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馋嘴小花猫

从少女到人妻,再到孩子妈,其实只是一步之遥——

http://i.mtime.com/xiaoying/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一世情》

小莹 发布于:

我心不在焉地跟她走着,也忘记了要表现出点不耐烦加疲惫她才回停止,我满脑子都是夏鸥的影子。夏鸥现在坐在养她的男人的车里,也或者在养她的男人的怀里。不管是哪里都与我无关,但是不管哪里都让我万分不爽。我本以为夏鸥已经离开这个城市了,刚才她出现在我眼目的那一刻我真快晕厥了。我都出于本能地要去呵护宠爱她了,就好象是我的血液里流着的职责。但是她什么也没说就走掉了。而且是坐着她男人的车炫耀般地从我身边开过。甚至不多看我一眼。激动全部转化成愤怒。我开始了莫名的急噪,我厌烦地忍耐着小满像纤夫般拖着我到处窜,一个商场接一个商场,我开始怀疑我进了个迷宫,觉得我们走的地方根本没变我们一直又会到原地。就在我的耐性已经用到极限时,前面一阵尖叫。
   
呀!杀人啦来人啊!杀人啦~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怎么回事,就看见走在我前面的路人向右一躲然后就有一人直冲冲地向我撞来,在我们面对面的碰撞的前一刻我下意识得把小满推开。然后那男人就直径朝我脸撞来。我被碰得退后好几步才站稳,那男的也摔到了地上。我还没来得及开口问他怎么那么不小心时,他已经爬起来又跑了。然后就听见前面有女人在哭,狼嚎般惊人的分贝。小满是个见不得热闹的人,她马上不顾我的反对第一个冲上面去了。围观的人立即把那地上的受伤者和旁边大哭的路人围个水泻不通。我是满肚子的火没地方发泄,心想今天怎么那么倒霉呢。就觉得鼻子一阵痒,感觉有东西流出了。唉我从小鼻子就小气,动不动就会流鼻血。可以卫生纸还在小满包里呢,她现在人都不知道被淹没到哪一层了。我狼狈地用手捂着鼻子,就往商场的洗手间走去。

   
需要纸巾吗?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猛地回头,就看见了夏鸥那平静的眼睛。没等我反应要说什么,她就快速用手上的纸来擦拭我脸上的血,然后再递了一包心相印。就走掉了。我觉得那时幻觉。但是她留下的香气是那么熟悉,而我手上也的确多了包纸巾。半小时后接到小满电话问我在哪里,我说在商场楼上等她。她又如跳蚤般蹦过来,一看我留在脸上的血印,一个劲的自责。

   
回家吧。说完这句就用尽了我全部力气了。

   
哦好吧。唉,叫你去看你还不去呢。你不知道哇,那个男人好惨哇~她老婆好可怜哇!小满边走嘴就没停过。我紧皱着眉忍住没痛斥她。那个男人惨得过我?

   
那天是星期一。星期三的中午接到了夏鸥的电话,她丝毫没多余的话开场就问我:何念斌你会带我走吗?我没听错的话好象还带着些压抑不住的兴奋。

   
你说什么?你在哪里?

   
你别问那么多。她又是那句我最怕也最不爱听的你别问那么多。我立刻极度的不爽。你带我走好吗?我们结婚!

   
我真的生气了,我想你大小姐一个不开心就搞那么多男人出来,叫你从良你不肯,现在想通了要我娶你我就娶?我还有没我自己的生活,而且我要拿什么去相信她?

   
那男人不要你了吗?我冷冷的问。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分钟,听见她小声地说:你会娶我吗?我可以想象到她此刻咬着唇的样子,她一定又把下嘴唇咬到发白。

   
夏鸥,你也不是小孩子了,怎么做事那么任性而不考虑后果呢?当初也是你要离开我的。我缓了口气,沉重的说。而且我也认为这样的话题,在一年的一次邂逅之后,竟通过电话就可以解决清楚的。

   
我只问,你会娶我吗?会带我离开这里吗?她说得有些焦急了。

   
你总要给我个理由吧?你如何说服我呢?

   
你还忘不掉我的,是吗?我突然认为夏鸥太任性太不负责了。我像一条被她招之则来挥之则去的狗,公狗。但是我那如此不争气的心就是要这样任凭她摆布。是的,我一直活在两年前有她的世界里。我不得不承认。我就要心软了,我就要问她在哪里了,我想见到她,有和她在一起的机会我就不想放弃。突然我看见我办公桌上的饭盒,里面是我和我那可爱的小女朋友一起的饭,我想起昨晚烧菜时她的手被油溅到,她装可怜的让去我心疼,撒娇让我去哄,淘气的让我亲她。那时有个女朋友在身边真是很幸福的,而且小满从没做过一件对不起我的事。小满和我一起时,是个处女。

   
……我已经有自己的生活了。十分艰难,但我还是说了。

   
那么,如果我有四万八千五百块钱呢?你还会不会娶我?

