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同济大学杨晓林

海派的特点只在一个“海”字,是容纳,是扬弃,是多元、是商业,是背靠大陆,张开双臂面向大洋彼岸......

http://i.mtime.com/yangxiaolin/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也论当前电影批评家的问题和责任

上海·同济大学杨晓林 发布于:

      杨晓林 

中国电影的质量问题人所共见,找症候寻病灶是批评家们最为擅长,也最能切中肯綮的拿手好戏。但在普通观众一般几句话就能讲清的问题,在一些批评家这里却是要引经据典,用数千字以至上万字,甚至著书立说才能道尽“胸中珠玑”,说完“远见卓识”。我一直想搞清楚的是,我们这些高论到底给中国电影贡献了什么?

在中国,被称为“电影人”的人粗略可分为“搞创作的”和“搞理论的”,但两者不能琴瑟和鸣由来已久。搞创作的疏离搞理论的,是因为一些搞理论的“理论”让搞创作的看不懂,心里发怵;还有一些站着说话不腰疼,常常自以为高的挥舞棒子狠揍搞创作的,让其生惧憎之心;也有一些批评家又被搞创作的情面场面所惑,没底线的吹捧搞创作的,被其鄙视。

在票房至上的今天,搞创作的受制于审查和投资人,惶惑于年轻观众的口味,举步维艰,掣肘之事十常八九,特别是商业大片创作,从新世纪初的《英雄》《十面埋伏》《无极》《夜宴》,到《赤壁》《三枪拍案惊奇》《画皮》《富春山居图》,以至当下的《铜雀台》《钟馗传》《捉妖记》《封神传奇》《长城》等,这些“巨作”受各种因素的制约,屡屡饱受非议。而一些搞理论的对商业片创作过程中复杂而尴尬的境遇似乎视而不见,或者选择性的目盲,炮火常常只对准了导演和编剧狂轰。有的在学术会议上声色俱厉,口诛资本家怀不轨之心欲搞垮我天朝百年影业,有的在刊物杂志上洋洋千言万语,笔伐主创人员的“不专业”,指责他们乘乱杀入,劣币驱逐良币,以假货淹没精品,扰乱电影市场,以图浑水摸鱼,捞名声发横财。这些宏论貌似高屋建瓴,常让听者觉得有高度有见识,叫读者亦觉得有深度有水准。逞完口舌之能,批评家自家亦感觉美好,飘飘然顾盼自雄,俨然一副可以指点中国电影江山兴衰的大佬,左右电影社稷存亡的宗师。以为把不良资本和非专业人士这些兴风作浪的妖孽鬼魅驱逐出境,就可重整山河,再造一个天朗气清的新世界。

殊不知,当今电影业的诸多良币,恰是产生于这些劣币之中,是由这些劣币涅槃而来;而众多自以为很专业的电影人士,恰也是产生于这些非专业人士当中,由这些非专业人士中有机缘有天赋又勤奋者蝉蜕而成。这些劣币和非专业人士,有不少渴望在电影业掘金捞银,渴望在电影圈一战成名,渴望自己比肩电影业巨头,成为一代令主而名垂天朝影史……在批评家和专业人士看来,这些存心不良的资金和非专业人士,很是狂妄,很不知天高地厚,如同没被套上马鞍驯服的野马,冲进我们的院子里乱冲乱撞,践踏我们的诸多陈设,破坏我们的诸多规矩,把我们的院子搞的一片狼藉,批评家们由气恼而愤怒,于是就抱团开骂和驱逐他们……

但是,我们有没有想一想,新世纪之前很多年来电影圈风平浪静,诸多投资人和创作人勤苦用心的做事,却没有被外界所注意,没有被千夫所指,万人唾骂,没有闹出些声音成为芸芸大众的谈资,没有使得电影业成为暴利行业,成为各行各业都想来捞一把的行业,恰恰是因为“存心不良的资金”和“非专业人士”介入的不够,或者根本就引不起他们介入的兴趣……

所以我认为,当我们在诅咒,在狠批猛斗这些龙卷风一样的热钱和非专业人士的同时,可否想过他们的好?

窃以为,我们评论家当前的任务,不是驱逐和咒骂,不是应该只是像“御史大夫”一类的言官一样收集他们的谬误、恶行和败绩,整理成文字向媒体和刊物投稿,向大众爆料,以示我们对这个供给我们衣食和声名的行业忠心耿耿,使业界人士忌惮我们。我认为更重要的是出手相助,用热情和耐心来帮助他们,促使他们转化,使劣币转化为良币,使非专业和半专业人士变得专业,壮大电影业队伍的同时,提高我们的作战能力,唯有如此,我们这个行业才能持久繁荣。

如何帮?

