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如此爱你

瑜嘉er 发布于:
[color=#66FFFF]我是如此爱你,去只能沉默站在地。
像一个迷失孩子般,遗落在人群。
我们终究还是回到各自世界里。[/color]


苏盈醒来的时候已是早上10:30。太阳直透过薄纱窗帘射在床角,灰尘在那束光线中不停舞动。七月炎炎夏日足以浇息任何热情。苏盈懒懒起身,放上CD,将一头长发束起,开始新的一天。
苏盈一个人住在上海东北角的一栋一室一厅的旧公寓里。原先这里挤了三个人。苏盈,苏盈的父母。每天热热闹闹的一同生活在一起。后来热热闹闹变成吵吵闹闹,终于,苏盈考进大学那年两个人决定把房子留给女儿,各自去寻找新的生活。父母每月会把生活费存进户头。苏盈用这些钱重新布置了房间,又自己找了兼职,后来就开始了彻底的单身生活。白天出没在一所美女云集的美丽校园里,晚上躲进自己的小屋做一些翻译工作。屋子里杂乱的堆放着一些CD。杂志。深夜的时候,伴着这些身外之物入睡。把阳台上的窗户换成了大块的透明半落地窗,这样清晨的时候,阳光可以叫醒苏盈,然后又匆匆的开始一天生活。
从冰箱拿出牛奶,CD机已经转到奶茶的。苏盈有些发呆的看着窗外。两年了,不是吗?一切都很好,不是吗?苏盈嘲讽的轻笑起来,头一低,一小撮黑发顽皮的垂落到脸颊,她一直是妩媚的女子。
开了电脑,准备工作。上线。qq上已挂了一些熟悉的脑袋。没有say hello的习惯,熟悉的朋友也早已习惯。开oe,没有意外。除了两三单生意外,还有joe的mail。
snoopy的漫画,那只可爱的狗狗填满了整个屏幕。
Joe足足大苏盈7岁,在一家公司过着朝九晚五的日子。7是个魅惑的数字。已经忘记Joe如何出现在qq好友中。Joe是少数能敏锐感性看穿苏盈的人。当他第一次对她说。Sue,我觉得你不快乐的时候。苏盈就开始重新定位他们的关系--朋友。
Joe后来为苏盈介绍了很多生意。每天还会有固定的mail发来,通常是让人心情愉快的漫画,或者是一些流行的小测试。苏盈会很认真的做完测试,然后把结果回复给Joe。或者很认真的看完漫画回个笑脸给他。
Sue: Joe,我在你面前没有底牌了。
Joe: 你是个很善良的女孩子,只是不快乐。
Sue: 不要担心我。至少现在我还能靠你生存。:P
Joe: 哈哈,Sue你真是个可爱的孩子。
Sue: 呵呵,开始干活!祝今天愉快!
关了qq,打开厚厚一叠密密麻麻的英语文件,苏盈开始头痛起来。没有任何工作的情绪。苏盈往后一伸,跌坐到软床上。迷迷糊糊中,看到六岁的自己被一只大手牵着带到一张高桌子前。然后大手不见了。苏盈惊慌的努力抬头寻找依靠,小小的头刚好露出桌面,像只待宰的小羊。
呼----。苏盈从噩梦惊醒,已是满头大汗。门外铃声大作。
一开门,许进黝黑的脑袋先探进来。苏盈吓一大跳,往后大退一步。
“作死啊,阿进!” 苏盈破口大骂,随手仍过去一个靠垫,精准的落在进的脑袋上。
“嘿!”进把靠垫放下,眼光瞄到桌上的泡面,对牢苏盈一阵吼:”又吃这个?断手断脚不去做饭,拨电话叫外卖也不会?”
苏盈只好讪笑,看着进把冒着热气的泡面丢进垃圾桶。
“下次不准在吃。” 阿进很认真的把带来的外卖递给苏盈。 苏盈欢呼一声,赶紧狼吞虎咽起来。
“一周吃45次泡面。活该人清瘦的像排骨精。”
苏盈一口饭差点喷出来,笑得直咳嗽。 阿进轻拍苏盈的背,卷起袖子,”去帮你做碗汤,鸡蛋还有吗?”
苏盈推着阿进到冰箱前,乘阿进弯腰时乘机弄乱他微卷蓬松的头发。阿进佯装生气怒目回头。
