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馋嘴小花猫

从少女到人妻,再到孩子妈,其实只是一步之遥——

http://i.mtime.com/xiaoying/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剧本《一世情》

小莹 发布于:

她又说到,最近老是闹肚子痛,我就想到我父亲以前肚子痛用的良方,说下次来给她带上。 她感动的望了我一眼,似乎要落泪了。发现她认真看你时,和夏鸥的眼神十分相似。一直没看见有男人,也没听伯母提过夏鸥的父亲。就感慨了,觉得这个家庭,也不似表面看上去那么风光。
   
饭菜都一般,但是我吃了3大碗,乐得夏鸥她妈脸上红润润的。一个劲的毫不忌讳的直接赞扬我。其间偶然问到我工作的地方,正欲说,夏鸥把话岔开了,竟露出点急切,哎呀妈!!你老问这些干嘛呀?说得好象我们家很势利似的。
   
哦哦,好好,不问了,啊小斌,来多吃肉!你得再长胖点才好呢!然后给我夹了快回锅肉。
   
我奇怪了。按理说我在一家规模影响都不错的外企工作,而且也算是个金领阶层,以前这些都是我炫耀的资本,怎么夏鸥会急切的不想我说出来呢?当然我也没必要在她妈面前炫耀什么,我只是想说点好的,让长辈开心一下,觉得自己女儿没找错人。但是夏鸥不想我说,我也不多说什么。吃了晚饭夏鸥就说要走了,看得出她妈很不舍,却只说了句这么快就走了不多休息下吗?在没得到夏鸥同意后,没再说什么。她妈妈依依不舍地送我们在楼下小区,夏鸥说,妈你回去吧。她说哎就走。然后车开很远了,在转弯时从反光镜里看见她还立在那儿,踮着脚向这边望。
   
你应该多来陪陪你妈,反正又不远。我轻声说,夏鸥现在已经又换回那一贯的表情——保持麻木。我也就不多问了,我不想追究许多我不用知道的事。我知道没那个必要。当车快进入市中心时,夏鸥突然叫我调转头。调转头!回到刚才那里!她说得很急切,又带有命令的意味。
   
我望着她,变得冷漠起来。
   
……请你!好吗?

我还是把车开回去了。给自己的借口是:今天她过生日,宠她一次。其实我根本拿她没办法。把车停到停车场我就直径往她家走,夏鸥叫住了我。
   
怎么不是去看你妈吗?

   
不是。我现在要向你讨我的第二个生日礼物。她说,眼睛就眨啊眨的。表现得像个学龄儿童。

   
我眉头皱起来了。压低声音说,你提。我在心里想:夏鸥但愿你还有点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在个什么位置。答案让我大吃一惊:想和我吃凉虾。

   
我想你请我吃凉虾。她说完,笑得有些夸张,眼神带点嘲弄,她一定看见我不满到极点的表情。我没记错的话,凉虾1块钱一碗。我望着她,这个老是让我不知所措的女孩。跟我来。然后她拉住我的手,飞快的跑起来。我那年29岁,我以为自己在风中进行初恋。她跑在前一步,不时回过头来催声快点啊你老啦?然后看着我瞪圆眼睛,她会放肆的笑。第一次笑得那么毫无章法。我豁然开心起来,任她轻柔的拉着我的手。

跑了一会,夏鸥在一个路边摊位下停住。整个就一把大的遮阳伞,和一张四角桌,上面人工写着凉虾5字迹是毛笔字,已经快脱落了。摊位面前是一排平房,妇女儿童们平静的沐浴在夏阳下,好奇的看着我和夏鸥——盛装来吃凉虾。我感觉自己像个疯子。夏鸥很快乐,她清脆地叫唤老板娘,要2份凉虾。
   
夏鸥?是你吗?老板娘是个大约50的妇女,飘着一脸亲切的小雀斑。
   
是啊,张婶!我带我朋友来吃你家的凉虾。
   
老板娘一下子注视到我,和夏鸥的母亲一样看人点都不知道含蓄。看得我几乎要脸红了。我那时满头汗,穿着白衬衫,抱着西服外套,高高的挺立在她的遮阳伞下。不知道手脚怎么放。
   
