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袁同叔用电影情怀关心世界

人生在世,以柔弱无刚为大耻,故男儿自立,定先有倔强之气。常思奋不顾身,而殉国家之急。博客版权所有,任何转载请联系本人。 E-MAIL:philip1181@163.com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http://i.mtime.com/yuantongshu/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以蛮荒故事看《兄弟》

袁同叔 发布于:

题记:一旦没有法律的边界,大部分人都无法自律;一旦没有道德的约束,大部分人都无法自控。——袁同叔

 

我的电影从来无意写实,它们是镜子,是现实的片断,几乎跟梦一样。——英格玛·伯格曼

 

 

我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根本不知道要写哪一块重点。我看完全书,五味杂陈,各种情绪扑面而来,像极了我们的时代。一个西方人活四百年才能经历这样两个天壤之别的时代,一个中国人只需四十年就经历了。这种现实,恰恰是超现实的实景重现,梦也不过如此。

不管这部小说收获了多少负面评价,我对于余华都报以崇高的敬意。他以现实主义的手法反应了荒诞的各类场景,描述出难以置信又那么真实的故事;他没有动用过多的写作技巧,非常流畅地涌现出五十万字,形成了上下两部截然不同的小说:上部是荒诞的现实,下部是现实的荒诞。

故事从李光头开始,也从李光头结束。其实开头就是结束。

余华描述了一段短暂的快乐时光,宋凡平和李兰的结合,成就了宋钢和李光头这对异性兄弟。这位能扣篮的运动健将宋凡平,英俊挺拔,还能和医生和厂长天南地北的畅谈,还能指导摄影师布场景打灯光。由于李光头父亲不检点的死带给了李兰极大的屈辱,宋凡平的正直和能与人打交道的本事给李兰带来了安全感。新婚之夜,一群丢鸡的群众故意来闹事,宋凡平都极尽克制,直到他们辱骂李兰才以一敌六。虽然受了伤,场面混乱,宋凡平进屋抹了把脸像换了个人似的,给宋钢和李光头拿来了大白兔奶糖,大家开心说笑忘记了刚才的不快。这一优秀的品质在宋凡平被抓到仓库打折了胳膊时尤其突出,他只是对孩子们说胳膊累了,让胳膊歇几天,还让孩子们学他的模样试试怎么走路。一遍又一遍的挨批,一次又一次的忍受,他单手教孩子们炒菜,用古人的筷子吃饭;他在孩子们面前泰然自若,答应要去上海接李兰;他鼓励孩子们一起打扫卫生,不让妈妈再离开。

余华残忍地分了三个层次来详细描述宋凡平的惨死,近乎悲壮。多年后,李光头都回忆宋凡平是条汉子。宋凡平来到了车站,准备到售票窗口。一帮守仓库的人早就等在这了,一拥而上拳打脚踢,他已经无法动弹了。这时他看到里面的售票员,还说要买一张去上海的票。等待他的是暴风雨式的殴打,各种拳头棍棒。去往上海的汽车准备要发车了,他仅存的一丝意识说到:我还没上车呢。这帮因殴打累了在苏妈店里轮流吃包子的人再也没有停手,把打断的棍子插进了宋凡平的身体。宋钢和李光头到车站接妈妈的时候,看到地上的一摊血肉,根本不知道是爸爸,到处问别人来确认是不是他们的爸爸,因为宋钢唯一能看到的就是背心和球鞋是他爸爸的。强忍不发声音流泪的李兰抱着巨大的打击清洗宋凡平的身体,实在不知道经历了多痛苦的煎熬,痛苦到晕倒多次再反复醒来,只是泪流满面而不愿也不肯发出声音,她不让自己也不让孩子们哭出声音,就这么坚强地为宋凡平办入殓。因为钱少棺材小,她不得不忍痛让入殓的师傅砸碎了高大的宋凡平的膝盖,让小腿放在大腿上,才刚刚能放入棺材。她依然是泪流满面,嘴唇都咬出血来不发声,极尽悲痛,直到出了城到了农田才允许孩子们和自己放声大哭。泪腺极其不发达的我实在是再也忍不住泪流满面。这是个真实的时代吗?不管你愿不愿意相信,它就在那里,真实得让人不敢相信。一句话,一顶高帽子,一种发型,一样东西,一个身份,都足以让人坠入深渊。

当新时代来临的时候,很大一部分人都还没有感受,只有少数人能触摸到并紧紧地抓住时代的脉搏。当宋钢和李光头各自参加工作拿到第一个月的工资去吃阳春面的时候,他们就进入了一个波澜壮阔的时代。因为林红,这两兄弟开始了一辈子的纠缠。李光头自始至终彻头彻尾都是自私的,一直让兄弟让着自己一直理所当然地让兄弟帮衬自己;宋钢则因为有性格缺陷具有悲剧色彩,一味地退让一味地为了兄弟而活为了老婆而活,完全没有自我。当李光头和林红在一起后,宋钢的天地塌了,他没有存活于天地的理由了。

宋钢骑着凤凰牌自行车,带着林红穿梭在大街小巷,打着响铃,真是甜蜜。他和他的父亲一样,幸福的生活总是短暂的。李光头和他的父亲也一样,不羁的生活态度也没有改过。余拔牙就是余华的化身,他再也不愿意只看口腔的风景,借着投资李光头的红利,游历世界;余华难免有意或无意地运气了李光头。当我们以为李光头要因为服装行业发财时,他破产了,饿肚子了,收破烂了,但收着收着,他发家了,成了刘镇的首富。经历过这个时代的人,完全不会质疑这其中的逻辑,因为太正常了。

时间可以改变一切。当宋钢迫于生计,和周游游走他乡的时候,李光头心里肯定涌起了重头再来一次的想法。他费尽心思找来俄罗斯画家画肖像,大功告成时准备揭幕,刘镇的老百姓觉得一定得请大人物来。真正到揭幕的日子,一卷红地毯铺到了林红的家门口,被烟鬼刘厂长骚扰不堪的林红一下就惊慌失措了,不自觉地坐进了李光头的宝马。这一天,李光头等了二十年,林红是接来为李光头揭幕的。事实上,李光头见到林红时,就直接为林红揭幕了,他提着裤子向林红进攻的时候,林红喊了最后的杀手锏宋钢,李光头的一句对不起了,兄弟把所有的障碍扫得一干二净。而身在海南推销丰乳霜的宋钢,挺着一双硕大的假乳房,独自躺在简陋宾馆的床上啃着馒头,数着屈辱赚来的钱,想着能为林红留点钱养老。此后,连续三十天充斥着荒淫无度的画面,一位是头戴有探照灯的矿工帽,手拿放大镜显微镜望远镜;一位是欲迎还拒,故作羞涩,角色扮演。与此同时,在海南坦胸做推销的宋钢对周游说:我不是为了你,是为了林红。这种巨大的反差,使得两位异性兄弟包括林红各自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在那一辆火车呼啸而过之后,李光头去了势穷得只剩钱了,宋钢失去了所有卧轨自杀,林红没有生活目的成了老鸨。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一部完美的小说不容易让人记住;一部悲剧的小说更长久,更容易让人记住并被广泛的讨论。余华显然选择了后者。如果说小说的前面一部分,作者余华还能控制人物的走向;到了下部,人物性格都跃然于纸上,各人的命运都只能顺其自然了。

回复 (0) | 收藏 (0) | 13 次阅读 |

袁同叔 (上海)

男 39岁 天蝎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