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馋嘴小花猫

从少女到人妻,再到孩子妈,其实只是一步之遥——

http://i.mtime.com/xiaoying/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改编剧本《红颜梦》第一辑

馋嘴小花猫 发布于:

杭州的西湖边上的灵隐寺,据说求神很灵,故香火总是很旺盛。这天,寺里似乎不接待香客一样,人很少。没一会儿,来了这样一群人,领头的身着宁绸团花夹袍,玄色贡缎卧龙袋,头上一顶红绒结顶的小帽,前镶碧绿一块玭霞,脚上是粉底、双梁缎鞋,适身的装束加上一条明黄绸带的束腰。此人身后跟随五人,每人都是衣着绸缎,典雅又不奢华。到了庙的正殿门前,领头的人让其他随从等在殿外,自己一人走进去。里面的人更少,只有一主一仆两人,主人身着青衣,头戴绒顶小帽,面目清秀,身材削弱,正跪在菩萨前上香,仆人面容也姣好,背着包袱,站在一旁等待主人。一会儿,主仆二人上过香,起身出去了,领头的那人看着他们,心想,苏杭自古出美女,怎这男人也长得如此清丽可人?若此二人是女子,必将是国色天香。然后摇头笑笑,便开始上香了。

杭州的夜色美得出奇,加之一年一度的庙会正在举行,虽月亮已经挂在天空很久了,街人的人群还是川流不息。那群出众的人也走在人群当中,其中一个着蓝色长袍的随从对领头的人说:“四爷,天晚了,我们还是早点儿回去吧,明天还得——”

“救人啊!抢钱啦——”一阵叫声传入他们的四爷一行人的耳朵。大家抬头一看,一强壮的男人正抓着一个包袱飞快地向前跑,后来两个年轻人边喊边追。其中一个追到四爷面前时一下子滑倒了,四爷立刻扶起他,一看,竟是早上在庙中遇到了那个上香的俊美的青年。“是你?”四爷说。

这时,四爷手下两个随从使出轻功,几下追上了抢包袱的贼,把包袱交还给主仆两人。

四爷一行人回到了客栈,回到房间,四爷想到那个俊美的少年,不禁笑了。半夜,他睡不着,走出客栈外,看一美丽的身影站在灯火澜珊处,一席长裙与头发一起被风扬起,四爷走近她。她抬起头,一张似曾相识的脸。

“是你?”那小姐说。

四爷愣愣地看看她,然后忽然想起了白天碰到两次的美少年。“噢,是你。你?哈——为什么女扮男装?”

“出行方便啊——”

“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氏?”

“公子呢?”

“你猜猜看。”

“看公子仪表堂堂,想必出身大户,莫非——来自天子脚下?”

“哈——小姐果然冰雪聪明。听小姐的口音,也是京城人吧?” 那小姐点头——

第二天早上醒来,手下人给四爷送来早餐,四爷让他们下去,把早餐拿到了那小姐的房间外,敲门,丫环(就是白天那个仆人)开门让他进去。

“公子怎么还亲自送早餐来?怎么担待得起?”

“小姐需要报答。”

小姐抬头看四爷。

“呵,只想问问小姐芳名?”

“小女子名叫福如,这是我的丫头,叫荣福。”

“就是那天和你一起追贼的那个嘛。”

“公子取笑。”荣福欠个身后出去了。

“你是千祥百福的福,三保九如的如?”

“是的,多谢公子赐佳言。”

接下来的日子,四爷没有与一行人一起,而是与福如主仆两人共游西湖,其乐融融。一日,福如明显脸色不好。

“福如,你今天怎么了?”

