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ruby

我是个凡人,不可自大也不必自卑

http://i.mtime.com/yaoqihong/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历史笔记:柏杨曰——儒家不可用

ruby 发布于:
    皇太子刘奭(音shi【是】),温柔敦厚,深受儒家学派思想的熏陶。眼见老爹偏重于任用深懂法律的知识分子,用法律对待下属。曾经乘着父子共同进餐的时候,顺便建议说:“阿爹太重视法治,应该多依靠儒家人才。”刘病已脸色大变,厉声说:“西汉王朝自有西汉王朝的制度,一开始就是采用‘霸道’‘王道’的混合手段,治理国家,怎么能够单独的使用周王朝那种‘礼治教化’?而且所有儒家人才,都不切实际,崇拜古人古事,总认为今不如古。使人弄不懂‘名’和‘实’的分界,不知道做什么才好,怎么可交给他们重责大任?”叹息说:“败坏我们刘姓皇家的,就是这小子!”

司马光曰:
      “王道、霸道,本质本上并没有分别。从前,当三代鼎盛之时(三代:夏王朝、商王朝、周王朝),无论制定礼仪或发动战争,都由天子作主,我们称之为‘王’。后来天子的权力衰退,不能控制封国,有能力的封国国君,率同其它同盟的封国,共同讨伐背叛中央的封国,号召尊重中央政府,我们称之为‘霸’。不管‘王’也好,‘霸’也好,他们的行为,都在仁义法则的指导之下:任用贤明有能力的人才,奖励善行,惩罚邪恶,禁制凶残,镇压暴乱。只不过名位尊卑不一样,恩德深浅不一样,功勋大小不一样,辖区广狭不一样,如此而已。并不像‘黑白’‘甘苦’之恰恰相反。西汉王朝之所以不能建立三代的盛世,原因在于君王没有去做,并不是先王(儒家崇拜的古代君王)治理国家人民的道理,不能重新在后世推行。儒家学派中,有‘君子儒’‘小人儒’之分,普通的一些儒家人才,诚然不能够治理国家。但,为什么不去寻找杰出的儒家人才?像姬弃(周王朝一任王姬发十五代祖先)、子契(商王朝祖先)、皋陶(黄帝王朝著名的法官)、嬴伯益(黄帝王朝末任帝姚重华时,帮助姒文命治理洪水有功)、伊尹(商王朝一任帝子天乙的宰相)、姬旦(周王朝一任王姬发的宰相)、孔丘(儒家学派创始人),都是“大儒”。假使西汉王朝得到他们,则西汉王朝的功业,岂止如此而已!刘病已痛恨太子刘奭懦弱,不能自立,认为刘奭不了解他的责任,必然败坏皇家,当然可以这样肯定,而竟然说:‘王道不可行,儒家不可用。’岂不过份?不可以用来训勉子孙,告诫后世。”


柏杨曰
 
      刘病已刚刚指出儒家的缺点:“不切实际,崇拜古人古事,总认为今不如古。”司马光立即出马辩护,可是辩护的论据仍是一连串的古人古事,一连串的今不如古。好像不是为儒家辩护,而是挺身为刘病已作证:“儒家果然不切实际,崇拜古人古事,总认为今不如古。”当人们指责螃蟹横着走时,螃蟹勃然大怒,认为那是一种别有居心的诬蔑,而且马上表演给人们看他直着走的英姿──却仍在那里横着走。司马光在表演“儒家可用”特技时,就是这种姿势。
      司马光所列举的“大儒”,都是古人古事,即令事迹可靠,西汉王朝也不能派人到阴曹地府,把他们请来帮忙。而且幸好不能请来帮忙,真的请来帮忙,恐怕非丢人砸锅不可。法国拿破仑复活,这位军事天才岂能指挥现代化战事?蒙古铁木真复活,他岂能再打到波兰?面对新的形势,必须有新的头脑。丘吉尔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竞选失败,曾说:“一个对首领恩德容易忘记的民族,是一个充满活力,不可轻侮的民族。”而在中国,儒家学派的唯一法宝,竟然全是古人古事,全是今不如古。只有患老昏病的人,才不断惋惜昔年风光,中国文化已走到了这个可悲的尽头。
      “君尊臣卑”基本精神,使传统知识分子根本看不见、也想不到时代是一个转动的巨轮。所以认为政治上的领袖人物,全都像魔法师一样,一念之间,就可旋乾转坤。只要复古,就可以把西汉王朝倒退两千年,回到“三代”那种简单粗陋的“盛世”。司马光跟一些自闭在书房里的历史学家不同,司马光不久就被擢升为宰相,得到宫廷大力支持,宋王朝可算是找到“大儒”了,而且君臣合心,怎么不把中国带到可爱的姬旦、孔丘时代?
      一个重大的问题:“三代”之世的王道,既然妙不可言,完整无缺,就应该千秋万世,永垂无疆之庥,为什么“王”着“王”着,忽然间“天子权力衰退”“不能控制封国”?证明“三代”盛世的王道,缺乏巩固本身制度的能力。即令西汉王朝的君王大发神威,找到了一个“大儒”,回到夏商周,一旦该“大儒”死亡,又如何保证不再堕落凡尘?
      “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并不是儒家学派跟君王合作,组织联合政府,而是君王利用儒家“君尊臣卑”的学说,奴化人民思想,使人民更容易控制。历史上最善于歌功颂德、自毁尊严的知识分子群,莫过于儒家系统。也只有儒家系统,才能使君王们舒服舒服、蹲在高位上过瘾。所以,“大儒”也好、“小儒”也好、“君子儒”也好、“小人儒”也好,君王可以豢养他,可以尊敬他,但没有一个君王敢放心把政权交给他。只因为他们是刘病已所指出的:“不切实际。”司马光于十一世纪八○年代当过两年宰相,就因为当上宰相后,努力扼杀改革的成果,引起民怨沸腾。对刘病已的告诫:“儒家人才不可以任用”,又多一个有力的挺身证明。

回复 (0) | 收藏 (0) | 182 次阅读 |

ruby_yao (北京)

女 天秤座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