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水长流

水长流,流到瓜洲古渡头。。。

http://i.mtime.com/yuanqiang/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命运之书

华生 发布于:

    《命运之书》是一部相当奇怪的影片,带有一些魔幻,有时却又无比现实,但不管什么样的感觉总是稍瞬即逝。传说火、水、风、土、气雾中元素曾经注入在这本命运之书里面,借助书写它可以抹灭事迹,也可以令死人复活。里面有一则预言:只有救世主才能获得书中的第二次机会,救世主的命运便是引导书回来,但他的旅程却漫长不已,充满了错误与伤悲。这部影片吸引人的地方就在于它打破了时空的界限展示了有着一种内在联系的偶然的必然。
       大学时代曾经有一个短语把我的注意力吸引了很长时间,那就是:不确定性。我首先是在《经济观察报》中发现他的。这个短语相当迷人,我个人认为,尤其是在艺术领域内,越是充盈着不确定的气息,作品的价值就越高。像如《与狼共舞》这部属于西部片的类型片仅仅是把对立的“文明与野蛮”的两方作了一种小小的改变类型确定性的调换变更,主体就深入了一层,让人可以更加深入地思考到底控制是文明还是自由更文明。所谓的不确定就是简单的承认世界上的事物无比丰富,人的心灵世界更加丰富,这些丰富导致了不确定。他反对把世界、人心进行简单化的理解,诸如戏剧冲突、动机合理等等。在这一点上贾樟柯等人就比谢晋、张艺谋等人做的要高明一些,或者说“个人化展现”要比“历史化展现”与“寓言化展现”要高明一些。其实,必然性是有两个层次的,由偶然所组成的必然显然要比冲突与合理的动机所组成的必然更高一个层次。
      有这样一个故事:从前,有位巴格达的富商差遣仆人去市集买粮。一会儿之后,仆人苍白着脸、发着抖回来说:“主人,我在市集时,人群中有个妇人挤了我一下,我回头看,发现推挤我的竟然是死神,她看着我,并作了一个威胁的手势。奥。主人,请把你的马借我,我要骑它离开这座城市,远离我的厄运!我会去沙马拉,死神不会在那儿找到我的。”因此商人把马借他,仆人骑上它,把马刺戳入马的侧腹,飞快的骑向沙马拉。之后,商人前去市集,看见死神在人群中,便对她说:“今天早上,你看到我的仆人时,为何对他作出威胁的手势?”死神说:“我并没有作出威胁的手势,我只是吓了一跳。我很惊讶在巴格达见到他,因为今晚我和他有约——在沙马拉有约。”这是个叙述清晰、结构完美的好故事,刚好组合了无法预期与不可避免性这两项故事要素。它符合上面所说的偶然组成的必然。
      《无极》正是这样一部在这一点上有所遵循的影片。它以满神的预言作为一种必然性的提示,在具体事件的发生上却又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偶然性。仅由这一点而言,这部影片是很真实的,这种真实不是生活真实,而是艺术真实——毫无疑问,一部艺术作品是否符合生活真实并不是重要的,关键它得符合艺术真实。艺术真实与生活真实之间有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用老话说,就是艺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博尔赫斯在其《另一个人》(浙江文艺出版社《博尔赫斯全集》小说卷387夜页)中有这样一段对话:我凑过去对他说:“先生,您是乌拉圭人还是阿根廷人?”“阿根廷人,不过从1914年起我一直住在日内瓦,”他回答道。静默了好久。我又问他:“住在马拉纽街17号,俄国教堂对面?”他回说不错。“那么说,”我蛮有把握得说,“您就是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我也是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我们目前是1969年,在剑桥市。”“不对,”他用我的声音回答,声音显得有些遥远。过了片刻,他坚持说:“我现在在日内瓦,坐在罗纳河边的一条长椅上。奇怪的是我们两个想像,不过您年纪比我大得多,头发也灰白了。”这一段话正是对上面那一概念的一个生动描述,而且是相当富于诗意的。同样的一种思维逻辑还出现在意大利影片《天堂电影院》中。当“天堂电影院”被烧毁以后,少年的萨尔瓦多听从阿尔弗雷多的劝告决定外出流浪,在他走的时候,他的母亲、妹妹还有阿尔弗雷多给他送行,阿尔弗雷多夫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永远不要再回来”。之后果然,一直到阿尔弗雷多去世,萨尔瓦多才回来参加他的葬礼。

而那时,他已经成为一位著名的导演。萨尔瓦多出走之前的生活可以视为一种生活真实,而出走之后的生活则可视为一种艺术真实。“永远不要再回来”实际上是阿尔弗雷多在向萨尔瓦多强调必须让艺术与生活保持一定的距离,这种距离首先可以不让艺术等同于生活(那样艺术就不成其为艺术了),同时这种距离与不归还让萨尔瓦多保持着对原来生活的一种怀念,又不至于让艺术离现实生活太远。值得一提的是阿尔弗雷多给萨尔瓦多留下的那笔遗产——一批在教堂放映影片时被神父强令剪掉的诘问镜头的胶片——让萨尔瓦多看得热泪盈眶,他明白了,阿尔弗雷多又在教导他到了一定的层次以后,就不要再有所限制,艺术的最本质应该是——自由!

    从这一点上来说,贾樟柯等人就不比谢晋、张艺谋等人做的要高明一些。当然,他们都比不上陈凯歌。

回复 (3) | 收藏 (1) | 971 次阅读 |

华生104027 (青岛)

男 狮子座

日志分类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