“没什么啊。”

“你脸上都写着呢,不能骗我。”

“蒙四爷挂心,我也没有什么,只是——只是几日来一直与四爷一起,日子过得很快乐,但是我——我不能再在杭州欣赏这美妙的湖光山色了,我——”

福如的话正好说到了四爷的心里,他也要回京城了。其实,福如还不知道,一直与她相处的四爷就是当今雍正皇帝的四阿哥——爱新觉罗 弘历。弘历在宫中接触的女人都是一些宫女等人,皇子与妃嫔接道理来讲不该相见。弘历很少走出皇宫,近日奉父命来杭州办事,事情办成后正打算回京,便遇到了与他心意相通的福,他觉得是天赐良缘,且他还未娶妻,便一心想娶福如为嫡福晋。正好,两人一起回京,可以将向父皇表明心迹。

福如父亲是汉人,姓孙,母亲是旗人,家境富裕,身份地位高,有极好的修养。虽弘历未问起福如的身世,但人从福如的谈吐看出她一定不是等闲之辈,想来雍正皇帝也不会反对这桩亲事。

“福如,”想到这儿,弘历拉住福如的手,“我也要回京,回去我向父——向父亲表明,我要娶你——”

福如的眼泪一下子流出来。

“你——你不愿意?”弘历不理解。

“福如何尝不知道四爷一片心?可是——哎,福如这次回京,就是奉父母之命回去与人成亲的。这是父母定下的娃娃亲,我——”她泣不成声。

弘历一下子抱住她,想来身为最受宠爱的皇子,很可能是日后的皇帝,却连一个心爱的女人都不能留在身边,他心里十分难过。

福如推开弘历,弘历把自己手中的扇子交到福如手上,说:“相信我,我一定会娶你,这就是我们的信物——”

后来,弘历回宫了,就再也没有了福如的消息。再后来,雍正皇帝百年之后,弘历继承皇位,便是乾隆皇帝。皇帝登基大典后,就要与太后为他选定的皇后成亲了。

皇后富察氏,满族镶黄旗人,是哈尔总管李荣保的女儿,大臣傅恒的姐姐。大婚之前的“纳彩礼”和“大徽礼”,太后代乾隆给皇后家送彩礼,礼品非常丰厚,有上万两的白银、成百两的黄金,还有大量的金银器皿、绸缎、布匹、服装、马匹、甲胄等。宫内的御道要张灯结彩,就等迎接皇后的到来,皇宫中充满喜气,但唯一快乐不起来的,只有乾隆,他想着自己的新婚妻子,是一个与自己从未谋面的女人,尽管太后等人说她贤德兼备,将来必能母仪在下,但他心里就是很不舒服。

大婚前一天夜里,乾隆一直没有睡着,给他守夜的太监小禄子听见里面一直有动静,却没有胆子进去问问,这样子,过了一夜。第二天清晨起,帝后大婚举行了。

乾隆皇帝大婚吉日,仪式十分隆重。清晨,在迎娶皇后之前,先在太和殿举行“册立礼”。太和殿前摆着最高级别的法驾卤簿,太和门外陈设皇后的仪驾。由大学士纪昀给迎亲的使者授节,礼部官员宣读册文,这样,富察氏皇后的正宫地位正式确立了。然后,校尉抬着放有皇后金册、御宝的龙亭,加上官员、侍卫,一支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就出发了。

皇后的凤舆从大清门正中的门洞,沿着御道,一路抬进宫来。富察氏坐在轿中,一身大红色,充满喜气,头上配有凤冠,大大的凤冠在她娇小的头上看似并不十分合适。到午门时,午门上钟鼓齐鸣,气势恢宏。但轿中的富察氏心里像揣了只小兔子一样紧张,皇帝会不会喜欢自己呢?她心里清楚,宫中的女人,即使身为皇后,若皇帝不喜欢,也不会得到任何幸福。她,会有这种福份吗?可毕竟是太后钦定的皇后啊,天姿聪惠,又美丽大方,皇上应该不会不喜欢才对吧。

皇后的銮驾一直抬到了乾清宫前,富察氏下轿了,由恭迎的命妇们扶入设在坤宁宫东暖阁的洞房里。

坤宁宫的东边两间厢房是皇帝大婚的洞房。房间面积并不大,但陈设非常讲究。东西两侧的影壁门上,各有一个金漆双禧大字,喻示着“开门见禧”。床上悬挂着一块匾,上写“日升月恒”,象征着帝后美好新生活的开始。房间里铺着深红的地毯,墙上涂着红漆,到处都是红的,呈现一派喜气洋洋的新婚气象。

