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胤祥§长笑过咸阳

胤祥的电影博客

http://i.mtime.com/yinxiang/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一个歌者的欢乐与哀愁——高晓松和《那时花开》电影音乐

胤祥 发布于:



    《那时花开》,高晓松作品。片长96分钟。西安电影制片厂、北京喜洋洋文化发展公司出品。DVD发行:中国国际广播音像出版社。2002年

    对于《那时花开》,我没有什么更多的语言来表达自己对它的喜爱。2000年我第一次读到它的导演剧本时就已经被它深深地吸引了,那个剧本我读了十多遍;后来在2002年电影上映的时候我又看了不下十遍——这一切都源于我对高晓松的喜爱:我可以背出他所有的歌词,可以清楚而确切地讲述他的小说和剧本的遣词造句,甚至还能背诵经典段落。我收集到了他所有的作品,包括他任制作人的一些民谣作品。而且我在清华还专门听过他的讲座,关于他的电影方法和《那时花开》的创作。我确信自己对这部电影的了解程度足以对它做出清晰的解释。

    在开始分析电影之前我还想简要说一些关于高晓松和校园民谣的事情,这些东西都是和电影的精神内核直接相关的。95年到98年是中国校园民谣的颠峰时期,从《同桌的你》开始,校园民谣在这段时间达到了鼎盛。而高晓松传奇式地占据了校园民谣的绝大部分江山,老狼,叶蓓,李晓东等歌手绝好的演绎使他的作品立时成为了校园里广为传唱的经典。《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月亮》、《模范情书》、《B小调雨后》、《久违的事》、《青春无悔》等歌曲经常在校园的黄昏或是离别的时候响起。作为清华的理工科学生,高晓松拥有如此细腻的情感和如此娴熟的音乐技巧实在难得。勿庸置疑,他拍广告、写民谣、拍电影,完全是凭着逼人的才气。

    《那时花开》号称是一部表现主义电影,而事实上的确如此。它的叙事完全是非线性的构架,通篇真实和不真实交错,记忆和理想在这里重叠,象征着青春如歌,年华水逝;而斑斓的色彩又隐喻青春灿烂的忧愁。正因为如此,电影在国家电影局尘封三年,理由是“电影语言不可理解”,而高晓松流动的青春回忆使得这部影片在晦涩中显现出自己独特的导演风格。
    我无意在这里分析高晓松的电影语言和剧作手法,因此我不准备讲故事。只分析电影中的音乐就有许多的话要说。当然离不开《青春无悔》这张专辑。高晓松说这张专辑抒写的是年轻时对流逝的渴望,而著名乐评人李皖说高晓松“这么早就开始回忆了”,他在抒写“想象中的辉煌”。简单听一下《青春无悔》就可以发现里面纯净而纯粹的校园气息和美丽而哀愁的感伤。用这种情绪做的电影无疑是他音乐的延续——某种程度上的变奏。于是我们得出结论:他的音乐和电影都在时刻强调并重复着青春和成长的话题。
    这部影片的音乐由高晓松和另一位著名制作人张亚东共同完成。张亚东以电子音乐著称,风格迷离而驳杂。与高晓松的联手使得电影音乐的意象突破了叙事范畴,不过在一定程度上也造成了受众的阅读困难。
    整体来看,本片共有5首插曲,其中两首是画内音乐;配乐有6个段落,有一个段落出现了多次,可以认为是半个主题,但整部影片却不是主题连贯式的音乐构成:主题歌只有在片中出现了一段变奏,而出现次数最多的音乐还不具有主题音乐的特质,它只渲染气氛,提示情节,但不能完整地表现主题。其他的电影音乐形式多以生活音乐和特定环境音乐出现。在影片的一些地方还运用了特殊音效。下面我们详细分析。

    片头音乐/主题曲之一:《月光倾城》/词曲:高晓松/演唱:老狼

    “月光下的城城下的灯下的人在等
    人群里的风风里的歌里的岁月声
    谁不知不觉叹息  叹那不知不觉年纪
    谁还倾听一叶知秋的美丽。”

