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仲夏夜·茵梦湖

她望了他一眼,他对她回眸一笑,生命突然复苏。

http://i.mtime.com/xiayinmeng/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我想,这也许就是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夏茵梦 发布于:

 (选自最让我感动的良民文)

 



  很多年以前,当我还是一个中学生的时候,我就认识他了。
  我的记性不好,不能确定那究竟是哪一年,总之是在2000至2001年之间。那时候真是好日子,我在我出生的那个江海小城快乐地成长,与朋友们在阳光白云的碧蓝天空下笑得肆无忌惮。那时候我还很年轻,有着洁白聪颖的额头和明亮的眼睛,少女湿润的唇角在空气中骄傲而飞扬。还有我暗恋着也暗恋着我的后桌男孩——我把他叫做Z——我们沉浸在相互试探又相互躲闪的暧昧游戏中,兴致勃勃,乐此不疲。

  那真是值得纪念的美好时光,生活在父母老师给予的目标道路上有条不紊的前行,偶尔的叛逆行为就是刺激的调味品了。无忧无虑的幸福。真好。
  就在那时候,我认识了他。



  那是一段录影,好象是叫做“音乐爱情故事”,情节早已记不清了,也或许我根本就没有看完它。但我记得那金碧辉煌的华丽的旋转木马和哭泣的小女孩,还有那个一脸温柔地替小女孩拭去眼泪的年轻男人。他有着温和淡定的笑容和干净修长的手指。
  那笑,能让人从心尖儿上暖起来。
  他轻轻地替小女孩拢好头发——那一刻,年少的我听到莲花盛开的声音……
  于是我记住这个男人好看的面孔,和他的一双温柔手。
  只一眼,我便记住了,没有理由。那年我十九岁。
  可是我不知道他的名字。2001年,我不记得那时候最红的明星是谁了,但关于他的消息实在太少太少,我看了一段时间的娱乐新闻,没有他。
  那时候我在学业和Z的暧昧游戏中疲于奔命,又怎么会有太多的时间关注娱乐?直到五年以后,2006年的夏天。



  五年的时间,与一生比起来实在太短,但也已长到足够让一个女孩成熟为一个女人。五年里发生了太多的事。
  我离开了那个生我的江海小城,离开了那里碧蓝如洗的天空,棉花糖般轻软飘忽的白云,夏天会猛然砸落让人头晕的阳光,还有那幢青砖黑瓦,白墙上氤氲着淡黄色水渍的老房子。我独身一人,蜗居在上海的一所全国著名的重点大学里,艰难的学习和生活。
  五年间的某个时间点,Z忽然厌倦了那场看似永无止境的暧昧游戏,他说,他要和我在一起。那是2004年的7月初。
  那天傍晚全市拉响了台风即将来袭的警报,但并没有太多人在意。这个钢筋混泥土的城市已经强健到对此习以为常,如同它一贯的冷漠,即使是再鲜亮的外表也掩饰不了的冷漠,它把冷漠传给每一个守护它和接近它的人们,包括我。这个时候,我的脸上已经有了妇人般冷漠坚硬的表情。那个嘴角湿润眼神明亮的女孩早已消失。
  那天晚上Z打电话给我,他说,我们在一起,用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天气很热,我的心忽然就乱了。这难道不是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想要的一句话么?然而我捧着电话,说不出话来。一颗本来运行完美的行星,被Z掀离了轨迹。
  半小时后他来到我的住处,向我询一个答案,我看出他眼中的志在必得。窗外是黑黝黝的天空,诡谲到及至的云彩,和能将一切摧毁的狂风。
  我迟疑了。
  那一刻我忽然看到一张脸,一张温和淡定的脸孔,笑得能让人连心尖儿都暖起来的面容,还有一双手,骨骼清奇,干净修长的一双温柔手。我不知道那人的名字,但那一瞬间我突然明白,我想要的,是一个这样面容淡定,手指温柔的男人。
  Z虽不及他,但也是好看的,不过Z的好看是凌厉的,带点逼迫人的意思,我知道Z其实是个霸道的男人。
  我拒绝了Z,为了脑子里一个模糊的影象。Z问为什么,我只有说,也许,我爱上的,只是那暧昧的游戏本身。我伤害了他。
  那一刻我没敢看Z的表情。但他离开的时候我盯着他背影,他在台风的天气里艰难的行走,淋湿的身体如同一只负伤的兽。
  多年以后,我知道要一个本性霸道的男人玩一场七年的暧昧游戏是多么不容易,但那时我还不明白。