   
我想夏鸥根本就没搞清楚事情的性质。不会。你给我100万都不会。

   
……”她被伤害了,可是我又何尝不是呢?……能告诉我,你不爱我了吗?

   
抱歉你只是个妓女。

   
对不起。两秒钟后,电话挂断了。

   
我知道我和她再也不可能了。把饭盒里抄胡的菜全倒进马桶里,然后反锁了厕所,蹲在厕所里痛哭了一场。晚上疲惫地回到家,我的跳蚤女朋友立即粘上来楼住我的脖子说,斌斌!我们结婚吧!”我一听头都大了,怎么在有天之内有两个女人对我说同一句话呢?

   
我用疲惫不堪的声音说:为什么想到要结婚?因为她以前一直从没提过要结婚,她说她还小还没玩够,婚姻会灭杀她。但是为什么她转变那么快?难道她……见过夏鸥?想到这个可能性我背上就一阵寒。

   
呵呵,人家刚才看见电视里的新娘穿婚纱好漂漂哦!我也要嘛~

   
哎呀 ,今天我累极了,你别闹了好不好。无奈地推开她,把身子往沙发上摔去,重重地陷在里面,闭上眼睛,尽量不去想这些。

   
怎么?你一听和我结婚就很累吗?她生气了,凑上来扳着我的脸问。

   
不是啊,我今天工作累。

   
哦哦,老公我来给你捶捶肩。然后她的小手就立即忙碌起来。而且不亦乐乎。我把手覆在她吊沙发边的小腿上,那里柔软而弹性。

   
给老公捶捶肩啊,老公老公辛苦了,老婆唱首赞美歌。老公你是天,老公你最大,我是老公的,老公最最好!老公你猜每句的最后一个字连起来是什么?她一边捶小嘴就一直唧唧喳喳说个没完,哈哈,猜不到吧?笨蛋,连起来就是天大的好!老公你天大的好!”小满边说边一蹦而起。说我天大的好。我看了看她,我想什么都不懂的人真幸福。

   
小满你真幸福。我由衷的说。

   
是啊!老公你那么出色!我能不幸福吗?我们同学一听你是个大官啊都羡慕死了!小满自豪的说,她从不隐晦对我在公司的地位的崇拜。然后她就去做饭。小满现在在开始学着做饭了,因为刚学,兴趣还很高昂,就是菜不好吃也不可以表现出来,不然她要生气的。

晚上大板来家吃饭,直皱着眉头说难吃。但是一听是小满做的,立即严肃的说顶级!事后大板告诉我小满在家从不做饭的。我说我知道,他又拍拍我的肩说小满真的不错,很适合我。

   
你小子也该收收心了。别伤害了小满知道吗?那么好一女孩。大板第一次那么正经的跟我谈一个女孩子。也是时候收回我漂泊无岸的伤痕累累的心了。

   
之后很少想起夏鸥了,只在半年后的一次同学聚会上,一个高三的女同学竟抱着她2岁大的儿子来参加同学会,她说老公加班,孩子一人在家不放心就带来了。小家伙很淘气,说话方式和我家小满一个样。呵呵。我感慨我的大多数同学都有孩子了,看来自己真的老了。大家听说我还没结婚都纷纷笑我眼光高。说再不生个儿子以后怕心有余而力不足了。然后大家都笑。我勉强跟着笑了两声。小男孩一颠一颠地向我扑过来叫我叔叔。叔叔”“哎,乖。我用超乎想象的宠爱去唤他。我想到了我那还没见到太阳的儿子。如果能生下来,肯定也差不多大了。而且会娇气地叫我爸爸。

   
叫什么名字啊?