“阿进,你就是我的外卖送货员。”苏盈微微笑起来。长直黑发衬着白皙的清瘦脸庞,隐约透出几许忧郁。一丝一丝。一丝又一丝。缠绕住阿进,越缠越紧。阿进看得发怔。情不自禁想伸出手去整理一小撮在发圈外的头发。
进叹了口气。低着头尽量把注意力放在紫菜蛋汤上。苏盈值得给予最高的尊重。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苏盈时,蓝天白云映衬在其身后,一条合身白裙,一条乌黑调皮的马尾一直垂到肩下。清纯如一小小安琪儿。进当即决定追求苏盈。三年下来,苏盈反应迟钝,只把他当做兄弟姐妹般友爱。一开始也颓废沮丧过,后来渐渐恢复,只要能看到她的笑脸,自己是什么又有什么关系。
加上蛋花。稍搅一下。利索地盛出碗端到桌上。苏盈已坐到电脑前专心工作起来。看到她如此投入的神情,不禁佩服起来。
高中一毕业即开始四处兼职。礼仪小姐,推销员,餐厅服务,分发传单,家教。。。花样年华已看尽社会各种丑恶嘴脸。别人打来一掌,只能和血吞下,一觉后又是一条好汉。走到现在,不容易却始终自爱,不勾三搭四用女人自身本钱赚钱。最爱看她永不气馁的表情,眼神坚定,下巴微微上翘,浑身散发青春光采。
门铃又响。许进自觉开门。
“咦? 许进你也在?” 一个打扮时尚的女孩露骨地看着许进。”苏!想死你了!” 女孩冲过去抱牢苏盈细腰。
苏盈转头捏捏女孩脸蛋。”什么时候回来的? 又漂亮了。”
“林小楠,就你一惊一乍。 何时才能长大?” 许进揶揄她。
林小楠瞪了许进一眼,自顾自坐下,拿起桌上蛋汤,一咕噜喝下。
许进来不及阻止,只能眼巴巴看着林小楠大啖自己所煮美食。 也罢, 多年老友, 已深知其大咧性格, 只得苦笑。
“过得可愉快?” 苏盈放下文件, 坐到林小楠对面。
“尚可。” 林小楠又抓起一块三明治。
“你那美国男友呢?” 许进也坐过来。
“度假第一周已经分手, 受不了其身上永远毛茸茸如一猿人。”
“当初是谁说其胸毛性格, 男人味十足?” 许进不满地看向林小楠。 “你永远喜新厌旧。”
“新男友是哪国人?” 苏盈与许进默契十足揶揄林小楠。
林小楠没好气地瞪苏盈, 随即心虚道:”韩国。”
苏盈作夸张晕倒状。 许进哈哈大笑, 伸手大拍好友肩膀:”真有两把刷子。”
林小楠差点呛到, 随手拿个垫子就朝许进扔。 许进笑得直弯腰, 做投降状,”我下午有课, 先走, 先走。”
林小楠双手叉腰, 凶狠说道:”不走也把你打出门去。”
“那人可有不良嗜好?”
“温文尔雅,斯文有礼。”
“自己要小心。”
小楠收敛笑容,点点头,知道好友关怀自己。“与父母可有联系?”
“已三个多月没有联系。”苏盈淡淡答道。
“我在香港遇到阿姨,身边已有新男伴,气色颇好。”小楠小心翼翼观察苏盈脸色。
苏盈心中一闷,却神色自若,淡淡一笑,“她开心就好。”
“这么多年,他们能做的也都做了,是我自己不知好歹,拒绝他们一切好意。”苏盈看着窗外缓缓道。
小楠心中一酸,知道好友强装镇定。握了握苏盈双手,给予鼓励。
小楠走后,苏盈泡了浓咖啡,坐在沙发上看着缕缕热气上升,化开。
那段灰色的岁月,父母吵得不可开交。没人理会小小苏盈。母亲已无心做饭,苏盈便要走很远的路到住在石库门的外婆家吃饭。路特边长,秋天的梧桐落叶被太阳烤得金黄,脆脆地躺在地上。苏盈喜欢重重地踩下去,那是她那时最大的乐趣。经常饿得眼冒金星。那次,饿了一天,走在一半,腿一软便摔倒在路边。当场哇哇大哭,路上行人稀少,无人有心来顾及一个小小孩子。哭完了,还得一个人爬起,把一身委屈留在坚硬冰冷柏油路上。从那以后,苏盈便知道世上无人可靠,只能最爱自己。
拿起杯子才发现咖啡已凉。电脑屏幕闪烁,有新邮件寄到。

