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馋嘴小花猫

从少女到人妻,再到孩子妈,其实只是一步之遥——

http://i.mtime.com/xiaoying/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一世情》

小莹 发布于:

“13岁时母亲做了一个男人的情妇,这个男人十分有钱。一下子,我和母亲的生活好起来,我们也跟着像个上流社会的人。我可以读最好的学校,吃最美味的东西,而且那男人从不对我动手脚,其实他忙到很少来我家。我一度觉得这是很幸运的事。我刚上高一那年,一天放学他来学校接我,说带我去一个地方吃饭,说我母亲在那里等我。我毫不怀疑地跟他去了。他让司机把车开到一个很偏僻的地方,然后当着那司机的面强奸了我。那一刻我想我是个死人了。当他发现我并不是处女时,很气愤,他说他等了那么多年,其实我早就是个小婊子。他就开始骂,骂我母亲,说他是婊子,说我的小婊子。我气不过就给了他一脚,结果可想而知,我被他用手捏得混身是伤。他没用我母亲威胁我什么,他什么也没说,像没事发生一样送我回家了。我知道,如果我说了什么,母亲的一切都没了。其实我已经放弃要挣扎了,我几乎信了他们的话——我就是个妓女,我天生勾引人,我是个坏女人活得微不足道。那天晚上我没进屋,那天我遇到了你。我都不知道我是怎样走进那间酒吧的,但是进去的那一刻我是真的想接客了,那时感觉自己死了一般。之所以选择你,是因为你是你们一群人中唯一没叫小姐的男人。
   
我回想起那一晚,第一次看见夏鸥,那个满脸向外溢着纯白的小女孩。那你以后接开始接客了?我问。

   
没有,我只跟过你一个人。你信吗?她问。

   
我毫不犹豫地点头。167岁般大的孩子是很容易冲动的,后怕起来,也很具影响。可以理解。

   
知道为什么我没接客吗?因为你当时对我的态度和表情。你毫不忌讳地叫我妓女,你毫不顾及地在我身上发泄兽欲,然后是甩了500块钱,连个觉都不让我睡就赶我出门了。那一刻我手上捏着我自己挣的500块钱,我感觉自己像条流浪狗。

   
现在听夏鸥述说当时的情景,虽然不知这无罪,但是我还是很尴尬。我的爱人,在对我说着几年前,我把她当做妓女的片段。

   
后来你大概都能猜到了,那男人一直不放弃我母亲,我想就是因为我。三年前你在我们学校门口看见的那个给我钱的男人,就是他的专属司机。直到遇见你。我想我没欺骗你什么,至少我一直都是你的一个情人而已。

   
我沉默了很久,我脑子有点一下子消化不了,我看着面前这个不是妓女却有着相同遭遇的女人,我猛地想到什么,他是不是很喜欢捏女人的腰?夏鸥点头。意思就是在她母亲过世后,在和我定下终身时,她还私会那男人。

   
为什么还不离开他?他已经没什么可以威胁你了。

   
因为……他给了我一个我必须满足他的理由。

   
是什么?

   
这个不能告诉你。她无比坚定的回答。

   
我死瞪着她,突然有杀人的欲望。宰掉所有欺负夏鸥的男人,也杀了夏鸥。但是我爱她。我让步了,我想她受的已经够多了。我抱住她,宽慰她好了好了,都过去了,以后你还是我的夏鸥,我都不会去计较什么。但是别再去见他男人了。我本以为夏鸥会感动地扑在我怀里痛哭,感激我这样理解和包容,再痛改前非和我一起创造明天,只是我的美好憧憬好没做完时,就听见夏鸥,用斩钉截铁的声音回答我他要是找我,我还是会去的。我盯着这女人,她说还是会去。她表现得好像忠勇的烈士,她勇敢诚实得残忍。

   
你不需要解释一下吗?我冷冷地问。

   
你别问好吗?就这样不是很好吗?她渴求地喊道。

   
就这样?这样是怎样?你偶尔去私会其他男人,但是每天都腻在我怀里对我说我们的孩子怎样怎样?还是你根本就是个本性难移的妓女?我歇斯底里的狂喊,窗户似乎都都震动。

   
……你就把我当个情人,不好吗?只要你让我呆在你身边,怎样都好。我可以给你做饭,我不在乎你交女朋友,只要你别赶我走……”她委屈又累极的样子,如疲倦的流浪猫般的身子,和她低声的如乞求般的喃语,都使我震撼了。我觉得挫败又无奈,我想挽救夏鸥挽救我们的爱情,可是她不想。原来,她要的只是我时不时的宠爱或者她根本没把心放我这。

