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理想是一种低调的坚持。

http://i.mtime.com/yiyideblog/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你不知道的事

一一 发布于:

 

 http://www.rongshuxia.com/book/5222557.html

http://www.rongshuxia.com/zt/2011/5thdspk01/index.html一一yi

我也没想到能入围,大家有空帮我投个票吧,超级谢谢~

 

她是后来才知道那邮筒已经停用了。

半明半昧的天色里她的面容模糊不清,若你走近,就能发现那双疲惫的眼里升腾起一种湿润的雾气。当时的风很大,像一双蛮横的手催她离开,但她只是固执地蹲在那绿胖的邮筒边,被痛苦压得站不起来。

她的信已经被吞进去了,想起自己通宵倾吐的密密匝匝的言语,想起信的另一端远去的面孔,竟失态地小声哭起来。那是手写的,满满几页泡着泪的,没有备份,文字和情绪都没有备份。她实在没有勇气重演一遍,却也满心不甘。于是冷静下来,环着那绿家伙小心翼翼地观察,犹疑着解下发卡旋进锁孔,电影里总是这么演的。但生活里,她没有这样的功力,直至额前的汗水被风冰得凛冽,甚至发卡上的彩漆也落得斑驳,那信还是给困在了里头。已然黄昏时分,她只能持续对自己旧旧的影子发愣。

或许,这样也好。

她在心里对自己说。那样冲动的信笺,其实很大程度上被怨恨给吞没了,她写得辛苦也写得气急败坏,现在邮筒替她吞了这情绪,这样也好。她记得笔下最多的句式也不过是“为什么——”,他也说过每次被她这么问起来感觉都像在受刑,现在想想,不如简单一点,其实这世界哪有那么多所谓的答案。不如简单一点,想到这里,她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重新站了起来。这才发现邮筒没有锁,她之前期待发卡扭动锁孔的声音,却没想过试着直接翻起后盖看看。

“如果你收到我的信,你会读吗?我反反复复想了很久,总觉得最后握着这信纸的另有其人。我还反反复复地问自己为什么还要给你写信,就像当初带给你很多个为什么那样开始折腾自己。你还记不记得那场话剧,它说忘掉是一般人能做的唯一的事,但是我决定不忘掉。生命何其轻薄,本来能记住的也不多,能在回忆里细转的,总有过人的地方。”

那陌生的字迹工整娟秀,信纸发黄却依旧整洁,岁月侵蚀终成过去,无据可考当时的表情。她把在邮筒里发现的信都救了回来,有家书有孩子的练笔有贺卡有明信片,还有这一系列没有封口的信件。很有责任感地帮它们找到了可靠的邮筒,却留下了自己的,还私自扣下了那叠出自同一个人的奇异书信。一股强大的力量迫使她不顾道德礼仪地看到了之前的文字,她暗暗笑着作者预言的能力,也笑其有些矫揉。那页信笺开了又再折,折痕多次不同,毛毛细细如心之张合。怕是每次拿出来读心情都不一样吧,怕是犹豫良久才塞进信封的吧,却没有封口。她取出自己的,删掉了那些咄咄逼人的问句,感觉好多了。

她的直觉说那些信的主人应该是个同自己相仿的姑娘,至少当时是。收件人也是同一个地址同一个名字,就在邻近的城市。她不能确定这信里面的故事,就像她总不能复述电影的结局。有人问她某部片子终结时主角有没有在一起,她只能说男女主角重逢相拥,但不确定有没有在一起。不是情商偏低,只是她始终不敢断言一个拥抱的温度能维持多久。

“那家影院已经改成公园了,我最喜欢的还是当时观众寥寥的《一一》。为数不多的观影者却有大半睡了,可我哭了。电影里的洋洋喜欢拍照,拍背影,拍墙角,总之都是平时我们看不到的。他在奶奶的葬礼上说,觉得自己老了。我却不笑他老成,虽然他只有七岁,我只是很心疼。你知道吗?洋洋七岁就发现了生活里有那么多的盲区,我们却至今不明白。我们总是信誓旦旦地把主观当作理性,如果这样造成的误解是必修课,那代价也太大了。远离感性不知是生活的福惠还是诅咒。但总有些盲区无可避免,我们不知道未来是怎样的,甚至不知道如今的一句话能有多长的保质期,还有我固执地开始给你写信,你都不知道。”