    这首歌是主题曲,作为音乐主题在影片中出现了一段双吉他的变奏。歌词里巧妙的句式嵌套和叠字效果很出彩,配器是极简单的吉他加贝司,全是张亚东的手笔。所用吉他的和弦很简单,Am,G,C,Em,F,总共五个。而最忧伤的感觉出自Am和Em的solo,它们使得影片开头的色彩变得柔和而黯淡,情绪浸没着忧伤和低调,恰到好处地奠定了整部影片的怀旧基调。老狼的嗓音柔和而苍凉,刨去了《同桌的你》时的浮躁,留下的是沉稳和不变的感伤。随着主题歌,一根火柴点燃一根蜡烛,随后切到外景,镜头缓缓摇过一棵田野里的树,树被精心装饰过,上面挂满了照片、纸鹤、娃娃等等许多东西——高晓松所谓的青春和记忆的碎片。故事就从这时开始。
    片中一段变奏出现在回忆和现实中的学校生活一场,当时高举(夏雨饰),张扬(朴树饰)和欢子(周迅饰)一同在学校里骑着一辆三个人骑的自行车,镜头跟拉——摇——跟推,清华大学如画的风光做了全景式的展现,而轻灵的双吉他solo把场景烘托的十分到位。张亚东类似吉他小品曲的弹法透出青春的青涩和校园生活暗藏的喜悦。此处意在烘托气氛,所以隐去了现场声。

    插曲之一:《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原作:雷振邦/演唱:郑钧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为什么这样红?
    哎红得好像
    红得好像燃烧的火
    它象征着纯洁的友谊和爱情”

    这首歌经过了完全不一样的编排。郑钧把歌曲处理得很独特,电子风格。他不仅全部换用电声的配器风格,而且用民谣摇滚的唱法改变了歌曲的内涵。
    这一场戏是高举、张扬和欢子在一个废弃的火车站和一群人一起开假面舞会,暗示高举发现欢子并不属于他,同时又陷入自己毕业设计课题的泥潭,无法认清周围世界的一种迷茫。歌词里“纯洁的友谊和爱情”正是此时三个人之间关系的写照。高举和张扬同时喜欢欢子,而欢子又处在两难之中——可能友情的成分更多于爱情的成分。在这一场戏中,高晓松刻意地安排了高举的被疏离,舞蹈的众人全部处在近景,给人一种视觉上的压迫感,每个人都有舞伴,而高举却在孤独地游荡。值得注意的是在人们都纷纷离开的时候只剩下他们三个,他们三个的面具都是按自己的相貌描绘的。高举一个人,同时戴着正反两个面具;张扬和欢子搂在一起,高举却孤单地走着舞步。以高举为中心的环摇把空间划分得支离破碎,两个面具也在暗示他表面与内心间的反差:对张扬的友情无法割舍,对欢子也念念不忘——矛盾。而这段梦境(剧情中指明这是高举的想象)式的描述与郑钧迷离的电子曲风结合,突出了高晓松想要传达的东西:记忆与现实的疏离。用音乐强化了虚幻的感觉,反映了高举的内心感受。

    片尾音乐/主题曲之二:《那些花儿》/词曲演唱:朴树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
    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
    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她身旁
    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
    她们都老了吧  她们在哪里呀
    幸运的是我曾陪她们开放
    她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
    那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
    如今这里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
    好在曾经拥有你们的春秋和冬夏

    她们已经被风吹走插在了天涯。
    她们都老了吧 她们还在开吗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据朴树自己说,这首歌是他在拍这部电影的时候心有所感而写下的,一不留神就成了校园民谣的颠峰之作,甚至能与《青春无悔》平起平坐。我坚持把这首歌引完。分析歌词便可以发现它与电影丝丝入扣的关系,朴树诉说的回忆和感伤甚至达到了高晓松也难以企及的高度。电影公映的时间比这首歌推出的时间晚,因此这首本来属于原创的电影歌曲此处作为成曲出现。但只有看过了电影才能完整地体会歌词的意境和内涵。“各自奔天涯”正是“我们发誓以后忘记彼此互不相识”和“我(指张扬)坚信高举和欢子总有一天会重逢”的写照。高晓松想要传达的是一种“与其不断地回忆,不如痛快地忘却,而试图忘却的时候又发现最终无法做到”的矛盾情绪,就像他自己所说:“回忆是一种病,而感伤则是终身不愈的一种残疾。”我相信朴树是在对这种情绪的认同下写出的这首歌。
    最后一场戏仍然是一个虚构的场景。在高举和欢子“殉情”之后,镜头缓缓摇过天桥(高举和欢子重逢的地方)上许多破旧的黑色雨伞,升上天空,摇下,到一个车站,火车的蒸汽中高举和张扬第一次重逢。高举说他去地狱,张扬笑着说他去天堂。高举上车前问张扬是否有话要带给欢子,张扬则反问:你会遇见欢子吗?随后他们登上各自的火车,分道扬镳。接下来是与片头一样的火柴和一样的燃烧,然后我们终于看清楚了是欢子点着了那棵挂满回忆的树,透过火焰看到欢子笑着的美丽的脸。一组镜头,欢子分别与高举和与张扬结婚的场景的平行蒙太奇。那曾经的岁月在风里化为灰烬散去,镜头拉开,欢子站在旷野里默默地面对那棵燃烧的树——高晓松终于给所有青春的年少的感伤下了一个结论。曾经他们说:“我们发的那么多誓言,没有一个能遵守;这是最后一个,肯定没问题。”而决定互不相识,而经历了成长才发现以前日子的珍贵,而很久以后才能平静而含着笑地去面对自己的青春迷茫。
    张亚东的编曲仍是简单的吉他和贝司。这次的和弦主要处在C,G,Em,Bm和F上。值得注意的是其中的音效,同时也是这首歌最为人所称道的地方:其中背景嘈嘈的人声(象征纷繁芜杂的记忆)和潺潺的流水声(象征似水流年),还有哭声和笑声(象征岁月里的欢笑和眼泪)。一首歌可以承载这么多的东西,无怪它不感人。《那些花儿》是对《那时花开》最好的回顾和总结,朴树淡淡的吟唱刻满了岁月无声的流逝,那时,逝水年华渐渐涌上心头。
    片尾的画面与片头呼应,相得益彰。而音乐上做得更成功,片头音乐往往只起到“预热”的作用,即奠定基调并暗示故事。而在整个故事构建完成之后的总结则往往是对故事更深层次的含义揭示。《那些花儿》正做到了这一点。