乾隆皇帝正穿着礼服,站在红地毯上,等在那里要和皇后共饮交杯酒。本来,喝了这交杯酒,乾隆皇帝、皇后富察氏就算正式成婚了。但是,乾隆的眼光却落在皇后身后的一位命妇身上。

“福如?”乾隆心想,“没错的,就是福如。她比以前胖了些,但也十分均称,可以说,她更美了,浑身上下都有一种让他无法抗拒的美。她又怎么会在这儿,她嫁给了哪位大臣吗?嫁给了哪位大臣呢?”

“皇上,该喝交杯酒了。”皇后身边的另一位命妇提醒着。

于是,乾隆眼光从福如身上转开,与皇后一起举起酒杯,他禁不住又看了一眼福如,福如的头深深的埋在胸前,让他看不清楚,他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恼怒。

喝了交杯酒,大婚典礼还没有完,接下来的是“庆贺礼”和“赐宴”。乾隆皇帝要在太和殿举行隆重的大朝,接受宗室王公、文武大臣、外国使节的祝贺,同时颁发诏书,告示天下,富察氏,已经成了为他的皇后。

然后,皇帝要在太和殿举行盛大宴会,宴请富察氏的父母、宗室王公,文武百官、以及来参加大婚的外国使节和少数民族首领。

在乾隆离开坤宁宫去忙这些的时候,命妇们留在坤宁宫中陪伴皇后。皇后富察氏一直拉着福如的手,看似有点紧张。福如本想安慰皇后几句,可当时也真是没有什么心情。其实,福如自从与弘历自西湖分别、回京后就嫁给了现在皇后的胞弟——傅恒。自从福如收了弘历送的那把扇子后,看到扇子上有他亲笔提的字,落款“弘历”,她就已经知道了自己爱上的是雍正皇帝最宠爱的儿子——四阿哥。福如清楚,自己与四阿哥是不可能的,即使没有傅恒的这门亲事,也是不可能的。因为自己有一半汉人的血统,而皇族,是不可能接受汉人的后代的。其实,乾隆皇帝也有一半汉人的血统,只是鲜为人知,当然,这也是后话了。

晚上,乾隆皇帝、富察氏皇后与太后、妃嫔、大臣、命妇们一起在畅音阁看戏。畅音客是一座雄伟的三层阁楼,分别叫做福、禄、寿三台,是中国人的说的“三星”。畅音阁对面是一座二层小楼叫“阅是楼”,大家就是坐在这里看戏。阅是楼上下各五间,门窗装上大的玻璃,这就是为了看戏的方便。楼的东西两侧,有回廊,一直连通到畅音阁,皇帝、皇后、太后、妃嫔等人分别坐在阅是楼上下几间内,陪同看戏的王公大臣和命妇们便坐在回廊,福如与傅恒就坐在这里。

乾隆从二层向下看戏,眼光始终不能从坐在回廊的福如身上移开。太后说话了:“皇帝,今日傅恒与他的福晋也该坐在阅是楼内呀,这点,你是不是有些疏忽啊!”乾隆还一直在看着福如,没有听到太后的问话。“皇帝!”太后叫了乾隆一声。

“啊?噢,一切听从母后安排。”

一会儿,傅恒与福如两人一起上来,到了太后身边,分别向皇上、皇后、太后请安。太后亲切地拉福如坐下。照太后的评价,所有王公的福晋中,她没有见过比得上傅夫人福如一半的,生得极美不说,还不是那种让人自惭形秽的美,也不是高不可攀的美,而是让人一见,不论男女都想亲近的甜美,人又聪明懂事,做到了一品夫人,也不过才二十三四岁吧。

回复 (0) | 收藏 (0) | 848 次阅读 |

猫小爪 (北京)

女 38岁 摩羯座

日志分类

我的所有分类(457)

剧本(5)

产业(2)

other(71)

电视剧(17)

心情(117)

film(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