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同济大学杨晓林

海派的特点只在一个“海”字,是容纳,是扬弃,是多元、是商业,是背靠大陆,张开双臂面向大洋彼岸......

http://i.mtime.com/yangxiaolin/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对主旋律影视“民族复仇”式“爱国主义”的反思——以《战狼2》为例

上海·同济大学杨晓林 发布于:
战狼2 Wolf Warriors Ⅱ(2017)

7 .4

战狼2(2017)

影评(261)

收藏(1855)

      杨晓林:《汕头大学学报》 2018年第8期,第5-10页。

摘要:《战狼2》成为中国史无前例的“票房怪兽”,成为现象级的作品,好评如潮。但静心分析,因为“来自政策性的问题”,导致存在的问题与不足主要有三个方面:主题上是狭隘的民族复仇主义和爱国主义;叙事上事理逻辑不够严谨;角色脸谱化严重。因为与奥斯卡需要的普世价值观主题和艺术上的“完满主义”有相当的距离,申奥的败北也在情理之中。“中国特色”的主旋律影视还需转益多师,相信《战狼》的后续系列会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关键词:战狼2;狭隘的民族复仇主义和爱国主义;事例逻辑;脸谱化;申奥败北

 

在当下主旋律影视剧创作中,“爱国主义”主题一种常见的表现方式就是通过“民族复仇主义”来达成,这在海量的抗战影视和历史题材影视中表现的尤为突出。在这类“爱国主义”影视中,“民族仇”、“国家难”和“家庭家族仇”又紧密的结合在一起,这就是俗谓的“国恨家仇”。中华民族是个饱受外族欺辱的民族,中华文化虽然具有强大的同化力量,但国恨家仇使得关涉民族存亡的“忧患意识”格外强烈。以至于新中国成立时,《义勇军进行曲》这部号召国人“起来”,“冒着敌人炮火前进”的战时动员曲毫无争议的当选为国歌,传唱至今,闻之令人警醒,令人热血沸腾而生同仇敌忾之心。

战争片强调“富国强兵”和“抵御外辱”,表现历史上的民族惨剧警醒国人,塑造民族英雄鼓励国人,丑化侵略者以蔑视敌人,这是应有之意,本来无可厚非。但问题是时下战争影视泛滥成灾,“民族复仇”走向极端,花样翻新无所不用其极,以至出现所谓的“抗日神剧”的时候,我们就不能不对战争片中这种极端的“爱国主义”进行反省了。2017年的《战狼2》,可以说是极端“爱国主义”和“民族复仇主义”集大成者和巅峰之作。

截至2017年8月18日,《战狼Ⅱ》在中国市场的累积观影人次达到了1.4亿,成功超越《泰坦尼克号》北美市场观影人次1.38亿的记录,荣登“单一市场观影人次”全球榜首。 2017年10月26日《战狼2》以56.81亿的票房成绩成为中国电影票房最高,位列全球票房榜第55名,成为中国史无前例的“票房怪兽”,由此也成为一个现象级作品。民间、电影界、学术圈和政府宣传部门一边倒的叫好,朝野齐贺,可谓口碑和票房双丰收。《战狼2》俨然为主旋律电影找到制胜法宝,媒体亦是好评如潮:“《战狼Ⅱ》就是一部爱国主义旗帜高高飘扬的大片”。(《凤凰网》评)[1] “与诸如《敢死队》《第一滴血4》甚至《血战钢锯岭》这类好莱坞电影性质很相近,最大的亮点都是将爱国主义与动作戏结合,吴京的打戏拳拳到肉,而且各种先进武器装备轮番亮相,再加上在异国拯救同胞和难民的情节,各种大规模战争场面再现,完全击中观众的燃点”。(《信息时报》评)[2] “这部电影的热映如同中国军人形象与国家实力在国际社会的一次‘路演’……也在以一种全新的视角向世界宣示——中国的发展,是世界和平力量的壮大,是传递友谊的正能量”。(《人民日报》评)[3]诸如此类溢美之词,如天女散花般的铺天盖地而来。