   
虫虫……毛毛……”小东西还不怎么会说话的。也不知道他在说些啥。

   
然后听到孩子他妈在对另一同学说:唉,现在我要带孩子,生活紧着呢。他爸每个月就那么两千块收入,二二得四二四得八,两年也才不过四万八千
……”
   
我突然就好象灵光一闪:一个月两千,两年四万八千……“如果我有四万八千五百块钱呢你还会不会娶我?那个妓女曾几何时对我说的话。四万八千,加上第一次她16岁那年,给他的五百…… 我突然感觉揪心的痛。她是在说明她一直不是个妓女。

   
后来有意无意的也找过夏鸥,打听过那男人,可是都没什么结果,加上小满对我实在没什么说的,也就没想那么多了。两年后在和小满的婚礼上,大板只对我说了一句话:别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他是在大家都对我开玩笑时以一句玩笑话说的,大家都没在意。小满的妈,我那个丈母娘笑得好甜。但是我对她始终不能像对夏鸥的母亲一样亲热。小满把她的不满意表现得相当明显,因为她的肚子没法让她穿她中意已久的用她的话说就是漂漂婚纱。只半年小满就给我生了个女儿。当然她是在怀孕几个月后才和我结婚的。她怀孕了自己都还不知道呢。我说小满你月事多久没来了,她一脸傻相的说我怎么会知道?然后我们去医院一检查,孩子都两个月大了。匆忙结婚。为了没满足她的婚纱绣她在我耳边叨念了几个月,没办法小女儿满100天时我们照全家福时又给小满和我补了一张结婚照。照片里小满笑的很灿烂。

那时我是很幸福是,小满的可爱,小女儿的娇憨。也曾一度都以为自己忘了夏鸥了。那个美丽的妓女夏鸥。抱歉你只是个妓女。我曾经那么对她说过。我在知道她为什么想给我4万多块钱后,确实后悔心疼。但是女儿的诞生让我生活多了一分新的快乐,我感觉自己已经是个让人依靠的丈夫和伟大的父亲,我每天最快乐的事,就是看见我的小满和小小满在沙发上蹦跳欢笑。小满我要让你每天都那么快乐。结婚那天我在心里发誓。我想我做到了。小女儿8个月大了, 牙牙学语。
   
露露(我女儿的小名)叫爸爸。

爸爸。我喜欢听她含糊不清毫无动机的叫唤。心里就窝心得纯粹。

爸爸爸爸……”她叫个不停妈妈……婆婆,多多……”多多,换她的意思就是哥哥。
偶尔会情不自禁抱着她,小声说露露其实有哥哥的,一个小哥哥。小哥哥都5岁了。以前我就喜欢和夏鸥一起幻想,我们的孩子一定是个男孩。所以到现在我还认定她肚子里的是个男孩子。小多多小多多。女儿就嚷。伤感一大片,满满是怀念。我已经是个35岁的男人了,早就过了那些迷恋风花雪月崇拜爱情的年岁,一心想到静静的生活了。

2004年的的一天傍晚,我牵着已经4岁大的露露从公园里看河马。她妈最近迷上了打麻将,只要是别太晚回家我一般都不过问的。她应该有她的活动空间。我知道她是有分寸的,最多在输了百来块时来哭丧着向你撒撒娇要你补给她。小满一直都是个孩子,说不定以后还要跟露露撒娇呢。想到这里我就不自觉的带了笑。走到公园一偏僻的地方时,
   
爸爸我要汽水!女儿叫到。

   
好的,露露看见哪里有汽水了,就告诉爸爸,爸爸给露露买。

   
爸爸那边有卖!爸爸在那边!小女儿用尽全身力气把我拽到一个路边的小摊旁。

   
露露这里哪是卖汽水的呀?我皱着眉头说,注意一看,小摊桌子上摆着个小黑板,用粉笔字写着凉虾每碗一元” .我呆住了,我没想到在这么多年后还会看见这种不为人知的小玩意。我心里的湖立即决了堤,回忆带着酸楚一涌而至。那女孩在阳光下奔跑的影子竟那么清晰。我想我下意识地已经把她深种在心底。心底有个女孩叫永远,她站在初夏的阳光中,全身都毫不经意的散发着清甜。

   
爸爸这是什么呀?

   
老板在吗?买两碗凉虾。我叫。

   
哎!来了!一位老妇女急忙跑过来,她本来坐在另一边和一大婶吹牛。我一叫她就来了,双手不停地在围裙上搓着。两碗吗?好的!然后利落的盛了两碗。女儿欢天喜地的吃,说爸爸真好吃爸爸真甜爸爸真凉呀!呵呵,我女儿说话不怎么会断句。我慈爱的看着女儿吃完,而自己实在不想吃,我害怕我吃掉的是思念。女儿吃完了后,心满意足的跟我走了,在路上还在问:爸爸刚才那个叫什么呀真好吃。

   
叫回忆。心里苦涩得很。于是晚上女儿回去告诉她妈,她今天吃了两碗回忆。听得小满笑个不停。什么都不懂的人真幸福,我想。

回复 (0) | 收藏 (0) | 911 次阅读 |

猫小爪 (北京)

女 38岁 摩羯座

日志分类

我的所有分类(457)

剧本(5)

产业(2)

other(71)

电视剧(17)

心情(117)

film(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