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胤祥§长笑过咸阳

胤祥的电影博客

http://i.mtime.com/yinxiang/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顽主:那些离落的过往

胤祥 发布于:


胤祥DVD编号247,评分8(10)

在买了一年之后终于看了这张碟。很奇怪,一向没有历史同情心的我忽然很喜欢这部电影。我曾经迷恋过80年代的那种社会状态。在《站台》、《头发乱了》、《长大成人》、《向日葵》等各种电影中都已经看熟悉了,尤其是80年代的北京。是一种奇怪的文化归属感。而这部片子把这个年代状态写的真是精确,连胶片的那种味道都是我想象中的样子。

这部片子视听语言上没有什么可说的,在所谓“常规和惯例”中做的十分规矩。打动我纯粹是剧本和表演。本片改编自王朔的同名小说,到网上看了一遍,真是各种的精确。王硕的语言十分的生动,那种弥漫着80年代北京味道的语言被完全的保留和精彩的演绎,演员都太牛了,张国立、梁天、葛优、潘虹、马晓晴,数来都是腕儿啊。王硕的小说写的真太适合做剧本了,干净有力的对白,几乎没有心理描写和景描,更赞的是他的功力足以在对白中准确地塑造人物性格。改编之后新增加的段落也尤其地出色。我非常喜欢那“3T文学奖”大会时候的那段改编,那场时装秀无疑是本片中最具有表现性的段落,导演的野心可以说是“昭然若揭”,那场时装秀是一场对80年代文化最直观却又最含蓄的表达,身穿戏曲、文革、港台等各式各样服装的人物轮番走秀,生动地彰显了那个时期一种社会文化的多元化和价值的迷失,而这些服装代表的符号也正是80年代几种社会思潮的外化。此外,结尾处不同于小说的处理也相当的值得一读。

影片的主题是一个长久以来被探讨的命题:人的价值。作家宝康想得奖,手绢公司职员刘美萍要谈恋爱,道貌岸然的赵尧舜在“研究当代青年的思想”,这都是在寻找人生的价值。而作为影片的主角,于观等三人代表的却是一种带有朴素的存在主义的价值观,他们根本否定所谓意义和价值之类的宏大叙事,他们追求的是一种自我的生活。比如于观对女友建议的拒绝,对父亲要求的反抗,都是为了追逐自己并不存在的一种模糊的理想生活状态。这恰恰是最动人的。他们是多余的人么?显然不是,他们否定价值的时候却发现了自己的价值,号称帮人排忧解难,忽然无数需要“帮助”的人出现的时候,他们也手足无措了。所以影片最终导向的还是一种虚无主义的价值评判:对得起自己。这个标准其实不能称其为标准,但也仅仅是这样罢了。

所以无怪王朔要以这样一种略带魔幻色彩的方式来讲这个故事,大概那个时候读起来便是今天的无厘头。在这种放大镜式的嘲笑和旁观中,人性哪怕一点点的恶劣都被放大,从而以这种方式完成了其社会批判和嬉笑怒骂的目的。王硕是聪明的,在有所指的同时又巧妙地隐藏了自己的观点,而导演的改编使得观众移情到了这三个在传统价值观中被视为混混儿的人身上,在潜意识中使得观众暂时认可这些人的价值观——从而在笑过之后去思考。

我最欣赏的是张国立在本片中的表演。从外形到气质实在是演活了这个角色。1988年的张国立真是帅啊,肌肉发达、短发、留着略略的小胡子,他不演电影真是可惜又可惜了。那种浑身散发着精力和痞子气的爷们儿形象把葛优和梁天衬的各种猥琐,然则后面两位一路猥琐下去也是大红大紫,葛优更是猥琐到了戛纳的影帝。查了资料发现葛优正是从这部片子开始发迹,而张国立……怎么就演电视去了呢?sigh。大概那就是我向往的一种生活状态吧,在80年代的北京,就做他那样一个混在北京的爷们儿……