硝烟散尽,尘归尘,土归土,美誉之词稍歇,让我们静心思考本片票房火爆的社会文化心理,以及在主题、叙事、角色设定等方面存在的问题和不足,做一次“解剖麻雀”式的商榷和探讨。电影创作是戴着镣铐跳舞,对于主旋律电影,要考虑到政治及社会等意识形态方面的影响,有许多比较严格的限制和禁忌,除常规的镣铐,可能还要扛着这些沉重的枷锁去跳,诚如《战狼2》的编剧刘毅所言:“其实挑战都是来自政策性的问题。因为我们不是好莱坞,我们不能想打谁就打谁,在电影里面也不能。”[4]因为是扛着枷锁,有的“舞姿”有时会摆的不那么优雅和不到位,但我们讨论“不到位”,并不是在否定舞者的整体水平,而是有更高期待——希望尽善尽美。这对今后《战狼》系列的更上层楼,对主旋律动作片的创作也大有裨益。

 

主题:狭隘的民族复仇主义和爱国主义

“和平与发展”是当今时代主题,也是全世界的共识。中国的“武”字,作为会意字,楚庄王最先解读为:“夫文,止戈为武”(《左传·宣公十二年》)。这种“止战”思想反映了中国文化对“兵凶战危”最为清醒的认识。但本片的核心词,不是“止戈”而是“扬威”。《战狼2》承继《战狼1》“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的主题,将战场由不法之徒横行的中国边陲之地,摆到了战火纷飞的非洲,具有了评论家所言的“国际和人类视野”。冷锋个人目的是寻凶复仇,国家给予他的使命是救回生命受到威胁的侨胞,他的行动动机看似合乎天理人情,无可厚非,但他所秉承的行动准则却是“以牙还牙,以血还血”式狭隘的民族复仇主义路线,高举的也是狭隘的爱国主义的旗帜。“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思想在战争年代,显得正义凛然,气壮山河,充满着大无畏的英雄主义气概。但时移世易,全球规模的二战结束已七十多年,现在是和平时期,国家和民族之间偶有局部战争,若以快意恩仇的江湖方式处理之,则冤冤相报何时了?

昔吴越争雄,战前范蠡劝句践说:“臣闻兵者凶器也,战者逆德也,争者事之末也。阴谋逆德,好用凶器,试身於所末,上帝禁之,行者不利”。一个政治上成熟的国家和他的民众绝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事实上,世界经典战争片的主题都是在“反战”,如《西线无战事》《猎鹿人》《野战排》《全金属外壳》《生于七月四日》《现代启示录》《拯救大兵瑞恩》《战马》《血战钢锯岭》等。当举国上下为冷锋“扬我国威”的“非洲之战”呼呼雀跃,引以为豪时,我们是否该冷静的思考一下,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社会心理和心态?是否值得倡导和赞扬?

有豪言说:“有一个国家自艰难困苦中崛起,建国之初击败美、英、法在内的十六国联军,62年击溃印度,69年击退苏联,79年打瘫越南——哪怕与超级大国兵戎相见,也未曾退让半步;就算与整个世界对抗,也从未有过败绩。她,就是我们伟大的祖国!”“影片给我们构筑了这样一幅盛世图景:也许你会对祖国的一些现状很不满,但是不得不承认:能够生活在最安全的国度,是多么的幸福!当美国大使馆选择关门大吉的时候,中国大使馆的所有人员却在竭尽全力地庇护海外侨胞,海军方面甚至还出动了航母编队。当侨胞的生命受到严重威胁时,站到你身后的,永远是你的祖国。”这种思维的根源,作者也说的很明白:“大汉帝国有三句振聋发聩的话语仍然流传至今:‘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寇可为,我复亦为;寇可往,我复亦往’、‘汉秉威信,总率万国,日月所照,皆为臣妾’。”[5]

本片的主旨,总有这种“寇可为,我复亦为”思维逻辑隐形存在,而这篇文章所言的“日月所照,皆为臣妾”的思维显然又是一种强权思维。也是就说,他人若用贼寇的方式对待我,我也可用贼寇的方式对待他,因为我是“强汉”,是“天朝上国”。但“日月所照,皆为臣妾”的“天下共主”心态,无疑就是“拥有海洋四方”的“成吉思汗”思想的翻版,无论如何不符合“天下承平日久”的“时宜”,不合当下的世界发展潮流。

