tourist.
   Kit  : Yes, Tunner. And I'm half and half.
  在一段对话中,已经昭示了某种可能性,Port是个traveler,Tunner是个tourist,而Kit一半是traveler,一半是tourist——若不是因为Port,她就是个tourist。结果正如此。
 
 生命如此美丽和短暂,我们只是过客。那么你是traveler还是tourist呢?
 
遮蔽的天空 The Sheltering Sky(1990)

7 .9

遮蔽的天空(1990)

影评(37)

收藏(305)

回复 (2) | 收藏 (2) | 468 次阅读 |

沉默886528 (恩施)

男 

日志分类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