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十年,穿过你的声色我的

云之东 发布于:
  
云之东/
 
 
本来是写另一些文字,却迟迟不能收工,突然就想码这些完全是自言自语和胡言乱语的文字,写给自己看的,但又想知道会不会有别的回应,或者是一直在渴望是不是还有别的回应,于是在这样的虚荣和矛盾下,写下这些前后不搭的文字,可能是现在时,可能是过去时,不知会不会有将来时。
 
看吧,连我也自己也不清楚自己想说什么,希望由着这些文字,可以明白自己其实想说什么。
 
不推荐观看,因为太自我,但又希望有人看到和容忍甚至喜欢。
 
继续矛盾,重复矛盾,它是个命题,或者,也算是个故事。
 
(一)一九九七 《春光乍泄》 开始
 
少年站在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的天空下,很蓝很蓝,蓝得一片明媚。
 
香港回归了也,电视上一片威武,少年看得一心欢喜,过几天,他要军训了,那时候,他也会穿上这神气的军装,骄傲的走过绿色的训练场。
 
为什么是绿色的,女孩问。傻的,橄榄绿,都没听说过橄榄蓝。
 
女孩笑了,有点崇拜的看着他,他几分得意,忍不住吻向女孩。
 
一个月后,他发现训练场其实是黄色的,黄色的地面,正步向前走的时候,甚至会扬起黄色的沙。
 
而女孩已经在千里之外了,确切地说,是少年已经在千里之外了。
 
少年并不喜欢这里的训练场,千篇一律,重复,枯燥,他突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来,也不知道该怎么去。他很少想怎么去,更多的时候想为什么来。
 
还好,同学之间总是团结的,大家一起挨批,一起努力,想着办法,超过其他班,超过其他排。
 
隔壁班的男生和他很谈得来。都爱电影,尤其是香港电影,训练之余,两人的乐趣便是研究港片。那时的港片繁荣啊,周星驰是他们的最爱,也看王家卫,《阿飞正传》和《东邪西毒》他们都没看懂,是批判的对象,但《东成西就》很喜欢,男生会学着唱张学友的“I love you love you love you”,唱得很像,惹得一帮子人大笑。
 
训练基地也有放电影的时候,而且竟然是周星驰的《大内密探零零发》,虽然两人已经看过,但还是很欣喜。盼到放电影的时候,男生不知想了什么办法,坐在了少年的旁边。看到一半,男生的手伸过来,抓住少年手,少年不以为意,抓紧男生的手,笑得更HIGH。看完电影,男生说,抓手的感觉很好,少年回答好,他也很喜欢,然后又更欢喜的谈起了电影。很久以后,少年才明白他为什么说很好。
 
男生的钱用完了,少年于是毫不犹豫的把钱借给男生,男生很感动,抱了他,拥抱的时候同学闯进来,吓一跳,你们干嘛,脸上有点惊恐,少年不明白他在惊恐什么,很认真的说:没什么啊。
 
日子哦,竟然也过得没心没肺。
 
原本挂在墙上的军训倒计时,竟然也一个叉一个叉的划了过去。
 
终于快到军训结束的时候,基地放了假,两人约了上街,淘碟。少年无意中看到《春光乍泄》,梁朝伟和张国荣,大爱的偶像啊,但是是同志电影哦,不知好不好看,少年有些犹豫,又有些尴尬,可又总想起电影杂志上对这电影的吹捧,想了又想,其实也没什么,于是买下。
 
男生转过头问少年买了什么,少年扬起手中的碟,男生看了他一眼,诧异的问了句“同性恋?”少年不以为意,只嗯了一声。很久以后少年回想起,男生看他的那一眼,其实应该有很多内容,只是也想不起究竟是什么内容。
 
回到军训的地方要坐船,因为,他们在一座岛上军训。这一次,男生没怎么说话,少年觉得很奇怪,平时都是男生很热烈的说很多,而少年偶而热烈的回应。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总是男生说得多,少年说得少。
 