Sue,
前日在日本公差,偶然看到你梦寐以求的全套正版snoopy玩偶。方便的话,约个你方便的时间,带给你。

Joe
苏盈会心一笑,开头忧伤心情去了一半。立即回信。

跟Joe约在左岸咖啡馆的7号台。苏盈化了个淡妆,一件黑色线衫就匆匆出门,还是迟到了10分钟。一进门,就看见7号台的Joe。很英俊。穿干净的格子衬衫,身边放了个很大的纸袋,正抬头看着苏盈。
苏盈展开笑容,径直走过去。
“Joe? 我是Sue。对不起,堵车迟到。”
Joe眼中有不置信得惊艳。乌黑长发垂到肩下。皮肤白嫩,一件深v 子领黑色线衫露出颈下雪白肌肤,牛仔裤,帅气长靴。浑身散发青春妩媚的诱惑力。他从没想过网络上的Sue会这么美丽。
“没关系,等女人是应该的,尤其是美丽的女子。”Joe冲口而出后才发觉自己造次,不禁讪讪得低头喝一口茶。懊恼自己何时变得如一情窦初开得小子,不见平日潇洒凌厉作风。
苏盈嫣然一笑。Joe比实际年龄年轻很多,不禁增添几分亲切。
“Joe只是英文名字,我叫乔世伟。”
“我是苏盈。Joe谢谢你的有心。”苏盈正色道。
“叫我世伟即可。其实是举手之劳而已。”世伟拿出那套可爱玩偶。“看看可喜欢?”
苏盈眉开眼笑,爱不释手。“多少钱,世伟?”
“跟我何须客气,送你作我们相识礼物。”
“那不行,不能叫你那么吃亏。你已经帮我很多。”苏盈收敛笑容,认真望着世伟。
乔世伟被乌黑大眼中的坚毅感动。
“一顿丰盛大餐。”世伟看到苏盈眼眸里去。“高级餐厅,不准赖帐。”
苏盈扑哧一笑。“我知道淮海路有家不错海鲜馆。”
“可是高级餐厅?”世伟戏谑。
“可比七星级酒店。”说罢,两人一齐放声大笑。
酒足饭抱后,已近十点。入夜的城市的灯火璀璨,十足不夜城。世伟坚持送苏盈回家。
苏盈站在镜前,端详自己。浓眉大眼,只是面色苍白,已有倦容。和衣倒在床上,闭上眼睛。奇怪,眼前竟是乔世伟英俊相貌,乔世伟幽默性格,乔世伟潇洒风度,乔世伟,乔世伟......
不--。
苏盈猛地起身。拨电话给许进。正巧,电话进来。
“苏盈?”
嘎,乔世伟。
“世伟吗?”
“我想,明天可否约你午餐?”世伟声音有些犹豫。
“晤,上午课时至11点半结束。”苏盈强作镇定。
“公司至你学校只需10分钟,我来等你。”世伟高兴的晕乎乎,有如初恋男生踏在久层云上。
挂了电话,苏盈怔怔发呆。
那是不曾有过的感觉。听到其声音便极其欢愉满足。苏盈已坠入爱河。
次日上午,时间有如蜗牛爬行。苏盈不时看表。终于下课铃声大作,苏盈如邢满释放犯人,匆匆离开教室。在门口撞到许进。
“去哪吃饭?”
“阿进,今天你自己找节目,我有约。”
苏盈与许进边走边说。抬头一看,乔世伟已等在学校门口。白衬衫领口已松,闲闲靠在雪铁龙上。已有许多女子对其侧目。看到苏盈,即迎上来。
苏盈展开笑容,更加光彩照人。
许进默默看她,心中已知八九,不禁黯然。
“世伟,这是好友许进。”乔世伟绅士与许进握手。“乔世伟。你好。”
许进只微微点头,便转向苏盈。“自己小心,有事联络。”说罢,转头便走。苏盈没有注意许进微微踉跄的背影,便上车。
“你从没说过,你经济情况如此之好。”苏盈斜睨他。
“家父家母都在F大任教。”
“读书人哪。”
“拿着T大建筑系硕士文凭,在社会厮杀两年后,便与当时同学合伙开一家小公司,索性经营得当,获利颇丰。”
苏盈不语,看着窗外。
世伟宠溺得抚摸苏盈长发。
“其实你不必向我交待什么。我爱的是你乔世伟,不是其他。”苏盈淡淡说。
世伟已经后悔,又感动。气氛霎时温暖暧昧起来。
“下午没课吧?”世伟打破沉默。
“嗯。去哪?”苏盈发觉车子已驶出市区。
“保密。”世伟对苏盈笑笑。
最后,车子停在海边。世伟拉着苏盈来到沙滩上。从后车箱拿出三明治和红酒。苏盈像个孩子般追逐浪花,不时听到苏盈开心得尖叫声。世伟不禁跑过去加入苏盈的游戏。
终于,玩累了。苏盈与世伟一齐倒在沙滩上。世伟转头才发现苏盈已经泪流满面。世伟温柔的拿出手帕,替苏盈抹去。
“小时候总是央求父亲带我来看海,父亲总是推说没空。后来才知他的时间都用来对付外面的妖艳女子。”苏盈眼神空洞,沉浸回忆里。
世伟紧紧搂住苏盈。
“再后来,他们都不要我了。我一直是他们寻找幸福的负担。他们不爱我了,不爱我了。”苏盈已经哽咽。
“我爱你,苏。我永远爱你,我不会再让你伤心。”世伟动情地说。
“你知道永远有多远吗?那是很长很长的岁月。”
“我会爱苏盈,一起淌过时间河流。”
苏盈已经泪流满面。她爱世伟。奋不顾身,无可救药。
世伟有电话进来。看到号码,脸色微变,并不接听。
苏盈从小善于看人脸色。“有急事吗?我们回去吧。”
世伟不禁感动。这样美丽的女子竟如此聪明体贴。也不推辞,便返回市区。