若非要挑些刺,那便是那个年代中国电影永远没法靠谱的音乐,以及马晓晴神经质的表演。不过这些问题都不大。记忆中便是张国立穿着红色短袖和牛仔裤的背影,寥落而挺拔,那幅他走在北京街头的高调摄影的画面应当成为流传多年的经典。那一刻他的眼神坚定而闪亮,那一刻这个城市的寂寞和疏离便融化在他的身后。

后来看到这篇评论写的不错 转过来:

顽主


  “哥们,今儿晚上节目怎么样?”
  “这个不能说,您可以自己去看,不过可以透露一点,节目相当粗俗!”
   “是吗?哎呦!太好了,哥们就喜欢俗的!” ……
   北京,由于我生于斯长于斯,所以特喜欢那些描写这个城市的片子,比如《阳光灿烂的日子》比如《头发乱了》还有电视剧《空镜子》等等……列个TOP 10,《顽主》必在前列。据说,拍摄于1988年的《顽主》是第五代电影人的最后一部作品,后来,他们都已经到了成熟得各立门户的程度了,就各自发展了。
  这片子,就算放到现在,对现实的讽刺意味也只是有增无减。而且手法之熟练、语言之恶搞,普遍超越冯小刚的贺岁喜剧。可惜啊,米家山怎么就再没动静了?是因为后来和潘虹离了婚么? 那么冯导自然是因为得到徐帆才日渐升腾的吧,呵呵。
  当然,《顽主》的成功,很大一部分要靠王朔的小说,Y那个时候是比较强的。而电影,基本上很忠实于原,打那以后再看小说,脑袋里就全是葛优张国立梁天的影子了。 有个经典的镜头,静态的,仨人靠在墙上,眼里写满了对生活的无聊,烦恼,郁闷和不屑一顾,还有迷茫和愤懑不平。构图很完美。若干年后,当年镜头上那三个瘦干儿狼一样的混子已经都名成利就了,而其中的两个已经发了福,另一个的头发也掉光了。不过勿庸置疑,都是优秀的电影人了……不知忙于发展自己事业的他们还记得自己当年这部作品,但这仨人历经银海浮沉,可以说终成正果了。里面其他的配角,后来也都红了起来,后来也许又归于寂静了。私下以为,片中,演技比较弱的就是饰演丁小鲁的潘虹。以小说揣测,丁小鲁是那种在优越的高级知识分子家庭环境下成长起来的知识女青年,独立,有思想,率真,单纯却一心望“夫”成龙。她喜欢于观,却无法忍受他那种“不务正业”,无法理解那个聪明而家教良好的男人,为什么如此玩世不恭?她一心为 他好,于是要于观也拿到人人羡慕的文凭,可于观不愿意。最终小鲁在失望中提出分手。
 
电影这种表达方式,不如文学来的直白。如果演员表现力不够,那么就很难让观众明白什么意思了。尤其是丁小鲁这个人物确实比较关键,可台词不那么多,所以可能演起来也有一定难度吧。好在潘虹的外形还算合适,瘦高个子,干练的短发,浓眉大眼,穿着时髦但很简练。不过潘虹和米家山当时还是两口子,所以么,当老公的,找自己的老婆来演自己的戏,也说的过去吧?

还记得《顽主》的开场曲,黄小茂写的,王迪唱的,他们都是早期很优秀的摇滚音乐人。这歌后来被脑浊乐队翻唱了,网上还有FLASH。这歌曲是我喜欢的风格,准确的奠定了片子的基调。80年代末90年代初,城市诸生像,长焦,快切,接合音乐的节奏,歌词那“这这这怎么说……”,让我至今还时常挂在嘴边。这种搞法在以前的中国电影是看不到的。更不用说,后面那场鸡飞狗跳、光怪陆离的时装京剧舞台表演大杂烩啦。这种搞法和批判力度,现在都没有了吧。而且《顽主》难得的是,在声音设计上也相当有想法。例如,只是一支最耳熟能详的大众化探戈舞曲, 可居然可以搭配不同的人物和场景,优美的旋律使得繁忙的都市的画面也看起来那么舒服和亲切,确实强过现在某些国产片里那号称名音乐人特意制作的电子配乐,总是刻意给人以一种躁动不安的感觉。
  所以说《顽主》是第五代电影的终结之作,也算合适。整片的流氓气质和淡淡哀伤结合和很好,这需要水准。而后被奉为经典的《甲方乙方》,比起《顽主》来,好象除了恶搞也没有什么了。让俺怀念那三个混子。我同意某网友评论说的,本文开头的那段经典对白可概括影片内容。而且,要我说,影片最合适的评论,莫过于接近尾声的时候,马晓晴望着葛优的大秃脑门说的4 个字……
“都是智慧。”