中国沉沦了近百年,现在以和平的方式崛起,各方面都飞速发展。但是若以张扬舞爪的“战狼”形象和做派傲视世人,则有违“命运共同体”的精髓——倡导平等与博爱,民主与和平,强调“仁义教化”、“以德服人”、“柔以怀远”,主张“协和万邦”、兼济天下的王道,反对强者为王的霸道。所以我以为,嗜血成瘾的“狼性”绝不应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心性和追求,也不应该融入我们的血液里,甚至成为我们民族基因的一部分。[6]在以往的好莱坞大片中,美国总用上帝视角来看待一切,以“世界警察”自居,常常陈兵海外,虎视眈眈,威慑天下。美国英雄总是自以为是的“惩恶扬善”,俨然正义的使者。在本片里,这种情形被移植,变成了中国特种兵以“世界警察”自居,不但以寡敌众,完胜凶悍强大欧洲雇佣军,而且威服“非夷”,红旗一飘扬,交战双方统统放行,归国的道路畅通无阻。这在一定程度上折射中美两国的实力此长彼消,但同时,56亿票房也反映出“天朝上国”普遍存在的一种傲慢自大的社会心理和“狼顾虎视”天下的期望。

纵观历史,中华民族除了汉唐帝国开疆拓土,雄风威仪远慑“四夷”,成吉思汗的铁骑踏上欧洲土地,被欧洲人称之为“黄祸”外,积贫积弱久矣。及至鸦片战争以来,被列强欺凌,一直以一个弱者的形象站在国际舞台上。近年来由于中国综合国力的上升,国家在国际上的形象也大有改观。而《战狼2》展现的中国形象是一个“国际警察”的形象,这个形象是张扬的,侠义的,同时也是打不死的“超人”。这个“超人”远赴海外,将“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影片实际上是满足了国人“站起来”后,“强起来”心理需求。军舰上飞向白人雇佣军反派头顶的导弹,很难不让稍有历史常识的观众联想到一百多年前“甲午战争”败于海上的耻辱,以及西方白人列强曾经的欺凌,由此得到一种雪耻的快意和“民族复仇”的满足感。

中华民族历来的传统是“以德报怨”,强调“仁者无敌”,不战而屈人之兵,“远人不服,以德来之”。《战狼2》调动了民众对国家“强起来”的自豪情绪,但是这种情绪的表达不是以“德服”和“施惠”,甚至“以德报怨”的方式,而是以“武慑”和“威服”的方式表达出来,不能不说是二元对立战争思维的延续。若所有的伤害都被“以牙还牙”,加倍奉还,那么国际争端和战乱何时能休?复仇主义,不管是个人的还是民族的,历来都是战乱、灾难和死亡的渊薮,若盛赞之,长其气焰而不反省,不管对于家庭还是民族,都将是灾难性的。自电影诞生以来,一方面是“复仇电影”以动作片、侦探片、悬疑片、战争片等类型电影的形式大行其道,“许多票房急剧攀升的国产电影也多以复仇作为卖点之一,这在一定程度上顺应了现代人比较极端的报复心理,复仇行为可以唤起人们普遍的同情和理解,得到认可和赞赏。”[7]但另一方面,“反复仇影视”也以这些类型片的形式给狂热好战的血腥复仇者敲警钟,唱挽歌,如金庸剧《天龙八部》就是对民族复仇主义的批判,而2017年的张扬导演的《皮绳上的魂》就是对家族复仇主义的批判。况且《战狼2》建构的伤害和复仇情节,几乎都是建立在了被迫害的妄想之上的。电影充斥着反派极端过火的暴戾杀戮,这为复仇提供了必须的前提和理由,观众的怒火被点燃,冷锋于是成了他们期望的“替天行道”的英雄好汉,他如大侠一样大开杀戒,严惩来自欧洲或美洲的恶人,满足了观众民族复仇主义的观影期待。而这种民族复仇情绪,因为自上个世纪中叶以来,与西方及其盟友在政治经济军事外交方面的摩擦和纠纷不断,加之国家层面的大力倡导,抗日剧、历史剧、武侠剧等铺天盖地的宣扬(极端而无厘头的抗日神剧,也是这种非理性复仇情绪的极端化呈现),被融进了新一代观众的血液里,被“燃”起来是很容易的。

《战狼2》的传达出的主旋律意图非常明显:绝对正确的是体制,军人的天职是服从,黑人黄人是一家人,中非人民热爱和平友谊长存,交战方敬畏强大的中国,而敢与中国特种兵为敌的西方白人雇佣军必然是自蹈死地。虽然观众心理明白,“国旗护体”,“护照防身”,纯属臆想,但是我们希望是这样。可以说,《战狼2》迎合和满足了当下民众心中对中国崛起后(实际上还未真正强起来,所以更要显示强起来),可以“耀武扬威”,可以扬眉吐气“狼顾虎视”的想象,这才是票房火爆的最为根本的原因。

