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馋嘴小花猫

从少女到人妻,再到孩子妈,其实只是一步之遥——

http://i.mtime.com/xiaoying/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更正:这是网络小说转发,名字叫《抱歉你只是妓女》

小莹 发布于:

第一次认识夏鸥时,她才16岁。那是4年前,那天我和几个同事在一家叫《妖绿》的酒吧里消遣。夏鸥就是穿着牛仔裤背着普通样式的学生书包,跑到我面前,对我说:先生,我可以陪你睡觉吗?说话时定定地看着我。
你很需要钱吗?小小年龄不读书。还算理智尚在的我教训起她,本想多说几句,但在抬头时接触到那不卑不坑的眸子,我知道自己是自作聪明了,那眼神镇定地就像在问老师请教一道题一般的自然。
   
后来我就带她回家了,但是没留她过夜,做了那事儿后,给了她500块,打发她走人了。
   
再次看见夏鸥了,在两年后的夏天,那时我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当车滑过C大校门时,我就看见了夏鸥。当我认出她来时,把车偷偷停在她身旁。当她站在阳光下,完全就是酷夏的一抹清凉。头发比以前长些了,面容没怎么变,身体成熟了几分,凹凸有致只是依旧单薄。我发现我两年来一直渴望的那双眼睛了,它无意的瞟了我一眼,仍然是那样纯白却有妩媚的潜力。过了大概十分钟,过来一中年男人,塞给她一叠钱,就走了,甚至没说再见。我下车朝她走去。

~希望你还记得我。小姐!我恶意地把小姐两个字吐得又狠又清楚。
她望了我一眼几乎是立即就认出我:是你。然后她就要走。

但是我叫住了她,你是干什么的?我这是多此一问,因为眼看她朝C大里面走。
那么我就是个不敬业的妓女了。还有事吗?我要进去了。
   
等等……这个……刚才那个男人是谁?问出口之后,我就感觉我是个白痴了。
   
你总不会以为是我爸爸吧?她说,面容始终平淡。    你叫什么?我问她。
我包养你!一句话完全是不假思索地就冲出口。值得鄙视的是,还带了一脸紧张的期盼。
   
好的。她说,不加任何修饰的脸上,毫无表情。然后她就是我的人了,期限为两年。我养她两年,这两年里我需要时就住我家,每个月给她两千块钱。

    夏鸥大二时,白天正常上课,晚上回到我家。朋友常问为什么我不正经交个女朋友却要养个小姐当情妇。呵呵,我想那时口口声声说爱我的女孩,还不如夏鸥实在——她明说,她要钱。

夏鸥是个乖女孩,说菜淡了会去放盐;说人累了会给你捶背。只是永远不声不响。每天下班就看见夏鸥趴在桌上发呆,她静静的把目光集中在桌面的菜碗上,看不出在想什么,也不知道有没喜乐。我会大声提议:我回来了你连鞋都不会帮我提一下吗?于是她才急急地去找我的拖鞋。但是我喜欢她的静。我在时,她永远像个清静的鸟儿般依在身边,我猜想她坐在我左右就等着我和她对视,因为每当我看她时,她都在静静的看着我。那目光从她美丽安静的眼睛中流出,不搀杂任何欲望,神奇的是我会像欣赏一副风景般冷静下来。有时我错以为我们的婚后十年的夫妻。我有时工作多了,在电脑前坐得脑子一乱,看一眼她就静下来了。
   
但我很清楚我不会喜欢她的,因为她是个妓女。对于做妓女这份职业,我本人不鄙视也不尊重。却是绝对不会加以感情。

三、我看到夏鸥笑得最多的时候是在她过生日那天。 前一天晚上我在电脑前整理一分文件,夏鸥洗了碗,就推了张椅子过来挨着我。前几天给她买了件白色居家裙,这是我送她的第一件礼物,当她接过这很普通的裙子时,就笑了,只抿了抿嘴,但满眼的笑意。然后她就时常穿,感觉像一朵纯白的棉花一样在屋里飘来飘去。看上去比以前更女人。那时她就穿着那裙子,离我的距离刚好能让我闻到她身上的女人香,若有似无。我发现我无法认真工作了,回头瞪了她一眼,本来满眼的责备,却对上那双含笑的眸子。夏鸥在笑,我突然觉得满屋是春天,花草烂漫。 我的怒意全无。
   
你在笑?
   