哦坐啊!年青人!她亲切的招呼,笑得好象山间的向日葵。
   
我看夏鸥很随意的找了张小凳子坐下了,我也拘谨地坐在她旁边。老板娘盛了满满两大碗凉虾过来。我有些不想吃,喝了点水就放那儿了。夏鸥开始吃了,她一口一口的,速度很频繁。一会就快见底了。然后嬉笑着说还要。我就不能想象前几天夏鸥在酒吧妖绿,喝芝化士时的斯文优雅。夏鸥说脚累了,就把凉鞋脱掉了,光着她白嫩的脚踝,掀高裙子裸露到大腿,那些都是耀眼而美丽的,毫不费力的任何一个动作都尽是诱惑。她见我在看她,吐吐舌,笑:你干什么又这样瞪着我?眼睛张得圆圆的,看上去好幼稚哦。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就没说话。她又开始吃她的凉虾,发出可爱的声音。
   
张婶,你们家的凉虾还这么好吃呐!我还要一碗。
   
哈哈,好吃吧!那你可以经常来吃嘛,好多年没看见你了。对了,你妈还好吗?
   
恩,还是老样子。然后她又开始吃。
   
你好象以前经常来这里。我总算忍不住好奇,问。
   
是啊,你看你左手边,第三间屋,就是我从小长到大的家。我是吃张婶的凉虾长大的。呵呵她说着,对老板娘一笑。埋头又吃。
   
真那么好吃吗?可是我觉得想……想一种厕所里的动物。越想越不敢吃。你们家,以前住这里吗?这里是很绿色,还毕竟算贫民窟了。
   
恩,住这里。住了十年。啊,说起来,这凉虾有十多年历史了!她悠悠地说,我跟着她的话轻轻的假想,一个市井里长大的美丽女孩。听她回忆是一种清凉,比凉虾美味,至少我这么觉得。
   
后来呢?我问。
   
后来,后来妈跟了一个很有钱的男人,再后来我们就跟着有钱了,搬了家,住进了全市最顶级的花园小区……只是我再没吃过张婶的凉虾了。她的那碗又吃完了,望了我一眼你都不吃吗?带一脸谗相。
   
哦,我不想吃。刚才饭吃多了。
   
那我帮你解决了!
   
我还没反应过来,我的那个带蓝花的陶瓷碗就被移到了夏鸥面前,她三口两口开始吃起来。
   
你要吃,再多叫几碗就好了嘛。我纳闷。
   
恩,但是会把张婶吃垮的,她一定不会收我们的钱。
   
夏鸥又开始对着我回忆了,小时候,家里很穷,我从小就没父亲,母亲带我到十岁,我记得我每天放学回来,必然要吃一碗凉虾。那时母亲拿家里最大的碗,在这里买,但还是不够我吃呐!夏鸥说了有史以来最多的话。说起来,这凉虾的味道怎么都不会变,冰冰滑滑,清清凉凉,又软又耐嚼。
   
我看着她,这个享受般吃着凉虾的女孩。我真不敢相信她目前的我包养的情妇。她只是个妓女。我向夏鸥相反的方向望过去,才发现两边都是平房,中间一条大约5米的过道,还有着石板路,一个虎头虎脑的孩子光着屁股向这边瞧,我一看他,他就害臊,转过脸跑开了。夏鸥最后这碗吃得很慢,算算好象吃了半小时。我知道她在留连。我想问她,为什么好好的书不读要去做这行,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我妈……活不过明年了。这个声音从遥远的天边传来。本来我们都没说话了,张婶去她屋里忙了,就我和夏鸥坐在这里。她猛的一句话,像一排海浪般袭来,给我个措手不及。
夏鸥说完这句话,立即抬头望着天。“记得我小时候,要哭就看着天,那样泪水就不会流出来。 ”她说。
   
为什么?我声音在轻颤。因为我无法想象,像她妈那样年轻的母亲,会死去。而我不知不觉已把那可爱的母亲想占为己有。
   
我妈她,一年前被确诊为子宫癌。
   
那她自己知道吗?
   
