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老王子

往年AV女优中出しものなど少女系多数。完全無料!監督演出:Prince

http://i.mtime.com/wangzi/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老王子

男  34岁  天蝎座
居住在:上海

那时,天空以其全部光亮洒落在我身上

已得到的评价

访问量:66306

加入时间:2005年09月15日

最后登录:2017年07月26日

添加到我的订阅

RSS订阅

友情链接
日志

编辑|删除 《讷言》

老王子 发布于: 2017-07-26 17:37

在午夜

他写下悲伤的信

又在另一些午夜吃掉 


这些事情之间

隔着漫长的梦

就像没发生


要走出更远

才能在山海间

遇到黎明


是否能交谈呢

他在清醒以后

朝那边挥手


想象自己是匹马

隔着河

过去吃草


他不知该问谁

下一次

要在哪儿见


世上有没有

马之外的动物

夜色是否得体


扭曲地平线的是阳光

还是他

渐渐损失的视力


这太难

对岸显然不可能有

那么多问题


悲伤烧成的灰烬又太白

像一小堆一小堆

不能被安慰的盐


他年轻时

觉得黑暗雄辩

如今却迷恋光明


反复的流质

浮在事物表面的褶皱上

比谎话还薄


这不可能继续的部分

就是寄给他的

没什么比这更像惩罚


他虚构冗长的地址

又所托非人

喋喋不休着

吐出落叶形状的葫芦




回复 (0) |37次阅读

编辑|删除 没有用处的歌

老王子 发布于: 2017-06-14 18:39

某年春天

或者是深秋

我们都失语了

这一点比季节确切

可能在下雨

你便也显得残缺

看起来像

被云吃掉了一些

我则囿于一次错失

懊悔使我忽略了

你是如何坐下在我跟前

说起那些旧事

我认为我都忘了

其实并没有

但我不觉得我在说谎

只是不想轻易

向时间认输

毕竟我们都不够好了

这倒还挺好

 

我的话更多

绕来绕去的修辞

经常引用的宗教

都使我显得更含糊

但用这些

填满生活周围的黑暗之后

也并没有让生活

更接近光明

所以当你提起一只

握在手里的飞鸟

它鲜明的羽毛

温热的触感

与不断试图逃脱的跃动

便是全部了

而这也是我们

唯一的价值

一只从我们手中脱出

飞向黑暗深处的鸟

 

我不再能确认

人群是不是我的海水

我已变得谨慎

不游泳,不易溶

临事反复洗手

说了告别就不回头

遇上那些动人的

陌生的活物

也不再留电话号码

但我没有老啊

我在地层深处年轻着

像将要形成的煤

将来我们会有用的

——但即使没

我们也有说笑一下的理由

因为真正衰老的

正是这个星球发出的

淡淡的光

如今它视线之内的树木

已不被允许年轻

鸟落大地

走兽腾上云端

万事万物凝固在过去的沼泽里

等待火焰来临

而我们将对未来知无不言

我们将有一个

健谈的未来

 

你可以不同意

当然我也不承认——

这是一种乐观

毕竟残缺是我们

火焰也是我们

我们沉闷的笑容

正是事物的一部分

可日复一日

穿过楼道,桥梁

没有风的广场和大街

就是想击碎这些

看似坚实之物

我们穷尽了目力和言辞

最终碎的却是自己

两个彼此温暖的幽灵

在没有时间的夜里

本打算盲目的欢乐下去

啊,要知道我们曾经

像虚无那样存在过

以阴影的方式

只需呼吸

便芳香四溢

 

 

 

 

 

回复 (0) |77次阅读

编辑|删除 答客难

老王子 发布于: 2017-05-24 10:47

现在的问题是
我不信你了
但我愿意回信
在夜晚
尽管你已不再出现
这很好,我
可以像家具那样反思
在这类季节里
学习用受潮代替情绪

我不再于梦中惊醒
白天更是健壮冷静
可能举杯喝下岩浆
也不成问题
但生活是什么
是谁,是不是伟大
我都不在乎了
这些年里
它可能比以前绚烂
更多诡变…
但也更可笑
有人说它是真的
自己却也并不当真

我还是老样子
风一吹头发的颜色就要变
不聊天,也没有趣味
看起来随时要告别
却一直赖在原地
我想说我的心是轻的
又怪爱太沉
所以我定期分娩出
一些白色的烟
但这也许
没能保全我的体面

已经可以断定
未来是什么也装不下的
那么多人说要去
我建议你冷静
要知道沙漠终是沙漠
时间往往也只欺负失去的人
从余生里溜出来
我被教会的是
你不要看不上你收获的黑暗
它是唯一的真实
是它让你变得夺目
也是它毁了你
将你冻在那些苦楚里
你是它灰色的儿子
你不要羡慕光明


回复 (0) |99次阅读

编辑|删除 冲绳

老王子 发布于: 2017-04-01 20:11

在午夜的梦里

收取悲伤的来信

只好去厨房

注视沉默的冰箱

星空在凉意中

渐渐黯淡

坚硬的岛屿

开始高出窗台


曾经我希望

自己是魔术师

或任意一种古老的职业

站在路边摘下帽子

露出某种轻巧的微笑

卖掉我瘦弱的聪明

生活就不至虚空


可我被拦住在街头

陌生人

拿着黑消息

用不祥的电波

扭曲我的沉默

这提醒来得太晚

使我像落叶那样

散开在世上


衰老的我已经

配不上这种痛苦了

我和他们确认着

像第一次复活

我还能说些什么呢?

就像草木不能

再对灰烬说些什么


而我反复

...
回复 (0) |117次阅读

编辑|删除 毁灭

老王子 发布于: 2017-03-01 13:09
带着烟草 我们来到黄昏 那是条高速公路


我金色的肺 要在柏油中盛开


恍惚的风筝挂满 摇晃的天际 人们的肉身里也 挂满灵魂


灵魂拦车问路 天空就叮叮当当的 碎落下来 司机变成天使 停在道路两边的旷野


天使快活地回话 说人世渺渺 不值得为流水悲伤 要充满力量不再哭泣 就必须上车


那熊熊燃烧的车上 干涸是不存在的 夜色将至 毁灭是最好的事


在车上 我们用烟草 交换彼此的器官 让风和马匹混着的烈焰 不断涌出眼睑




回复 (0) |178次阅读

编辑|删除 欢颜

老王子 发布于: 2017-03-01 13:08
我看见 傍晚的轻纱 是你水里的眼睛 我稀薄的情人 要在秋夜里 长成一片阴翳 把墨水倾入晴空


奇迹开始了 你跃跃欲试的黑头发 撞在窗台上 像尘世空洞的回响 尘世是什么 是不是一道烟 那里总有人 走过漫漫长路 去爱一句谎话


爱又是什么 你高估了那轮圆月 化身沉默的暗流 在浪游和嬉戏中 穷尽半生 与卑污互相说服 现在上帝和魔鬼都走了 只有我 送你下楼


楼下是人间 是你走过的街道 沉沉夜色里 我们踟蹰不前 树木用树叶 打湿了你的身体 树叶被风吹乱 变成纷纷鸟群 鸟飞走了 从梦境到梦境 等待 被未知的事物唤醒


回复 (0) |183次阅读

最新日志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