我原以为,像她母亲说的样子,一个妓女,最珍贵的是一个男人的承诺。可是我的,夏鸥不要,我硬给,她就犯累。我缓缓地起身,我必须离开这里。屋里空气太坏了,我像个被关在茧里的动物,不能呼吸不能乱动。而对夏鸥那分追求,就是我一辈子最厚的茧!走到门口时回头,看见夏鸥还呆坐在沙发上,头发凌乱,目光呆滞。我心里的千万句说不出口的怜惜就在那刻决堤。夏鸥!夏鸥!我克制不住地奔过去抱住她,疯狂地摇撼她,把她的脸扳过来拼命的吻她的唇,夏鸥你这样做是不对的,我们可以活得很好的,只要你离开那男人。然后我用全身仅存的力气拥住她,轻声诱导你想想,还有我们的孩子呢!我们的孩子啊。你希望他没名没份吗?我愿意给你这些的。以后我们会是一对最般配的夫妻,幸福地拥有最可爱的孩子,在公园欣赏他荡秋千,你猜猜他那时会说什么?他一听长得虎头虎脑的,用稚嫩的童音喊爸爸妈妈你们看,我荡得多高!我要飞到外太空了!夏鸥,你别犯傻,别钻死角,你也要想想我们的孩子啊。

   
我们的孩子?她喃喃自语,她突然像个精神病般狂笑起来,笑得我出了一身冷汗,心猛的冷了。我们的孩子早在你走后的第二天,我就去医院让它变成了一滩血水!或许它真的去了外太空了。她还在笑,她一直那样笑。我不能接受这个疯子了,她杀了我的孩子!我一心想去呵护期盼了那么久,她知道我有多爱那孩子的。但是她竟忍心把他打掉。

   
如你所愿了,我的好夏鸥。然后我匆忙走掉。这屋里有个疯子,是杀我儿子的凶手!我走得那样急,竟然忘了要换鞋。走到小区大门时想到自己犹如一个有家归不得的浪汉。我竟从来没想过,要把夏鸥从我房里赶出来。因为赶她走的话她就真的无家可归了。后来我再没回过家,2个月后接到夏鸥电话,她搬走了。我几乎是立即回到家,一开门就是一股空荡的味道。一个家有女人时,味道是熟悉而不易让人察觉的,但是一旦她走掉,就会立即感觉以前有多迷恋那股味。我检查了所有的房间,那钻戒还摆在抽屉里,衣柜里挂着件纯白的裙子,我知道夏鸥穿上它就像轻灵的白云。浴室里她的洗面奶没在了,我看见茶几上还放着一盘光碟《做个新好妈妈》。我的泪在我毫无知觉下狂趟。我以为会找到她留的什么纸条,上面开出什么条件,比如说如果你怎样怎样,我就回家之类的。但是没有。家里又变得像三年前了。

晚上睡觉时在床头找到根细长的头发,如获致宝。看了又看后,小心的收尝。

两个月后大板给我重新介绍了个女朋友。刚满21,在一所名牌大学上大三。发自内心的美好,看上去永远像个小孩。女友小满像个好动症患者,我常常觉得她和大板比较般配。可是她说对大板不来电。她就是这样,说话总用她在偶像剧里学到的词,不伦不类,却也悠然自乐。最开始不能习惯她跳蚤般蹦来绷去,久了就觉得也没什么了。她不会煮饭,我就给她煮。但是逼她必须把那首诗背下来,每天背给我听。刚开始她当然不肯,吵着说太长了,我硬的两天没理她。就当我以为我和小满就这么算了时,她跑来找我,大大方方地把诗背下来,然后嬉笑着说每个人都有一些怪癖,两个人在一起就要相互将就的。从那以后我才从心底的接受她,承认她是我女朋友。当然免不了她向她哥们大板告我一状。那以是夏鸥离开的半年后了。我也再找不到夏鸥。夏天又来了,夏天一到我那放暑假的小女朋友就和我整天粘在一起。我以前从来没觉得夏鸥小,甚至她还比小满要小一岁。大概小满的天空永远都阳光灿烂。21岁的小满就像一只精力旺盛的知了,时时唧唧喳喳个没完。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无聊至极却也让她快乐无比。她最大的乐趣就是每个早晨悄然溜到我身后捂住我的双眼问我是谁。然后雀跃于我一口答出的正确答案:老婆。她让我叫她老婆。她说学校里谈恋都这样。以前想叫夏鸥老婆的,但是她不许,她笑着说还没结婚呢。我逼着自己不要拿小满和夏鸥比较,因为她会输得很惨。小满确实很小,表现在她的行为:对帅哥的追崇和对足球的不懂让她每夜和我一起守着看凌晨2点我欧洲杯,却能在210分准时入睡。喜欢把人惹火后甜甜地猫般撒娇。同时也会有女人月事来临前的急噪……周而复始却也津津有味。小满是个好女孩,小满是个处女。
   