恩!她答,还孩子气的点头,可爱至极。
   
呵呵,这可奇了,说说看,你开心个啥。
   
明天我就可以结婚了。她说。
   
明天她可以结婚?这是什么意思?夏鸥说话永远那么不清不楚。
   
明天我满20她轻轻的说。
   
我不想接着她的话题说下去,你会想和一个20岁的妓女谈婚嫁吗?
   
恩,那好啊,总算长大了。你说,想要什么礼物。女人那么一眼期盼的告诉你她过生日了,大概都有这层意思。夏鸥是个直接而现实的女人。
   
我要,你就给吗?
   
我吃惊的望着这个提出疑问的女人,她那水晶般的眸子正毫无遗漏地展示着她孩童般的无邪。
   
不会,要看你的心有多大了。毕竟我还在为别人打工。不可能给你个房子啊车子啊什么的,当然,更不可能对你有什么遥远是承诺……”
   
我要你明天陪我去见一个人,以我男朋友的身份。你明天刚好不上班。从她嘴里滑出,且字字清晰。
  
连这也算好了,看来她是准备很久了。我防备的看着去见谁?
  
我母亲。我母亲,很会生活。

第二天,我像真的要去见丈母娘大人般穿戴得整整齐齐,白衬衫,镶金边的领带,由夏鸥亲自烫得平整的名贵西装,一尘不染的皮鞋——全为夏鸥会生活的母亲。夏鸥也穿得很漂亮,举手抬足间尽是青春的流泻。 我俩像一对金童玉女般坐上车,一时间引来目光阵阵。
当我开着车,目光偶尔滑过身边的夏鸥时,她正在望向窗外,没多说一句话,静静的把美丽倒影在我眼角。我又开始产生幻觉了,以为这是我要带回家的新娘。我本想无奈地叹口气,却不想竟是倾泻了满足。大概开了30分钟左右,到了。原来夏鸥家并不贫穷,至少她妈住的花园小区是我对父母给不上的。我望了夏鸥一眼,更加觉得这个叫夏鸥的妓女不可思议。
最可笑的是,在夏鸥按了16楼门铃那一刹那,我居然莫名其妙的出了身汗。以前不是没见过女朋友家长,活到快30了,我分析不清楚为什么这次假冒的护花使者身份让我激动而紧张。门开了。
   
呀,宝宝回来了!快让妈妈看看,哟瘦了好多!在学校还好吧?上次让你带的钥匙呢?怎么每次都叫妈来给你开门呢?我就立在门口,睁睁的看着那个当门一开立马拥住夏鸥的女人,一边喋喋不休的唠叨,一边帮夏鸥提过手上的包。那女人叫夏鸥宝宝,她只是个普通的母亲,让女儿在怀里昵语。夏鸥依偎在她怀里,只笑不语,笑是我从来看不见的那种,带着娇憨的甜美,半亲溺半撒娇,永远腻个不够。我眼眶湿润了,我有点无力了,夏鸥是个妓女。 说不出什么感觉,当你看见一个万人廉耻的妓女,在她家人前亲热时……或者全天下,就只有她母亲会那样对她了。
   
那个叫夏鸥宝宝的妇女,看上去不过40左右,风韵十足,但很苍白,也是瘦。此刻多了股母亲特有的慈祥。夏鸥的眼睛完全会遗传她妈,媚。只是夏鸥的眸子里还放了种让人松懈的天真,比她母亲更厉害。
   
好了妈,还有客人呢。夏鸥这才把我拉进去。这是小斌。
   
那妇女这才注意到我,马上用一直戒备的目光看着我。
   
伯母您好!我叫何念斌。像个绅士一般,连忙对她鞠了一躬,带着一背生怕不受宠的寒意。
   
哦哦……好,小斌啊。她又把目光转向夏鸥,他是……”
   