苏盈一到家便收到林小楠电话。
“十分钟后到你家。”林小楠永远风风火火。
林小楠一进门便盯牢苏盈脸蛋。脸颊红润,更漂亮了。微微叹口气,“原来恋爱真的使人美丽十倍。”
“怎忒夸张。”苏盈递一罐牛奶给小楠。
“阿进可比三姑六婆了,如此快嘴。“
“他来找我喝酒,醉在我处。”林小楠看着苏盈。
苏盈不语。
“你真的不明白吗?人人都知许进深爱苏盈。为什么这样对他?”林小楠突然发作,语调升高。“阿进有什么不好,家境富裕,即将毕业挂牌为大律师。英俊,为人亲切,极受女生青睐。独独深爱苏盈。如此爱你,却只站在原地默默关怀你。常常被你招来挥去, 你对他不公平!”说到最后,林小楠已经泪盈予睫。
“如果我能选择爱谁,我一定选择阿进。可惜,我已经身不由己。”苏盈哽咽。“就像你对阿进,不也是身不由己吗?”
小楠紧紧抱住苏盈。原来她一直知道。呵,全世界都知道,就只有她自己自欺欺人。
“可是他不爱我。你知道吗?苏。”呵,小楠冷笑。“他连醉酒时都叫你的名字。我真恨我不是苏盈。”
“可是我的爱太少,给不了阿进。”苏盈黯然。“是我对不起阿进。”
“我又有什么资格来教训你。”小楠哭道。“在他心中,我什么也不是。”说罢头也不回走出苏盈家。
苏盈怔怔坐在床边。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父亲母亲带给她太大阴影,在遇到世伟前,对爱情绝望,对任何人好意视若无睹。阿进还是特别的,有如亲人一直在她身边。她从不知道,她会带给阿进如此大的伤害。
就这样迷迷糊糊睡着,第二天被电话吵醒。
“喂?”声音沙哑,连自己都吓一大跳。
“苏盈?!”对方显然也被吓到。“出了什么事?”
“没事,世伟。有点感冒而已。”苏盈扯谎。
“我这就过来,可须去医院?”
“不用小题大作。”苏盈心中暖暖,低落心情稍缓。
二十分钟后,世伟开车驶到。还是带了一大罐子药片,咳嗽药水。并嘱苏盈定时服用。苏盈只好讪讪点头。
“公司不忙?”
“尚可交于助手处理。你比较重要。”
手机又响。世伟看了看电话,皱眉。走到窗前,跟人喃喃低语。
“有点事情要处理。得先回去。要叫朋友来陪你吗?”世伟拍拍苏盈头。
“不用。你先走。”苏盈替世伟整整衣领。世伟一反常态,匆匆离去。

