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夕阳暮已

无关电影,只是想自由的飞翔

http://i.mtime.com/xiyangmuyi/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从《香火》到《疯狂的外星人》,宁浩到底想干什么?

夕阳暮已 发布于:

《神雕侠侣》的故事里有一段情节,说的是杨过断臂坠崖后,偶然研习了绝顶高手独孤求败留存世间的精妙剑法。

这套剑法以独孤的年龄,和所使用兵器的不同,被分成了四层境界。


   第一层是一把“凌厉快剑”,乃其二十岁前所用,主动攻击、生猛异常;

第二层是一把“紫薇软剑”,为其而立之年所使,举重若轻、可也伤敌无数;

三十岁后,独孤看淡胜负,就进入了“重剑无锋”的第三层;

待到四十不惑,他使一把腐朽木剑,不露锋芒、不争强好胜,润物细无声。

用金庸先生的原话讲,武功练到第四层,随便拿一个东西就是兵刃,飞花摘叶,皆可伤人。

这其实是庄子讲的“不役于物”,不为外物所奴役,外物完全被我所控制,所以你看上去他是两手空空,其实他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程度了。

而这个论述写的绝不仅仅是打架的境界,放之世间万事万物,乃至人生也不外如是。

有人要问,罗嗦这么多和电影有毛线关系?

还真有。

我认为,理解金庸先生的武学境界,是拆解宁浩的电影世界的前提。

看懂了这四层的进阶之路,我们就能明白他是怎么拍出,以及为什么要拍这部《疯狂的外星人》。

现代社会的讽刺寓言,一场不再疯狂的疯狂实验。

如果我们按照时间线来划分,宁浩导演的创作历程其实已经度过了前两个阶段。

2003年,一部名叫《香火》的学生毕业作品在东京电影节上技惊四座,两年后,宁浩又凭借《绿草地》正式涉入“江湖”。

然后便是横空出世的“疯狂”系列,通过《疯狂的石头》与《疯狂的赛车》这两部作品,宁浩给自己贴上了“多线叙事&黑色幽默”的标签,让所有看过电影的观众都记住了这位生猛的后生。

在早期的商业电影里,宁浩将西方剧作中已经得到证明的好招式直接“拿来主义”,并进行了本土化的改造,按照导演本人的说法,他找到了一种把华丽的“蒙太奇”落地通俗化的方式,并以此来实践着自己的“大师梦”。

接下来,他又在《无人区》、《黄金大劫案》中精进了这些招式,并打造出一套成熟的,带有“宁式符号”的视听语言。

正如绝顶高手独孤求败,在不惑之年进入“重剑无锋”的阶段那般,站在四十岁这个当口,宁浩又该如何寻找属于自己的第三层剑法呢?

他的第一个答案,是2014年的《心花路放》。

这部电影在商业上并没有取得宁浩导演之前作品那样的成功,很多喜欢他的观众看完之后发现,除了主创团队的名字我都认识之外,这片子的其他方面好像不太对味——

既没有“疯狂”里的多线叙事与“种种巧合”,也少了“无人区”中那种多类型片杂糅出来的戏剧冲突。

而不对味的《心花路放》,恰恰是成长到这一阶段的宁浩心之所向。

他离开了创作的“舒适区”,通过时间线的逆流和倒转,尝试了新的剧本结构。

电影里耿浩和康小雨拥有完全平行的两条故事线,就当观众都以为男女主人公会在结局处交汇时,却发现他们其实是处在过去和现在两个不同的时空内。

一时间,巨大的荒谬和无助感充斥整个银幕,人们希望看到的传统爱情故事没有出现,期待驾着七彩祥云出场的救世主也被残酷的现实打回了原形。

将故事的戏剧性打碎,是把“通俗”重新解构成反类型的关键,而电影里让人意味深长的情节发展,更像是宁浩书写的一则现代寓言。

是的,“寓言”和“反类型”——你可以理解为这是导演在尝试突破第三层时练就的进阶招式。

在《心花路放》之后,宁浩并没有急于走出下一步,而是出现在各个好友的片场客串演出,并长时间的退居幕后,滋养新人,寻找如《我不是药神》这样的爆款。

看似“玩票儿”一般的心态,与已过不惑,看淡胜负的独孤求败倒也有几分相像。

直到2017年,《疯狂的外星人》低调开机,宁浩才又坐回了“导演”的椅子上。

其实这个项目早在2015年就已经备案了,之所以晚了两年制作,除了硬件方面所遇到的问题,我认为更多还是导演本身没有想好要完成一个怎样的表达。

“外星人”虽然是有刘慈欣的《乡村教师》原著打底,但只能说仅仅是一个灵感来源,从故事到内核都完全不同。

在二刷了这部作品之后,我更加认为和《疯狂的外星人》比起来,《心花路放》所做的尝试只能算是“小打小闹”。

这一次,宁浩导演想要构建一个相当复杂的文本,来挑战自己的极限。

所以“外星人”虽然贯以“疯狂”系列之名,却一点都不“疯狂”,他既不玩多线叙事,也不在你面前炫多少花活,只是坐在火炉边,踏踏实实的讲一个带有嘲讽意味的寓言。

我给它定性为,是宁浩打定主意,即便要在观感上做更多牺牲,也要进行的一次疯狂实验。

而此番韬光养晦后的会心一击,到底完成的如何呢?