  我只知道我无路可退。
  那也是我最后一次看到Z。他决然地退出了我的生活。一年以后,2005年7月,他去了美国。
  据说他走的那天也是个台风的天气,为此他在机场滞留了八个小时。



  很快我便适应了没有Z的日子。我开始将精力全部投入到学业上。在大学里,这很容易。我的成绩忽然就名列前茅了,老师和同学的眼中,开始是惊讶,时间久了,便渐渐习惯。
  我也开始习惯轻易就可以得到各种东西:各种奖学金,各种荣誉,一些很多人看来很宝贵的机会……很多人看我的眼神都是艳羡的:你看她,家里又有钱,人又生得有气质,念书念的那么好,工作能力又很强……然而没有人知道,这些东西根本不是我要的。
  我看上去无比的勤奋,其实是无比的懒,心懒。只是因为若不这样,我的生活便无处着力。
  我在身边那些有意接近的男子中寻找梦想里温和淡定的笑容和干净修长的手指,终无所获。
  我的大学生活一塌糊涂。



  我开始回想。
  我在想,是不是我根本就错了。我跟Z,七年的暧昧,七年的若即若离,那种感觉,覆盖了我整个少女时期。可是Z那时侯已经身在大洋彼岸,在西雅图,那个波音飞机轰鸣的城市,那个发生了《西雅图夜未眠》的浪漫城市。听说他已有了娇美的韩国未婚妻,生活幸福。
  他的世界已不需要我。
  我想,是不是我真的错了,是不是世界上本没有那个面容温和淡定,手指干净修长的男人,是不是多年前我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个“音乐爱情故事”的男人根本就是我的幻觉?
  我的生活在外表的光鲜下一点点的腐烂了。


  2006年7月,又是一个台风将袭的天气,这时候我已如同这个城市的人一样习惯了潮湿闷热和那种能够席卷一切的狂风。我把自己锁在房子里,百无聊赖的将电视机调到电影频道——我平时只看这个台——播放的电影居然是《西雅图夜未眠》,这部电影在那段时间是我的禁忌。我眼睛一痛,立马换台。
  忽然间,一抹青影跳入眼帘——那是漫天黄沙下的一袭青衣,风卷袍袖,翩然若仙——镜头拉近,一张脸出现在我眼前——那张脸,那在无数个午夜梦回时浮现的眉梢眼角,那张我曾经为之拒绝了可能是我一生的幸福的脸——那是他,我怎么会看错?
  虽然他扮了古装,卷了头发,着了青衣,换了狠绝的神色,但我确定,那就是他,我怎么会看错?
  他更出色了。
  五年以后,他的容貌再次如同子弹般击中了我。
  2006年的夏天,我生命中的大事就是追看了一部叫做《逆水寒》的电视剧,记住了一个叫顾惜朝的天下无双的宋朝人,找回了一个叫钟汉良的,从我少女时期就开始在冥冥之中影响我的男人。
  我终于确定五年前的惊鸿一瞥并不是幻觉。 
  我想这也许就是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然而他的消息还是很少,少到我无法想象他是90年代中期就踏入了娱乐圈的人。
  幸而这时候已经有了发达的网络。我在网络上近乎贪婪的看有关于他的东西。他唱的歌,他演的电视,他参加的活动,他拍的mv,他的一切……在幻觉中,我花一个月的时间陪他走过了十年的历程。
  十年风雨十年心。
  感谢时间并没有拿走这个男人的美丽,却用这十年打磨出了一个尤物,一个真正的尤物。
  如果说十年前的钟汉良还是青春帅气得近乎耀眼的小太阳,现在的他,是优雅得近乎完美了。
  十年前的他,有的是逼人的,第一眼的美,而现在则是含蓄隽永的,留有余地的,如马提尼般值得回味,却是直指人心。
  我知道了他有过五年的沉寂。
  从最高处摔落的感觉是什么?我不能感同身受,甚至连想都不能。一想,胸口便丝丝入扣的痛。
  那是白日烟花般绚烂过后的不留一丝痕迹?是漫步云端接近光芒时的坠落人间?还是午夜梦回后独落枕畔的寂寞徒存?