进入了别人的故事里,她满心以为能暂时忘掉自己正在经历的,可事实上,却唤起了更多。她开始思考信里提到的盲区,生活中有太多我们不知道的事,于是我们情不自禁地主观。她全心想着自己所承受的,却不知道自己曾经或者那手写的的信件险些将造成的伤害。女子信里的情感和信后的经历对她来说也是个盲区,她没必要费心思忖,因为无从考证,但这些泛黄的文字却帮她渐渐走了出来。她感到自己携着那一封写着“盲区”的信件,立到了一片荒原中,世界那么大,留给她太多的场地自怨自艾,但既然有那么广袤的世界,何必用来自怨自艾?或许我们不知道的才是真实的,我们要是早些意识到这些盲区的存在,试着用对方的观点来理解争执,会不会多多少少好受些?

瞬间有种情绪袭来,她感到自己的头皮像是给麻麻地凿开了,但她还活着,她还在声嘶力竭地乞求别凿开她的头。她无法形容那种难受,也没法想象那些散落的言语片段会带来这样的冲击。有些夸张,但的确很晕眩,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只有回不去的。她收起了自己咸湿的信笺,重新动笔,换做了淡然的问候,没有怨怼,而是意外地温情起来。

“这里下过了雪,你知道,这里不常下雪。我在人群里总不自觉地想会不会撞见你,若是真的撞见了,又该奉上一个怎样的表情。是僵硬礼貌地浅笑还是无所用心地假意看着街景。到这样的年龄,一生就明明可知了。其实一开始我就知道我会老去,没有人能阻止这件事的发生,包括你。我将从现在开始衰老下去,虽然现在仍是悄无声息,但总有一天会大张旗鼓。有一天,若是真有一天你撞见了我,你一定会感到吃惊,因为我会变成另一个摸样。我们都会变成另一个摸样,尽管我们都不相信,因为这种偏执,我们不知道时间会改变那么多,甚至也不知道时间总会留下些什么,比如至今我心里你留下的浅浅的凹痕,你都不知道。”

不知从哪一封开始,信里的女子习惯用“你都不知道”作结,她总觉得那女人说这句话的语调很温柔,温柔事物,轻若不存在但想必长久坚定。她能感受到那双写信的手在渐渐粗糙老去,她开始渐渐在陌生的字里行间看到了自己。那感觉应该没有特别伤心,只是皮肤一点点的拆裂,一边走路一边掉了一地,突然刺痛四面八方触着她,没了防备,眼底一热。

她好像看见了信里的女子,温婉的妇人,招呼自己一同品茗,那写了数十封信笺的手握着一盏沁心的绿香,低头一吹便吹皱一个热西湖。那唇离了杯盏,待向自己说些什么时,她注意到了唇边有脸颊挂下来的泪,但嘴角明明是缓缓扬起的。一阵颠簸,她从梦里惊醒,已经身在开往邻城的地铁上了。除了盲区,我们还受制于偏执,即那些我们看到了却仍不愿相信的。我们会情绪化会觉得不顺,会有误解会轻易伤害往往就是因为我们所不知道的还太多,偏执使我们以为自己什么都知道了,什么都是对的。盲区使我们容易犯错,偏执更使我们不相信那些都是错的。

小时候看《天使爱美丽》,妹妹说要像童年时的爱美丽那样把草莓套在手指上一个个吃掉,她嫌傻气,她至今老老实实地用最普通的方法吃草莓,却没想到有一天会和那法国天使一样当起信使。她想亲自把那些书信交给女子口中的“你”,她想看看那会是什么模样的。过去总是偏执地以为《天使爱美丽》的主题是爱情吗?其实它讲的更多的是孤独,毕竟孤独是永恒的,爱情相对偶然;孤独是宿命的,而爱情是奇迹的。如果说那电影的主题是孤独,那自己由信生发出的这些思绪,又该怎么概括?反正不是旧时情愫也不是什么寂寞物语,她说不好,她感觉心中的女子又在轻声说“你都不知道”。