闯关致富两不误,耿浩你大胆地往前走。

有时候拍电影就像在玩游戏,创作者需要给主人公设定目标,以及不同级别的怪物,来促成TA不断升级,最终通关。

这个概念在电影的叙事层面尤甚。

既然是游戏,那就必须要有关卡,我一般会把这部分的关卡拆解为两个,一个发生在以主人公的言语、行为以及和他人发生关系所构建的表世界中,另一个是以人物内心所经历的考验和成长为主的里世界。

(《黑天鹅》里的镜像符号)

表里世界互为镜面,有各自需要完成的任务和目标,而如何合理安排两个世界在剧情上产生交集,最终又能否在结尾“闯关成功”,是评判一部作品剧作合格与否的关键。

里世界相对隐蔽,我们先来看看《疯狂的外星人》的表世界。

主人公耿浩,是一个耍猴的,他训练自家猴子“欢欢”在世界公园里表演,但因为生意不景气,园区老板准备让他停业,把这块改造成火锅城。

突然有一天外星人意外坠落,耿浩看其长相怪异、身形灵巧,就把它当成猴子来训练,起名作“骚骚”。

外星人因为失去了头上那根赋予他“超能力”的高科技链条,只好任由人类摆布。

耿浩还有个不靠谱的朋友叫大飞,一心只想着发财的他看到“骚骚”如此通人性,便想把它高价卖出,二人因此爆发冲突,“骚骚”却趁机拿回链条。

此时角色开始发生转变,外星人成为“大哥”,耿浩和大飞两个人成为“阶下囚”,外星人重复以前训练猴子的一套动作让人类来做。

原本外星人只是想要与地球人“建交”,但看到人类如此野蛮低级,便改变主意,干脆毁灭这里。

那么按照表世界的设定,耿浩他们的目标有两个,一是想尽办法战胜外星人,二是借助外星人“发家致富”,摆脱生活的窘境。

那么他们完成了么?

在影片的高潮段落,外星人在与人类的战斗中败下阵来,目标一达成。

随后,外星人因为很喜欢喝大飞销售的一款白酒,便与地球人”化干戈为玉帛“,不仅顺利建交,还和耿浩、大飞做起了星际生意,走上人生巅峰,目标二达成。

以宁浩的编剧水准,表世界关卡只能算是“新手”难度,我们还是把目光移向里世界。

《疯狂的外星人》的里世界并不难进入,剧情中有过多次点题的台词——大飞时常在吐槽耿浩的一句话:“你敢不敢向前迈一步?”

其实这句话同样是导演前作《心花路放》的里世界需要完成的目标,说来也巧,在那里面黄渤饰演的主人公名字也叫“耿浩”,所以你也可以把他们看作同一个人。

耿浩在别人眼里就是个“臭耍猴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虽有一技之长却始终得不到周围人的认可,只能勉强糊口。

长期一潭死水的生活让“耿浩”们心理极度自卑,没有改变的勇气,也无法接受如此无能的自己。

外星人的到来成为投入死水中的一枚石子,对于他来说,内心的心结开始松动,每次松动都会反映在表世界的台词中:“活人还能让尿给憋死?”

起初,耿浩希望通过训练外星人“骚骚”来表演全新的节目获取老板的认可,在尝试失败后,他又和大飞与外星人又发生了多次“角色互换”,在此过程中逐步突破心魔,最终在决战时刻完成里世界“向前迈一步”的目标。

在这场戏里,导演用两个非常明显的意象来表现耿浩内心的成长。

首先是耿浩在被外星人再次以“你就是个耍猴的”刺激后,决心走下车,撒了那泡“活人不能被憋死”的尿,从而向懦弱的过去告别。

然后是以外星人骑着自行车飞翔在月亮中间这样一个带有致敬“E.T”的奇观化段落,巧妙呼应了耿浩在之前向老板展示过,但却未能达成的心愿。

这样的处理方式略显简单粗暴,但效率很高。

另外再多说一句,大飞这个人物比起耿浩来说显得过于单薄,其行为一直是被“钱”驱动,最后决战为朋友挺身而出的转变,说服力不够。

不过我认为宁浩导演之所以选择这种并不高明的设计,除了是处于商业属性考虑外,还可能跟下面我要提到的内容有关。

十步埋一梗,千里“两开花”。

刚看《疯狂的外星人》时,有一点让我觉得很奇怪。

虽然宁浩导演之前也喜欢在作品里放置经典电影的彩蛋,但从没有像这一部如此密集,我随便一回忆就能想起很多。

比如开头宇航员与外星人接触,就是致敬了《2001太空漫游》,更别提那艘像极了“黑方碑”的宇宙飞船;

《喜剧之王》里的那句“我养你”,也被大飞拿来戏谑了一番;

甚至还有对《邪不压正》、《E.T.》等作品赤果果的提及。

(没有剧照,拿星爷撑场面)