那天起,苏盈每天都会收到世伟的morning call。有空的时候,世伟便会领着苏盈四处闲逛。在学校没遇见许进,也没再替苏盈送过外卖。听林小楠说已在其父亲的律师事务所实习。苏盈几次想打电话给阿进,又觉无颜对他,不禁气馁。
周六一早,世伟便在苏盈楼下等。
在新天地影城看完电影便到附近的Luna用餐。周末人颇多。幸好已定位。刚坐下,苏盈便发现角落处一气质高雅的女子一直注视自己。苏盈索性转头对她礼貌一笑。
“苏,想吃什么?”世伟抬头询问苏盈。
“世伟,那边角落处女子你可认识?”
世伟看过去。“哪个?”
苏盈转头,那女子已不见。
苏盈心中闪过一丝阴霾。甩甩头,不去想,免得自寻烦恼。
到家已经入夜。世伟没有多留,便即离去。
放下包,将桌上的杂志里好。索性卷起袖子,做起家务来。门外隐隐约约传来踱步声,停了一会重又响起。
苏盈心中闪过一丝不安。拿了一大袋垃圾,开门,往两边张望一会,才快步走到转角。盖上垃圾盖,苏盈警觉得发现身后有淡淡人影。苏盈猛一回头,半个人也没。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
快步走回家门,开门,一双手无声无息搭上来。苏盈啊一声惊叫,回头,“阿进!”已是一身冷汗。
“阿进,你吓死我了。你在走廊走来走去干吗?”苏盈定定神,开门进屋。
“我没有啊,刚来。”许进一脸迷茫。
“嗯?”苏盈觉得不对劲,可是又抓不住要点。
“苏,苏盈?”许进摇摇沉思的苏盈。
“呃?”
“想来看看你,快不快乐。”
“我很好,很幸福,谢谢你阿进。”苏盈低头。“对不起。”
“我最大的快乐是你幸福。”许进宽容得笑笑。
“你可知乔世伟背景?”许进突然严肃。
“阿进,我已经泥足深陷。”苏盈深深望着许进。
许进与苏盈对望良久。终于开口:“我明白了。”语带深意。“苏盈你记住,无论遇到什么,我永远在你身边。”
不安不断在心中扩大,向一层层圆形网罩捆住她。许进离去。苏盈像被人抽空一般,颓然倒在床上。世伟太过完美,一切幸福来得太顺利,仿若illusion。
突然看到Luna餐厅中的高贵女子,缓缓走来。苏盈不住后退,后退,已经无路可退。身后突然变成悬崖。
惊醒。
窗外已阳光明媚。满身的汗,苏盈仍心有余悸,连忙拉开窗帘,让阳光晒光屋内所有阴影。不经意从窗口往下望,楼下居然停着已辆黑色房车。可见。都会中的富人何其多。不知哪位少女有将从这幢旧楼离去,开始新的生活。
一看表一近8点,苏盈迅速梳洗。十分钟后,叼着块面包冲下楼,往学校赶。
“苏小姐。”
轻柔的声音从苏盈身后传来。听错了吧。继续往前走。
“苏小姐,请留步。”声音急切起来。
苏盈转身,那两黑色房车缓缓驶来,一位面容清秀的女在车中向她招手。苏盈站着不动。她从小就学会自我保护。那女子悠悠下车,简单的米色套装显得十分优雅。]
咦?怎忒脸熟?阿,是那餐厅和梦魇中的女子。苏盈浑身汗毛竖起,外表依旧镇定,只是望着那女子。
那女子仔细打量苏盈。“苏小姐果然美丽,能跟您谈谈吗?”
“对不起,我从不与陌生人攀谈。”苏盈看看表,转身便走。
“我是乔世伟的太太。”
身后传来微弱声音,在苏盈听来却有如五雷轰顶。苏盈全身血液凝结住。停下,慢慢消化那句话。
“我叫陆曼绮。乔世伟世我丈夫。我真心诚意想邀您一谈。”语气温和,显然已做足准备。
苏盈慢慢镇静下来,多年来的独居生活已让她学会快速应对任何意外。苏盈点点头,跟着陆曼绮上车。人家突然袭击,找上门来,自己也只有招架之力。
一路无语,车子停在ART DECA门口。
找了临窗的座位,窗外是一个美丽的花园,摆放了几个露天桌。