第一次和小满做爱竟是有些醉了时,把她当夏鸥了。早上起来看见床上那抹玫瑰般的暗红时,我就呆了。我竟提不起一个宠爱加欣喜的笑给小满。小满没注意到这些,她只是撒娇般地楼住我脖子说她一定要嫁给我的。我当时是一个寒颤,我从没想过要娶夏鸥以外的任何女人。我问为什么。她满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因为我是处女。我又想到了夏鸥,她平静的说她是妓女。然后我就头痛了。

   
过了一年,我快32了,我再也没看见过夏鸥。我就开始考虑要和小满结婚。我问自己原因,竟和小满的一样。小满自豪又理直气壮的说因为我是处女。小满像那果汁广告里形容的那样,新鲜活力,张扬着让人羡慕的青春。她永远可以在这一秒决定下一秒做什么,无规律无计划。所以当她在沙发上吞下第八颗草莓时时,就一个响指,把我拉起来:

   
走!给你买件新衣服去!你看你连件新衣服都不买,亏得还算个小资呢!她总喜欢叫我小资,其实我有些反感。说不清原因。然后她就开始跳蚤一样的换衣服,这边跳到那跳,洗脸梳头,选搭配漂亮的鞋,快乐得不得了。我想我不得不跟着她一起笑。她说:我要给你买套帅气十足的运动服,看我狂翻白眼,她讨好的说哎你乖嘛!你老穿西装那怎么行呢?快快,换衣服出门!于是在她的拽拉下,我苦笑跟上。望着在大街上不断跳跃着的小满,闻着她身上时尔传出的奶茶般的香,就想拥她入怀,认真考虑是否一辈子面对。我伸出右手,我就要这么做了。却在看见对面走来的夏鸥时收住了手。夏鸥似乎也看见了我,和我旁边的小满,她对我轻笑。

   
夏鸥站在阳光中,穿着粉红的小吊带,白色长裙,带着淡然的笑,如三年前在学校大门初见她时一样美丽。她雪白的肌肤沁透出一种桃红,那么宁静而熟悉的泻在这个初夏的早晨。让人误以为她是阳光中若隐若现的仙女。身旁的女友是个凡人。仙女对我轻笑,我就实在不想留恋凡尘。夏鸥似乎过得很好,比以前胖了些,不过很匀称。

   
她微笑着对我招呼,嗨!

   
我还沉浸在初见夏鸥的惊喜中,一时没反应过来。啊,你好!你是斌斌的朋友吧?我叫小满!小满是个自来熟,她毫不含糊地上前打招呼。一边用手肘来碰我喂人家给你打招呼呢!你这傻大个!我这才反应过来,仓促的回应,那时表情一定很狼狈。后来小满回到家说我那时表现得像见在首长的农民。

   
哦哦,夏鸥。然后又不会说话了,就直盯着她,也没忘记要放开女友小满的手。那时实在太突然了,也没多说出个什么,她就说她有事先走了,甚至不留个电话也没回答我她现在过得好不好。不过看她的气色还是不错,至少表示她的男人(们)没有亏待她。我一直目送到她在路口转弯。10秒钟后一辆奥迪从我身边开过,我看见了坐副驾驶的女人那粉红色的吊带,没看见她的脸,她转过去了。

   
哇!你这朋友来头好大呐!介绍给我好不好?小满天真的嚷。

   
她只是个妓女。我说。小满夸张的表示了惋惜后,三分钟就遗忘了这个插曲。拉着我在满街乱窜。

回复 (0) | 收藏 (0) | 944 次阅读 |

猫小爪 (北京)

女 38岁 摩羯座

日志分类

我的所有分类(457)

剧本(5)

产业(2)

other(71)

电视剧(17)

心情(117)

film(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