但恰恰是这一点,最需要反省。

 

叙事:事理逻辑不够严谨

作为动作类型片,《战狼2》故事循规蹈矩,与《敢死队》《惊天危机》《虎胆龙威》《太阳泪》《第一滴血》系列等无数的好莱坞大片一样,虽各有卖相和看点,但在叙事模式上大都了无新意。商业类型片要赢得大面积的观众青睐获得高票房赚钱,一般都会按照观众喜欢的模式和套路依葫芦画瓢,极少雷池越步。在那些作品中,好莱坞动作明星如施瓦辛格、史泰龙、尚格云顿、道恩·强森、李连杰、成龙等扮演的退休警察、退役军人、休假特工、遭处分的特种兵等,在度假旅游或者其他公干中,卷入犯罪集团或者敌对势力制造的麻烦事件中——或者破坏公共安全,或者颠覆国家。这些不死英雄自带光环,不顾胁迫、陷害、围剿,与大阴谋家和坏人斗智斗勇,最终完胜强敌,拯救了亲人,也拯救了无辜平民,使国家免于邪恶威胁,使失衡秩序得以恢复。只不过《在战狼2》中,主角成为了中国退役特种兵,圆了国人的英雄梦的同时,也圆了国人“笑傲非洲”、“强起来”的“中国梦”。

《战狼2》故事看起来合情合理,但在叙事上事例逻辑不够严谨,值得商榷之处颇多。作为动作片,很多情节的推进仅仅是为了满足对动作场面本身的呈现,显得简单而牵强,编排的痕迹过于明显,不合“行驶规则”,“野蛮驾驶”、“强撞关卡”、“急转弯”和“强制刹车”之处甚多。现“吹毛求疵”地试举几处求教于方家,不揣冒昧。

其一,《战狼2》最解令观众解气的桥段,就是开场一脚踹飞强拆恶霸。拆迁队威胁冷锋,说等他走了要弄死战友一家,这实在过于夸大。在法治的中国境内,目无王法的暴力拆迁草菅人命,面对警察,竟然连烈士家属都不放过,冷锋如梁山好汉一般为了让战友家人安然无恙,除了“以暴制暴”替天行道而别无选择?现实中哪个为了经济利益的强拆头子敢当着强势的国家暴力机器——军人和警察面甩枪带棒,耀武扬威?观众渴望有正义力量教训“强拆大队”,于是冷锋恰逢其时的就出现了。这可以说是合乎观众情绪但不合事理的典型桥段。

其二,本片开始设置的冷锋与龙小云之间的情感线是一条明线,前期也做了大量的铺垫,被开除军籍的冷锋本是因找杀害龙小云的凶手来到非洲,观众以为影片会沿着这条线走向“复仇模式”或“反复仇模式”,但剧情接着却拐了个弯,开启了“救护模式”:非洲国家叛乱,中国军队无法武装行动撤离华侨,作为退伍老兵,本可安全撤离的冷锋“一朝是战狼,终生是战狼”,回到了沦陷区展开生死营救,带领同胞和难民逃亡。影片完全把前面的铺垫悬置了起来,给观众一种断线后另起炉灶的感觉,叙事“硬转弯”,明显偏离了初衷和走向。

其三,眼看着冷锋就要被围杀,但在千钧一发之际雇主却强令大反派“老爹”撤退,理由是中国对他们有用,老爹竟然也就听话的撤了,这才让冷锋躲过一劫。但接下来“老爹”一言不合就杀了雇主,要自立门户,为王称霸,然后他再掉转头来对付冷锋。若老爹早存“自立”之心,必然顺势灭了冷锋然后回去“弑主”,剧情逻辑上太过牵强和生硬,近乎香港黑帮片的桥段和路子。

其四,救人的冷锋患上瘟疫,竟然被忘恩负义的中国白眼狼们赶出了厂房,而这些侨胞们没有任何感恩内疚,这不符合人之常情。然后山洞疗伤,冷锋竟然奇迹般的痊愈了,因为女主角RACHEL给他早早注射了“陈博士研制出的新药”,女主真是“妙手回春”。这个“峰回路转”没有任何的必然性,人物的行动没有精神的波动和情感上的犹豫,全是偶然的堆积。接着“查克拉”丝毫无损的冷锋不计前嫌,返回继续拯救世界,从赤手空拳到匕首、枪支,甚至坦克,冷锋样样精通,竟然也就干掉了大批拥有重型武器的白人雇佣军,就是最终山穷水尽也能发出信息逆转危局,这几乎就是古龙和金庸小说中“大侠无敌”,可以起死回生为所欲为的经典桥段。