苏盈定定看着陆曼绮,清秀知性,只是脸色略显苍白。
“苏小姐。我知道我很冒昧,实在是我现在不能没有世伟。”陆曼绮从包中拿出一叠证件。“这是我与世伟的结婚证。”
苏盈接过,手微微发颤,脑中一片空白。
“你要我怎么做?”苏盈很费力地吐出这几个字。
“请你离开他。”
苏盈突然愤怒。“为什么不去跟你的丈夫说这些话,为什么要让我承受这些!你们有什么资格!!”苏盈哽咽。
“因为他爱你,他已经离不开你。”陆曼绮低下头。“他坚持要与我办离婚,而我。。已怀有3月身孕。”
苏盈突地起身,桌上咖啡倒翻在洁白桌布上,污点不断扩散在白布上。苏盈感到晕眩,现实比想象中的残酷10倍。
“苏小姐,你还年轻,你可以有更好地选择,而我和孩子都只得世伟1人。我是替孩子求你。苏小姐,相信你一定能理解不完整的家庭对孩子的伤害。”陆曼绮慢慢道。
苏盈缓缓坐下,重新打量陆曼绮。人家对她底细早已摸得一清二楚,专攻她弱点可见其城府之深;能如此冷静对待丈夫外遇,可见涵养功夫之高,受过良好教育;能如此低声下去求自己,可见爱乔世伟极深。
呵,除了对世伟的爱,苏盈什么都没有,苏盈早就输了。捋捋头发,苏盈一向是潇洒的女子。是世伟彻底改变了她,把她拉出原来轨道。他们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梦醒了,还是得回到各自世界里。
与陆曼绮分手,苏盈没有回家,也没去上课。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心像被一双大手用力搅动过,鲜血淋淋。可是只得她一个人,除了她自己无人可拯救她。
坐在公园的长凳上,一群孩子在抢秋千玩。那群单纯的小生物玩得无比快乐,生机勃勃。阳光耀眼,可是苏盈已经伤痕累累。不会倒下,没有什么不可闯过的,只是需要时间疗伤。
手机不停,老友阿进。
“你搞什么,不来上课,也不在家。现在在哪?”许进吼。“什么?在中心公园?你等等,不要走,我马上来。”
15分钟后,许进赶到。见到苏盈后吓一大跳。整个人憔悴疲乏,失却光彩,像被人抽去精魂。
“盈。”许进轻唤,心中抽痛。
苏盈抬起头,看到老友,眼泪不禁留下。靠在许进身上,似乎有了点力量。
一路无语,一到家,苏盈软软倒在沙发上。许进熟门熟路,摸进厨房,给苏盈做了热茶。
已近黄昏,夕阳却如血般洒进屋中。沉默,苏盈目光涣散,躲在沙发角落中。
许进熟门熟路,摸进厨房,给苏盈做了热茶,触到他的手只觉冰凉。
坐到苏盈身边,温和地问:“怎么搞成这样?”
苏盈一愣,“怎么样?”许进把苏盈拖到镜前。
眼睛肿如核桃,两颊突出,嘴唇青白。这是谁?苏盈猛地掩住脸。再也支撑不住,蹲下身,低声哭泣。
许进叹口气,心中疼痛。搂住苏盈肩膀,还会哭,总不至于太坏。
“你早就知道。”
“乔世伟律师恰在家父所属律师行下,他确准备与其妻子离婚,只是陆曼绮正处怀孕期,比较棘手。”
苏盈不语,已经精疲力尽,爱与不爱又如何?乔世伟即使给得起,她也要不起。


后记:不只哪年可以完成。
完全模仿亦舒的稚嫩作品,以次纪念那些阅读亦舒的日子
对不起那些亦舒迷了


回复 (12) | 收藏 (0) | 177 次阅读 |

月亮行宫 (上海)

女 

日志分类

我的所有分类(338)

随兴(43)

摘星(6)

乐趣(7)

影院(13)

成长(191)

时光(17)

旋律(19)

读书(7)

绽放(10)

倾听(2)

Life(2)

Movie(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