还有一篇李道新老师的评论:
新京报:《顽主》--沉痛的调侃与无因的反叛

 
  近期《新京报》中国电影百年栏目大篇幅报道了“王朔年”,我也再度遭遇《顽主》,这让我进入了怀旧。
  当年,我这个愤世嫉俗的文学青年,看到银幕上跟自己一样瘦削得弱不禁风的几个年轻人,伴着“我家住在黄土高坡”的摇滚歌曲诧异地了望无阴无晴、人流如织的北京大街,禁不住满怀凄凉。
  如今,银幕上的那几个年青人已经修成正果。饰演于观的张国立不再瘦削,扮个风流才子什么的驾轻就熟;饰演杨重的葛优更是了得,国内外大奖一个个顺手拈来;即便饰演马青的梁天,也早就开了自己的文化公司。“顽主”们用了不到10年的时间,就把那些叛逆年代的记忆从银幕上抹去,变成皆大欢喜的话语生产者,在丰厚的物质中享受精神的流逝。
  笔者现在已经完全不能理解“王朔小说”和“王朔电影”在当年领受的批评。如果这般锐利的现实关切因其无穷调侃的叙事方式而被贴上某种标签的话,那么,可以肯定地指出,在20世纪50年代以来的中国文学和中国电影版图中,真的没有所谓的现实主义。在《顽主》面前,即便是《小街》、《沙鸥》以至《青春祭》等同样展现青春残酷故事的影片,其“现实”也都显得过于矫情。
  《顽主》里的调侃是沉痛的,所以影片根本不是喜剧。
  在市场经济远未发达的1988年前后,“替人排忧、替人解难、替人受过”的三T公司纯粹是虚构,这种虚构本身带来的意味是深长的。
  也就是说,在编剧王朔和导演米家山心中,三T公司与其是几个年轻人借以谋生的手段,不如是编导洞察社会人性的显微镜。前来三T公司寻求帮助的人们,都是缺乏社会、家庭以至自我认同的心灵创伤者;这种心灵的创伤,同样击打着经营三T公司的三个年轻人。在他们亲身体验并参与制造了这个社会的荒谬之后,时代的精神病灶呼之欲出。
  一种无因的反叛弥漫在影片特意构筑的空间。北京被还原为一座虽然拥有地铁却仍然缺乏温情的城市。在这座理应被赋予更多含义和文化想象的城市里,人们道貌岸然、摩肩接踵,显出疲倦、茫然而又空虚的眼神。绿色是少的,日景也不太多。逼仄的室内和嘈杂的夜景构成另一个北京。当另一曲摇滚“想要做的事情让你无法去做,(他妈)不想做的事情它却罗里罗嗦!”响起的时候,年轻人走上街头,肆意冲撞那些郁郁寡欢的行者。
  影片里,葛优饰演的杨重一开始就征服了马晓晴饰演的刘美萍。只要葛优一说话,马晓晴就会伸出手摸摸葛优的光脑门,充满敬意地傻傻地说:“都是智慧啊!”可就是满脑子智慧的杨重们,是20世纪80年代北京的多余人。
回复 (3) | 收藏 (0) | 984 次阅读 |

胤祥 (北京)

男 狮子座

日志标签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