其五,既然可以派一个特种兵以退役为由进非洲,那么可以找到借口的第二个,第三个,甚至秘密小分队也可派出配合和策应,这才是万无一失救人和撤侨的高明之举。中国指挥官难道智商低到如此程度,会认为同样是血肉之躯的冷锋是不死超人,一个人能搞定那么多雇佣军和反叛武装?一个人可以带领那么多的侨民从战火纷飞中撤离?让军舰陈兵海面傻等,如果冷锋挂掉了呢?

其六,好的电影作品在叙事上应该“张弛有道”,通过抒情段落和“闲笔”让叙事节奏松紧得宜。但本片在叙事上“绷”的太紧,打斗和枪战情节连接的过于紧密,缺乏“放松”,有种让观众喘不过起来的感觉。

 

角色:脸谱化严重

《战狼2》的人设一言概之,就是奥特曼打怪兽的路数。有着很明显的动作片商业类型化的套路:孤胆英雄暴虐脑残对手,颜值美女是慰藉和奖品。

主角冷锋是007、美国队长这一类的孤胆英雄的中国版。在祸乱不断的非洲大陆,冷锋一出场就开启“主角光环”,以一己之力在水下擒杀常年在水上谋生的众多水贼海盗,拯救整艘商船;当整船人员抵达战火纷飞,疾病肆虐的非洲时,特种兵冷锋加退伍兵何建国和连枪都不会拿的富二代卓亦凡,就足以暴虐全世界最厉害的雇佣兵以及非洲的反政府武装,命定的打不死的“小强”。特别是冷锋,不但所向披靡,染上瘟疫也可以用活人抗体疫苗起死回生,这种人设,更是童话加科幻的“奥特曼满血复活”的路数。

《战狼2》从主题、叙事、人设、情节而言,几乎是制作精良的电影版“抗日神剧”,只不过反派变成了欧洲雇佣军、变成了西方暴恐分子。雇佣军被设计成毫无人性和人类情感的“怪兽”,野心膨胀,幼稚而且弱智,没有任何政治头脑,完全被集体脸谱化为异想天开的杀人机器。在《战狼1》中雇佣军头子因为冷锋杀了他劫持人质的弟弟,所以他千里之外也要夺冷锋首级,这个也在情理之中。但在《战狼2》中,一小撮雇佣兵就可以在一个国家纵横无忌,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本身就很传奇。雇佣军首领“老爹”,拿钱执行任务,应该尽量减少麻烦,减少损失,但他似乎对自己人员的伤亡毫不在意和心痛,完全不拿自己兄弟们的性命当回事,完全沦为了没有情感的嗜血魔君,他唯一的叙事功能就是给冷锋制造麻烦,变着法子和冷锋开打。在追捕陈博士的过程中,遇到了冷锋的一再阻挠,他竟然认定,杀死冷锋并且抢走冷锋护送的小女孩,就可以凭借疫苗成功地统治这个国家。尔后原本是为了巨额佣金而来卖命的雇佣军为了杀冷锋,竟然连雇主都杀了,因为他要取而代之。这位老爹竟然抱有和《天龙八部》中“星宿老仙”丁春秋一样的想法,以为拥有“腐尸功”和“化功大法”这类灭绝人性的终极大杀技,就可以称霸天下,拥有这种愚蠢想法的恶人有原型,还是主创脑洞大开的在编武侠剧?

而叛军首领,既然可以发动政变挑起暴动,说明他也是一个能力出众的厉害角色,肯定亲信和拥护者众多,而轻易就被干掉了,连一个为他出头的亲信都没有,人设无论如何也太简单随意。“老爹”一路追杀冷锋,与冷锋和背后的共和国(中国领事馆,中国工厂,中国军舰)为敌,那么他建立新的政权后,和强大的中国为敌到底对他有何好处?而交战双方一见中国的国旗,竟然让开大道放行,几乎成了冷锋的盟友一般。把老爹带领的雇佣军塑造成杀人机器和怪兽,极尽抹黑对手之能事,完全是为了反衬中国军人“高大全”和“伟光正”,这种人设水准,完全沦落到“抗日神剧”,甚至“奥特曼打怪兽”级别,是为了人物打斗的需要想当然。