    其他插曲:

    另外两首插曲都是画内音乐。一首是客串出演酒吧歌手的田震演唱的《野花》,除了作为酒吧的环境音乐,还有塑造人物的功能:田震在片中的形象就是一个一直想签约出唱片的酒吧歌手,就是“野花”(歌词也符合人物形象)。另一首是高举和张扬在乐队排练时的一段英文歌。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是剧情需要。
    另外其中有几处生活音乐,D厅里高举打碟时的一段随口说唱,还有欢子生日时的一段生日歌。属于特定场景下的音乐。

    配乐综述:

    相比之下,这部影片中的配乐没有插曲显得重要。本片的配乐主要处在渲染气氛和提示剧情上。有一段配乐多次出现,是张亚东的电子风格。在高举和欢子重逢后的三次见面都出现了这段音乐,而此时剧情已经提示观众,这些都是张扬小说里的内容。所以与画面有些剥离的音乐在提示着剧情的不真实。欢子拍广告时的一段音乐主要是在配合镜头的快速剪切,节奏强烈,动感十足,所谓渲染气氛。
    值得一提的是其中一段音画对位。在高举和欢子“殉情”时,本应该用唯美煽情的音乐配合充满温情的画面,可是张亚东却用了一段电子风格浓重的音乐,鼓,贝司,不遗余力地营造着嘈杂,对,就是嘈杂,支离破碎,很吵,而且很难听。其实这时的死亡是不真实的,是张扬认为的一种“可能”,他小说情节引着高举和欢子往这个方向走。高晓松自己也说,他用冰冷的电子乐在提示观众:不要被“爱情”分散了对剧情的注意力,因为他们不是在拍爱情片。他是刻意为之,也是神来之笔。

    《那时花开》虽然不是歌舞片,但音乐在其中占了很重要的分量。高晓松作为一名成功的音乐人,镜头的节奏充满了很强的音乐性,而由于情节的特殊结构,使得他需要用特殊的音乐形式来提示情节的真实和虚构。从电影语言的角度看,这种手法无疑是对传统的一个突破。作为高晓松的导演处女作和一部校园题材的青春片,正好与这种生涩和新锐是合拍的。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很喜欢这部片子,因为喜欢高晓松,喜欢校园民谣,更因为自己也有许多相似的感受,对美好回忆的珍惜和流连。这部片子的英文名字叫做《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其中花儿这个意象就是指我们所珍视的青春。李皖感叹说:“岁月不留痕啊!天地不仁,我们最终模糊得连相片也看不清吧。但那又怎么样呢?那过去多么美,它留在童年里,留在少年里,时时地拿出来揣摩,变得日益光滑,而经历着动荡的时代之潮的剧烈冲洗,它竟变得像珍珠一样珍贵和灿烂了。”这就是我们所要说的。所有的欢乐和所有的哀愁,都溶化在我们青春的歌声里了:

    看电影的人最终被自己看了,像一个悠长等待的结果是时间未曾流逝,而成长的结果是忘记了提问的回答,然后是回忆比幻想还不真实,电影比爱情更忠于我们。生活是无法被记录的。但可以被歌唱。我们要歌唱了……
    ——高晓松

    2004年3月27日晨

回复 (1) | 收藏 (2) | 1260 次阅读 |

胤祥 (北京)

男 狮子座

日志标签
更多 >>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