回到训练场,其实也没机会看碟。日子还是照旧。不过男生突然不理少年了。少年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心里很不舒服,他问男生,男生不回答。少年觉得很奇怪,怎么会有这样的怪人,说不理就不理。只是心里又总是想着男生,隐隐的有些作痛,少年想,这边的人,果然和我们山里人不一样。
 
因为想着男生,少年有几天的饭没怎么吃好,觉得没胃口,好在训练量也减下来,大家好象都在为离别作准备了。
 
少年想起和女孩的离别,和高中同学的离别,心里更加难过起来,可是男人怎么可以哭呢,他对自己说,然后掀开衣,对着自己练出来的腹肌傻笑,使了劲的傻笑。突然想起男生曾经很认真的对他说,腹肌应该怎么怎么练。眼泪一下子掉下来,他骂自己没用,擦干泪,站起身,拍拍屁股的灰尘,看着九月底的天,依旧是蓝的,很蓝很蓝。
 
少年也不理男生了,开始忙着和同学们最后的相聚。一个班的同学将来竟然要分在不同的地,见面的时间肯定少了,大家都格外珍惜这最后的相处。
 
离别前的一天,照例是酒会。一向严肃的排长和连长们都放开了,近两个月的朝夕相处,荣辱与共,少年有时觉得甚至胜过高中同学共渡的三年寒窗。大家都喝高了,男生也过来找他碰杯。说了很多,其实他的酒量很浅,早就喝高了,所以根本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只是记得男生说他注意到少年饭量减了,他心里也很痛苦,再后来两人带了酒瓶,到林子里喝去了,再后来的后来,他亲了他。少年记得男生的舌头是柔软的,他不明白男生为什么会亲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也会把舌头放时他的嘴里。他隐约记得两个人亲了很久。好象后来两个人都哭了,也不记得哭什么。忘了什么时候回的寝室,好象老三还很关心的问他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他只是倒头就睡了。
 
第二天头很痛,大家又匆匆忙忙的走了,男生和他也在不同的地,坐了不同的车,他并不记得男生走时的样子,因为头还在痛。
 
回到学校,适应下环境,他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看碟,淘来的几张碟都没来得及看,早就想补上。
 
他记得他看的第一张碟便是《春光乍泄》。画面打开,色彩暧昧得让人不适应,他正嘀咕着是不是要上当了,突然间梁朝伟和张国荣的胴体便冲出来又铺开来,迅速占据了整个画面。少年完全愣住,又反应过来,急抓身边的遥控板,没有抓住,赶紧冲到影碟机前,关掉,然后看了看周围,没人,一下才想起来现在是在亲戚家里,亲戚都上班去了,怎么会有人。
 
少年心跳得很快,就这样蹲在影碟机前,脑子是一片空白。好一会,才想起买影碟时男生曾经说过的那句话:“同性恋?”他又想起那个亲吻。其实他不是没想起过那个亲吻,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喝醉了,想起了女孩,他一定是把男生当作了女孩,而男生,也一定把他当作了另一个女孩。
 
他现在想起那亲吻,脑子里突然蹦出另一想法:难道自己喜欢男生?傻的,怎么会,他对自己说,一定是把他当作女孩了,一定是。碟还看不看,他想了想,还是继续播放,为什么不看,不看才有鬼。
 
这一次,他把遥控器牢牢抓在手里,害怕再出现刚才那样的画面。好在,这电影接下来很正常。
 
他其实没看明白何宝荣和黎耀辉为什么会分分合合。他不明白黎耀辉为什么会为了一句“不如我们重新开始”反复向何宝荣投降。他也不理解何宝荣为什么守着好好的黎耀辉不要。
 
回复 (0) | 收藏 (0) | 75 次阅读 |

云之东 (重庆)

男 40岁 金牛座

日志分类