“再也找不到你,你不在我心头,不在。不在别人心头。也不在这岩石里面。我再也找不到你。——里尔克《橄榄园》”

这是她看到的第一封信里引用的诗。她收起了自己受其影响而改动的数封信,最后决定就抄下这首短短的诗寄出去。想起女子每封信细细毛毛的拆合痕迹,再比着自己那一封封作废的信笺,突然心头一惊。若每封都满是犹疑和改动,那这数十封的背后该有几百封书信?那几百封的书信背后究竟是怎样的情绪。她终究不得而知。她发现后来每封信件都生发出一个关于“你都不知道”的探讨,原因可能是盲区,是偏执,是距离,甚至是这里冬季的坏天气。她渐渐在“你都不知道”的缝隙间看见了一个愚钝的自己,那个自己只会变老不会成熟。而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她知道了生活中的情感很多足以掩盖愤懑,她知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并且开始对生活好学了。

她对信的内容都烂熟于心,忐忑地寻着封页上的地址,总觉得哪里出了问题。

开门的是个中年人,有些发福,一脸的警觉和愠色,不耐烦地问她的来意,一边还用粗俗的方言训斥屋内的孩子。她有那么一刻相信自己是找错了,只是念出了收件人时对方的瞳孔瞬间稍稍放大,那应该就是他的名字。他瞥见了她手中的信笺,蓦然有了温柔的神色,活脱脱像是换了一个人。她脑海现出了信里的文字——“我们都会变成另一个摸样”。更重要的是,她脑中的视角集中到了信纸的右下角,兀自惊觉地带着信跑开了。

右下角是信的时间,她模模糊糊地意识到那些信的跨度很长,却没仔细想过。坐在回程的车上,悉心按序将数十封安妥地整理好,才发现自己所看的第一封其实是女子当时写下的最后的一封信了。那封信里她宣布自己不会刻意忘记,但引用的诗中写满了释然:在我明白了那些你不知道的事之后,我也已经找不到你。最早的信写于好多年前,那邮筒是最近才停用的,也就是说这一系列的书信被早早的完成,却搁浅至今。直觉又说,女子明明是故意选择这个最近停用的邮筒的,不是粗心疏忽,你都不知道。

她还是回到了那个邮筒边,回想起当时焦虑恼得心里皱皱的,像给猫抓着似的。一圈回到原点,已不再是那样心如沟渠无月的绝望了。通过这样的方式认识了一个这样的女人,一直写着不准备邮寄的信笺,一生都在承受一个未知。到头来,那人选择了身边的这个邮筒,也就是说几年来她还是选择了沉默,沉默里面可以包容那么多,几乎是爱。她还是说不清到底爱艰难些,还是承受艰难些。信封里的女人饶有兴致地一年年述说你不知道的事,而这个意外侵入的女孩在听闻这些思索的过程中也逐渐成熟,直至释然。现在要给她的故事定个主题,无关乎什么情感,倒像是一段懵懂的成长,在女子呢喃的“你都不知道”中,洞察世事,更看清了自己。

也像她说的那样,那些你不知道的,可能源于盲区,偏执,距离,甚至是这里冬季的坏天气。如果我们早点拾起这些,也能早点从成熟开始计时。

还有一层,可能你悄然期盼的信笺不是尚未动笔,只是在这个信息技术泛滥的时代恰逢这城市里某个停用的邮筒,也可能是信的主人有意为之。你永远无法判断这个城市那些绿胖的邮筒里安躺着多少你不知道的事,沉默中有爱。

她整了整那一系列的信笺,连同自己本打算寄出的,一齐放回了废弃的邮筒。

她写下的这些,你都不知道,她也不会再让你知道。

 

 

 

 

回复 (44) | 收藏 (2) | 621 次阅读 |

一一kitty (苏州)

女 29岁 摩羯座

日志分类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