援非医生RACHEL,作为冷锋的红颜知己和生死伴侣,被冷锋所救也救了冷锋,她的“脸谱”特征是美丽性感、勇敢善良,追随冷锋成为被保护的“天使”。这位混血儿的美国身份,不由不让好联想的观众想到国人期待的另一种中美关系。在好莱坞的常规动作片中,这类“邦德女郎”一样的高颜值美女,一般都是英雄的精神支撑和情感慰藉,并最终会成为立了功勋的英雄“奖品”,要与英雄接吻赴爱河。这类美女英雄互爱的套路,《战狼2》没有免俗,但却让冷锋还没找到的未婚妻龙小云早早的陷入了尴尬。

但凡优秀的动作片,需要“暴力美学”,需要精彩的打斗,需要美妙复杂和高难度的动作设计,因为这会给观众以生理快感,但快感背后,更需要人性的矛盾纠结和激烈的性格冲突,再精彩的动作设计,也要和丰富立体的人物形象和合乎事例逻辑的故事情节相得益彰。这一点,《战狼2》还需斟酌完善。

 

结语

一些文章称本片为中国首部军事动作片,这个说法也不严谨。表现个人英雄主义和集体英雄主义的军事动作片,中国影史上不乏优秀之作,如《渡江侦察记》(1954)《平原游击队》(1955)《铁道游击队》(1956)《上甘岭》(1956)《奇袭》(1960)《洪湖赤卫队》(1961)《小兵张嘎》(1964)《英雄儿女》(1965)《三进三城》(1965)《奇袭白虎团》(1972)《智取威虎山》(1972)《智取华山》(1972)《敌后武工队》(1995)《冲出亚马逊》(2002)《铁道飞虎》(2016)《明月几时有》(2017)等,台湾则有《太极旗飘扬》(2004)《赛德克·巴莱》(2012)等。《战狼2》则是强化了动作的奇观性和时尚性,但和这类片子承继脉络非常清晰。

2017年《战狼Ⅱ》代表中国内地报名参加2018年第90届奥斯卡外语片提名的名单,被认为“配得上竞逐奥斯卡标准的电影:国内票房高企,北美票房相对不俗,有话题度,反恐主题具有世界性的价值观,品质也有一定保障。”[8]但最终毫无悬念地落选。究其原因,《战狼2》作为一部主旋律商业电影,尽管在情感渲染和情绪煽动上非常成功,很容易地让“爱国心”爆棚的中国观众陷入一种集体狂欢和自高自大的心理满足快感中,但影片在主题方面狭隘的民族复仇主义和爱国主义,叙事方面的不严谨、人设方面严重的脸谱化,必然与奥斯卡需要的普世价值观主题和艺术上的“完满主义”要求有距离,申奥的败北也在情理之中。这一点,“中国特色”的主旋律电影还得转益多师,向“美国特色”的、“欧洲特色”的、“伊朗特色”的、“印度特色”的、甚至“韩国特色”的主旋律电影虚心学习,相信《战狼》的后续系列会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杨晓林:同济大学电影研究所所长,编剧,博士生导师。

 


 

 

[1] 《战狼2》票房大爆的背后:英雄梦让你无所不能。凤凰网 引用日期2017-08-01]。

 

[2] 《战狼2》单片力挽暑期档颓势,被赞媲美好莱坞大片。人民网 [引用日期2017-08-01.

 

[3]  用阳光心态品读“战狼”。人民网 [引用日期2017-08-12]。

 

[4] 专访《战狼2》编剧刘毅:一个好的创作者得知道自己的边界在哪里。编剧帮(1238期)。

 

[5]樱殇之恋:《战狼2:超级英雄“京刚狼”》。原文地址:http://i.mtime.com/lixiaoyao131420/blog/8013319/

 

[6]文化反思小说《狼图腾》认为中国文化“羊性”太过,而“狼性”不足,所以呼吁狼性的回归。作品中的“狼性”有更丰富的含义,尽管我不全认同,但我认为作者姜戎在认真而又深度的思考问题。

 

[7] 杨晓林,丁真真:《论中国复仇电影》《浙江艺术职业学院学报》2013年第4期第46页。

 

[8] 《战狼2》代表内地申报奥斯卡够格吗? 新浪网2017-10-12。

 

 

 

 

回复 (25) | 收藏 (1) | 1030 次阅读 |
标签:

上海·同济大学杨晓林 (上海)

男 摩羯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