妈,他是我男朋友。说得跟真的一样。
   
男朋友?那种不放心的眼神扫得我极为不爽。
   
是啊妈,他已经向我求婚了。等我毕业我们就订婚。夏鸥说,轻笑。
   
我犹如当头一棒。订婚?和夏鸥?想想都是罪。
   
啊!订婚了?她母亲的眼神一下子对我有了从未有过的和善,马上变得有了我所熟悉的,常常在我亲妈眼力找得到的慈爱。
   
……哦,是……是啊,我很喜欢你们家夏鸥。面对这位慈母,我真不好说什么。在心里盘算着回家怎么好好收拾夏鸥,嘴上支吾的应着。
   
啊,真好!恩!!真是好!哦哦,快进来屋里坐!!她温柔的拉我进屋,然后马上就开始忙起来。 端水果,倒茶拿饮料和啤酒……恨不得把家里能吃的都搬了出来。
   
夏鸥!她颇为严厉的叫女儿你怎么还愣在那儿傻笑?还不快给小斌削个苹果!真是的,这么大了……唉,女儿大了,长大了……总算……”然后一边念着,一边进了厨房。
我见丈母娘忙去了,马上换过一种脸色,正想严厉的呵斥夏鸥,这种话怎么能对老人乱说。但是当我转过身时,看见夏鸥在削苹果,而且一滴晶莹的泪就从她眼力滑出。夏鸥的眼泪,顺着她白净的脸颊流下,一滴滴滑得飞快。我就忘了要骂她,呆住不知道怎么办好。夏鸥一般是不哭的。我一共看见她哭过三次,这是第一次,第二次是她母亲过世,第三次就是后话了。正当我束手无策时,还好她母亲出来了,一眼看见女儿在哭,急忙问原因。
   
妈,小斌欺负我!
   
本来我也想知道她为什么哭,也在等答案,谁知道听她这么嗲声的对我一指,她母亲的眼光就顺着她娇小可爱的手指望向了我。 当时是很尴尬的,我怪夏鸥太不懂事,自己却呆住了不知道怎么办好。
   
啊?小斌欺负你?
   
是啊,人家给他削好了苹果他还不吃!又说要吃梨!可是人家把苹果都削好了嘛!
   
唉,宝宝你别太任性啊!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这孩子!她母亲明显送了口气。转向我,笑着说:呵呵小斌啊,你一定把我们夏鸥都宠坏了,她以前不爱撒娇的。” 妈~~夏鸥的声音嗲嗲的,很害羞的样子。
   
我这才反应过来,配合的说:唉是啊,当初看她小,懂事,惯了她几个月,没想到现在都快骑我头上了。伯母你放心,我以后会好好对小鸥的,她要是改不过来,我就依着她,让她任性一辈子。到老了,都还对着我使小性子。说了这些话我才觉得我演戏挺不错了。我望了夏鸥一眼,她那时眼泪还没干,挂在脸上,可能没意料到我会那样说话,表情有些吃惊。不过在下一秒,就带了满满的感动。她母亲信了,轻声说了夏鸥几句,又进厨房去了。
我看着夏鸥,她对我笑,我真是越来越搞不懂了。 夏鸥轻声提醒我去帮她妈做饭。我起身。    谢谢你。她说,声音是轻柔的,表情是真诚的。就进了厨房。虽然不会真的抄菜,但以前回家总要围在亲妈身边转,也常帮着打打下手。

伯母我来帮您!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哎~要你做什么呀,你尽管等到菜好了,多吃几碗就对了!和我妈的话怎么一样啊。我马上想到了母亲,就差点喊出声妈了。我凑合着开始理点小菜什么的。尽量不做得手忙脚乱。期间听她一直捞念她家夏鸥是个好女孩啊”“从小就乖顺啊什么的,我不多说话,偶尔真挚的应两声。

回复 (0) | 收藏 (0) | 1515 次阅读 |

猫小爪 (北京)

女 38岁 摩羯座

日志分类

我的所有分类(457)

剧本(5)

产业(2)

other(71)

电视剧(17)

心情(117)

film(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