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思凡。双下山(1)

杨小宝 发布于:
思凡·双下山

    此剧的表演形态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舞台处理和演员的即兴发挥,经常游弋
于游戏式的虚拟化和理智的间离效果之间;激情的投入和冷静的旁观交融杂错,在
一种诱导与强化并存的氛围中,完成戏剧空间的最大扩展。
    
    舞台置景抽象,用白布以软雕塑手法在黑色墙面上勾勒出远山形态;一盏孤灯
悬垂在舞台中央;台侧有粗硕的蛇形水管及水盆。
    
    暗场。亮起一束顶光,众演员穿中性服装(不论男女均为白T恤、花彩裤)上,
盘腿打坐在舞台侧后方。
    
众人:  (木讷地齐诵)昔日有个白莲僧,救母亲临地狱门,借问灵山多少路,十
万八千有余零。(优美肃穆地吟唱)南无阿弥陀佛……
    
    木鱼声声,佛号悠悠。
    木鱼声渐归寂寥、单调。追光里,尼姑色空一身红妆,忧戚上场。她居中打坐,
合十,俯首默祷。
    
尼姑:  (声音冷漠)削发为尼实可怜,禅灯一盏伴奴眠,光阴易过催人老,辜负
青春美少年!(众人重复以上台词)小尼赵氏,法名色空,自幼在仙桃庵出家,终
日里烧香念佛,到晚来孤枕独眠,好凄凉人也!
    
    静场
    
尼姑:  (悲戚地)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每日里在佛殿上
烧香换水,烧香换水…… (惊喜地发现)见几个子弟们,游戏在山门下……
    
    众人做游戏状,频频眺望,挑逗小尼姑。
    
尼姑:  
他把眼儿瞧着咱,咱把眼儿觑着他;(娇羞)他与咱,咱共他,两下里都牵挂,(
恼火)冤家!怎能够成就了姻缘!就死在阎王殿前,由他把碓来舂,锯来解,把磨
来挨,放到油锅里去炸。啊呀,由他!则见那活人受罪,那曾见死鬼带枷?啊呀,
由他!火烧眉毛,且顾眼下,火烧眉毛,且顾眼下。
    
    尼姑奔至台侧,在盆中洗手,似激情难耐……终不免吁叹。
    
尼姑: 
想我在此出家,非关别人之事吓!--只因俺父好看经,俺娘亲爱念佛,暮礼朝参,
每日里在佛殿上烧香供佛,生下我来疾病多,因此上把奴家舍入在空门,为尼寄活,
与人家推荐亡灵,不住口地念着弥陀。(打坐,合十)只听得钟声法号,不住手地
击磬摇铃,击磬摇铃,擂鼓吹螺。平白地
与那地府阴司做功课。多心经都念过,孔雀经参不破。唯有莲经七卷是最难学,咱
师傅眠里梦里都教过。念几声南无佛,哆旦哆,萨嘛呵的般若波罗,念几声弥陀,
(转念,生怒)恨一声媒婆,叫一声没奈何;念几声哆旦哆,嘿,怎知我感叹还多!
(焦虑站起,神不守舍逡巡不已)越思越想,反添愁闷,不免到回廊下散步一回,
多少是好!--(步入回廊,潇洒散步)绕回廊散闷则个,绕回廊散闷则个,(背手,
昂首阔步)
众人:  阿弥陀佛--
    
    众人中,小和尚本无冒出头来,百无聊赖翻阅经书后,抛弃,至水管边放出清
水一盆,端起,欲泼向观众,泼向众人,泼向舞台……却终不得泼出,只得又将清
水端回原处,轻轻放下,无奈地环顾四周。
    
和尚:  和尚出家,受尽了波查,被师傅打骂,我就逃往回家。(渐生向往)一年
二年,养起了头发;三年四年,做起了人家;五年六年,讨一个浑家;七年八年,
养一个娃娃;九年十年,只落得叫一声和尚,我的爹爹,和尚爹爹呀!
    
    众人重复应和:和尚爹爹呀!
    静。众人摹拟蚊声。本无循声追打,几番拍打才打死。(众人摹拟蚊死坠地声)
本无心满意足后,欲离去,突然想起佛门训诫,忙筑蚊坟,超度亡灵。
    
和尚:  
林下晒衣嫌日淡,池边濯足恨鱼腥;灵山会上千尊佛,天竺求来万卷经。贫僧本无的
便是。自幼身入空门,(擦拭佛器,打扫金身)谨遵五戒,断酒除荤,烧香扫地,念
佛看经。(叩拜诸佛)嗳!只是不遂我的念头。(反复开关电灯,极无聊的样子。忽
然有所发现--)今日师傅是兄,都不在山上,火头又砍柴去了,不免到山门外,闲步
一回,有何不可?(窃笑)
回复 (0) | 收藏 (0) | 324 次阅读 |

杨小宝 (牛津)

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