不良资金和非专业人士之所以受批评家咒骂,就是因为他们创作不出好作品,却要以次充好,用所谓的大IP,明星和粉丝,奢华和炒作,假票房假数据,圈钱骗钱,从而搞乱了市场。当然,通过深揭狠批,呼吁媒体和社会舆论来给存心不良的资金和非专业人士施加压力和惩戒,使不良资金在电影业门前止步,使已进入者遵循行规和正道,促使非专业人士变得专业,这也不失为一种方法。一些批评家视不良资金为浑水猛兽,看非专业人士为山妖作祟,不相信他们能弃恶从善,由魔入佛。但我依然认为,凡事要辩证地看,批评家完全可以变一种与其交往的方式,不要等他们作品上映之后连篇累牍的去写讨伐檄文,而是在剧本甚至策划阶段就介入,成为他们的座上宾,与他们同生共死,结为患难之交。

搞理论的能否在创作阶段就介入?我以为在理论上是可行,在实践中也是必须的。

首先,越是好作品越可能赚钱,这是公理。烂作品通过运作也可能会赚钱,但赔钱的风险更大。因此,没有人是奔着创作一个烂作品的初衷奔着这个行业而来的,为暴利而来的投资人和非专业的创作者也可能不懂行规和不够专业,但吃一堑长一智,他们需要老法师的开导,事实上,他们一进来就一直在找导师和专业合伙人,问题是我们的批评家们是只会念紧箍咒的唐僧还是有些真本事的孙悟空?投资人遇人不淑,被不专业人士忽悠,常常为自己的狂妄无知和自高自大吃尽苦头。我们若是真佛,何不在他们项目一启动就出金口点拨?我想问题恐怕还在于我们自身,自己不会生孩子,肚子没疼过,常常指手画脚的叫人生孩子,被人厌烦了,被人敬鬼神而远之了。一言以蔽之,长期以来,批评家的形象被自家人毁了。因此,设身处地的从创作者的角度着想,使自己的理论知识能够切实有效地指导创作实践,我想恐怕是我们一些理论家应该更新知识构成,升级学养版本的时候了。诸如,做导演研究的去剧组看看;做视听语言研究的摸一摸摄影机,玩一玩剪辑;做剧作研究的试着写个小剧本;做产业营销研究的不妨去给影院经理们打打杂……诸如此类(当然,能玩出个惊世之作更佳),以便我们的话让搞创作的听得懂,听得顺耳。因为在中国电影史上,搞理论的和搞创作的共度蜜月的电影辉煌期,恰是很多搞创作的在搞理论。

其次,前期介入,既是雪中送炭又是锦上添花,是检验自己所学是真理论还是伪理论的最好时期,也是最能得到创作者欢迎的时候,若是真知灼见,定当能对改善作品的品貌有益,出一言而为创作者彰令名,也为投资方挣千金,人家如何不喜?如何不把你当真神敬?而作品新鲜出炉公映后的批评,则大多最惹人烦,招人恨。你说的是大实话,也一针见血地刺中了人家的阿基琉斯之踵,但一言出而票房跌,投资人赔的要上吊,人家如何能感激你这乌鸦嘴?所以,同样的话,在不同的时间段说出来,效果截然不同,前者讨喜,因为提升了电影的品质,不但让人敬,而且切切实实地是为中国电影的繁荣在做贡献,而后者,则实在不好说。

第三,搞理论的和搞创作的,按理说应该是患难相扶,生死相依的好兄弟,如前辈所言的“车之双轮,鸟之双翼”。但是现在,搞创作的提起我们搞理论的,常常口称“专家”,报之以“呵呵…”,对学界召开的各类电影学术研讨会退避三舍。而搞理论的面对搞创作的,作品若好,则溢美之词如天女散花般过多过滥。如其作品不佳,则口诛笔伐,如讨寇仇,丝毫不考虑商业大片创作是在一个处处关卡,压力重重地艰难环境中进行的。特别是导演,他是扛着枷锁,戴着脚镣手铐在干活,有诸多的身不由己,他们的作品在很多情况下不是他自己的,而是“投资人的创作”,是“众人拾柴火焰低的创作”。而我们的一些批评家,却腹诽编剧和导演,以为若能按照自己的高论而行,必出佳品,自觉腹有良谋,实际却是纸上谈兵。而个别批评家,却是沦为资本的喇叭筒,歌唱家,不但被同行侧目,更是被创作者所不齿。

要提升中国电影的品质,法门万千,但改善搞理论的和搞创作者之间的关系,我以为势在必行。特别是主动把有水平的批评家前置于创作阶段,使其有置喙的机缘,不要使其成为马后炮,是创作者应该马上就做,而且必须要做的一件利人利己,利国利民的大事。

真心希望我们搞理论的能和搞创作的心贴心。搞理论的远离创作实践,形成了一套封闭的、曲高和寡的学术类话语体系,这套话语讲求规范,讲求博证旁引,讲求学养深厚,写成的论文适合发表在学术刊物上,出现在研讨会上,只有搞学术的圈子里人才彻底看的懂,但问题是,这套话语却是让众多业界的人士看着头痛,看着不知所云,因此创作者不看这些所谓的“理论”,不待见搞理论的,这简直成了中国电影界的一大奇观。一些学者们忙着拿课题,开会研讨,就为发论文评职称,挣科研分,至于青灯照壁,咬牙苦撑,经年累月而写就的煌煌巨文对中国电影有什么贡献,大家心照不宣,闭口不言。因为已行成了惯例,多少有才华的年轻人就这么耗着生命,渴望有朝一日能成名成家,到时有人约稿,不在为论文找不到发表的刊物而愁肠百结……大家其实很痛苦很无奈。我这里讲的激烈些,目的是能引起争鸣和反响,让大家和我一样能照照镜子,看见自己的陋处,能汗发背沾衣,能群起思变,使自己成为一个对中国电影真正有用的人,也不枉了我冒天下之大不韪写的这些戳心之论和逆耳之言。

 

(杨晓林,同济大学电影研究所所长,编剧,博士生导师。)

回复 (0) | 收藏 (0) | 2714 次阅读 |
标签:

上海·同济大学杨晓林 (上海)

男 摩羯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