呵呵,很可笑的是,这件事是她亲口告诉我的。那时她还安慰我别哭呢。
   
我不敢看她,我怕看见她的晶莹的珍珠。
   
我从来没为这件事在妈面前哭过。我哭她会很伤心……哎小斌你干嘛呀!我不会哭的,你眼神躲什么!她突然笑着轻骂我。
   
哦,我,我没躲啊。很不自然地回他的话,掩饰心里对他的爱怜。
   
恩,说说你对恩……妓女的看法。她转了话题问,却也是明显在妓女二字上难以自然吐出。
   
不尊敬,也不轻视。我老实的说。
   
你猜我妈,是干什么的。她问,眼光闪过恐惧,强装镇定,却带了轻微的可怜。我猛的想到了什么,不敢相信地望着夏鸥,伯母她……”
   
呵呵,猜到了吧!我妈是个妓女!
   
我听到这些个字,差点没把碗给打翻。它们从夏鸥嘴里吐出,有代表慈祥的,有第一人称,还有那很敏感的妓女我真不希望这些词连串,更不希望从夏鸥这如此洁白的女孩嘴里落出。
   
但是你也看见了,如果我不告诉你,你永远猜不到。是的,她是个妓女,众人包养过的情妇,可是,也是我母亲。就像你今天看见的那样,她笑得那么美好而慈爱,因女儿找到个好伴侣而骄傲,她亲昵的叫我宝宝……尽管她是个妓女。我发誓,从小到大,自我懂得了她的职业后,我没一点看不起她。因为她是在为我付出。
   
如果说当我知道伯母是个妓女时,我失措了;那么当我听见这后一篇发自妓女的女儿——一个小妓女的肺腑之言时,我惊呆了。我好象落入了一个妓女的世界,标语是虽然妓女,可是人性。我没说话了,夏鸥也不说了,紧紧的保管好了她的巧笑倩兮。她又开始吃凉虾。直到吃得一点不剩,好象要把她的孩提时纯净的美好全部收藏到身体深处。走时张婶果然死活不收夏鸥的钱,虽然仅3碗,两块钱还要找5角。她朴实的说夏鸥啊以后多带着你英俊的男朋友来吃张婶的凉虾啊!夏鸥笑着说好,我也友好的致意还会来。只是那是这辈子最后一次吃这位脸上缀着小雀斑的妇女的凉虾了,因为没过多久这里就拆迁了,大家都分散到不知何处。夏鸥听说这些时,我以为她会说以后没凉虾吃了。谁知她先是一愣,然后轻声说以后再没有她的天空了。我想她已经把那片蓝天,永久的封锁在天堂般纯净的心里。我死不承认,那天也已经紧锁在我心里。
   
过后,我开始对妓女有种说不清的情愫了。夏鸥倒是像根本没发生一样生活,保持面容麻木,除了连拉三天肚子。你没事多去看看我妈好不?多陪她说会话,讨她开心吧。那天晚上夏鸥就这样说。我又开始皱眉,我想小姐你最大的不可爱就是永远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立场。我有多少时间去陪一个妓女的母亲呢?我心里这么想了,脸上也立刻这么表现出来了。
   
你是在意她是妓女呢?还是不满现在对你说话的是妓女?夏鸥说,她似乎生气了,用从未有过的生硬口气对我说。我在意她妈是妓女?我至今能回想起我那天在她家听她拉家常时有多亲热,也能体会出当我知道伯母是个妓女时心里有多惋惜却不鄙视。
   
我只是不喜欢你对我说话的口气。我也来气了,开始抽烟。好了,我要去洗澡了,你去帮我放水吧。硬生生地对她说,不带丝毫情愫。她没多说什么,去浴室了。尔后我听见流水的声音。我有些急躁,我心里开始怪那哗哗的水声,我怪它,把我的思维理性性格全部都快淹没了。到脑子里回想了一遍,夏鸥拉着我,在阳光下飞跑的情景,对比了刚才她默默的进浴室时的身影,我就决定后天抽空去陪陪她母亲了。
回复 (0) | 收藏 (0) | 615 次阅读 |

猫小爪 (北京)

女 38岁 摩羯座

日志分类

我的所有分类(457)

剧本(5)

产业(2)

other(71)

电视剧(17)

心情(117)

film(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