  我开始了解他现在身上的这种气质的由来。五年的沉寂当然不是白费。
  我想知道,从高峰跌落谷底后,再次出发之时需要多大的勇气。
  我甚至感谢那五年,如果不是这样的苦痛,相信钟汉良也不会成为现在让我深深痴迷的钟汉良。
  想起我第一次看到他的“音乐爱情故事”,那时候,应该是他事业最低潮的时候罢,但他依然笑得如此淡定从容宠辱不惊。
  这需要多么强健的神经?
  女人们在遇到有强大意志力的男人的时候总是难以设防,我也不例外。
  我真是喜欢他。
  但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去看他。
  喜欢他,其实喜欢的也只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个他。这我非常清楚。
  有时候看到组织fans一起去看他的活动,即使那活动离我的地方只有一百米,我都没有去。
  对我来说,也许遥望就是最好的距离。
  爱,并且远之。



  2007年的春节,我回到家乡。
  我不知道那时有一场死亡在等着我。高中时期一个要好的朋友,就在这时候忽然走了。
  生命如此脆弱,灾难轻易地有着席卷一切的力量。
  我开始前所未有地开始珍视身边的朋友,一反常态的去参加各种朋友聚会。
  就在这样的一次聚会上,我认识了K。
  K是朋友的朋友,30岁,为一家德国公司工作。同样的德语经验让我们彼此深谈,我在欣赏这个男人睿智的头脑的同时,忽然发现,他有着修长好看的手指和温和淡定的笑容。
  这是我寻寻觅觅了许久的特质,这时候我以为我终于找到。
  我开始和K时不时出去约会,也不无愉快。
  但是我没有感觉。
  我们可以无拘无束地像老朋友一样谈话聊天,却无论如何也没有恋人的如胶似漆。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像辩论一般的谈论一番政治经济体育甚至哲学,然后各自回家。
  我们终究是不合适。
  我也终于明白。干净修长的手指,温和淡定的面容,如果不是生在钟汉良的身上,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多年来我寻寻觅觅与他相似的男子,根本就是个美丽的错误。
  又有谁能比他更像他呢?
  我爱他,我爱钟汉良,就这么简单。  



  现在我和K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了,他时常笑话我对一个素昧平生的男子如此痴心。
  我对他报之以一笑。
  这些男人们,又怎么知道暗恋的乐趣。
  这是一场恋爱,虽然舞台上只我一人,但我乐此不疲。
  虽然我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喜欢他多久,也许十年八年,也许更长,也许就只到明天。
  未来的一切都是未知。
  所以我从不说永远。
  但我想在有生之年,我会努力记住他,用尽力量记住他,用如同台风过境的绝望来记住他。
  我知道爱上他,是一场劫难,但我甘之如饴。

 

钟汉良 Wallace Chung

8 .6 / 10 .0

钟汉良

影评(229)

收藏(1218)

回复 (20) | 收藏 (9) | 2578 次阅读 |
标签:

夏茵梦 (苏州)

女 处女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