但当我看完整部电影后,才突然意识到如果你只是把这些彩蛋当乐子,就太小看导演了。

这些致敬的桥段不仅为叙事服务,也在文本层面承担了相当重要的任务。

最明显的是在影片中多次使用的《查拉斯图拉如是说》,这首世界名曲曾被库布里克用在《2001》里。

其中值得一提的,是母猴“欢欢”穿上太空衣,假扮外星人出现在众人面前的那场戏,混杂了中式民乐的《如是说》随之响起,让这一幕“猿猴进化”变得啼笑皆非,荒诞感十足。

类似的荒诞段落还有,导演将耿浩代表着地球人与假扮成外星人的猴子“欢欢”进行建交的段落,完全“复刻”成了电影《降临》里的场景。

而科幻片《降临》中的这段情节,恰恰是在展现一个低级文明是如何与高级文明建立沟通和信任的。

《疯狂的外星人》用“一个耍猴的,愚弄自以为是的人类”替换原本《降临》中的两个文明,消解掉了后者更具思辨性的主题,让这一幕更显得滑稽可笑。

和经典名作同样被“痛下杀手”的,还有各种流行文化符号。

例如,美国队长手里无坚不摧的盾牌,在《外星人》里成了耍猴戏用的道具;

某国神秘组织每次想要去营救外星人,背景首先会响起类似《复仇者联盟》里超级英雄式的激昂音乐,但迎接他们的却是一次次徒劳而返;

号称“最先进”国家的精英,最后却吃了亚洲屎...

当然在宁浩的手中,这些所谓的“致敬”如果只是为了嘲讽一下美帝,那顶多算是一次“自嗨”式的意淫。

他当然没有停留在这个层次,因为——黑完了别人,还要自黑!

前文我提到过,片中外星人与耿浩、大飞二人在“训猴”与“被训”之间发生过几次“权力更迭”。

除了外星人那根代表“智慧和力量”的头箍外,还有一个明显的提示来表达文明与野蛮的象征意味——角色智商在线的时候都是穿戴整齐的,角色失智的时候,身上衣物都是残缺的。

比如有一场戏,耿浩为了追逃跑的外星人,来到郊外某空地,见到一位大妈便问是否见到一只猴子,大妈鄙夷的答道:“你不就是只猴子?”

当时,耿浩没有穿裤子。

(划重点)

通过这些细节,影片其实也消解了所谓“高等人种”和“低等生物”的种种奇葩论调。

前面所有这些主题,在结尾处得到再次升华——外星人拿起金箍棒,装扮成“美猴王”的样子,一通乱砸,毁掉了世界公园里的林肯纪念堂、世贸大楼、白宫、埃菲尔铁塔...

这一刻,东方文化中的神话代表,终于干掉了西方“崇高”的物质世界,中美合拍两开花的奖杯达成。

这一刻,象征更高等文明的外星人却因为长期泡在装满白酒的“大染缸”里,被同化成了满口脏话、烟酒不离身的“油腻大叔”。

这一刻,反讽的意味达到高潮。

宁浩的有所为,有所不为。

谈了这么多的“有招”,那么宁浩的“无招”又在何处呢?

其实从《香火》到《疯狂的外星人》,宁浩作品的内核一直都没有变过。

他的摄影机,始终放在社会底层的“loser”身上,用一出出看似“混乱无序”的闹剧,消解这些人物身上的悲苦,让他们得以在荒诞中求得生存。

同样是聚焦小人物,周星驰走的是“逆袭”美梦,宁浩却执拗地“批判”现实。

因为,即便是再灰暗的现实,也总会有阳光可以照射进来。

现代社会的飞速发展仿佛让每个人都患上了“焦虑症”,感觉自己一停下来就会被时代所淘汰,而这层焦虑又会反噬生活,让我们的人生变得“虚焦”,催动着我们盲目地追求成功。

宁浩曾说过,自己也是个有着落伍焦虑的人,在他的前两层剑招中,这种迫切想要证明自己的感觉比比皆是。

而《疯狂的外星人》,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解开枷锁,不去做耍那么多“猴戏”,沉下心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对宁浩来说,结果如何其实并不重要。

因为,比起小心翼翼的在乎别人投来的评价和目光,人生还是应该为自己而活才乐得逍遥洒脱。

当《疯狂的石头》里的黑皮,叼着一根面包奔跑在高速公路上时;

当《无人区》中的律师,点燃货车与盗猎团伙同归于尽时;

当《心花路放》中的耿浩,挂掉前妻的电话,在屏幕前心如刀绞时;

当《疯狂的外星人》里,黄渤高喊着“我就是个耍猴子,怎么了!”时;

也就意味着,他们都选择了隔断内心的铁丝网,接受现在的自我,与过去的自己和解。

阿根廷作家安东尼奥·波契亚的一句话,恰好能体现这其中的最大价值:

“今天将要结束,明天也将结束,难以结束的是昨天。”

疯狂的外星人 Crazy Alien(2019)

6 .8 / 7 .8

疯狂的外星人(2019)

影评(60)

收藏(663)

回复 (18) | 收藏 (9) | 778 次阅读 |

夕阳暮已 (青岛)

女 天蝎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